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540

  第540章 540:混乱之始,百年终焉

  对于这些为君者来讲。

  当危机来临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无法弥补了。

  事实上,

  南胜口中所说的,关于自己的郑国也好,吴国和洪国的危机也罢,目前都还并没有发生。

  他刚刚所说的这些结论,只是基于一个合格的为君者,对未来发展的,一些合理的判断。

  Court Eunuch 沉默了一段时间,said solemnly :“圣上既然想到了,必然已心有腹案。”

  南胜出乎意料的没有附和,反而发出一声叹息:“如果朕说没有,你信吗?”

  这次轮到Court Eunuch 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者是知道但不敢宣之于口。

  “倘若是以前……”

  南胜喃喃:“如果Law Manifestation Realm 的powerhouse 数量还足够,还可以让他们充当手刹,可是Zuo Chongming 却……”

  本来世间的Law Manifestation Realm powerhouse 约有two-three hundred ,但在Zuo Chongming 的推动下,Aristocratic Family sect 纷纷毁灭,powerhouse 也陨落不少。

  又经过魔驼岭一战,Law Manifestation Realm powerhouse 的数量再次锐减,再加上数月前围攻Zuo Chongming 的那场战斗……。

  而今,哪怕算是demon 邪祟,能达到Law Manifestation Realm 层次的powerhouse ,数量绝对不超过三十。

  且关键之处在于,这些powerhouse 各为其主,这就进一步分散了他们的力量。

  所以,根本impossible 指望这些家伙,抗衡即将到来的大争之势。

  “大势不可违啊。”

  南胜发出喟然长叹:“朕敢断言,十年之内天下必然大乱,届时定是loss of life ,民不聊生。”

  不知怎么回事,明明Martial Dynasty 崩溃还没多少年,可他却有种记忆模糊的感觉,仿佛已经过去很久。

  曾经的他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雄心壮志,可现在的南胜却倍感疲累,一种发自内心的,精神层次的倦怠。

  “圣上,近日Imperial court 有关立储之事,也愈演愈烈了。”

  “立储?”

  南胜表情变了变,脸上的惆怅已然消失,变回了那位冷峻威严的帝王。

  其实按照年纪来算,他现在绝对是正值壮年,远不到该立储的时候。

  但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了,快到他每天睁开眼睛,都有种如梦如幻的,虚假的,不真切的感觉。

  而无论是立国开朝,还是谋求发展……都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哪怕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也补不了。

  这就导致南胜明明正值壮年,却已然两翼斑白,时常有种力不从心的乏力感。

  Imperial court 臣子也不是blind ,他的状态好坏自然看得出来。

  所以在Zuo Chongming 死掉,熙云府被肢解后,有关于立储的呼声越发的高涨,但南胜从未表态。

  一方面他觉得自己还能活很久,这事儿不着急,另一方面则是Zuo Chongming 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

  对,没错,就是心理阴影。

  南胜的亲爹,Martial Dynasty 的最后一任皇帝南浩的死,让他每每想起都有种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感觉。

  种种原因促使南胜很纠结……。

  若是立储,他不敢确定立储之后,Crown Prince 会不会盼着自己死,甚至等不及他死,暗中送他一程。

  若是不立储,自己这些听话乖巧的儿子,会不会暗藏祸心,就像他当初为了争夺皇位一样……。

  一刹那,千百念头辗转脑海。

  南胜took a deep breath ,said solemnly :“此事容后再议。”

  他这边被臣子催促立储,那么南川,南云那边肯定也不轻松,不如静观其变。

  “遵旨。”

  Court Eunuch 瞅见他的作态,不由暗secretly sighed 息。

  就算Zuo Chongming 已经死了,但他所作的一切依旧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无时无刻的影响着许多人。

  不仅仅是南胜,也包括了南云,南川这些君主……。

  ——

  ——

  Celestial Court 的战斗仍在持续,暴响雷鸣不绝于耳。

  偌大的Celestial Court 几乎被打的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宫宇楼阁,battleship 残骸被碾碎……。

  三道浑身demonic energy 索绕,眉宇仅有a trace and soberness and calm 的silhouette ,正在围攻着一尊脚踩黑莲,凶戾狰狞的佛陀。

  而在佛陀的周围,朵朵黑莲绽放开来,将一具具魔头束缚,遂有魔音贯耳强行将之渡化。

  双方的战斗已经持续了数月,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分出高下的趋势。

  对于他们这种存在,一招一式没有任何意义,一旦打起来必然是漫长的消耗战。

  他们的恢复力太强了,对demonic energy 的吸收完全是掠夺一般,只要不死就会迅速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地下深处。

  Zuo Chongming 几人依旧窝藏在此,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休养生息。

  蓝羽silhouette 闪烁,轻声说道:“你死以后,熙云府被肢解分割了。”

  她现在是Spiritual God ,而且以前在海生身上留下了一个标记,所以可以随时与之沟通。

  因for a long time 她的帮助,所以她和海生建立了深厚的信任感,可从其口中及时得知世间大势。

  刚才,她就跟海生交流了一会儿,得知了世间发生的一些情况。

  “我知道。”

  Zuo Chongming 眼皮子都没抬,随口说道:“这是必然会发生的,谁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一座金山而不动手。”

  蓝羽rolled the eyes ,撇嘴道:“我说个你不知道的,最近三国的大臣都在催促君主立储。”

  “立储?呵……”

  Zuo Chongming sneered :“无论三国之中谁先立储,只要此事一经传出,必然会引起国内哗然。”

  蓝羽愕然,不解的问:“为什么?立储很正常吧?”

  Zuo Chongming 摇摇头,淡然道:“按照以前的时代,立储当然正常,老子打的天下自然要传给儿子。”

  “但伱别忘了玩家的存在,他们来自另一个文明,而且还数量众多,且唯恐天下不乱。”

  “再加上而今时代大变,科技日新月异,这一切都会对源界的生灵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

  “所以,一旦三国要立储,玩家肯定要搞事,普通百姓也不可避免会被影响,届时舆论挟裹……”

  龙祖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一嘴:“at worst 镇压,就像你当初杀蛮人,杀……”

  “镇压不了的。”

  Zuo Chongming 哑然失笑:“首先,他们跟我不一样,我本就没想当皇帝,更没想什么throughout the ages 。”

  “还有就是熙云府地域太小,管理起来更加容易,再加上我的名望,无论干什么都无所顾忌。”

  “其次,因科技水平的进步,ordinary person 面对Martial Artist 不再there’s no resistance ,且世间expert 所剩无几。”

  “他们就算有心学我,以杀戮来镇压舆论,那么所付出的代价必然要比收益大得多的多。”

  “种种前提条件下,他们impossible 效仿我以杀戮解决一切,他们只能压低热度,徐徐图之。”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忍不住感叹:“didn’t expect 你临死前,不止给他们挖了一个坑啊。”

  “吃我的东西,总归要付出点代价的。”

  Zuo Chongming 随意的吞了一颗medicine pill ,似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Great Dao Foundation 石被哪边得到了?”

  蓝羽撇嘴:“哪边都没得到。”

  “en? ”

  Zuo Chongming 不由一愣,似有些出乎意料。

  蓝羽said with a smile :“因为当初围攻你的那几个Law Manifestation Realm ,在抢到了Great Dao Foundation 石后,当时就叛逃消失了。”

  Zuo Chongming 皱眉:“我丢出的那几颗零件呢?”

  蓝羽嗤了一声:“你傻啊,谁得到如此重宝会显摆?怕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倒也是……”

  Zuo Chongming slightly nodded ,皱眉说道:“不过Great Dao Foundation 石没有被大国得到,这就有点超出我的计划了。”

  “假如得到此物者不显露于人前,那么Great Dao Foundation 石的热度很快就会消失,它就不会变得更神奇了。”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调笑:“终于见你失算一次了,真不容易啊。”

  龙祖忍俊不禁道:“你这算不算是what’s gone can never come back ?”

  “不算。”

  Zuo Chongming 眯了眯眼睛,笑着道:“其实想把这件事圆回来,倒也不是很难。”

  龙祖略一思索,出声:“你打算等回去以后,改头换面的搞出一些事情,再把Great Dao Foundation 石的热度炒起来?”

  “差不多。”

  “我就知道,你从来都那么阴险。”

  “还有一件事。”

  蓝羽补充道:“吴国和洪国先下手为强,分走了熙云府的军备武器和生物科研。”

  “郑国是渡海而来的,他们分走了熙云府的商业和佣兵,还有船舶方面的技术。”

  “倒是分的挺均匀。”

  Zuo Chongming rolled the eyes :“按照这个趋势,恐怕吴国会走军工路线,洪国会专注生物研究,郑国的综合实力会更强。”

  蓝羽眨了眨眼,忽然挑眉:“对了,有件事你绝对didn’t expect 。”

  Zuo Chongming 瞅着她的表情,忍不住问:“你指的该不会是Cloud Cluster Mansion 吧?”

  蓝羽nodded ,贼兮兮的问:“你猜它落到谁手上了?”

  Zuo Chongming 眯起眼睛,looked thoughtful 道:“要么是Southern Border 那群秃驴,要么是附近某个头脑清晰的君主。”

  蓝羽听罢,笑出了声:“哈,你都没猜对。”

  Zuo Chongming 惊了一下,看她兴奋的样儿,忽然道:“都没对?该不会是……Lotus Religion 的那个伞伞吧?”

  蓝羽的笑声戛然而止,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出声:“你,你是鬼吧?这也猜得到?”

  “不是猜的,是推测。”

  Zuo Chongming 指了指脑袋:“伞伞看似势单力薄,实际上却是玩家,背后还站着一个庞大的工会。”

  “她们的会长估计你们都听过,就是屡建奇功的第一香茗,她必然会给伞伞支招帮忙的。”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目露惊骇:“竟然是她?”

  Zuo Chongming 轻笑:“如果不出我所料,她接下来要做的很简单,先稳住Cloud Cluster Mansion 这块地盘,然后寻找大腿来抱。”

  “嗯,考虑到伞伞跟第一香茗是一家子,所以伞伞选择投效的对象,很可能是第一香茗选择的阵营。”

  “当然了,表面上还得做戏一把,第一香茗主动请缨去游说,然后伞伞反复拉扯多次……”

  “最终,第一香茗不负众望,成功说服伞伞率领Cloud Cluster Mansion 投效,如此便能彰显第一香茗的能力,为她以后上位做个铺垫。”

  “……”

  蓝羽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禁不住陷入沉默。

  这家伙可太狗了,都他么替人家规划好路线了。

  蓝羽后知后觉的问:“对了,你们说解密那本书的内容,解密成功了吗?里面写了些什么?”

  她忙着跟世间的海生沟通,所以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龙祖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的:“联邦,也就是荒古异族的高层,曾提出了三个计划。”

  “一是星际移民,二是寻找新家,三是回到祖先所在的planet ,也就是咱们这的源界。”

  “但三个计划全都被否了,最终汇成了一个计划,一边带着planet 朝源界前进,一边建造舰队以防万一。”

  “舰队成功被打造出来,并充当先锋军赶赴源界,然后他们就遭到了……众神时代的Spiritual God 们的迎头痛击。”

  “最终众神时代落幕,而伤亡惨重的荒古异族,却遭到了源界的一股特殊力量的驱逐……”

  “不得已,他们在旁边的planet 驻扎,并且派人回去通知Earth 上的荒古异族,一方面是求援,一方面是补给。”

  “过了很久之后,Earth 的援军终于赶来,而且还带着科学家们研究出的,破坏那股特殊力量的方法。”

  “以防万一,这次荒古异族谨慎许多,他们首先选择了Qilin 祖地,作为第一个试验场。”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蓝羽:“结果你都知道了。”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补充:“他们后续的计划就是进攻Celestial Court ,先把源界cream of the crop 的力量打碎,剩下的就好办了。”

  蓝羽眨巴着眼睛:“这次战争,就是后世所说的ancient calamity 。”

  Zuo Chongming 颔首:“他们的备案计划是,如果依旧无法清除那股特殊力量,就全员执行归途计划。”

  蓝羽瞪了下眼睛:“就是你说的那个游戏?”

  她忽然发现,刚刚听到的这些话,曾经Zuo Chongming 有提到过。

  除了缺少一些细节外,其他如大体的过程,基本跟Zuo Chongming 说的相符合。

  这家伙,太变态了吧?

  “没错。”

  龙祖nodded ,sighed 道:“还有一个消息,Earth 距离源界只有三百多年的路程了。”

  “如今咱们又在Celestial Court ,这里和世间有空间流速差,按照Celestial Court 的时间来计算,只剩一百多年。”

  蓝羽吓得一哆嗦,差点栽到地上:“一百多年?这么快?”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