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600

  第600章 600:闫宇之谜,无懈可击

  “撤,撤!!”

  汪锦兰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中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monster ,腮边肌肉不断的颤抖。

  他们此前预设了各种方案,却唯独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场面。

  Earth 的先锋舰队,竟然刚进入Celestial Court ,便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舰队每退出一段距离,都将留下大量battleship 的残骸,短短十分钟的撤退距离,竟然让舰队损失了60%。

  最恐怖的是,他们的反击对于那个金属monster 而言,简直就是无关痛痒。

  哪怕能breakthrough 对方的防御线,击中对方的本体,可随着黑雾和血肉的蠕动,伤口转瞬便恢复如初。

  “既然是碳基生物,那么生化武器……”

  “已经尝试过了,作用不大。敌人的免疫力,抗性远远超出预估值。”

  “光线武器……”

  “指挥官,刚刚在敌人伤口愈合过程中,捕捉到了一部分内部情况,我,我……”

  “说!”

  士兵张了张嘴,强忍着心头的震撼,咬着牙道:“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您还是亲自看看吧。”

  说完,他便将图像信息传到虚拟屏幕上。

  伴随马赛克的攒动,模糊的图像迅速被处理清晰,然后放大,再放大……。

  当视角锁定在伤口最深处时,众人赫然看到一个好似肉瘤般蠕动着,攒动着的东西。

  刚才主舰的反击,堪堪擦着肉瘤穿过,将之撕裂开来。

  而显露在众人面前的,肉瘤内部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那是一个男人。

  一个仅剩上半身,缺了一根手臂,五官保存完好,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

  这张脸对汪锦兰等所有Earth 士兵而言,简直太熟悉,太熟悉了……。

  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接受的信息中,蕴含了大量关于此人的情报。

  ——远征军总指挥官,闫宇!

  “怎,怎么可能?”

  汪锦兰呆滞良久,蓦地自喉咙里挤出哀鸣:“怎么可能是他?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ordinary person 所知道的信息,只是闫宇率领远征军奔赴Star River ,最终成功找到了源界。

  尽管在后续战争中英勇牺牲,但仅是确定源界存在,让Earth 重燃希望,这就足以被刻在人类文明史上。

  没错,在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的眼里,闫宇是在和源界的战斗中牺牲的,他被推成最伟大的英雄。

  但汪锦兰这些军方,或者联邦高层却知道,闫宇并没有牺牲阵亡,而是被夺权架空……。

  他真正阵亡的时间点,应该是第二次进攻源界的时候。

  不过话说回来,探讨真相没有任何意义,过去的终归已经过去。

  毕竟无论是第一次远征,还是第二次支援,距今都已经过去太漫长的岁月,闫宇总归是死了。

  可让汪锦兰他们absolutely 想不通的是,闫宇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要……。

  “保留信息,传送总部。”

  她努力维持着心态,咬着牙颤声道:“撤,继续执行撤退行动,务必尽快退出Celestial Court ……”

  轰……。

  battleship 的炮口迸射出夺目的光柱。

  挡在裂隙前方,阻止舰队撤退的Three Purities ,终于再也拖延不住,瞬间便被光柱淹没。

  没有了后方的阻碍,伤亡惨重的舰队,在付出了重大代价之后,好歹撤出了Celestial Court 。

  然而,这一切才刚开始。

  当汪锦兰带着资料,匆匆来到虚拟作战中枢室的时候,等待她的不仅仅是军方高层,还有联邦高层。

  笃笃~!

  middle-aged man 敲了敲桌子,said solemnly :“汪锦兰少将,你的作战报告,我们已经看过,有几点疑问需要你回答。”

  “是。”

  汪锦兰上前几步,坐在中间的椅子上。

  众人对视一眼,由另一名middle-aged man 率先打开话头:“为什么当初做预案时,没有考虑到这种突发情况?”

  汪锦兰目露怒意,嗤声道:“长官,突发情况的probability 是无线的,而我们只能在条件允许下,尽可能的做预防。”

  “根据此前远征军送回的,关于源界及其Celestial Court 等各方面的资料,我确认我们的敌人是Immortal God 。”

  “所以,我们更多是针对精神的防御,对spell Divine Ability 的针对,以及对个体transcender 的作战计划。”

  “这次出现的金属造物,完全属于小概率事件,它在中枢SmartBrain 的预测统计中,probability 仅有0.0000000000000764%。”

  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废话,低能儿都问不出来。

  什么叫没有考虑到这种突发情况?

  fuck 的,你喝水还有可能呛死呢,要不伱别喝水?

  事情发生之前不出声,发生以后再事后Zhuge Liang 的跳出来逼逼,纯他么煞笔一个。

  bang!

  middle-aged man 见她这态度,顿时勃然大怒:“SmartBrain 只是工具,你难道没有主见吗?你难道就……”

  汪锦兰冷眼看去,鄙夷的道:“报告长官,SmartBrain 预测的sudden occurance ,共计三十六万七千种。”

  “以舰队现有条件,无法针对所有可能全都做出应对,如果长官认为是我的失误……那你行你上啊?煞笔东西。”

  男人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她竟然会这么刚,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就骂,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你这什么态……”

  “态你麻痹。”

  汪锦兰翘起二郎腿,蔑视的盯着他:“你他么脸上长得是屁眼吗?老娘送来的作战报告中,附有全程战斗过程视频。”

  “那monster 的高度起码六千五百米,宽长也在四千米以上,且身体是由远征军battleship 残骸组成。”

  “不仅如此,他们还具备所谓spell ,Divine Ability 的攻击方式,且那家伙的自愈能力比咱们的纳米修复技术快了700%。”

  “你这个脑瘫的煞笔给老娘说说,就以舰队的battle strength ,怎么跟这monster 打?怎么才能打赢它?”

  “你……”

  middle-aged man 呼得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胸口剧烈起伏着。

  “pa! ”

  汪锦兰得势不饶人,起身来到他面前,反手就是一巴掌,一口唾沫喷在他脸上:“弱智东西,煞笔玩意,你在克隆转生的时候,是不是把猪脑子换到颅腔里了?”

  “老娘今天就把话撂在这。”

  “想要摧毁那个monster ,唯一的办法就是动用‘共工-703’型高聚反物质湮灭炮,apart from this ……heh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