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601

  第601章 601:stake all on one throw ,Earth 内讧

  “Fellow Daoist 。”

  玉帝望着天际的裂隙逐渐修复,frowned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荒古异族的攻势,有些不同寻常。”

  “没错。”

  道德Heavenly Venerable said solemnly :“对比上古的那场浩劫,而今的荒古异族,其实力有naked eye 可见的降低。”

  Spirit Treasure Heavenly Venerable 思索着说:“或许产生了内讧,又或者他们此次主要是试探,并没有倾尽全力。”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摇摇头,否认道:“就算没有倾尽全力,也impossible 这么弱,必然是发生了意外。”

  玉帝扯了扯唇角,挤出一抹难言的苦笑:“倘若他们真的只有这点实力,那咱们倒无需焦虑了。”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抬头望去,眼中有murderous intention 迸现:“如果我等能反攻荒古异族的老巢,那就好多了。”

  说到这里,玉帝和Three Purities 均有些沉默。

  倘若是他们at the peak period ,短时间内打破源界的隔离层,倒也不是太困难。

  可是现在,他们纵然有心也无力办到。

  除非……。

  玉帝looked thoughtful 的望向世间,眼中闪烁着晦暗不定的rays of light 。

  除非想个办法,能将实力恢复过来,方可打通隔离层,反攻荒古异族的老巢。

  其实办法不难想,甚至不用想。

  因为Zuo Chongming 早就说出了办法,就看玉帝要不要去做了。

  +-念头辗转,玉帝咬咬牙轻声说道:“先找几个Buddhism 的家伙,试一试Great Dao Foundation 石……”

  当初Zuo Chongming 在临死前,曾暗中推动了Southern Border 兴起修神的风潮。

  当仙国征服了天下之后,这群识时务的秃驴自然纳头就拜,许多修神有成的秃驴甚至得了玉帝的赏赐。

  现如今时局紧迫,正是要用上这群秃驴的时候。

  “Zuo Chongming ……”

  玉帝想到这个名字,不由咬紧牙关:“你给朕等着,你躲不了太久,朕早晚要把伱揪出来。”

  ——

  ——

  Earth 。

  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汪锦兰的舰队归来之后,某些消息便开始散播开来。

  有关于闫宇的那段录像,更是被传的到处都是,此事自然激起了民众的议论和关注。

  任谁都没有想到,被历史所铭记的,被民众尊敬且崇拜的远征军指挥官,竟然沦为……。

  但很快的,有些人提出了疑问。

  ——联邦不是说,闫宇是在战争中牺牲的吗?怎会变成这样子?

  ——源界不是个体超凡文明吗?他们怎么能制造出this thing ?

  ——难道闫宇不是牺牲,而是被自己人捅了刀子,然后残忍的改造成这样?

  随着舆论愈演愈烈,一些Ancient Times 的录像片段,突然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这些片段的内容很简单,讲的就是当年联邦的高层接到远征军的求援信后,开展的一系列会议。

  民众从这些片段中得知,原来当初的闫宇并没有惨败,更没有牺牲,反而是获得了胜利。

  只不过,联邦高层对他的忠诚产生了怀疑,故意宣传成战败牺牲,然后派出援军,驰援远征军。

  如此一来,联邦高层派出的人,便可以顺理成章的接过远征军的指挥权,不会引起任何非议。

  有了这些片段所透露的信息,关于‘闫宇被自己人害死,改造’的阴谋论,明显合理了很多,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毕竟,联邦高层仅因为怀疑,就能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英雄架空,捏造其战败死亡的事实,那么再顺便捅两刀子,岂不是再正常不过?

  如果只是民众的质疑,民间的议论,倒也不算什么。

  真正让联邦高层焦头烂额的,反倒是军队里出现的声音。

  因为当初那些高层搞了这些事以后,便刻意将闫宇的形象塑造的无比完美,伟大……这就导致太多人因而受到了影响。

  毫不夸张的说,许多人是因为闫宇,才选择了从军这条路。

  而现在……。

  你他么居然告诉我,闫宇是被自己人害死的?

  如此一来,自然产生了一个问题——当初你们都敢对闫宇捅刀子,那么对我们这些大头兵呢?

  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人类文明而奋斗,到最后非但没得到应有的回报,反而还被捅刀子……。

  这他么的,信任何在?

  而汪锦兰被送上军事法庭的消息,更是像一勺热油洒进了火里,激起了更大的舆论。

  愤怒的民众们是不会冷静思考的,他们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们看到,当年为人类文明而舍身奋斗的闫宇,被自己人捅刀子,改造成了monster ,生不如死。

  而现在,出征的汪锦兰少将,又因战败以及诸多罪名,被送上军事法庭。

  他们不得不怀疑,汪锦兰会不会和闫宇一样?

  不,不是怀疑,他们无比笃定汪锦兰是被陷害的,是被那些尸位素餐的联邦高层陷害的。

  民间的抗议游行,舆论发酵越来越严重,呼声越来越高涨。

  哪怕军队都人心浮动,甚至有写联名信,要求军事法庭宣布汪锦兰无罪释放……。

  哒,哒哒~!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汪锦兰的面前出现一双军靴。

  “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吧?你以为这么做,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制裁?”

  汪锦兰抬起头,挤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如果真要制裁我,你会来见我吗?”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这次来应该是让我出面,让我到大众面前……平息舆论。”

  男子脸上微变,咬着牙恨声道:“汪锦兰,你是一名军人……”

  “军人?”

  汪锦兰唇角扬了扬,讥嘲的看着他:“我是军人不错,但我也是人,而且我也不是白痴。”

  “你们无非是想让我出面,将所有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好彰显老爷们英明神武,完美无措。“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为什么要做出这种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的决定呢?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话?”

  “你们派我去Celestial Court 送死,就不允许我还以颜色吗?大家既然撕破脸了,就别在这惺惺作态了。”

  “你……”

  男子猛然俯下身,死死的盯着她的双眸:“你以为你能赢?你以为你……”

  汪锦兰发出一声嘲笑,道:“赢倒不至于,但我觉得……最坏的结果无非是perish together 。”

  “我烂命一条不值钱,但老爷的身份,地位可不一样,他们的命可是很值钱的,这买卖很值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