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602

  第602章 602:搁置再议,再去祖地

  “不对啊。”

  “哪里不对?”

  “我是说Earth 的反应不对。”

  龙祖touched the chin ,思索着说道:“他们之前派了先锋军进攻Celestial Court ,然后伤亡惨重的撤退。”

  “按理说,他们不该根据交战情况,重新拟定作战规划,然后迅速派出正式的军队吗?”

  “我前段时间以pupil technique 观察过Earth ,发现地表除了废墟以外,就只剩下一座座好似火炉的东西。”

  “你说,Earth 都恶劣到这种地步了,他们怎么还悠哉游哉的,一点都不紧张?这不对劲啊。”

  Zuo Chongming 眯了眯眼睛,笑吟吟的道:“Earth 恐怕……正热闹呢。”

  “为什么?”

  龙祖subconsciously 看了眼天空,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

  Zuo Chongming 道:“由于远征军取得的胜利,Earth 从不觉得Celestial Court 乃至源界,会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在Earth 人的视角看来,这次先锋军进攻Celestial Court ,获得胜利是理所应当,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

  “可事实恰恰相反,先锋军非但没有获得胜利,反而损失极大,如果不是指挥官反应快,甚至会全军覆没。”

  “如果你是Earth 上的当权者,面对这种情况,你要怎么处理才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我?如果是我的话……”

  龙祖frowned :“如果是我,我会把锅甩到先锋军的指挥官身上,战败乃是他指挥不力,没有精准判断局势……”

  “有道是隔行如隔山,大多数ordinary person 能有多高的军事素养?还不是人云亦云?跟风鼓噪?”

  “而指挥不力这种责任,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simply 没办法统一见解……”

  “届时,有人支持政府,自然就有人反对,反正一样米养百样人,只要把水搅浑了,旁观者自己都会掐起来。”

  “趁着这时候,当权者再散布一些其他新闻,进一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轻易便能把此事揭过。”

  “没错,伱说的很有道理。”

  Zuo Chongming 笑了:“可这么一来,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你觉得先锋军的指挥官,会不会想到这一层?”

  “Eh……”

  龙祖眯了眯眼睛,笃定道:“能担任先锋军的指挥官,相比也属于高层了,对于this method 必然是清楚的,说不定他本身就是玩弄这种权术的expert 呢。”

  pa!

  Zuo Chongming 打了个响指,意味深长的问:“既然他能想到这一层,你觉得他会甘心背黑锅吗?”

  “……不一定。”

  龙祖张了张嘴,无奈的shook the head 。

  虽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问题关键在于,军人也是人,而不是机器。

  此次先锋军进攻Celestial Court ,失败是很正常的,责任本就不能怪到先锋军头上。

  恐怕,很少有人会愿意牺牲自己,背上不属于自己的锅。

  Zuo Chongming 淡然道:“既然指挥官知道高层会怎么做,他又不愿意背锅,那么他必然要采取自救的措施。”

  “比如?”

  龙祖饶有兴致的追问。

  Zuo Chongming rolled the eyes :“我又不是Divine Immortal ,我连Earth 现在的文明架构都不清楚,怎么知道那指挥官会怎么做?总之办法不少就是了。”

  Dragon Clan 无奈摊手:“那你怎么确定,Earth 没有动静是他们内讧呢?”

  Zuo Chongming 嗤笑:“虽然我不知道Earth 的文明架构,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制度,但我知道……他们是人。”

  说到这里,他刻意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才继续道:“你知道,一个文明想要熬过长达数万年的漂泊岁月,需要多大的勇气吗?”

  “我敢肯定的是,Earth 的人类文明为了度过这个难关,必然采取的是宗教式的管理……。”

  “当权者会将源界,描述成文明的希望,以激发所有人together ,让大家为了希望而奋斗。”

  “远征军的捷报,进一步将希望放大,正因如此,Earth 上的人类文明才没有走向消亡。”

  “可现在Earth 好不容易熬过了流浪之旅,来到了希望的门口,但迈出first step 就被绊倒……”

  “这就equivalent to 马拉松赛跑,你看到终点就在不远处,却发现终点前面盖上了一层围墙阻挡你……”

  “漫长的流浪之旅,让Earth 人的心理压力大到了极点,而今希望突然破灭,必然会导致心态崩溃。

  “心态崩溃的人们,会subconsciously 的寻找发泄渠道,而最好的渠道自然就是……针对当权者。”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用宗教凝聚人心,早晚也将因宗教而backlash ,这是必然的结果。”

  龙祖tsk tsk 问道:“依你之见,Earth 还要多久,才会发起第二次攻势?”

  “应该要不了多久。”

  Zuo Chongming 思索片刻,said with a smile :“那些当权者又不是傻子,既然Celestial Court 打不了,那就打其他地方。”

  “反正源界的外围,比Celestial Court 稍逊一筹的Small World 可不少,别的不说,Qilin 祖地就是其中之一。”

  “Qilin 祖地?”

  龙祖嘴角抽搐:“好家伙,希望他们不会那么倒霉,如果他们真去Qilin 祖地,恐怕还会……”

  他记得Zuo Chongming 提过Qilin 祖地。

  那里曾被远征军攻陷,但Qilin Race 在生死存亡之际,用了某种蕴含空间能力的东西。

  这玩意促使远征军的舰队和Qilin Race ,直接陷入了perish together 的结局。

  那地方,到处都是空间裂隙,且这种裂隙还都是藏起来的,哪怕星象,Law Manifestation Realm 的人都不一定能察觉。

  singlehanded 进去的Zuo Chongming ,都差点把小命丢了,更别提庞大的Earth 舰队了。

  以battleship 的体格闯进Qilin 祖地,简直就是去雷区蹦迪,光everywhere 的空间裂隙,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Zuo Chongming 眯起眼睛望着天空,唇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你说的,有点晚了。”

  依稀可以见到,一串明暗闪烁的小点点,犹如灰尘般的从Earth 剥离,速度缓慢的朝远处飘去。

  根据他们飘离的方向,很容易就能推算出来,他们绝对是故意错开了Celestial Court 。

  龙祖抬头看去,脸色不由微变:“根据目前的星象,Qilin 祖地似乎就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