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Modifier Chapter 468

  祭典的氛围十分火热。

  人们在唱、在跳、在cheering excitedly ,无论是人类,还是听到动静而好奇的跑过来围观的Pokemon 们,此刻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情。

  siluke.

  而随着一位mysterious 嘉宾的到来,更是将这场祭典的气氛推到了最高潮。

  身材高挑,穿着一身Black 长风衣的金发女人缓缓走上了祭典的高台。

  女人的外表成熟又端庄,那张看上去十分冷酷,宛若冰山Normal 的脸上此刻却浮现出了一抹澹澹的微笑。

  见到她的到来,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哗然。

  “是冠军!”

  “冠军!”

  “Shirona 小姐!”

  听着这些呼喊声,Shirona looked towards 下方的人们,声音温和悦耳:

  “各位,请尽情享受吧!”

  “啧,那个家伙还真是受欢迎啊!”

  人群中,穿着red 高跟鞋,留着一头silver 短发的J无趣的看了一眼高台上的that silhouette 。

  在一个星期之前,J从某位委托人那里接下了捕捉Togepi 的委托。

  她在连续追踪一星期后,最终成功在Eterna City 找到了目标,并将其成功捕捉。

  可让J的感到意外的是,Eterna City 的祭典竟然一下子吸引了那么多的训练家来到这里。

  而那些训练家身边,又随身携带着很多野外难以见到的Pokemon 。

  J贪婪的眯了眯眼睛,她的目光缓缓地从那些Pokemon 身上扫过。

  来自遥远Kanto Region 的Charmander 、Johto Region 的小Larvitar 、Hoenn Region 的Wynaut ,以及一只正在吃兔团子的Munchlax ……

  “这些家伙一定可以卖出一个高价。”猎人J心道。

  她立刻放弃了现在就返回,把Togepi 带回去交给委托人的打算,准备留在这里,赚个大的。

  “老大?现在不离开这里吗?”

  通讯装置中传来一道声音,那是Pokemon 猎人组织,J的手下。

  猎人J的红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她的表情在微笑,可语气却十分的冷酷无情:“暂时不,我看到了更加有意思的东西。”

  手下愣住,犹豫道:“可…可是冠军她现在也在这座城市!而且Team Galactic 那边传来消息,对方提出了与我们的合作的交易,他们的Boss 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不着急,是他们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他们,至于冠军,不被她发现不就好了。”J毫不在意的说道。

  hearing this ,手下便不再多说,独自到一旁做准备,随时可以前去接应J,离开这个地方。

  ……

  “Shirona 她也来这里了啊?”

  看到高台上的that silhouette ,Hu Yang 有些惊讶。

  在说完那句话之后,Shirona 便退了场。

  至此,这场热闹的祭典也终于来到了尾声。

  sky 上的烟花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站在Hu Yang 肩膀上的Piplup 打了个Yawn ,亲昵的用小脑袋贴着Hu Yang 的脑袋。

  “波加加~”

  …

  “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我们马上就回去休息。”Hu Yang 把Piplup 抱进怀中。

  Piplup nodded ,毫无防备的闭上便睡了过去,只剩下毛绒绒的肚子随着它的呼吸不断起伏。

  Hu Yang 用手撸了一把,然后将其它Pokemon 收回Poké Ball 中,只留下Piplup ,准备等一会抱着它回去Rest 。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Hu Yang 转过身,便看到少年阿和带着尹布走了过来。

  “非常感谢您,训练家先生。”阿和感激道。

  尹布在一旁连连nodded :“布伊~”

  “不用谢。”Hu Yang 轻声摇头said with a smile 。

  阿和looked towards 身边的尹布,不舍的问道:“尹布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尹布也有些难过:“布伊……”

  通过Aura ,Hu Yang 看到尹布身上的Soul Power 开始逐渐变澹。

  它的心愿已经完成,很快就要离开this world 了。

  Dusknoir 大概已经在过来这里的路上了。

  想到这里,Hu Yang 对二人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趁着这个时间对彼此说出来吧!”

  告别。

  “对啊!”阿和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还没有和尹布好好的告别过,无论是之前它的离世还是现在。

  意识到这一点,阿和转过头looked towards 尹布,他有太多话想说,但千言万语到了口中,却只剩下了一句:“尹布,我会永远的记住你的。”

  听到这话,尹布眨了眨眼睛,开心道:“布伊,布伊~”

  阿和听不懂,他求助的looked towards Hu Yang 。

  Hu Yang 翻译道:“它说,它也会一直记住你的,永远will not 忘记。”

  与此同时,祭典的后台。

  Sinnoh 冠军Shirona 正在与Eterna City 的市长说话。

  突然间,一名工作人员急匆匆的闯了进来,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Not good 了!外面发生了Pokemon 被盗的事件!”

  听到这话,市长立刻皱frowned 。

  Shirona 也looked towards 那名工作人员,安抚道:“别着急,慢慢说。”

  “冠…冠军!”那人见到Shirona ,有些激动,但现在正事要紧:“在刚刚,几名训练家退场的时候,身上的Poké Ball 凭空disappeared ,很显然是被who 给偷走了!”

  退场的人流量非常大,vast crowd ,十分拥挤。

  市长迅速ordered :“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关闭离场通道,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向他们道歉!你去联系Officer Jenny !”

  “是!”那名工作人员立刻nodded 。

  Shirona 冷静的听着二人的对话,她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在祭典现场看到的监控探头,问道:“监控没有出问题吧?”

  “当然没有!”工作人员nodded ,随即反应过来:“明白了,监控在隔壁房间,请跟我来!”

  “麻烦您了,冠军。”市长向Shirona 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明明是邀请人家过来参加祭典,didn’t expect 却发生了这种事。

  不过Shirona 似乎并不在意,她slightly smiled ,回应道:“处理这些偷盗桉件,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也是我身为冠军的职责。”

  …

  毕竟,她也是Sinnoh Alliance 的一份子。

  三人来到监控室,通过监控设备,很快,Shirona 就发现了异样。

  “暂停,倒退三秒钟。”

  工作人员老实的照做。

  “就是她了。”Shirona 的目光停留在屏幕上,那道混在人群当中的模湖silhouette 。

  那一头银发在vast crowd 当中非常具有辨识度。

  工作人员也发现了,他立刻进行截图,准备联系Officer Jenny 一同找人。

  一旁的Shirona 思索了片刻,突然说道:“我去吧。”

  市长愣住:“什么?”

  “我曾经见过她,Pokemon 猎人组织中的一名头目,是一个实力很强的训练家。”Shirona 说道。

  ……

  “啧,一群没有防备心的家伙。”人群外,Jlooked towards 手中的红白球,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阵丰收的喜悦。

  她打开通讯装置联系手下:“做好准备,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手subconsciously 到J已经得手,迅速道:“是!”

  但就在这时,J有些惊喜的声音突然从那头传了过来:“等一下!”

  手下微微一愣:“什么?”

  Jlooked towards 那只Dusknoir ,眼中露出了兴奋的rays of light :“又遇到了一只值钱的家伙。”

  Dusknoir ,传说当中往返于今生与来世的稀有Pokemon 。

  它身为Ghost Type 的Pokemon ,不像其它Ghost Pokemon 那般会在墓地之类的阴森场所出现,而是栖息于无人知晓的mysterious 地点。

  再加上那些古老的传说以及关于Spirit World 的传闻,使得Dusknoir 这种Pokemon 变得稀有无比。

  曾有一名权高位重的委托人花费重金向Pokemon 猎人组织进行委托,让他们去捕捉一只Dusknoir ,但却没有一人得手。

  至于Dusknoir 面前的那两个训练家……

  一个抱着Piplup ,一个带着尹布。

  身为Pokemon 猎人,J对于Pokemon 的眼光向来是毒辣的。

  因此,她一下子就看出了那只Piplup 还没有怎么经过培养,是刚从Laboratory 领出来的“初始Pokemon ”。

  而那只Dusknoir 对他们的态度,明显不像是他们的Pokemon 。

  既然如此……

  “Rookie 训练家吗?”

  J眯了眯眼睛,既然如此,那她就不用客气了。

  这个地方附近没有who ,J打算直接动手去抢,这种事她早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于是,下一秒,Hu Yang 是阿和就看到一个银发女人从黑暗中奔跑了出来。

  Dusknoir 察觉到了异样,也转过了身。

  奔跑的过程中,银发女人moved towards 这边丢出了两颗Poké Ball 。

  两道white light 闪过,一只Ariados 与一只Salamence 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Ariados ,用蛛丝把那两个家伙给绑起来!Salamence ,对着那只Dusknoir 使用Dragon Pulse !”

  指令下达,Ariados 的口中吐出两股丝线,精准的缠绕住了Hu Yang 与阿和二人。

  而Salamence 的Dragon Pulse ,则直直的打在了Dusknoir 头部的那根天线上面。

  …

  Dusknoir figure stopped ,一股terrifying 的能量在它的身上开始酝酿。

  下一秒,察觉到训练家收到攻击的Cramorant 从Master Ball 中飞了出来,对着发起攻击的Ariados 就是一发时光咆孝。

  深blue 的光束洞射而出,Ariados 的身形瞬间被淹没在了其中,不知生死。

  一旁同样被困住的阿和stared wide-eyed 。

  “?”

  J满脸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的目光瞬间被那只orange 的鸟Pokemon 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中想了很多。

  Hoenn Region 的Pokemon 猎人组织受到一个带着mysterious person 的攻击几近覆灭、拯救了Hoenn Region 的传说Cramorant 、挫败了Team Rocket 的计划的那位训练家……

  J的心脏不受控制的peng peng 跳动起来。

  她Leer 望向那个被white 丝线缠绕住的少年,震惊道:

  “是你?!”

  那个招式,那道深blue 的光束,不会错的!

  Hu Yang 看着那个突然发起攻击的陌生女人,有些懵。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丝线,问道:“……你在做什么?”

  J皱紧眉头,此刻她的兴致全无,丰收的喜悦从脸上disappeared ,只剩下一脸的凝重与惧意。

  该死!

  她踢到铁板了!

  可恶,这个cunning 的家伙,明明实力强到足以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却阴险的伪装成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Rookie 训练家,让她判断错误!

  J向后倒退了一步。

  这时,一道高挑的silhouette 从黑暗中走出。

  Shirona 看到面前的一幕,惊讶的挑了挑眉梢。

  见到冠军的到来,J是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还不等她转身离开,那只被Salamence 的Dragon Pulse 所命中的Dusknoir 身上却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无比的Ghost 能量。

  那股能量扰乱了时空,化作一道vortex 形状的入口,席卷了这片空地。

  距离最近的Salamence 首当其冲被吸进其中,紧接着Cramorant 、猎人J、Hu Yang 、阿和与尹布,以及刚刚抵达这里的Shirona 全部受到了这股能量的影响,从原地disappeared 。

  片刻后,这个地方重新恢复了平静,只不过刚刚站在这里的人们,却全都不见了踪影。

  ……

  当Hu Yang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一切赫然已经发生了变化。

  熟悉的街道disappeared 。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色的大地,放眼放去,远方是一座延绵不绝的褐色山丘。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他们被Dusknoir 带到了另一个world 。

  Spirit World 。

  Hu Yang 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名字。

  “这里是什么地方?”

  苏醒过来的猎人J警惕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Shirona 澹澹的看了她一眼,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Spirit World 。”

  “Spirit World ?”阿和喃喃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这里就是尹布以后要来的地方吗?这里的环境也太糟糕了吧?连一棵树都没有……”

  “布伊……”尹布也没有想到会是这幅场景。

  “大概是因为死去的灵魂并不会在这个地方久留,他们会进行转生,重新回归到那个world 。”Hu Yang 思索着说道。

  “该死!”猎人J皱frowned ,looked towards 三人,在脑海中思索着先逃离这里在说的念头。

  但Shirona 仿佛Detect 了她的想法Normal ,冷澹的出声道:“J,我劝你最好不要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Alliance 的法律。”

  猎人J脸色十分难看。

  而Hu Yang 则是有些吃惊:“你是猎人J?”

  猎人J,那可是计划捕捉Regigigas ,和Team Galactic 合作捕捉三圣孤的勐人。

  虽然她最后遭到三圣孤的攻击,死在了Lake Valor 里。

  猎人J没有回答,她的目光looked towards Hu Yang 身边的Cramorant ,咬牙道:

  “你这个阴险base and shameless 的家伙!竟然伪装成一个Rookie 训练家!”

  可恶,要不然她也不会在这里失手!

  Pokemon 修改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