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Trainer Starts as Bounty Hunter Chapter 617

  Tyson 自认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但他对那个黑暗结晶真的非常好奇。

  退一步来说。

  这么大的行动,Ranger Union 方面给出的报酬也绝不会低到哪去。

  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

  “我个人是同意的。”

  在新原教授和安莉的注视下,Tyson nodded :“但是这次来,我的身份主要是Bill 研究员的保护者,所以得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如果他不答应的话,那我还是得履行自己的职责。”

  对于这点,他是很有自己的坚持的。

  一个Bounty Hunter ,除开任务的完成率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口碑了。

  好奇归好奇,可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

  当然。

  在场的三人都知道这就是nothing serious 。

  Bill 不答应的probability 就和走在路上unfathomable mystery 被雷劈差不多。

  “那么,非常感谢你的Help 。”

  新原教授said with a smile ,“有了你的加入,我们这次的行动一定会顺利很多。”

  这可不是在奉承,而是一句大实话。

  之前就说过。

  Ranger 和Trainer 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他们通常只会有一只搭当Pokemon 跟随在自己的身边。

  其余都是战斗时临时从附近交流沟通捕获的。

  这就导致Pokémon 实力会有很大的起伏,十分的uneven 。

  Tyson 这样的Trainer 就不会有这个问题。

  不夸张的来说。

  一位强大的Elite 级Trainer ,至少抵得上三四位首席Ranger 。

  这还是考虑到指挥的问题。

  Tyson 有着Psychic ,完完全全可以照顾到每只Pokémon ,群战的时候能发挥出来的作用远比Normal 的Elite 级Trainer 来得大。

  “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

  安莉moved towards 两人nodded ,而后便走出了房间。

  她要去做什么不言而喻。

  “Oil Field Hideout 的名字里虽然有个‘seabed ’,但是它整体是立于海面之上的,所以不用担心你的Pokémon 发挥的问题。

  位置的话,它处于一望无垠的海面上。

  为了保密和隐蔽,我们会让附近的Water Type Pokemon 带着我们过去。”

  新原教授描述着大概的进攻计划。

  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Ranger Union 方面准备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等到风饶森林的危险全部排除,我们将会北上前往Pueltown 。

  那边东部的Puel Sea 是一个少有人经过的浅海Sea Territory 。

  因为那里有很多不规律的高速流动的洋流,还有一部分深不见底的海沟,有很大的危险性。

  在那生存的Mantine 一族是我们Ranger 的好朋友,它们会带着我们前往Sea of Wailord 。

  体型庞大的Wailord 可以有效的遮掩我们的身形,唯一要小心的是那片Sea Territory 的Qwilfish ,它们身上的毒刺还是很棘手的。

  然后往南方进发就是Oil Field Hideout 的位置了。”

  Tyson 很认真的听着,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不直接从Ranger School 的东部Sea Territory 出发呢?

  那里会更近一些吧?风饶镇再往东去一些就行了。”

  Ranger 执行任务的地点上至sky 下至地底,海洋环境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Ranger School 建立在海边,也是为了方便进行相关的授课。

  不用绕路,时间上的花费也会短一些。

  新原教授耐心解释道:“主要or for 了隐藏踪迹。

  风饶镇附近的港口经常有货轮来往,天使公司的人很有可能会发现不对,Puel Sea 就没这个担忧。

  而且Sea of Wailord 因为天使公司开采seabed 石油,can be seen everywhere 金属废料和运输管道,暗暗队的成员对那里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most important 的是,学校那边Sea Territory 没有大量可供骑乘的Water Type Pokemon 。”

  “so that’s how it is 。”

  Tyson 恍然大悟,表示自己明白了。

  毕竟不是“本地人”,他对很多地方的了解还不够深刻。

  至于说更加方便Sucker Punch 进攻的Flying Type Pokemon 。

  几十个黑点飞在空中,是个人都发现不对了,这不equivalent to 摆明了告诉对方要小心吗。

  再说了,一望无际的sky 可比海洋要来的容易监视。

  暗暗队只需要让几只sky Pokémon in the vicinity 盘旋就可以提前很久发现不对。

  one by one 来就更不行了。

  万一被发现,岂不是直接变成了bottle gourd 娃救爷爷。

  房门再次被推开。

  安莉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已经询问过Bill 研究员了,他对此表示十分支持。”

  她的脸上满是笑意。

  只是,Tyson 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姨母笑。

  “Bill 研究员和艾Lena 聊得很开心。”

  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反应了过来。

  无奈的shook the head 。

  Tyson 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不过,第一次见面而已,也不能说明什么。

  或许两人只是纯粹的兴趣相投罢了。

  真要成了的话,就轮到两边的Alliance 高层头大该如何把一位未来的天才Pokémon Professor 拉到自己这里了。

  三人就计划的详细细节再度沟通了一下。

  作为本次行动的Chief-In-Charge ,他们考虑的东西可是很多的。

  风饶森林。

  在波郎的指挥下,Ranger 们开始了一层层的扫荡排查。

  “报告,这里发现一台吸尘器。”

  “报告,发现一台咖啡机。”

  “报告,有个暖炉。”

  耳机里传来的汇报声让波郎这个神经大条的Captain 都不免有些无语。

  “我们是在排查危险!不是来捡垃圾的!”

  “Aiya ,都差不多的啦,反正这也是我们Ranger 的职责之一不是么?”

  Ranger 们聊着天,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三个多小时过去。

  所有人才全部完成了手上的任务聚集在了一处空地上。

  每个人的身边都跟随着强壮的Pokémon 拎着各种东西。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面色变得更加凝重了。

  “这帮家伙,是什么时候布置的。”

  波郎望着眼前十几台颜色各异但是长得都差不多的仪器头疼的捂住了脑袋。

  他感觉,自己这次好像要被上头骂死了。

  作为风饶镇Ranger squad 的Captain ,他居然对附近森林里可能存在的危险与出入的暗暗队一无所知。

  往大了说,这可是严重的失职。

  “这就是你们说的咖啡机、吸尘器还有暖炉??”

  当然了。

  波郎更想知道自己的下属们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

  这些东西明明就像是邮筒好吧!

  “恺朗,你带着他们在这里待命,我回去请新原教授过来。”

  没有迟疑。

  波郎立刻下达了指令。

  发生这么重大的事,他可没办法作出决断。

  带回风饶镇显然也是impossible 的。

  那么多东西,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明白!”

  恺朗带着Ranger 们慎重的gave a salute 。

  尽管毕业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是squad 中毫无争议的二把手。

  甚至在队伍当中。

  他是被认为最有希望成为首席Ranger 的那个人,而不是波郎。

  “所有人,分散警戒!”

  “shua~ shua~ shua~ ”

  一声令下。

  Ranger 们就隐藏在了树木之间,彻底失去了踪影。

  波郎的动作很快。

  壮硕的身躯并不影响一位出色的Fighting 家的行动。

  没过多久。

  新原教授就带着Tyson 和安莉跟在波郎的身后匆匆来到了这里。

  抬手拦住向往里走的Tyson 。

  三人从口袋中掏出各自的Capture Styler 摆出了不同的姿势。

  波郎的最直接,他双拳在胸前Tackle 两次后,握着Capture Styler 的左手raised high ,就好像一个拳击手获得了胜利;

  新原教授则是操控着Capture Styler 围绕着自己的身躯不断转动;

  安莉的稍显复杂,Capture Styler 在空中的行进路线竟然描绘出了一只Tangrowth 。

  Tyson 目瞪口呆。

  他知道,这应该就是Ranger 之间的暗号了。

  前两者的可以理解,最后一个是不是太奇怪了一些,这未免也太复杂了。

  果不其然。

  见到三人的动作,Ranger 们陆陆续续的从树林间走了出来。

  新原教授没有说什么。

  迈步凑上前去观察着每一个仪器。

  “嗞——砰~”

  细微的爆炸声one after another 的响起。

  一颗又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黑暗结晶被新原教授强行拿了出来。

  “不需要保留一下仪器进行研究吗?”

  Tyson subconsciously 的询问道。

  “放心。”波郎patted 他的背,“艾Lena 会处理好这些东西的,她可是专业的。”

  ”en. ”

  面色阴沉的新原教授nodded ,“而且这个仪器无非就是起到了一个放大扩散的作用,核心还是在于这些黑暗结晶的碎片。”

  “这就是暗暗队控制野外Pokémon 的依仗吗?”

  Ranger 们眼神里透露愤怒,“真是一群混蛋啊。”

  对于他们来说,强行控制Pokémon 是一种完全不能原谅的行为。

  “怪不得最近风饶森林的Pokémon 们好像变得暴躁了不少,原来是这些仪器在搞鬼。”

  安莉looked thoughtful 。

  “非常抱歉!是由于我的失职才导致了.”

  波郎clenched the teeth ,当即准备站出来承担责任。

  他早有这个想法。

  新原教授大手一挥:“这不能怪你。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森林大火,谁也不会发现这些东西的存在。”

  就和发现它们的Ranger 们的描述一样。

  这些仪器,大小和常见的家具差不太多。

  就是重量上有些夸张。

  Machoke 之流的Fighting Type Pokémon 可以毫无负担的拿起。

  换做是体魄不错的Ranger 的话,得需要2-3人的样子才行。

  尽管有些不方便。

  但是在野外的森林,这个体积和这种人力要求,根本不是数量不多的Ranger 能顾及的来的。

  “好了,现在的重点不是要讨论你的过失,而是接下去的行动。”

  新原教授大手一挥,成功阻止了想继续说话的波郎。

  他的性格就是如此。

  正是因为非常的负责任,所以才会成为Ranger squad 的Captain 。

  “恺朗,你去Shiver Camp ,抽调米亚、雷乐两位Ranger 前往Pueltown 。”

  “丽姱,你去渺远沙漠,抽调半平、雅江、和希三位Ranger 前往Pueltown 。”

  “启治,你去”

  一口气派发给了近十位Ranger 任务,新原教授最后looked towards 了安莉。

  安莉当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是他们之前就讨论过的:“塔尔加、赛文以及鹤芙就交给我去通知吧,剩下的几位首席Ranger 需要坐镇各个区域以防万一。”

  “现在,出发!”

  “是!”

  不用多说什么,Ranger 之间的默契让众人的热血皆有些沸腾了起来。

  Ranger Union 可是很久没有聚集过这么多的powerhouse 了。

  三位首席Ranger 就不说了。

  新原教授抽调的那几位可都是各自squad 里的精英。

  就算不认识,众人也听说过他们的事迹。

  这代表着接下去绝对会有大动作要发生。

  这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情。

  风饶森林是什么地方啊?

  这可是见习Ranger 们的breed 场所。

  暗暗队的行动,equivalent to 直接在挖Ranger Union 的根。

  没有了fresh blood 的加入,或者哪怕只是断档个两三代,成立不算太久的Ranger Union 也承受不住这种损失。

  “动静是不是太大了?”

  Tyson 有些不大放心,之前可没说要动用这么多地方的人啊

  “放心,这里可是风饶镇。

  阿尔米亚的Ranger 基地就在这,人员流动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Ranger 本来就不常待在镇子上,消失一两天不会有人发现不对的。”

  安莉很老道的说道:“其他地方就更别说了,本来就在野外,位置只有我们自己人知道。”

  “行。”Tyson 表示在这里还是做个纯粹的打手适合自己,“那我们是明天出发?”

  “嗯,他们赶回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虽然很气愤,但是新原教授的理智尚存。

  匆忙的行动只会暴露,现在需要的是冷静。

  次日清晨。

  一群形迹可疑的人借着雾气聚集在了Pueltown 的安艾尔桥上。

  虽然many people ,但是却异常安静。

  管理员桥本没有惊讶,一如既往的插入钥匙将安艾尔桥缓缓升起。

  巨大的噪音很好的掩盖住了如同口哨的声响。

  ”pu 通”

  ”pu 通”

  one after another 的入水声传入耳朵。

  桥本默默的gave a salute 。

  他不知道这么多Ranger 要去做什么,但一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作为ordinary person ,所能做的就只有为他们祈福。

  “呜——”

  雾气渐渐消散。

  港口中休息了一晚上的船只也响起了鸣笛声,似是在送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