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Trainer Starts as Bounty Hunter Chapter 619

  “唻~”

  “咪唔~”

  Darkrai 和Cresselia 在sky 中遥遥对视。

  “看来这帮Ranger 是早有准备啊。”

  下方,皑世的面色十分难看。

  虽然从Attribute 上来说。

  单一Psychic Type 的Cresselia 几乎是被单一Dark Type 的Darkrai 完克。

  如果换做是普通的两只Pokémon 的话,这样的Attribute 优势下,前者是impossible 获得胜利的。

  作为暗暗队的一员,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但,当它们是美梦Celestic 噩梦神时就不一样了。

  以各自具备的能力而言,前者对于后者的克制完全可以弥补Attribute 上的劣势。

  况且。

  Divine Beast 之间的战斗,Attribute 所能起到的影响是远远不如普通Pokemon 之间的战斗的。

  否则,大地创造者固拉多早就被海洋创造者Kyogre 打的满头是包了,根本impossible 撑到烈空坐下来调停。

  相比于美梦神Cresselia 。

  皑世宁愿被Ranger 请来帮忙的是别的实力更强的Divine Beast 。

  “唻~”

  Darkrai 肩膀上长长的Black 破布随风飘荡。

  长有三爪的黑手向前一伸。

  无数散发着漆黑rays of light 的Energy Ball 便布满了整片sky 。

  悄无声息的爆射而出。

  world 突然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直到这时。

  才能看见Cresselia 的身上一直散发着淡淡的如同月华Normal 的rays of light 。

  微微抬头。

  闪亮但并不刺目的white light 于顷刻间覆盖了它的整个身躯。

  一道光柱洒落。

  明明是白天,明月却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克雷斯利亚缓缓升起,与背后的明月形成了一道优美的画卷。

  “咪唔~”

  又是一声轻吟。

  随着Moonlight 之力的汇聚,一颗巨大的pink Energy Ball 在Cresselia 的嘴边成型。

  next moment 。

  巨大的Energy Ball 猛地爆开,化作one after another 极快的光线攻击moved towards Shadow Ball 冲去。

  “peng~ peng~ peng~ ——”

  联绵不绝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皑世的脸一阵白一阵黑。

  不要误会。

  这是爆炸对于光线的影响,不完全代表他现在的心情。

  当然,绝对不太妙就是了。

  “看的很入神嘛。”

  刚才呼唤出Cresselia 的男声再度响起。

  一个带着牛仔帽的壮硕男子从建筑的阴影处走出。

  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动作优雅的Luxray 。

  “赛文.”

  皑世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身体急速退后的同时,一道蓝white 的illusory shadow 也挡在了他的身前。

  正是冰加Ghost 双Attribute 的Froslass 。

  “你们另外两个Executive 呢?一起叫出来吧。

  光凭你一个人,可不是我的opponent 。

  哦对了,还有你的老大。

  能控制Darkrai 和Cresselia 战斗这么久,他离这里应该也不是非常远吧。”

  牛仔帽男子赛文面带微笑的调侃着。

  作为一个Ranger ,明明是在黑暗组织的基地,他却显得无比镇定,甚至有些玩味。

  “你这家伙.

  是从哪里找到Cresselia 的?”

  皑世深知对方的实力,清楚到底有多难搞。

  这家伙完成的一万个任务里,可有很多都是针对他们暗暗队的行动。

  无一例外,全部成功。

  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句实力强大就能描述的事情。

  “这个嘛。”赛文shrugged ,“mind your own business ?”

  “Luxray ,使用Thunderbolt 。”

  “Froslass ,Ice Beam !”

  皑世的反应很快速。

  或者说,他早就习惯了对面这种一言不发就开干的性格。

  电流与散发着寒气的blue 光束在海平面上撞在一起。

  “轰——”

  烟尘四起,把本就昏暗的天气变得更加难以看清了。

  “荒莫那家伙,居然还没有解决下面的那些垃圾吗?”

  时间一点点推移,皑世的心也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赛文嘴角露出古怪的笑意:“你该不会觉得,我们的进攻只有我一个首席Ranger 到场吧?”

  ”humph.”

  皑世并没有被敌人的言语打乱阵脚,而是死死的咬牙坚持着。

  他们之间的战斗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

  是高空上那两只Divine Beast 的胜负。

  但是由于Darkrai 释放而出的Haze 实在是太过于浓郁。

  所以他和赛文都无法捕捉到其中具体的状况。

  与此同时。

  基地下方。

  “Blaziken ,使用Blaze Kick !”

  “Electivire ,Thunder Punch !”

  “咚——”

  燃烧着火焰的双腿与环绕着电流的双拳fiercely 的碰撞在一起。

  引发的波动让附近几只“弱小而又可怜”的精英级Pokemon 直接倒飞而出。

  “你又是哪里的Ranger ?为什么我之前从未见到过你?”

  作为暗暗队的地狱三Executive 之一,荒莫现在的脸非常的挂不住。

  他甚至能感觉到后方成员投来的惊奇目光。

  面对一个年轻的little fellow ,派出Partner Pokémon 的他竟然完完全全的处于下风。

  Tyson slightly smiled ,答非所问:“你的实力还不错嘛,不像那个叫熔妍的一样一碰就破。”

  “我就知道,那个该死的女人就喜欢推卸责任隐瞒不报。”

  哪知道荒莫一下子就变得无比愤怒,嘴里foul-mouthed 的说着些什么。

  “咚——”

  还没骂完呢。

  从身边飞过的庞大身躯就让他乖乖闭上了嘴巴。

  Blaziken 缓缓收起自己的右脚站直身体。

  搞笑呢。

  和它对战居然还敢开小差。

  is it possible that 对面真以为打的有来有回是因为他们自己实力强大?

  不会有Pokémon 和Trainer 这么蠢吧?

  “你们暗暗队对自己生产基地的保护力度就这么一点?”

  Tyson 的言语中满是失望,还有些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就这你们还想统治阿尔米亚呢?”

  望着周围全面处于下风的暗暗队成员们。

  荒莫握紧双手下达了指令:

  “Electivire ,使用Wild Charge !”

  “吼——”

  长长的Black 尾巴不停的在背后舞动。

  艰难爬起的Electivire 全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电浆。

  强劲的腿部肌肉在steel 制成的Ground 上一蹬。

  沉闷的响声在整个通道里回荡。

  “没东西的话,就不和你浪费时间了。”

  眼底的精light flashed 而过,Tyson 对着Blaziken 指挥道:“Detect 它的动作,Shadow Claw 结束它。”

  “下莫”

  Blaziken nodded 。

  原本无所谓的样子立刻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瞳孔微缩精准捕捉敌人的动态。

  “shua”

  body flashed 消失在原地。

  失去了攻击目标的Electivire 动作一滞。

  还没等它反应过来。

  reappeared 在其右后方的Blaziken 便举起了自己的右爪。

  原本正常的右爪现在被Umbra 所包裹,延伸而出的Black 尖刺锋锐异常。

  “刺啦——”

  如同破布被撕开的声音响起。

  Electivire 的身躯上,三道长长的血痕随之出现。

  “吼~”

  吃痛之下,它再也无法保持Wild Charge 的使用,电流逐渐消散。

  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动了几步。

  在荒莫不可置信的眼神中,Electivire 直直的向前扑倒在了地上。

  Shadow Claw 击中要害的概率可不是开玩笑的。

  加上Blaziken 完全Detect 了Electivire 的攻击模式和攻击路径。

  在前者的面前,后者就好像是脱光了衣服一样,毫不设防。

  “干得漂亮!”

  Ranger 们的士气大涨。

  尽管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只用一只Pokémon 对敌。

  但是赢了就行。

  暗暗队成员的平均实力本就不如Ranger 一方。

  此消彼长之下,更是难以招架。

  当即就有数个战场因为分心而被击败。

  只是。

  这里好歹也是暗暗队的重要基地。

  人数的优势使得战斗一时半会儿依旧无法结束。

  Tyson 见状,当即给自家Blaziken 使了个眼色。

  在暗暗队众人绝望的眼神中。

  Elite 级的Blaziken 冲入他们Pokémon 的阵型中一爪一个小朋友快速的结束着战斗。

  “呀!”

  荒莫双眼通红,看到这一幕竟然直接亲身moved towards Tyson 冲了过来。

  庞大且强健的外貌倒是有那么一点威胁性。

  默默捏紧拳头。

  抓准时机对好角度。

  “咚”

  “呕——”

  荒莫的两颗眼珠子仿佛都要被打出来了一样,整个人像是一只大虾Normal 弯曲着身体。

  躺在地上,颤抖的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切。”

  Tyson 不屑的curl one’s lip ,“没这个能力,就不要学人家sneak attack 啊。”

  他的Psychic 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周围。

  要是被这种菜鸡得手了,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抬头looked towards steel 制成的天花板。

  准确来说是looked towards 更上方的战斗领域。

  Tyson 的神情并没有因为解决面前的敌人而放松,反而更加慎重了。

  “Cresselia 和Darkrai ,这Ranger Union 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他不知道第几次吐槽道。

  外界rarely seen 的Divine Beast 和Illusory Beast 在这里搞得像是批发一样。

  is it possible that 真的是因为Ranger Union 对环境保护的够好?

  “老实点!”

  波郎的大吼声将Tyson 唤醒。

  在Blaziken 的强势介入下。

  本就弱势的暗暗队一方根本没法坚持下去。

  失去了Pokémon 的他们只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蹲在角落被牢牢的绑住。

  即便是这样。

  还是有几个暗暗队的死忠分子想要反抗。

  以波郎为首的Ranger 们当然不会和他们客气,直接就上手开揍。

  “带几个人把里面的东西破坏了,数据记得留存。”

  “明白。”

  随手指了几个Ranger 打扫战场。

  Tyson 并没有想上去一探究竟的意思。

  Cresselia 能获胜自然是最好的。

  万一输了的话。

  留在现在的位置也方便跑路。

  海平面上的基地。

  皑世和Froslass 的状态一点都不比荒莫和Electivire 好。

  一人一Pokémon 的身体上布满了伤痕。

  “你们,居然三打一,shameless !”

  他喘着粗气,死死盯着眼前的三个人。

  “你好天真哦~”

  赛文的语气lazily 的,“谁让你放松警惕的。”

  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长着胡茬的沉稳middle-aged man ,以及一个绿色长发女性。

  “塔尔加、鹤芙.”

  皑世当然认识这两个人。

  奥卜利比亚岛的最强Ranger 和有着“飞天Ranger ”之称的最强Staraptor 使用者。

  “三位首席Ranger 同时到场,一人在明牵制两人在暗sneak attack ,还真看得起我啊。”

  他单手撑在旁边的仪器上,显得无比狼狈。

  别说是三位了。

  就算只对上赛文一个人,皑世自认自己的胜率也不大。

  就这种情况还采用战术。

  他是真觉得对面一点脸也不要了。

  “Froslass ,使用Hurricane 雪!”

  状若疯狂的声音响起。

  面对此等绝境,皑世一点也没有obediently surrender 的意思。

  刺骨的寒冷随着Icirrus 的飘荡降临。

  几人呼出的热气naked eye 可见。

  Froslass 显然也是知道处境的危险。

  用出来的Hurricane 雪几乎是压榨了身体所有的潜力,格外的强大。

  基地周围的海平面隐约都有着结冰的趋势。

  没几秒钟的功夫。

  几人的脚底就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冷冽的风情不自禁的让人眯起了双眼。

  “想跑?impossible !”

  赛文一声coldly snorted :“Luxray ,放电!”

  “咪!”

  Yellow 的Spark 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流淌而出。

  目标直指逃跑的皑世。

  是的。

  看似全力攻击想要Final Gambit 。

  实际上,Hurricane 雪只是皑世用来遮蔽动作的手段罢了。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丢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

  趁着风雪大作的时候。

  皑世已经悄然来到了基地的periphery zone 。

  只需要再挪动两三步,他就可以潜入海洋。

  可惜,赛文发现了皑世的小动作,没有丝毫迟疑就发起了进攻。

  clenched the teeth 。

  “Froslass ,掩护我!”

  漂浮在半空的Froslass 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

  控制着身体moved towards 电流迎了上去。

  “扑通”

  “嘶——”

  落水声与痛苦的嘶鸣先后响起。

  望着消失在海面上的皑世,三位首席Ranger 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更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塔尔加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类似于雷达的仪器。

  上面的红点正在缓慢的改变着位置。

  “小帕妮玛真是个天才呢~this time 就可以找到暗暗队的老巢啦!”

  鹤芙的语气有些上扬:“this time 总算是可以轻松不少了。”

  “未必.”

  赛文抬头looked towards 天上。

  Black 雾气似乎在不断的扩张。

  “咪唔~”

  痛苦的Growl 传出。

  环绕着Moonlight 的Cresselia 直直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身为美梦神的它,并没有如预料的那般顺利战胜噩梦神Darkrai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