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Trainer Starts as Bounty Hunter Chapter 620

  见到这一幕。

  三位首席Ranger 都subconsciously 的皱起了眉头。

  “那东西还真是利害啊。”

  鹤芙意有所指。

  正常而言。

  差不多Level 的情况下,Darkrai 就算打的过Cresselia ,也不会这么的轻松。

  那么造成这个局面的因素只剩下了一个。

  就是那颗诡异的Black 结晶。

  受到其控制的Darkrai 在它的影响下实力增强了不少。

  “咪唔”

  Cresselia 在基地的甲板上缓缓起身。

  pink 的双眼依旧是那么平静。

  月牙似的头冠闪着光,牵引着月华洒落在它的身躯上。

  原本伤痕密布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尽管本身的battle strength 在Divine Beast 中不算强。

  但是其他方面的优势很好的弥补了这点。

  Moonlight 招式的恢复效果,一点都不比Recover 来的差。

  当使用者是新月的化身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硬要说的话。

  美梦神Cresselia 其实是一种更偏向auxiliary class 型的Pokemon 。

  其专有招式Lunar Dance 不仅能消除Status Condition ,还能将目标的体力能量全部恢复至满格。

  在二Level 3 Divine Beast 当中,它这方面的能力绝对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上咯!”

  简短的对话过后。

  赛文三人果断的派出了自己的Partner Pokémon 协助Cresselia 进行战斗。

  “Luxray ,Wild Charge !”

  “Staraptor ,Brave Bird !”

  “Scizor ,Steel Beam !”

  响亮的指挥声几乎是于同一时间发出。

  很有默契的。

  三位首席Ranger 都让自己的搭档用出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强力招式。

  反正有Cresselia 在。

  恢复什么的,完全用不着担心。

  “轰——”

  颜色不一的攻击接连撞在了Darkrai 的身上。

  显然。

  它,或者说操控它的Blake ·Hall ,并没有预料到下方的三人会插入Divine Beast 之间的战斗。

  不过是几个连冠军级都没到的普通Pokémon 而已。

  双方的实力差距用天堑来形容都毫不过分。

  正面接下三道攻击的Darkrai 只是微微的后退了几步。

  甚至身体附近的Haze 都没有发生太大的波动。

  “唻”

  眼中红light flashed 。

  Darkrai 的右臂用力向下一挥。

  “peng peng ”

  准冠军级的Luxray 和Staraptor 根本来不及反应,直直的投入了海洋之中。

  唯有站在甲板上远距离攻击的Scizor 躲过一劫。

  不过使用完Steel Beam 的它,目前的状态也只有at the peak period 的一半不到。

  有着Steel Type 最强Unique Ability 之称的this move ,副作用可是非常夸张的。

  “咪唔——”

  悠扬的Growl 在海洋上回荡。

  Moonlight 伴随着Cresselia 的呼唤化作三道光柱降下。

  下一秒。

  落入海洋的两只Pokémon 就破水而出,再度活力满满的与Darkrai 对视着。

  Scizor 也又一次举起了双钳,散发出了剧烈的能量波动。

  “呼——”

  没由的。

  一道purple 的Hurricane 突然在海面上席卷了起来。

  Darkrai 身上white 的如同头发Normal 的部位止不住的晃动着。

  “是Ominous Wind ,绝对不能让它用出来!”

  首席Ranger 们complexion changed ,立刻指挥着自己的Pokémon 发起进攻想要打断Darkrai 的行动。

  Ghost Type 的Ominous Wind Unique Ability ,可是有一定概率提升使用者的攻击与防御能力的。

  本来就已经够难对付了。

  这么一加强岂不是完蛋。

  Cresselia 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耀眼的rays of light 第N次笼罩全身。

  Moonblast 再度use 。

  没办法。

  Psychic Type 招式对于Darkrai 不起作用。

  它掌握的Unique Ability 中,最熟练formidable power 最大的也就是Moonblast this move 了。

  几道颜色各异的能量攻击与purple 的Hurricane 撞在一起。

  碰撞引发的强大余波使得附近的海水变得无比暴躁。

  整个基地都在颤抖着。

  “这里该不会要塌了吧。”

  seabed 的Ranger 们一时之间有些慌乱。

  上方的战斗波动那么剧烈,猜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如果基地被破坏。

  第一个倒霉的绝对是他们。

  Tyson 就算是Psychic 者,在暴乱的洋流面前也impossible 保护好每一个人。

  “要不然,我们也上去支援吧?”

  有Ranger 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去添乱吗?”波郎黑着脸,“在Divine Beast 的面前,你觉得你能起到什么作用?只会让别人分心而已。”

  在场的都是Ranger 当中的精英。

  他们当然知道波郎说的一点也没错。

  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先尝试沟通Water Type Pokémon 以防万一,我上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站在一旁的Tyson 站了出来。

  虽然很想打着酱油就把奖励拿了,但是该出力的时候还是不能划水的。

  收回Blaziken ,right hand 搭在Gallade 的肩膀上。

  next moment 。

  他的silhouette 就出现在了基地甲板上。

  “轰隆隆——”

  狂暴的海风呼啸着,眼前电闪雷鸣的景象甚至让Tyson 误以为这是末世即将降临的征兆。

  两只Divine Beast 能造成的破坏就不提了。

  三只准冠军级的Pokémon 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

  看似对Darkrai 造成的伤害有些无力。

  可倘若攻击目标换成脚底下的这座基地的话,它们来上几轮也不是不能彻底破坏掉。

  “我滴个乖乖。”

  Tyson involuntarily 的发出了感叹。

  也就是上面有Pokémon 心底不慌。

  真要让他一个普普通通的Elite 级Trainer 对上Divine Beast ,绝对有多远跑多远。

  “伙计们,准备上了!”

  简单观察了一下战况。

  他没有犹豫的threw away 了剩下六颗Poké Ball 。

  根据新原教授的说法。

  暗暗队对于Darkrai 的操控是具有很强的限制的。

  黑暗结晶的力量会随着它的远离不断减弱。

  所以。

  现在要做的其实不是彻底战胜Darkrai 。

  而是只需要坚持到暗中的Blake ·Hall 主动唤回它就可以了。

  否则。

  一旦失去了噩梦神作为自己的依仗,就算有Black 结晶,Blake ·Hall 也完全没办法和Ranger Union 抗衡。

  “Blaziken ,Mega进化!”

  紧接着。

  Tyson 就从空间背包里拿出了Key Stone 放在手中。

  神色肃穆的将自己的呼唤与心意传入其中。

  进化之光自Blaziken 的胸口浮现,而后弥散而开覆盖了它的整个身体。

  等到white light 消散。

  imposing manner 尚且还在Luxray 等三只Pokémon 之上的Mega Blaziken ,便首次进入了首席Ranger 们的视线中。

  “诸位,和噩梦神打个招呼吧~”

  大手一挥。

  Tyson 的Pokémon 们毫不客气的展开了攻击。

  尤为记仇的Pidgeot 更是联合着Togekiss 卷起了超巨型的Hurricane 。

  Tyson 不得不用Psychic 固定自己和三个首席Ranger 不被吹走。

  “你这Pidgeot ,有点厉害啊。”

  鹤芙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rays of light 。

  作为最强Staraptor 的使用者,她对于各类实力强大的空中Pokemon 都非常的感兴趣。

  “现在应该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Tyson 无奈的提醒道,“还是想办法怎么解决Darkrai 比较好。”

  实力的差距摆在那。

  如果不是Cresselia 承担了Darkrai 90%以上的进攻压力。

  光凭着四只准冠军和六只Elite 级,面对眼前强大到有些超乎寻常的Darkrai 还真就是送菜的级别。

  一招专属招式Dark Void 就能让little fellow 们没有反抗能力了。

  幸好。

  Cresselia 的能力使得它在配合其他Pokémon 的时候会显得尤为强大。

  如果说at first 面对Darkrai ,双方的battle strength 大概是四比六的话。

  有了有生力量的加入,这个比例就直接变成了六比四。

  倒不是Pokémon 们的battle strength 有这么强,都快约等于一个新的Divine Beast 加入战斗了。

  而是continuously 的恢复让Darkrai 没法快速解决Pokémon 们。

  受到重伤后,几个呼吸的功夫,Cresselia 的Lunar Dance 就会让它们重回战场。

  连Blaziken 的mega状态都维持的异常持久。

  但。

  也仅限于此了。

  Darkrai 固然无法彻底击败以Cresselia 为首的Pokémon 们。

  后者也没办法对前者造成太大的伤害。

  即便是Mega Blaziken 和Staraptor 使用对Darkrai 有克制作用的Fighting Type 大招。

  只需要找准时机,趁着Cresselia 不注意的功夫对一只Pokémon 用出催眠+Dream Eater ,Darkrai 便能弥补这部分的消耗。

  this can be considered 多只Pokémon 围攻的坏处之一。

  一对一的话,它绝对是没办法这么做的。

  “你们Ranger Union ,就没有别的准备吗?”

  他looked towards 了赛文。

  赛文挠了挠头:“新原教授的指示来的有些突然,所以.”

  按照Alliance 原本的计划。

  Tyson 现在扮演的角色应该是数年以后成长起来的某两位首席Ranger 。

  不出意外的话。

  另一只Divine Beast when the time comes 也应该顺利的和他们联系上了。

  无论是中层battle strength 还是顶端战斗,那时候的Ranger Union 都会处于完全的上风。

  可Tyson 和Bill 的突然造访改变了这一切。

  一位Elite 级Trainer 的Help ,自然是要比两位首席Ranger 来的大的。

  Divine Beast 的话。

  美梦神好歹对噩梦神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Alliance 高层觉得自己这边的胜率还是很高的。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是为了尽快消灭暗暗队这一不稳定因素。

  所以新原教授才提前了本次的行动。

  奈何黑暗结晶的力量实在是有些强大。

  美梦神对上噩梦神竟然处于下风。

  这个意外直接就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现在。

  除了拖时间,好像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几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

  说是拖时间,但又有谁知道要拖多久呢?

  他们Pokémon 的身体固然得到了Cresselia 的治疗。

  可每次重创增加的精神压力是不会消散的。

  伤势可以恢复,痛苦也会刻在记忆里。

  等到脑海中的那根弦到了极限。

  即便身体支持,低迷的精神状态也让Pokémon 们无法再战斗下去。

  Tyson subconsciously 的摸了摸手腕上的水滴图案。

  不到as a last resort ,他是不希望找海之神来救命的。

  或者说。

  这边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够他找来海之神帮忙。

  真有危险的话,at worst 等会儿直接跑路就是了。

  Ranger Union 也不会把失败的原因归结在他的身上。

  顶多报酬少点。

  和麻烦Lugia 比起来,这点损失完全是小意思了。

  而且。

  看这三位的样子,也没有想着说要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

  毕竟这次的目标更多在于脚底下的基地。

  消耗Darkrai 只是顺带着的事情罢了。

  “再坚持一会儿吧,实在不行就准备撤退。”

  沉默寡言的塔尔加开口说道。

  其余三人皆是nodded 表示同意。

  众多Pokémon 战斗产生的能量波动范围影响甚广。

  西方,Ranger School 的研究室。

  Kincaid 透过窗看着远方与众不同的昏暗sky ,面色有些奇怪。

  “伊智,程式编写完成了吗?”

  但当转头looked towards 自己学生的时候,他的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

  “马上就好了Teacher ,还有几个地方要完善一下。”

  伊智非常恭敬的回应着。

  Kincaid 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伊智这边编写的程式才是重中之重。

  东方。

  名为锅陆岛的岛屿。

  “咕嘟.咕嘟”

  类似于水烧开水泡破碎的声音不断的在underground karst cave 回荡。

  炙热的上升气流让这里的温度无比之高。

  火红一片的颜色背后,滚烫的lava 正缓缓的流淌着。

  “咚——咚——”

  似有若无的heartbeat 从lava 的下方传出。

  仿佛是感受到了厌恶的气息。

  orange red 的眼睛自黑暗中猛地张开。

  一只形似乌龟的红棕色Pokemon 沿着通红的岩壁从lava 里爬了出来。

  它躯体上有棕色和橘色混合的斑点,腿上有类似金属脚镯的结构,每只足上有四只爪,呈十字分布。

  每移动一段距离,就有融化的steel 滑落。

  next moment 又被其自身吸收,神异非常。

  有人在这里的话,一定能immediately 认出它的身份。

  Volcano 中的炎钢giant beast ,Heatran 。

  抬起头looked towards 某个方位。

  透过厚厚的岩壁,Heatran 好像是确认了什么。

  身形一转。

  它迈开脚步坚定的moved towards 南方走去。

  而那里。

  正是Oil Field Hideout 的位置所在。

  时间一点点过去。

  “你们有没有觉得,附近海水的温度好像变高了?”

  对环境感知最为敏锐的Tyson 率先发现了不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