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okémon 之第五Elit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时松正在飞速地远离Snowpoint City ,坐在Noivern 身上的他时不时回头往Snowpoint City 方向张望,直到Snowpoint City 的轮廓消失在视野里,他才sighed in relief 。

这样的意外在以前不是没有出现过,得手的妹子恰好认识另一个被自己骗过的girl 子,导致自己只能放弃。

如果只是被撞破,时松自然是有恃无恐。

长达六年在Kalos Region 的得手经验告诉了时松一个道理,即便是great character ,也没法太过分使用自己的权利。

即便是女儿吃了亏,只要不触犯法律,那他也只能按照道德批判流程来控诉自己。

想要对自己下点黑手…

时松对于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负。

“Luther …Perch Isle 的Luther 。”

时松喃喃着Luther 的名字,脸上流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又一个great character 啊,还是个喜欢乱联想的great character 。”

起初,时松没有认出那个头顶Espurr 的怪人是谁,只当是恰好知晓一些事情的本地Trainer 。

然而思来想去总觉得Luther 的样子十分脸熟,时松保险起见,急忙回到Pokemon 中心翻阅了一些资料。

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迦勒尔的事迹在民众的记忆中正在消退,但是时松却牢牢地记住了Luther 。

因为Luther 拥有一只可以称之为神的Pokemon ,Darkrai 。

“我可不是怕了你哦,只是现在我们还不应该碰一碰。”

“等到我也有‘Sinnoh 的神话’随行,我们再一决高下。”

“毕竟能驯服神明的人应该越少越好,你的噩梦神,我也很感兴趣。”

时松原本的计划是在Sinnoh 这片土地上再骗走几份真心之后再行动的,但是情况有变。

Luther 的试探让时松有了压力。

他不知道Luther 到底了解到了什么,是单纯的乱联想,还是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可以拼凑出自己所做之事的轮廓。

时松不想冒险,plot against mythical beast 本身就充满了风险,如果还有Luther 这样厉害的角色参与进来,自己胜算只会锐减。

他虽然想要谋算Luther 的Darkrai ,但是他不是白痴。

一个能够横行迦勒尔,夺得无数荣耀,让一个Region 的Alliance 都觉得是瘟神的家伙,自己贸然双线作战,只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仓促虽然仓促了一些,但是只要有那个东西,加上我自己的实力,那么我的胜算很大!”

“Noivern ,转向。”时松冷冽的脸泛起了诡异的笑容,“我们去她的家,Lake Verity !”

“闻名world ,在此一举!”

Lumiose ,时松的家中,Baruk 派去的三位国际刑警正在brow beaded with sweat 地协助Nerium 搜查时松的藏书。

原本这一切不该大张旗鼓,Nerium 此时做的事情属于非法入侵。

然而当Nerium 找到了一本并非以纸浆印刷,而是用着不知名生物的皮制作的ancient book 后…一切都变了。

这份十分古老的文献记载了在Hoenn Region 遭受Groudon 和Kyogre 侵袭,贤者投海平海波同时间出现的一个奇怪的传说。

早在非常古老的时代,人类中除了负责与Pokemon 沟通的贤者,还有一种人格外的显目。

Psychic 力者。

他们和如今的Sabrina ,Caitlin 差不多,是Innate 就拥有超强Mental Force 的特殊人群。

Mental Force 的差异性使得有些人的Psychic 力能发挥十分神奇的作用。

而传说中,一位Psychic 力者就在临死前,将自身所拥有的Aura Force ,Mental Force ,以及一种似乎能与Pokemon 沟通的奇妙力量封存在了几个能承载Aura 的球形容器当中。

这种被杂糅在一起的力量在释放之后可以令暴躁的Pokemon 短暂失去部分抵抗能力,越暴躁的Pokemon 效果越明显。

按照ancient book 的传说,这些容器制作的本意是庇护该Psychic 力者所在的部族,度过当时日益严重的Wild Pokemon 袭击事件。

按理来说这就是扯淡,基本不具备什么可信度。

这就equivalent to 今天Luther 做菜,正好Miya 食欲不振,没胃口,吃不下多少,这一幕在Perch Isle 的人看来是Miya 怀孕导致的,但是一传出去,画面就会变成…

“传下去,Luther 做Miya 不喜欢的料理,导致Miya 食欲不振。”

“传下去,Miya 和Luther 已有嫌隙。”

“传下去,Luther 已有新欢。”

“传下去,Miya 与Luther 感情破裂。”

“传下去,Luther 与Miya 意见不合,Perch Isle 准备分家。”

“传下去,Perch Isle 灭亡倒计时。”

传说的传说,基本等于胡说和乱说,标点符号都没法信。

可是Luther 却冷汗淋漓地问了Nerium 一句:“球形容器上是不是有个类似于叶片的刻痕?”

Nerium 刚好奇地问了一声“你怎么知道”,然后自己也愣住了。

Luther 在和希娜的闲聊中谈过超克之力这种能直接沟通心灵的强大力量。

毕竟是未来要一起面对Arceus 的战友,Luther 夸赞了几句希娜超克之力的厉害。

出于谦虚,希娜惭愧地表示,自己的超克之力比起先祖以及远古时struggle against the Heavens ,与地争的senior 还差得远呢。

说着,希娜顺势就给Luther 科普了一位Legendary 人物。

一个同时具备,Aura ,Psychic 力,超克之力的贤者,他在世时硬是把一个被大量Wild Pokemon 包围,身处jungle 深处小部族庇护得很好。

even after death ,他留下的馈赠,也救了那个部族里好几次。

直到几年后先祖Good Fortune 用尽,这个无名的部族才消失在了历史当中,只在希娜这些超克之力owner 这里留下零星的记录。

唯一能证明这个部族存在过的证据,正是开启后,已经碎裂成块的容器,以及容器上的叶片刻痕。

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的Nerium 一边和Baruk 派来的国际刑警搜查房子,一边询问Luther 。

“你说时松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件东西?”

“如果他有,那么他是先入手的这本ancient book ,再通过ancient book 找到了这个球,还是先入手了球,为了确认球的用途,才入手了ancient book …”

这个问题涉及到时松这个人到底是单人行动,还是有人指点他,遥控他。

整理思绪完毕的Luther replied 。

“我决定做好最坏的打算,相信时松的确有这样的一件东西。”

“希娜管它叫做贤者遗泽,我建议你也这么称呼,这是那位senior 留in this world 的Present ,也是他的心血,我们作为后辈,理应尊重。”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个人倾向于他先入手了贤者遗泽。”

“这篇ancient book 的叙事角度基本是以记录为主,各种援引杂文,行文用的最多的是传说…基本等同于古时候,稍微有一点影响力的异能人士圈里的文献。”

“所以,我怀疑时松不知道怎么得到了贤者遗泽,然后机缘巧合找到了一些文献,通过耐心比对,最终确认了贤者遗泽的信息。”

Nerium 还算是认可Luther 的推理,毕竟如果时松背后还有人,没道理做事这么张扬,也不会留下这么多痕迹在自己家里。

不过…

“刚才你说的故事里,我有一点比较好奇。”

“这位贤者留下的遗泽,数量虽然不多,但是按道理来说保个平安是不成问题的吧。”

“可是你的朋友却说,这个部族几年间就灭亡了,这合理吗?”

“难道这个部族的人从来没有动用过自己先祖留给自己的这些贤者遗泽?”

不愧是前国际刑警,一下子就抓到了故事里最核心的所在。

Luther 严肃地解释道:“他们当然用了,不然我的朋友也不会拿到贤者遗泽使用后的残品,可问题是…”

“Nerium senior …”

“别叫senior ,直呼我名字,或者叫我桃子姐都好,都退休了,不想被你们喊老了。”

突然的对话打断了Luther 的解释,在国际刑警打开的可视通话镜头里,Luther 看到了一本扉页有着一堆褶皱,看上去被使用过很多次的日记本。

比较新的日记本是从时松主卧室的书架上找到的,属于是Nerium 刚才不小心忽略掉的重要信息。

而另一本已经泛黄的日记本,则是从一个满是杂物的储物箱里被翻出来的,已经是破破烂烂,灰尘满布。

第一本笔记本已经有些泛黄,而第二本笔记本是新的,说明时松记日记的时间跨度很长,而且的确培养成了习惯。

果不其然,时松老旧的日记开篇的时间,已经是距今十四年前,也就是时松十一岁那年。

orphanage 出身的他没有遭遇Mira 的地狱难度,反而是很成功地成为了一名Trainer ,开始自由自在的四处旅行。

最开始的内容基本就是时松的旅行日记,每天记载自己邂逅了什么Pokemon ,见到了什么风景。

没有太良好教育的他文笔很烂,写不出优美的辞藻,也形容不出所见景色的壮美。

但是文字this thing ,向来是写皮容易写魂难。

不需要Contest 的辞藻,透过这些日记,Luther 和Nerium 都能感觉出,时松在旅行时那股乐观,积极的态度。

“今天Noibat 找到了一个Sandshrew 的洞穴,顺带着刨出了很多的果子,Sandshrew 一直在盯着我们,但是又不敢靠过来。”

“我对他说了很多次对不起,因为我和Noibat 太饿了,在这里迷路了太久,实在找不到吃的东西,结果他们送了我们很多果子,谢谢他们。”

“今天下了暴雨,没找到好的地方避雨,洞穴里有个Totem Pokemon ,不敢进去,好在有只Ludicolo 拿着Flint 片给我挡了一会雨,Ludicolo 挺好的。”

这种简单,不加修饰,单纯阐释心情和事件,看上去很生涩的日记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消失了。

因为过于自大,他一次又一次地在Trainer 道路上碰壁。

输给Gym ,输给Trainer ,输给自己看不起的人之后,日记里再也没有了乐观积极的东西。

烦闷与焦躁在字里行间里显露出来,他continuously 怀疑着周遭的一切,唯独没有反思过自己。

新日记本开篇的时间已经是七年前,也就是时松十八岁那年。

距离上一本日记的最后一次记录,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年。

这五年期间,没人知道时松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他在日记中表示自己已经变强了。

以及,他获得了贤者的遗泽!

在认真比对之后,时松在日记里写下了一段话。

“我的命运似乎改变了,我要让所有人为我的壮举震惊!”

之后的时松痴迷于Sinnoh Region 的神话,不断的查询翻阅,然后开始疯狂的欺骗她人感情。

做出这样的事,自然是没有办法公开炫耀的,于是压抑的时松把自己的所有兴奋,满足,以及成就感全都写在了日记里。

仿佛日记就是见证自己一切壮举的那个人。

每一个字都写得是那么得用力,甚至可以想象他每次得手后无比自豪的神情。

“也难怪他会在Mesprit 的涂鸦旁边写下神是可以欺骗的,他这过得太压抑了,这么压抑自己的情感,他究竟想做什么?”

“Luther 呢?”

“喂?”

Nerium 只听见呼啸的风声。

Luther 急匆匆赶到Pokemon 中心,却得知时松已经离开。

因为提前知会过Candice ,因此Luther 很快就从local tyrant 的她口中得知时松在昨天晚上连夜离开了Snowpoint City 。

Candice 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很想问Luther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会说过时松和Kaiya 这对很甜吗,怎么一瞬间都变了?

Luther 来不及回答Candice ,直扑Lake Acuity ,到达之后却发现这里calm and tranquil ,Darkrai 感知不到时松的影子。

“急糊涂了!”Luther 轻拍自己的脸,让Altaria 加速往Lake Verity 方向飞去。

Mesprit ,Uxie ,Azelf 这Lake Mushroom Trio 分别栖息于,Lake Verity ,Lake Acuity ,Lake Valor 。

其实他们栖息的地方位于另一个空间,三湖都有入口,而且互相连通。

Luther 知道这件事,可是时松不知道。

时松这么急忙逃跑,应该不只是被自己揭穿了骗情这件事。

Luther 的试探一定也起了作用。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要去的地方已经十分明显了!

“贤者的遗泽,不是这么用的…你死不死是你的事,Mesprit 千万不要受到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