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s Fifth Elite Chapter 131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okémon 之第五Elit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Lake Verity 在这次席卷整个大半个Sinnoh Region 的旱灾中也受到了影响,整体水位下降不说,周边的植被也枯萎了不少。

大范围的救灾需要的是Pokemon 的集中,而Canalave City ,Twinleaf ,Sandgem Town 作为Alliance 救济物资的发放地点,吸引了大量的Wild Pokemon 前往。

而Wild Pokemon 的逃难也使得曾经有不少Trainer 观光的Lake Verity 此刻cold and cheerless ,放眼望去一人皆无。

这是Lake Verity 这段时间来最为安静的时刻。

时松马不停蹄赶到Lake Verity 附近,cautiously 地观察all around 的环境,反复确认后,最终得出了结论。

Luther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

Lake Verity 附近的冷清更是让时松感觉一切都是命运的恩赐。

要知道,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与不知情的Trainer 对战,与突然出现的Wild Pokemon 对战的准备。

太过顺利使得时松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当他望见乌云密布的sky 后,他内心的激动达到了极点。

“这就是天意吗?”

“这就是天意吗!”

时松对着sky laughed heartily 。

Sinnoh 已经旱了大半年,时值冬日,降雨的可能很小,然而就在自己到达这里后,sky 云朵翻滚,似有thunder 在其中酝酿。

风已经开始呼啸,冬日的冰寒驱散了空气的干燥与闷热。

丝丝雨点从远方被一阵狂风卷到了时松的身上,感受着裸露的皮肤上传来的冰凉,时松嘴角上扬。

他一步步走向Lake Verity 边,缓缓蹲下身,extend the hand 探向水中。

“来吧,Mesprit ,身为感情之神的你,好好感受我的一切…”

时松闭上眼睛努力回想往事。

他得手第一个girl 子是一个Pokemon Academy 里的差生。

自己伪装成成绩outstanding 的Trainer 趁虚而入,对她关怀有加,顺带着教了她一些自己的经验谈,便成功俘获了她的芳心。

在玩失踪之后,时松得意地在暗中观察了一番她的表情。

他第一次发现,一个girl 子泫然欲泣的样子是那么地Attract 。

如果说at first 只是为了布局今日的一切,那么到后来,他就是单纯地在享乐了。

只要自己越冷漠,越不在乎,就越能从这段恋情里获得更大的愉悦与快感。

同时,也能积累更多的仇恨。

然而是第二个,第三,四个…

事到如今,时松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骗过多少人了,无数脸在他的脑海里闪烁,大部分他连名字都喊不上来,就像是身处梦境中。

Lake Verity 的湖中央开始出现了诡异的space fluctuation ,密集的涟漪荡漾向四方。

一个无法被常人看见的大门骤然打开。

湖中心的湖水开始翻腾,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Pound 着那里。

时松发现了异动,即将成功的喜悦爬上了他已经有些僵硬的脸,构成阴森可怖的笑脸。

“然后…”

时松不再把手放在湖水中,而是慢慢站直了身子,right hand 捏在了Poké Ball 上。

“Rage 吧!”时松张开双手,像是要拥抱面前的Lake Verity 。

“为我的所作所为,暴怒吧!”

伴随着时松高亢的话语,一line of sight 穿过空间的阻隔,刺在了时松的身上。

时松几乎是immediately 就感受到了Mesprit 的窥伺,只觉得心情大好。

Rage 的鸣Growl 响彻整个Lake Verity ,惊起无数休憩于此的Pokemon ,四处奔散。

Mesprit 显露出身姿的一瞬,时松狂笑不止。

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他能感觉到Mesprit 传递而来的情绪,那是如同Volcano 爆发般汹涌,狂暴的怒意。

正如时松所猜测的一样,Mesprit 被称为情感之神,这或许是个夸大的说法。

但是在无数的民间传说中,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Mesprit 能够感受到一个人的情感,继而能感知到一个人对情感的态度。

时松的计划也很简单,与无数人邂逅,产生感情,然后毁掉这份感情。

这样只要Mesprit 窥伺到自己,就能发现,只有自己在continuously 获取快乐,而同时,却有无数的人为自己悲伤。

他要的就是Mesprit 窥伺自己,要的就是Mesprit 在意识到一切之后的Rage 。

只有Mesprit Rage ,自己手中的武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不打算和我交流点什么吗,你应该能够理解我所做的一切吧?”

Mesprit 飘在Lake Verity 上方,冷冰冰地注视着时松。

她没有任何想要沟通的意思

为了这个计划已经布局了七年有余的时松再也忍不住了,他急于炫耀,却没有听众与看客。

他实在憋了太久,每一次得手都无法炫耀,每一次成功都没人见证。

他获得了无数的满足感,却是转瞬即逝。

从第一次欺骗成功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唯有continuously 地得手,看到其他人流露出的悲伤,内心的空洞才会被填满。

只有那一刻,他不会感到空虚。

漫长的独角戏接近尾声,只要收服Mesprit ,再通过Mesprit 收服Uxie ,Azelf ,自己作为拥有三只神话Legendary Pokémon 的人,必将站在Trainer 的Peak 。

他不会默默无闻。

他不再需要漫长的磨练,经历一次次失败才能品尝成功的喜悦。

他的名字足以镌刻进一切的Trainer 的记载当中!

这个时代,他将是无敌的,没有任何人能与自己一较高下。

他能够通过Supreme 的地位,获得所有自己想要的一切!

没错,mythical beast 便是时松的Scaling Heaven Stairs 。

他们并非无法收服,无法驾驭,只要可以拥有他们,所有自己所渴望的名与利都会唾手可得。

Luther ,Tobias 都可以做到,自己为什么不行?

时松承认,这两个人都比他强,但是无所谓。

成功的途径有无数,而运气在其中Role Play 着最为重要的角色。

两群文物贩子在外海孤岛火并,both sides suffer ,而自己恰好在现场,又恰好得到了贤者遗泽,最终又恰好找到了贤者遗泽的资料,让这个被误以为只是个古董的treasure 时隔千年,万年重新焕发rays of light 。

这一个又一个的恰好,不就证明了自己的运道吗?

长达七年的布局,每一次欺骗都顺风顺水,几乎没有失手,这不也是运势吗?

布局最为容易失败的一环便是Mesprit 不如自己所预期的那样现身,不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激怒。

然而,Mesprit 迅速现身了。

而恰在此时,Sinnoh 久旱后的大雨在云层中酝酿。

当两者相结合,让一切都蒙上了“气运在我”,以Celestial Phenomenon 昭示之的玄幻色彩。

背包中的贤者遗泽已经被时松从垫着蓝色丝绒的盒子里取了出来。

这个fist sized ,外壳上雕刻着叶片印记与纹路的treasure ,将会再一次绽放光彩。

不过在那之前…

时松把在口袋中摸索着贤者遗泽的手抽了回来。

为了这一场恶战,他收服了二十余只克制Mesprit 的Bug Type 以及Dark Type Pokemon 。

“为了保证你足够Rage ,也为了保证收服顺利,还是先来消磨一下你的体力好了。”

Sableye ,Bisharp ,Drapion ,Weavile ,Murkrow ,Scyther ,Forretress …

大量克制Mesprit 的Pokemon 被释放了出来。

始终用冰冷的眼神注视着时松的Mesprit 刚才一直在慢慢靠近湖岸。

此刻感受到了assaults the senses 的evil intention ,对于这个打算对自己动手的人类,她怀着悲愤的心情打算返回另一个空间。

然而时松早有准备,一只仿徨night spirit 猛然间打开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巨大的吸力捕捉住了Mesprit 的身子,使劲地往岸边拖。

Mesprit 利用瞬间移动短暂地挣脱,却迎面撞上了使用了Shadow Claw 的Sableye ,猝不及防之下,被拍打到了岸上。

没有了地势Help 的Mesprit 瞬间陷入了大量Pokemon 的包围圈。

深知Mesprit 强大的时松不打算给Mesprit 任何一次释放offensive Ability 的机会,安排Pokemon 轮番上场,狂攻!

“住手!”

时松诧异地看着远处坐在Skarmory 身上疾驰而来的少女。

少女刚飞近时松,手里的Poké Ball 就飞了出去。

“Bewear ,刺龙王,Hakamo-o ,Whismur ,Nidoking ,Umbreon ,阻止这个疯子,协助Mesprit !”

还没等Skarmory 挺稳,她便心急如焚地凌空一跃,借着一个前滚翻卸力,稳稳的落地。

她的Pokemon 们也在同一时间奋勇向前,冲向了Mesprit 方向。

“多管闲事的家伙,不管你是谁,都不能阻止我获得Mesprit !”

“Death God 棺,Golbat ,Magmar 你们三个,带队顶上去,拦下他们。”

指挥完毕,时松居高临下地scolded :“我不过是在收服Pokemon 而已,与你有什么关系,给我好好呆着,别想抢走我的成果!”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给我听好了,这里将是我登顶Trainer Peak 的第一个舞台。”

“此前从未有过观众欣赏我的杰作,你该觉得荣幸,因为你会是我时松的first 捧场观众。”

“以后你可以和别人炫耀,自己曾经在这里,与我过了一招,还能全身而退。”

少女一抖cloak ,眼神锋锐如刀,飒爽的英姿愣是让久经情场的时松都有些痴迷。

“什么垃圾名字,也值得我记住,也值得我去认真听?”

“记好了,我,Perch Isle Zinnia 。”Zinnia lifts the head ,“今天这里没有登顶Peak 的舞台,因为…我会把你的野心拆成powder 。”

暴雨,倾盆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