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okémon 之第五Elit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Luther 实在没法及时赶到Lake Verity ,而Lake Verity 附近几个城市认识的Trainer 基本都在救灾第一线,离Lake Verity 很远。

好在Zinnia 正好在Canalave City 帮Alliance 的忙,这才有了一位能够及时赶到现场的可靠battle strength 。

时松并没有听过Zinnia 这个名字,但是Perch Isle 他是知道的。

因此一边指挥着加速压制Mesprit ,另一边分心注意了一下阻止Zinnia 的Pokemon 们。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十多只Pokemon 刚围上去没多久,就被Zinnia 的Pokemon 瞬间撕碎了防线。

原本构建起来的阻挡队形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不说,还演变成了单对单的单方面殴打。

“啧,收服来临时用用的家伙果然没多大作用,连个群架will not 打!”

时松从Mesprit 的包围圈呼唤回了几只主力Pokemon 。

Scolipede ,Lampent ,Garbodor ,以及Tentacruel ,四只Pokemon 连同被打退回来的Death God 棺,Cloyster ,再加上几只收服后没怎么训练的Pokemon ,再次编队。

可惜自己的Trump Card Noivern 正在对Mesprit 反复猛击,没法离开,不然对付Zinnia 只会更加轻松。

最后关头横生枝节并没有让时松觉得运气放弃了自己。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一路好运过来的时松觉得一点小小的波折完全属于正常现象。

就像是庆功宴上不小心落地的刀叉,只需要擦拭一下,完全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又是退潮时最后一波拍打向海滩的潮水,只要顶过去,便能看到全新的风景。

时松想的倒是都没问题,只是…他面对的是Zinnia 。

时松对于Zinnia 的实力以及队伍阵容缺少起码的认知。

大雨滂沱,Bewear 和Umbreon 因为皮毛湿水的缘故,身体不如往些时候轻盈,因此扭打时十分不便。

Whismur ,Hakamo-o ,Nidoking 则是因为这场突降暴雨干扰了视线,导致Ability 无法瞄准,只能纯肉搏。

经过旅行有着一定应对恶劣天气经验的时松主力,一边利用着抛射泥浆糊脸,水珠泼脸这些小技巧,一边拉开距离风筝Zinnia 的Pokemon 。

“什么嘛,一点应对野外灾害的经验都没有,你这样子也敢说大话?”

尽管时松已经发现Zinnia 的Pokemon 每一只的实力都不错,几乎超越了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主力。

但是,这里可是野外。

野外对战可不是擂台上那种有规则的小打小闹。

他要让Zinnia 明白,阻止自己是要付出…

“轰…”

Scolipede 的突然倒下让时松精心准备的挑衅台词噎在了嘴里。

发生了什么?

他刚才好像是看到一道模糊,蓝色的影子在Scolipede 面前闪了两下?

那个瞬间,远处的闪电正好亮起,时松还以为是闪电的Spark 在闪烁。

就在愣神的一刹那,时松的Pinsir 也步了Scolipede 的后尘,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时松猛然回过头,发现Mesprit 依旧在自己Pokemon 的包围圈里左突右闪,impossible 抽空袭击自己。

“哎,自大的家伙,你在找他吗?”

Zinnia 坏笑着指了指身边跟随着Spark 闪烁的频率进行着Agility 的刺龙王。

的确,这样恶劣的天气,野外对战经验不足的Zinnia 容易吃亏。

但是如果这是一场暴雨,那Zinnia 可就不困了。

刺龙王,Characteristic Trait 悠游自如。

这样的暴雨,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Pokemon 都是折磨,对他,那就像是回到了家!

时松感觉到了压力。

自己的Pokemon 凭借着野外的对战经验以及天气助阵才能勉强和Zinnia 的五只Pokemon 碰一碰,而刺龙王看起来是Zinnia 的绝对Trump Card 。

“啧,如果Noivern 能参战…”

“那你喊他回来参战啊,如果你不喊,那我的刺龙王可要推队了。”Zinnia 一挥手,“打穿这群杂鱼,我们的目标是营救Mesprit !”

刺龙王再次冲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Garbodor ,面对明显察觉不对,想要释放Ability 的Garbodor ,刺龙王只用了一发Hydro Pump ,就把他推到了Lake Verity 中。

这种碾压级的表现打得时松十分急躁,Zinnia Detect 了时松的strong in appearance but weak in reality ,进攻愈发的凌厉。

不断后退,看似束手无策的时松忽然露出的得意的笑。

Zinnia 身后的泥泞的Ground 忽然有一小块地方开始蠕动,像是一块脏兮兮的泡泡糖,这个奇怪的Pokemon 软趴趴地伏在Ground 等待了很久。

Bewear 踩到了他,他没有喊出来。

刺龙王的Ability 近在咫尺,他无动于衷。

他就这么静静地等到了一个Zinnia 把后背露给自己的机会。

与此同时,Lake Verity 湖水里,一只Tentacruel very quiet 浮出了水面。

暴雨,乱战,场面一片混乱,没有人,也没有Pokemon 能注意到忽然少掉的一只Pokemon ,even more how ,本身时松的Pokemon 就很杂。

这只忽然从围攻Mesprit 队伍里抽身的Tentacruel 在看到泥地里站起来的那块泡泡糖之后,迅速清楚了自己的使命。

他不再潜伏,densely packed 地触手破水而出,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地卷向Zinnia 。

激进的打法使得Zinnia 的每一只Pokemon 都冲到了时松的Pokemon 队伍当中,他们在发现Tentacruel 时,都没办法做出反应了。

除了刺龙王。

速度最快的刺龙王选择了放弃正在纠缠的opponent ,火速回救。

他用身体横在subconsciously 想要躲避触手的Zinnia 面前,无视触手上沾染的毒素,Rage 地吐出Dragon Pulse ,把余下想要伸过来的触手通通截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Tentacruel 死死捆住的刺龙王惊骇地发现,自己在与Tentacruel 对战时,Zinnia 身后的出现了一个像是泥塑Normal 的东西。

他的身体正在continuously 延展,然后伴随着“倏”地一声,一只与自己完全一样的刺龙王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Zinnia 身后。

意识到这一切的Zinnia 猛地回头,看见了自己刺龙王具有oppression force 的庞大身躯。

唯一不同的是,这只刺龙王眼神透着一股邪气,就像是此刻已经有些癫狂的时松。

时松内心在狂笑。

Rookie Trainer 终究是Rookie Trainer ,哪怕出身Perch Isle ,哪怕实力让自己都觉得害怕,但是经验的差距摆在这里。

走擂台,玩正规对战的Trainer 从来不清楚,野外的Pokemon 对战是另一种东西。

在外海的一些无法地带,sneak attack ,夺走他人的财物,甚至是害命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自己能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苟住,挺到拿到贤者遗泽转运的那天,怎么可能没点招数。

Ditto 拟态埋伏,保护自己的后路。

Shedinja 潜伏,必要时候暗中暴起,重创opponent 。

只要Zinnia 再往自己这边走几步,地下就藏着一只Golem ,能把她直接拖入已经挖好的洞穴当中,必要时甚至可以玩一次惊心动魄的爆炸。

“本来不想对你下重手,毕竟你可是我难得的观众,但是你太危险了,所以还是给我躺下来吧!”

刺龙王eye socket cracked ,时松的这只Tentacruel 完全疯了,面对自己发动的一轮又一轮进攻根本不管不顾。

触手紧紧锁住刺龙王,甚至不让他转头,从嘴里释放出Ability 协助Zinnia 逃跑。

刺龙王Rage 地质问Tentacruel 为什么要帮时松这样一个人,然而Tentacruel 只是红着眼,径直把整个身子压了过来,没有回答刺龙王。

完全Trace 了刺龙王强悍physique 和Characteristic Trait 的Ditto 已经彻底适应了新的造型,他用刺龙王最得意的悠游自如Characteristic Trait 一个加速,把Zinnia 撞飞出去,fiercely 地摔在了地上。

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的Zinnia 忽然有些后悔。

当初Master 让自己再多收一只Pokemon ,专门负责保护自身的安全,不负责战斗。

Zinnia 拒绝了他的提议,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靠六只Pokemon 撑住场面,没必要在旅行前就急着收服。

其实Zinnia 只是觉得自己长大了,想要“特别一些”。

Mira ,Courtney 保护自己安全所收服的Pokemon 都是Gengar ,Courtney 在Team Magma 时期为了保证自己能跑路,还带了一只Weezing ,时刻准备好拉烟。

Perch Isle 的Gengar 很多,一个个天天在Zinnia 面前晃悠,久而久之,长大的Zinnia 觉得自己应该有点自己的特色。

反正不要Gengar 。

头晕目眩的Zinnia 此时蜷缩在泥泞的Ground 上,直犯恶心。

她没有一次那么希望Perch Isle 的六只Gengar 都在自己的身边。

Zinnia 的遇袭打乱了Bewear 他们的阵脚,原本实力占优的他们为了救援Zinnia ,continuously 被周围的Pokemon 释放的Ability 命中。

最快回到Zinnia 身边的路线只有一条,命中Bewear 他们甚至不需要预判。

就在刺龙王准备让Zinnia 彻底失去意识,瓦解掉Bewear 等Pokemon 的战斗意志时,凄厉的鸣Growl 响彻周遭。

Mesprit 的身体绽放出Fuchsia 色的光晕,逼得围攻她的Pokemon 只能闭上眼睛。

Ditto 刺龙王的Hydro Pump 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截断,水流像是有了自己想法Normal 在空中舞动,化作一条游龙,穿梭在时松围攻Bewear 的阵容当中,替他们暂时解了围。

Mesprit 一直都在克制,本性善良的她虽然被时松的做法所触怒,但是她没有想要攻击时松的意思,只是想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后她等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攻击。

她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她有着强大的Mental Force 可以利用,直到被围殴,她也是保持着绝对的克制,不希望伤害到身边的Pokemon 。

但是,当她看到来Help 自己的Zinnia 被sneak attack ,她忍不住了。

冒着自己受伤的风险替Zinnia 挡下了一次攻击的代价便是自己接连不断被近距离的Ability 击中。

one after another 添加在身体上的伤痕让Mesprit 的Rage 达到了临界点。

“快了,我快能感觉到你的疯狂了…”时松欣喜若狂。

“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家伙,那我就再攻击一次,看看你是保自己,还是保Zinnia !”

Ditto 刺龙王的Hydro Pump 快速射出,不给Mesprit ,以及Bewear 他们任何阻止的机会。

漆黑的光在Zinnia 身前亮起,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刹那间蔓延了时松全身。

时松像是掉进了一个冰冷,漆黑的洞穴,身体continuously 下坠。

暴雨如注,Darkrai 如同密不透风的墙,挡在了Struggle 着爬起身的Zinnia 身前。

精疲力尽的Altaria 拍打着沉重的翅膀,gasping for breath 地落在了地上。

Luther 沐浴着雨水跳了下来,扶起嘴角流血的Zinnia 看了一眼,脸阴冷得terrifying 。

“我的díscíple ,我都舍不得教训。”

Luther 面对时松,面无表情地问:“你以为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