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okémon 之第五Elit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情况急转直下。

时松的准备对付Zinnia 很有效,但是对付经验丰富的Luther 就基本零效果。

单独对付Luther 就足够麻烦了,现在还要分心处理Mesprit ,这基本就是个死局。

时松啧了一声:“居然发现地这么快,真是多管闲事!”

Zinnia 的伤让Luther 勃然大怒,他很想立刻就把时松按在地上打一顿,但是在看到Mesprit 的状况后,他还是决定先解围。

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后,有的是时间料理时松。

Darkrai 和Gardevoir 正要动手,时松忽然大喊道:“慢着!”

察觉时松的Pokemon 现在只是包围并限制Mesprit 的行动,没有继续攻击虚弱的Mesprit 之后,Luther 挥了挥手,制止了自己的Pokemon ,

“你想说什么?”

之前和Zinnia 对战的Pokemon 纷纷回到了时松身边,时松在Pokemon 的保护下,质问道:“我很好奇,我做了什么,让Perch Isle Island Lord 打算对我出手?”

“我犯法了吗?”时松戏谑的笑问道。

“明知故问,你现在正在伤害Mesprit ,刚才还攻击了我的díscíple 。”Luther 说,“我建议你悬崖勒马,不然你可能会生不如死。”

时松伸出食指,摇了摇:“no no no ,我是问你,我犯法了吗?”

“你的díscíple 在我收服Pokemon 的时候突然出现,打算Snatch 我要收服的Pokemon ,我基于防卫的目的反击,虽然尺度大了一些,但是我是基于自保。”

“至于Mesprit …收服Pokemon ,犯了什么法?”时松问,“你打算拿Alliance 法案里不存在的东西来制裁我吗?”

发现Luther 沉默不答,时松笑声越来越impudent 。

“看来你也知道啊,自己的所作所为就是双标。”

“你自己也收服了Darkrai ,收服传说中的Pokemon 就是各凭本事that’s all 。”

“我在没有违反Alliance 法案的情况下制造机会收服Mesprit ,你可以说我的围殴不正义,手段不光彩,唯独不能背靠Alliance 指责我违法。”

Zinnia 发现自己Master 一言不发,忽然感到不妙。

难道就没有正当的理由制止时松吗?

“Golem ,Explosion !”

趁着Luther 犹豫的空挡,时松不再磨蹭,果断让Golem 爆炸,换取自己收服Mesprit 的时间。

他可不想让Luther 摘了自己布局七年的成果!

Luther up ahead 约十余米的空地上,无数的泥土被地底下的Explosion 抛射上sky ,混在雨水中“pa ta pa ta ”地落下。

泥土,石块,雨水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阻断了Luther 投向时松的最后一抹视线。

“好言难劝该死鬼该死鬼。”

Alliance 法案当然有相关的Pokemon 保护条例,Luther 没有说只是希望时松能看懂自己的眼神。

他不是在犹豫,他是在怜悯时松。

Mental Force 强大,体力却十分弱鸡的Mesprit 有气无力地飘在空中,看着逐渐走向自己的时松,她的怒火喷薄而出。

这是时松等待已久的怒火。

贤者遗泽对于越Rage 的Pokemon ,越有效果!

避免夜长梦多,时松双手捧住贤者遗泽,向sky 托举。

“放弃抵抗,成为我的Pokemon 吧!”

耀眼的浅绿色光辉从贤者遗泽的叶片刻痕中绽放。

绿色的光辉化作one after another 涟漪,以贤者遗泽为圆心向all around 荡漾而去。

所到之处,每一只Pokemon 都在被笼罩的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眼神一下子失去了焦点。

Luther 的Pokemon 也不例外,他们纷纷像是幻视到了什么Normal ,缓缓地lifts the head ,茫然地注视着贤者遗泽所在的方向。

Zinnia 焦急地想要唤醒自己的Pokemon ,而Luther 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会发生什么,淡定地欣赏着穿越千余年光阴,再次于Sinnoh 这片土地绽放光辉的奇迹。

Rage 的Mesprit 在看到时松拿出贤者遗泽的一瞬间就打算发动进攻,然而贤者遗泽的绿色光辉包裹着Mesprit 之后,她竟然呆滞在了原地。

像是失去了灵魂,身子motionless ,瞳孔有节奏地一缩一放,看着十分诡异。

贤者遗泽的强大力量让时松为之震撼,暴怒的Mesprit 竟然被这股力量强行镇了下来,陷入了昏迷。

“谢谢你,Ancient Era 的Great Sage !”

狂喜的时松掏出了Poké Ball ,掷向Mesprit 。

这一刻,时松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Mesprit 之后是Uxie ,Uxie 之后是Azelf 。

当三只湖中mythical beast 被收服完毕,时松甚至可以展望其他神话当中的存在。

也许是Ho-Oh ,也许是Lugia 。

Zapdos ,Articuno ,Moltres 貌似也不错?

每一只Pokemon 的得手,都会让自己的地位呈几何倍数上升。

这一刻,他丢出的不是Poké Ball ,而是一副扶梯。

这个扶梯,直达天穹!

“Zinnia ,你知道吗,贤者遗泽,是一位古之大贤,在临终前为自己所在的部族留下的treasure 。”

“然而这个部族,在拥有贤者遗泽的情况下,短短几年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当中,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Zinnia 不知道为什么Master 突然说起了历史,但是她还是捂着伤口,静静地听着。

之前Nerium 就因此觉得奇怪,质疑这个部族是否没使用过贤者遗泽。

答案是,他们使用过,而这也最终促成了部族的灭亡。

因为贤者遗泽,从来都不是武器。

“who you are !”

“你在干什么!”

“我的手啊!”

时松凄厉的叫喊声将Zinnia 的视线吸引了过去,而后她看到了异常诡异的一幕。

时松掷出Poké Ball 的手腕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弯曲着。

手臂朝向Mesprit ,手指指向时松自己?

不仅如此,时松像是见了鬼一样,眼神里满是惊骇。

他以十分快的速度continuously 扭动着自己的头,似乎是在追逐着一个根本看不见的幽灵。

嘴里不停的大喊,“滚开,离我远点”以及,“你到底是谁”。

胡言乱语,动作诡异,如同着了魔。

暴雨中的这一幕让Zinnia 浑身颤抖,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时松刚才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当中,现在这是怎么了?

Luther 挽起Zinnia 的手,牵着她缓步走向时松所在的方向。

“Zinnia ,你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称之为贤者吗?”

Zinnia 回忆了一会以前被阿塞萝拉用书本敲着脑袋记下的内容。

贤,意思是有道德,有才能,贤者,即为道德高尚且具备outstanding 才能者。

在Pokemon world 的历史中,贤者往往是架起古时人类与Pokemon 沟通通道的人,他们普遍在人和Pokemon 中有巨大的威信。

为了人与Pokemon 的和平共存,贤者甚至愿意牺牲自己,将自己埋葬于大海当中,只为了平息两只mythical beast 的怒火。

鉴于人类科技的不断进步,时代的快速变迁,Pokemon 与人类的关系愈发紧密,不再是古时候的奴役与被奴役关系。

人与Pokemon 都逐渐地不再依赖于某一人调停关系,贤者一词也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之前我说过,制作贤者遗泽的人,是一位大贤,他制作贤者遗泽的初衷是庇护部族的人。”

“贤者遗泽恰如其名,是他留给自己部族的盾牌,守护他们的壁垒…唯独不是武器。”

一位古之大贤,具备Psychic 力,拥有超克之力,又comprehended Aura Force 。

他能看见自己部族struggle against the Heavens ,与地争的tenacious ,也能聆听到Wild Pokemon 为了生存而战的决心。

他在世时,一定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为自己部族争取到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平衡了周围无数Wild Pokemon 群落的关系。

这样一位能够听到Pokemon 心声的大贤,怎么可能在临终前留下伤害Pokemon 的武器?

Luther 能够想象大贤离世之后,他的部族愚蠢的举措。

当他们利用贤者遗泽阻止了一次部族危机之后,他们的想法也随之改变。

与其被动防守,不如利用贤者遗泽统治周边的森林,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他们挑衅,激怒了无数的Pokemon ,企图一次性把他们全部奴役。

然而这一回,贤者遗泽没有Help 他们。

希娜曾告诉Luther ,贤者遗泽杂糅了Aura ,超克之力,并用Psychic 力封存,其本身就是贤者意志的延续。

不出意外,此刻时松看见的幻影,正是那位无名贤者。

被强大的贤者遗泽镇住的Darkrai 醒了过来。

Mental Force 强大的他因为并不Rage ,所以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然而奇妙的是,在贤者遗泽波及自己的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副柔和,宁静的画面。

lush and green 地树林中,一个穿着简陋的外衣,外表delicate and pretty 的青年肩膀上站满了鸟类Pokemon 。

鸟类Pokemon 一个个摇头晃脑,伴随着青年的歌声发出清越的Growl ,仿佛一场大合唱。

数不胜数的Grass Type Pokemon 围在他身边,随着他哼出的曲调晃动着身子。

悠扬的曲调仿佛能涤净内心的一切不快,Pokemon 们随着节拍起舞的身姿让Darkrai 发自内心地觉得快乐。

Darkrai 入了迷,就这么默默地站在树上,聆听着歌谣,欣赏着Pokemon 的舞蹈。

直到这幅画像开始无可抑制地溃散,他才恋恋不舍地从中抽身。

在幻象的最后,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请相信人类,我们并无evil inten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