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ing Mantis Devours The Starry Sky Chapter 28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月,怎么还不离开?”

蛰戎一直蛰伏在第九War Zone 外,他已经见识Fang Xing 的强大与terrifying 。

他从未遇到过像Fang Xing 那样的天才,对方的innate talent 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

蛰戎甚至感到了恐惧,此时的他时不时怀疑自己是否该向对方复仇,话说回来彼此仇怨不过是小辈之间的打闹。

现在的他已经开始害怕起来,一旦Fang Xing 死亡,帝国方面肯定会彻查,如果发现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自己的族群将会像河脊族一样被覆灭。

最近几日,他一直过得非常忧郁。

这时他接到了那mysterious ,不朽powerhouse 的信息。

“该死……为什么要逼我?”蛰戎此刻彻底的后悔,那位不朽powerhouse 逼着自己要去杀Fang Xing ,否则的话,自己连同族群都会被灭杀。

“为什么会这样,就不该答应他的。”蛰戎满心的懊恼,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后路。

要么Fang Xing 死,要么他连同所有的clansman 一同死。

……

第九War Zone 的战事即将结束。

Fang Xing 这边也接到了帝国的通知,让自己尽快回去。

“可惜了,不能去其他的War Zone 。”

Fang Xing 心中无比的遗憾,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完全能够击杀更多的域主,when the time comes 将他们全部给吞,不知Dao Body 内的法则illusory shadow 会不会凝实一分。

随着近段时间的战斗,越是吞噬具有法则感悟的生物,身体也会变得无比的强大。

体内的十大Source Law 以及诸多下位法则,能够赋予他更加强大的力量。

这段时间以来,单纯体内的能量储存量,就比正常的Universe level Peak powerhouse 强出了几千几万倍!

在拥有了强大能量的支持下,Fang Xing 可以毫无顾忌的施展secret technique ,保持着自身的超强battle strength 。

在混乱的战场之上,蛰戎幻化成为一名河脊族的warrior ,此刻他正死死的盯着Fang Xing 。

在他周围的护卫实力只不过是域主级。

“那位界主powerhouse 并没有跟在他的身边,现在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杀掉他,然后逃跑。”蛰戎眼神阴冷。

在第九War Zone 拥有两位界主,一位是War Zone 的指挥官,另一个就是Fang Xing 的护卫首领。

自己想要在杀掉Fang Xing 下全身而退,必须在30秒的时间内解决战斗,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蛰戎在混乱的局面中,不断靠近Fang Xing 。

很快Fang Xing 便出现在了他不远处的地方,双方的距离只有几千公里,这个距离对于一位界主而言,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能到达。

到达了这个距离,蛰戎杀意突现。

一瞬间的加速,Fang Xing 便感应到在自己的周围,存在着一位强大无比的界主。

“有暗杀!”

这样短的距离,弄得Fang Xing 猝不及防!

虚空中一道能量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瞬间朝他轰来。

恐怖的力量在星空中宣泄,在Fang Xing 数百公里范围内的一切被摧毁。

“什么!”

这一幕很快便落到了勒泰的眼中:”no! ”

蛰戎此刻的脸上,没有半点的喜悦,他感应到了界主正在快速的moved towards 他的方向赶来。

而被他攻击的Fang Xing 并没有。

“居然是一整套的防御护甲,可恶…!”蛰戎怒目圆睁,此刻他的杀意已经到达了顶点:“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就不信你能够扛得住界主的strikes !”

Fang Xing 口中喷的鲜血,此时他的心中惊骇无比,didn’t expect 在帝国的腹地,居然遇到了袭杀。

还好自身的这套防御装备够呛,削弱了绝大部分的攻击,这才让自己没有在一瞬间被explodes into waste 。

bang!

更加猛烈的攻击紧随而至。

Fang Xing 再次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击,this time 他身上所受到的损伤更加严重。

哪怕是将借助的力量削弱到1%,但剩余的那一点力量你就让他的身躯破碎不堪。

如果不是innate talent secret technique 给他带来了强大的身躯,刚才的那一下,足以将他震成肉泥。

“怎么可能?接下我两次full strength attack 居然没有死!”蛰戎不可置信的看着Fang Xing 。

此时的Fang Xing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过现在他不能睡,一旦失去意识他就完了。

“翼流兵!”

依据庞大的生物兵器出现在了蛰戎的面前。

“就凭这个玩具想要挡着我做梦。”蛰戎冷笑,翼流兵虽然强大,但那也只是在域主级。

他可是genuine 的界主,杀域主如杀狗一样轻松。

无数的能量在他的操控下形成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前端化作一道到尖锥,一瞬间moved towards 翼流兵杀去。

“现在该我了。”Fang Xing 抓住了这难得的间隙,瞬间掌控了翼流兵。

四方divine throne !

巨大的机械基座顿时笼罩住了蛰戎。

“什么?”看着翼流兵瞬间展开的Machine Race 的科技,蛰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impossible ,一个Universe level 的little fellow 怎么会有这样高端的武器。”

蛰戎已经没有之前的从容,脸上除了震惊之外,还带着一丝恐惧。

因为他从四方divine throne 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老子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得死。”

Fang Xing 愤怒的咆哮,体内的生命之核正在快速的治愈伤口。

在他的操控之下,四尊机械基座立刻展现出了他应有的恐怖力量。

无数的光束瞬间将蛰戎笼罩,恐怖的攻击moved towards 他疯狂宣泄。

一瞬间,蛰戎就被这猛烈的攻击给打蒙了,每一次攻击都不弱于界主级的formidable power ,而且还是如此的密集。

轰…!

蛰戎在第一波的密集攻击当中,便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势。

全身已经破烂不堪,身体上已经出现了被攻击后留下的焦香味。

跑!

蛰戎此刻已经吓蒙了,这样的局面是他问问didn’t expect 的。

他预想到了有界主救场,但是他却怎么都didn’t expect Fang Xing 还留下了这么一个底牌。

光速束所编织出来的巨网,牢牢的封锁着蛰戎逃跑的路线。

四座主炮立刻moved towards 他发动猛攻。

一时间,漆黑的星空亮如白昼,毁灭的气息在这片星空中扩散。

一轮齐射,蛰戎直接被打成了残废。

趁你病,要你命!

Fang Xing 此刻双目通红,他的脑海中只有a single thought ,那就是弄死这个孙子。

操控着四方divine throne ,四座主炮已经全功率集能。

“go die for me !”

四道攻击无情的落在了蛰戎的身躯上,一瞬间直接让对方的身体虚无,无数的item 从破碎的Small World 散落的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