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reliminary Registration 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Jun Xiaoyao 淡然的嗓音,传遍整了整个primordial 帝城。

从踏上终极Ancient Road ,天降逆君七皇开始。

就是一场Jun Xiaoyao 与Immortal Domain Heaven 的博弈。

结果,Jun Xiaoyao 布下瞒天大局,彻底骗过了Heaven 。

直到这时,众人才后知后觉。

察觉到,之前君别离对Jun Xiaoyao 出手,应该也是局中的一部分。

Heaven 钦点君别离为七皇之一,就是想看Jun Family 自相残杀。

结果Jun Xiaoyao 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直接把Immortal Domain 意志摆了一道。

“胜天一手,唯有Jun Xiaoyao 。”

primordial 帝城,无数感叹之声响起。

“Young Master ,你可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

疤四爷and the others 来了,开怀不已。

同时,他looked towards 后方虚空,probed :“Young Master ,请问恩人他……”

“father 吗,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并未归来。”Jun Xiaoyao indifferently said 。

听此一言,疤四爷和所有Guardian lineage ,还有primordial 帝城无数cultivator ,都是沉默了。

然后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敬佩。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Jun Wuhui 值得所有人敬仰。

“haha ,Xiaoyao ,你这一个局,可是把我们也吓了一跳。”

Jun Family 一众Old Ancestor 都是现身了,还有诸多Elder ,clansman 。

这些normally 里,待在Ancestral Palace 里,身居高位的Old Ancestor 。

此刻看到Jun Xiaoyao ,别提多亲切和蔼了,笑眯眯的。

“Xiaoyao 见过诸位Old Ancestor ,让诸位Old Ancestor 担心了。”

Jun Xiaoyao 从青天大鹏上下来,对一众Old Ancestor 拱手。

“Xiaoyao ,你刚出生时的场景还在我脑中浮现,想不到现在,已经不比我们几位Old Guy 弱了。”

“甚至连终极厄祸都干掉了。”

18th Ancestor 也在,看到Jun Xiaoyao ,无比感慨。

Jun Xiaoyao 才多少岁,就已经追上他们了,而且还有这般功绩。

可以说是古今无双。

“十八grandfather 说笑了,没有你们和家族的庇佑,怎会有Xiaoyao 安然的成长?”

Jun Xiaoyao 也是露出温和笑意。

在最开始的cultivation path 上,是18th Ancestor 亲自教导引领他,Jun Xiaoyao 感念在心。

“haha ,之后等你回去,恐怕Zhantian 那家伙会开心不已。”一旁十六祖said with a smile 。

这次Two Sectors’ Great War ,Jun Family 派出了一些powerhouse 领头。

至于Jun Zhantian and the others ,并未前来。

但他们若知晓Jun Xiaoyao 归来的消息,一定也会喜悦非常。

“Xiaoyao ,你果然不负吾等所托。”

in the sky ,再度有声音传来。

是君太玄,君太阿等ancient ancestor 。

“Xiaoyao 见过诸位ancient ancestor 。”Jun Xiaoyao 微微拱手。

他知道,这些ancient ancestor ,normally 里,虽然几乎见不到面。

但在关键时刻,却是Jun Family 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般的存在。

之前Immortal Battle ,君太玄在天外,一剑覆灭Ancestral Dragon Nest 。

在和霸体争锋之际,有霸体祖堂powerhouse 想要干预,也是君太阿ancient ancestor ,暗中出手相助。

所以对于这些ancient ancestor ,他还是very respectable 。

“这位就是主脉的Divine Child 吗,的确有些了不得。”

一位hair grey-white 的old woman ,打量着Jun Xiaoyao 。

是隐脉的Quasi Emperor ancient ancestor ,君翠花。

而这时,君别离等隐脉Heaven’s Chosen 也在场。

现在,众人也都知道了,这其实是君别离和Jun Xiaoyao ,共同导演的一场戏。

可笑的是,在这段时间内,君别离也没少被人指责唾骂,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是Xiaoyao 让隐脉彻底回归了主脉,之后就没有区分了。”君太玄slightly smiled 。

他不希望Jun Family younger generation 之间还有隔阂。

“那是自然。”君翠花也是nodded 。

“好了,留点时间给这些年轻人吧。”君太阿笑着摇头道。

随后,Jun Family 一众ancient ancestor ,Old Ancestor 离去了。

虽然战事落幕,他们还有要事。

比如厄祸诅咒,虽然impossible 灭绝Jun Family 。

但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还是会有一些麻烦,会拖累Jun Family 的步伐。

而随着这些Jun Family powerhouse 离去。

那些Jun Family Heaven’s Chosen ,年轻clansman ,都是彻底放松,然后欢呼起来。

“Divine Child 牛批,我辈楷模!”

“人活一世,若有Divine Child 千分之一的荣光,那也此生无憾了。”

“haha ,什么牛鬼蛇神,只敢在Sir Divine Child 暂隐时出来嚣张,现在看Immortal Domain ,还有几人敢猖狂!”

Jun Family 的年轻人都很兴奋,与有荣焉。

“你可真是把我们都骗过了。”

君凌苍和Jun Moxiao 走来。

曾经,Jun Family 三小巨头,名震Ancient Road 。

如今,再度聚首!

“抱歉,也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两人真诚的笑意,Jun Xiaoyao 也是slightly smiled 。

“说好的要一起成长进步,结果你一个人把终极厄祸给干掉了。”

哪怕是一向有些reserved 的君凌苍,此刻也是调侃了一句。

“不过是依靠foreign object that’s all ,论实力,你们也丝毫不差。”

许久不见,君凌苍和Jun Moxiao 的cultivation base 并未拉下,都是Supreme 境。

不过他们一个是Dual Eye 者,一个是Human Sovereign 体,有这实力也很正常。

除了他们之外,君木兰,Jun Zhangjian ,Jun Xuehuang 等Jun Family 序列也在。

不过比起君凌苍和Jun Moxiao ,他们显得有些拘谨。

毕竟现在,Jun Xiaoyao 和他们差距太大了,感觉都不像是同辈人了。

更像是面对一位实力超凡的长辈。

“怎么,木兰,你以前面对我,可不是这个样子的。”Jun Xiaoyao looked towards 君木兰。

她一头红发扎成马尾,容颜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身材火爆,前凸后翘。

她是Jun Family 出了名的女汉子,从前哪怕在Jun Xiaoyao 面前,也是以姐自称。

但是现在,她可不敢这样了,苦笑一声道:“Sir Divine Child 说笑了。”

“大可不必如此,我始终是我。”Jun Xiaoyao 微微摇头。

不过他也明白,很多时候,实力的确会拉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而就在这时,entire group 走来。

当看到他们时,君凌苍and the others ,还有君Patriarch 脉序列,脸上的笑意都是收敛了一些。

来者,赫然是君别离等隐脉Heaven’s Chosen 。

君别离身边,站着一位容颜清纯秀丽的azure clothed woman 。

此外,还有君殷皇,君倾颜,君蓝汐等隐脉Heaven’s Chosen ,也是紧随而来。

君别离看到Jun Xiaoyao ,直接是九十度鞠躬,行了一个大礼。

那位azure clothed woman ,李青儿,也是如此。

Jun Xiaoyao 神情平淡。

说白了,这本就是交易和计划的一环。

所以他对于君别离,其实并没有什么敌意。

不过他looked towards 李青儿,眼中却是露出一丝讶异。

“咦……难道……”

他感觉到了,李青儿身上,所涌动的那股Heaven Great Dao aura 。

Jun Xiaoyao 立刻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Xiaoyao big brother 之恩,青儿终生难忘,愿意work extremely hard 回报恩人。”李青儿真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