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reliminary Registration 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在说什么?”

“就是,不要血口喷人!”

听到Jun Xiaoyao 的话,这些前来问罪的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一个个都是开口冷斥。

眼底,却有些许惊疑不定之色。

“血口喷人?当初,我在异域,也是一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比如扶风王。”

Jun Xiaoyao 转头,看了一眼扶风王。

扶风王尴尬之色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但他还是brace oneself 道:“没……没错,的确如此。”

“当初,我看Jun Xiaoyao ……不,is Master 不太顺眼,就指使一些帝子,想让他们在边荒针对主人。”

Jun Xiaoyao 旋即接过话道。

“但那些帝子,却碍于我War God 的身份,不好just and honorable 的出手针对我。”

“所以,便暗中沟通你们那些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的种子Heaven’s Chosen ,玄昊穹,凰女,Golden Crow Xiao Shenwang and the others ,想要来一出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

“既然如此,那我是要伸着脖子,等着被他们杀吗?”

Jun Xiaoyao 这一番话,无疑是在整个primordial 帝城内,掀起了滔天波澜。

现在异域之劫刚刚落幕,就传出这个消息。

若是真的,那对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的威望,无疑是一个巨大打击。

甚至,会被万灵唾弃,遗臭万年!

“胡言乱语,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没错,你这不过是胡诌的借口,想为自己开脱!”

“你手染我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种子的鲜血,这是不争的事实!”

一众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都是在coldly shouted 。

其中一些,可能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他们不管知不知道,显然will not 承认。

“所以,你们来此的目的只是问罪?”

Jun Xiaoyao 神情,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很平静。

他也没指望靠这一点消息,就扳倒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那根本不现实。

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矗立Immortal Domain 无数纪元,其中各大Imperial Family 的inheritance 底蕴都极为古老。

光靠Jun Xiaoyao 三言两语,是impossible 对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造成什么实质性危害的。

不过哪怕是在声望上打击,那就足够了。

在开始cultivation strength of Faith 后,Jun Xiaoyao 才明白。

声望这个东西,究竟有多么重要。

声望好的,将受万灵膜拜,众生信仰加持,如他们Jun Family 。

而声望不好的,将会让万灵唾弃,无形之中,也会有霉运与祸患。

至少在这一层上,Jun Xiaoyao 是对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造成损失了的。

“hmph ,你铲除了厄祸,也算是戴罪立功,我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自然也没有那么小家子气。”

“这样吧,你把那滴黑血,还有那口镇压了厄祸的古棺拿出来,给大家一起参研一下。”

妖凰ancient cave 的Elder in a low, muffled voice 道。

Jun Xiaoyao 笑了。

这笑容带着些许冷意。

原来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打得是Heaven 黑血和三世铜棺的注意。

不得不说,他们厚脸皮的程度,超出了Jun Xiaoyao 的想象。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shameless 之人!”

Jiang Luoli 气的大叫,俏目瞪圆,slim eyebrows 。

这都是些who 啊。

Jun Xiaoyao 为Immortal Domain 立下汗马功劳。

结果这些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以灭杀种子级Heaven’s Chosen 为借口,想要从Jun Xiaoyao 这里索取。

脸皮再厚的人,也不会做出这种事。

不仅是Jun Xiaoyao 身边的人气愤。

纵使是周围的诸多看客,也是一脸鄙夷之色。

“这都是群什么玩意,人家Jun Wuhui ,Jun Xiaoyao father and son ,为我Immortal Domain 血战厄祸的时候,他们在哪里?”

“没错,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根本没出一点力,哪怕是Ancient Sovereign 现身,也不过是illusory shadow ,而且还未曾出手,只是坐镇后方。”

“我倒真觉得,Jun Family Divine Child 说的可能是真的,这些Imperial Family 背后,说不定真和异域有某种交易。”

无数议论之声响起。

更有脾气暴躁者,直接口吐芬芳道:“就是一群煞笔玩意儿!”

简单的嘴臭,极致的享受。

周围群众,纷纷点赞。

“是谁在污言秽语!”

一众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脸黑的像是锅底,在呵斥。

还没有人敢当众辱骂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

但是,那些骂人的,太多了,all directions 都是,还隐藏了起来。

这让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像吃了死苍蝇般难受不已。

“impudent ,谁敢问罪Young Master !”

疤四爷等一众Guardian ,imposing manner 汹汹而来。

听到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找Jun Xiaoyao 的麻烦,他immediately 现身了。

“疤四爷,这与你无关。”

Nine Nether 山的一位Elder 冷faintly said 。

Nine Nether 山,乃是Immemorial 大凶,Nine Nether 獓lineage 。

这lineage 在诸凶之中,也是绝对的至强。

他们Nine Nether 山的一位传人,也在边荒之战时,陨落与Jun Xiaoyao 手中。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Immortal Domain 英雄的吗,这是要寒了天下人的心?”

疤四爷怒目而视。

“time makes the man that’s all ,没有Jun Xiaoyao ,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人。”龙王殿的生灵said with a sneer 。

“你们……”

疤四爷那叫一个气啊。

要不是这些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背后能量太大,他是真的想一掌镇压过去。

“好了,Jun Xiaoyao ,我们不追究你杀了我们Imperial Family 种子的事情,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交出东西吧。”

说实话,对于Jun Xiaoyao 的Heaven 黑血和三世铜棺,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是真的垂涎。

毕竟这可是镇杀厄祸的手段。

若是能够被他们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掌控,那将是一招invincible 的trump card 。

Jun Xiaoyao 并未动怒,脸上依旧带着微微笑意。

他们Jun Family 一众Old Ancestor ancient ancestor ,离开了primordial 帝城。

这才让这些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如此嚣张。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浩瀚的帝威,从Universe Starry Sky 之上浮现。

“嘶……是哪位Great Emperor 驾临?”

整个primordial 帝城轰动。

在Two Sectors’ Great War 结束后,那些帝级supreme powerhouse 便是离去消失了。

毕竟那种存在,impossible 随意现身世间。

而且因为Immemorial 盟约的关系,帝级以上powerhouse ,也不好随意现身Immortal Domain 。

这股恐怖的帝威,直接是将一众Immemorial Imperial Family 生灵,给压趴在了地上,口吐鲜血,肋骨都不知道压断了多少根。

“难道是Jun Family 的神宇Great Emperor ?”

八方cultivator 瞩目。

之前Jun Family 三帝现身,可着实震撼了Immortal Domain 众人一把。

宇宙之上,星辉闪耀,一位身材佝偻的老者,从7 Star 光辉中显出身形。

赫然是Big Dipper Great Emperor 。

而更让众人震撼的是。

Big Dipper Great Emperor ,竟是对着Jun Xiaoyao ,微微cupped the hands 道。

“抱歉,Xiaoyao 小友,之前曾在边荒,对你出手。”

“old man 在此致歉。”

此话,顿时让整个primordial 帝城,都absolute silence 。

一位Great Emperor ,对Jun Xiaoyao 拱手致歉!

这把无数人都是震撼地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