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23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Preliminary Registration 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这般情况下,Immortal Court 九Great Immortal 统的Heaven’s Chosen ,无疑是得到的热捧。

不论是九Great Immortal 统的当世传人,还是沉眠苏醒的种子,都是受到了各方influence 的关注。

其中最受欢迎的。

自然是帝昊天与泠鸢。

他们一个是Immortal Court 古代少皇,一个是当代少皇,都拥有不少随行者名额。

甚至连之前和泠鸢比肩的古帝子,现在风头都是黯淡了下来,不复之前的名声。

然而,出人预料的是,在这般情况下,泠鸢却是懒得见任何前来拜访的人。

混天Immortal Domain ,娲皇仙统的某处道场宫殿内。

一袭雪白琉璃长裙,身材高挑,容颜精致绝伦的泠鸢,似乎在和谁争吵着。

自从荧惑星现后,泠鸢就离开了仙院,一直在娲皇仙统的道场这边。

“兰婆婆,人家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泠鸢此刻的语气,不复在外面的那种高冷强势。

因为在她对面坐着的,是娲皇仙统的一位Quasi Emperor ancient ancestor ,更是从小指导她cultivation 的兰婆。

兰婆一头银发,面容并不算苍老,肌肤光润如婴儿。

她看着泠鸢,faintly smiled 道:“鸢儿,你以为婆婆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会是想去看望那Jun Xiaoyao 吧?”

“哪……哪里,人家不过是cultivation 久了,想出去散散心而已。”

泠鸢语气支吾着。

在外界,她是高冷的Immortal Court 帝女,当代少皇。

但在这位从small sect 导她的兰婆面前。

她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hehe ,鸢儿,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会撒谎。”兰婆shook the head ,继而道。

“但……还是要保持距离为好,毕竟你是我Immortal Court 的当代少皇。”

泠鸢咬唇不语。

说实话,在听到Jun Xiaoyao 被三大杀手Divine Dynasty 的三位Quasi Emperor 暗杀时。

她的心都像是停顿了一瞬。

再听到Jun Xiaoyao 活了下来时,她又sighed in relief 。

但后来又听到,Jun Xiaoyao 受到重创,Dao Foundation 受损,几乎半废。

甚至可能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只能在Jun Family 养伤。

泠鸢又有一种莫名的担忧。

她知道,Jun Xiaoyao 虽然表面上看去,平淡内敛。

但in the bones ,是一个无比自傲的人。

这种自傲,并没有负面意思,而是那种与生俱来的自信。

这种打击,换做一般Heaven’s Chosen ,都无法承受。

更别说是他那等Eternal 无一的monster 。

所以泠鸢自是有种担心,想要去看一看。

“真不知道Jun Family 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可是Immortal Court 的少皇啊。”兰婆手扶额头,一声叹息。

泠鸢只是沉默。

说实话,她也有些恍惚。

明明她at first ,和Jun Xiaoyao ,是绝对的对立,还是逆君七皇之一,时刻都想着怎么解决他。

但在dark abyss 下,和Jun Xiaoyao 陷入百世情缘后。

一切都好像变了。

她大腿内侧,还有Jun Xiaoyao 留下的印记。

在Divine Ruins World 时,她和Jun Xiaoyao ,更是陷入情人花雾中。

Jun Xiaoyao 没受影响,她却是自解了衣裙。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子看光。

之后,天女鸢牺牲自我,爱Jun Xiaoyao 爱到刻骨,灵魂与她相融。

后来,泠鸢强行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因为天女鸢的灵魂与她相融,所以她才会对Jun Xiaoyao 产生特殊的感情。

但是现在,说真的,泠鸢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

天女鸢或许的确有影响,但绝对impossible 令她立刻就改观。

在长久的接触和相处中,泠鸢unconsciously 就沦陷了。

这或许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兰婆自然不知晓泠鸢这么多心理活动,她只是道。

“这次被遗忘的国度,极为重要,甚至关乎我Immortal Court 日后的格局。”

泠鸢清醒了一下,looked towards 兰婆。

兰婆继而道:“其实at first ,我娲皇仙统,是想和伏羲仙统合作,共同掌权的。”

“所以,才想让你和古帝子联姻。”

“但后来失败了,而现在,帝昊天又现身了。”

“他的野心,整个Immortal Court 皆知,就是想成为这个Great Golden World 的Immortal Court 之主。”

“而那个位置,本来是你的,鸢儿。”

“所以我们娲皇仙统,也要转变观念。”

“而被遗忘的国度,就是唯一的机会。”

兰婆的话,令泠鸢有些迷惑。

“兰婆婆,被遗忘的国度内,虽有古Immortal Court 遗址,但也不至于能决定日后Immortal Court 的格局吧?”

兰婆看着泠鸢,laughed 。

只是那笑意,令泠鸢有种陌生感。

“鸢儿,你是我们娲皇仙统的希望,是整个仙统培养的only one 位核心Heaven’s Chosen 。”

“你不是经常疑惑,你一体双魂的来源吗?”

“去被遗忘的国度,或许能找到答案。”

兰婆的话,令泠鸢瞳眸震动。

难道她的一体双魂,还有其他隐情?

回到自己的寝宫后,泠鸢一直都处于恍惚状态。

她在思索着。

不知为何,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像是个精美的提线木偶一样。

背后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她的命运。

就好像她操控天女鸢的命运那样。

想多了,泠鸢就变得越发烦躁。

再加上不能离开混天Immortal Domain 去看Jun Xiaoyao 。

这更是令她有种焦躁不安之感。

而就在这时,一位梳着双丫髻的美丽侍女在外禀报。

正是泠鸢的丫鬟,如樱。

“外面有人想见帝女Sir 。”

泠鸢hearing this ,秀眉微蹙道:“不见。”

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想要来拜访她。

什么Desolate Ancient Aristocratic Family 的Young Master ,Immortal Major Sect 的教子,隐世Ancient Race 的传人等等。

无非是想找她随行者名额,能和她一起进入被遗忘的国度。

而至于为何泠鸢这么吃香,原因也很简单。

除了泠鸢拥有许多同行名额外。

她还是Immortal Court 的当代少皇,

和她同行,无疑是会增加安全感。

而且泠鸢又是一位Immortal Domain 闻名的大美人。

试问有谁不想和一位美人同行呢?

何况还是一位有权有势的大美人。

若真能擦出什么火花来,那绝对赚大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之前虽传闻,泠鸢和Jun Xiaoyao ,似乎有不正常的关系。

但Jun Xiaoyao 重创,在Jun Family 休养,根本impossible 前来。

即便来了,Immortal Court 也不会允许他进入被遗忘的国度。

所以,这无疑是挖墙脚的好机会。

正所谓,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

只要锄头挥的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因此,许多Immortal Domain 英杰,各Great Influence 的贵Young Master ,皆是如被花香吸引的蜂蝶一般,涌向泠鸢这边。

当然,泠鸢自然是见都懒得见,一概拒绝了。

现在的她,在听到Jun Xiaoyao 受到重创的消息后,莫名烦躁,哪还有心情去见那些贵Young Master 。

“可是……”

如樱犹豫了一下,而后道。

“那人说你不去也行,只要不后悔。”

后悔?

泠鸢hearing this ,都是气笑了。

这年头,真是who 都有。

之前还有一个Great Influence 的贵Young Master ,直接是在宫门前跪了七天七夜,恳求与她同行。

“如果想靠装overbearing ,来引起本宫注意的话,未免有些无知可笑了。”

泠鸢coldly smiled ,但她还是缓缓起身了。

自然不是被吸引了,也不是好奇。

只是单纯心情郁闷,需要一个出气筒。

那人,算是撞在她枪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