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2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此刻,在娲皇仙统道场外。

有大批的人在翘首以盼。

他们都是前来求见泠鸢的young talent 。

其中不乏一些身份颇高的人物,每一位走出去,都能引起八方关注,带来不小震动。

但是现在,他们却像是一群蜂蝶般,围绕在此。

原因也很简单。

他们都想得到进入被遗忘的国度名额,和泠鸢一起同行。

被遗忘的国度,身为七大不可思议之一,虽然有危险性。

但其中的机缘也是无数。

哪怕撇开古Immortal Court 的机缘,其他各种treasure inheritance 也不会少。

加上泠鸢还是一位大美人。

如果在随行途中,accidentally 俘获了她的芳心,那就赚大了。

一跃成为了Immortal Court Prince Consort 爷。

日后甚至能成为Immortal Court 的influential figure 。

那绝对是一飞冲天。

正是怀着这种期盼,所以许多young, talented people ,都是在此翘首以盼。

甚至有young talent ,在宫门前跪了七天七夜,就是为了向泠鸢表达诚意。

但可惜,这段时间,泠鸢一概不见人。

此刻,在人群之中。

一位black robed man 淡然矗立。

头上带着兜帽,令人看不清他的容颜。

和其他面带期盼,紧张,忐忑之意的young talent 不同。

他显得很淡定,很平静。

这时,人群之中,又有轰动声传来。

“天啊,又一位Desolate Ancient Aristocratic Family 的嫡Young Master 来了,这还怎么争名额啊?”

“之前来了一位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种子级人物,现在又来了一位Desolate Ancient Lu Family 的Young Master 。”

“是那位鲁富贵Young Master 吗,他是Lu Family 天工Great Emperor 的子嗣,是Lu Family 的小太爷。”

“不过听闻生性好吃懒做,而且纨绔好色,更是已经有了三百位妻妾。”

随着众人的议论声传出。

许多人都是looked towards 一处。

但见四位貌美佳人,抬着一座龙辇。

上面赫然坐着一个身着golden 袍服,白白胖胖,像个面团似的fatty 。

他一面吃着Spirit Fruit ,一边拿一根牙签在剔牙。

众人赫然发现,那剔牙的牙签竟然是一件Quasi Emperor 兵!

“tsk tsk ,不愧是Desolate Ancient Lu Family ,和公输家,墨家等influence 齐名,是我Immortal Domain 最强的锻造Aristocratic Family 。”

周围一众young talent ,看到这一幕,不由tsk tsk 感叹。

Desolate Ancient Lu Family ,在Immortal Domain 一众Desolate Ancient Aristocratic Family 当中,并不算靠前。

如果说Jun Family ,是Immortal Domain Desolate Ancient Aristocratic Family 之首,那Lu Family ,最多也就只能排在中游。

但他们的名声,却并不弱。

不说和Jun Family 比,但也远比其他Desolate Ancient Aristocratic Family 要强。

原因很简单,就因为Lu Family 是锻造Aristocratic Family 。

传闻Lu Family 祖上,曾锻造出过准Immortal Artifact 。

要知道,现在Nine Heavens Immortal Domain 的Immortal Artifact ,都是古时遗存下来的,根本没人能再打造出新的Immortal Artifact 。

哪怕是准Immortal Artifact ,也不是一般人能打造出来的。

而这位鲁富贵的father ,那位天工Great Emperor ,也是Immortal Domain 一代人物。

论battle strength ,在一众Great Emperor 中不算靠前,但锻造能力,却首屈一指。

甚至许多Great Emperor ,都曾找他锻造Emperor Artifact 等器物,欠了他人情。

这也是Lu Family 影响力如此巨大的原因。

因为连Lu Family 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influence powerhouse ,欠过他们Lu Family 的人情。

而以Lu Family 的兵器锻造能力,自然也是值得八方influence 的拉拢与讨好。

这位鲁富贵,身为天工Great Emperor 封存到this generation 的子嗣,更是Lu Family 的一位小太爷,no one dares provoke 。

当然,他的风评很不好。

好吃懒做,贪财好色。

更有过强抢Saintess 的举动,只因为他的背景靠山,没人敢追究而已。

“Damn it, 已经有了三百位妻妾,还来和我们争……”

一些young talent 脸色不太好看。

虽然以鲁富贵的长相,应该impossible 被泠鸢看中。

但哪怕能占据一个名额,对其他人而言,都是少了一个机会。

“咋地,不服Young Master 我来吗?”

似乎是隐隐听到了周围的议论,Lu Family 的这位小太爷,鲁富贵,一边剔牙,一边indifferently said 。

“没,当然没有。”

周围人都退开,不想招惹这位太爷。

然而,唯有一道black robe silhouette ,原地不动。

像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位Lu Family 小太爷。

“en? ”

鲁富贵原本胖的就只剩一条缝的眼睛,微微眯起,looked towards black robed man 。

因为他风评不良的原因。

所以许多人对他都是敬而远之。

周围人都退开,这位black robed man ,却是motionless ,好像压根没在意他。

这让鲁富贵升起了一丝好奇。

他懒懒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哥们,你也是来求见泠鸢少皇的?”

black robed man 好像这才察觉到鲁富贵。

neither fast nor slow ,indifferently said :“错了,不是求见,是让她来见我。”

“oh?”

鲁富贵一愣,然后忍不住laughed heartily 起来。

“haha ,哥们,你以为你穿的一身黑,扮mysterious ,泠鸢少皇就能对你好奇,然后把同行名额给你了?”

“省省吧,兄嘚!”

“看到那位没有,隐世Ancient Race 的Young Master ,在那跪了七天七夜,愣是没有见到泠鸢少皇。”

“还有那位,提前half a month 就来了,还为泠鸢少皇画了一副画像,但也没见到silhouette 。”

鲁富贵是真的想笑。

哪怕他来此,都只能靠财力钱力,砸给娲皇仙统,从而取得一个名额。

这black robed man ,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让泠鸢来见他。

“兄嘚,我以为我已经够能吹牛了,想不到你比我还能吹。”

“不过,如果你是Jun Family 的那位Divine Child ,那倒是有可能。”鲁富贵said with a smile 。

当然,谁都知道,这是开玩笑。

Jun Family Divine Child 还躺在Jun Family 祖地疗伤呢,怕是没个几年都不一定能缓过来。

black robed man indifferently said :“她会见我的。”

鲁富贵见状,摇头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哎,又一个得了妄想症的。”

说罢,鲁富贵也不再关注black robed man 了。

忽然,就在这时,宫殿的大门被打开了。

一位身材高挑,倾世绝丽的女子,淡然走出。

无数Great Dao 花雨,星辰轨迹浮现。

magnificent ,高贵冷艳的Immortal Court 女少皇,终于是第一次现身在了众人眼前。

顿时,此地轰动!

许多Great Influence 的贵Young Master ,等待许久,不就是为了见泠鸢一面吗?

“卧槽,大美铝啊!”

Emperor’s Carriage 上的鲁富贵,彻底lost self-control ,看的眼睛都发直。

原本就只有一条缝的眼睛,愣是睁地像核桃一般大小,也算是难为他了。

纵使他有娇妻美妾三百人,但和面前风姿绝代的泠鸢相比。

不……

压根就没有comparability 。

就好像天上的Phoenix ,怎么能和地上的母鸡群相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