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23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泠鸢脑海都是有些眩晕,晶莹的瞳孔在震荡。

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这可是最为强大的physique 之一!

从古至今,拥有这种physique 的,无一不是踏立万世Peak ,打到Heaven and Earth 失音的peerless powerhouse !

太久远的就不说了。

近的就有无终Great Emperor 。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背棺杀上Nine Heavens ,震慑Nine Heavens 禁区。

更刻下无终Killing Formation ,阻挡禁区supreme powerhouse Lower Realm ,平一世动乱。

这等Eternal 英雄,直到现在,Immortal Domain 都在传他的名。

而也有人疑惑,在这个Great Golden World ,竟然没有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出现。

这很令人意外。

本来这个Great Golden World ,应该是各种禁忌physique 争霸的舞台。

连Primal Chaos 体都有消息传出,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却没有丝毫动静。

现在,泠鸢明白了。

不是这个大世,没有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

而是这个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人选,藏得太深了,谁都想不到。

然而,在一番感知后,泠鸢眼中却又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不,不对,虽然是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感觉,但总感觉缺少了一种Perfection 。”

Jun Xiaoyao 也不介意被泠鸢看穿,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没错,我现在的确can’t be called 真正的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

“strictly speaking ,应该是准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

“或者,后天Sacred Body Dao Embryo 。”

Jun Xiaoyao 的话,令泠鸢再度诧异。

她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你之前只是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而且在Divine Ruins World ,因为封印Gods Evil Thought 而崩碎了。”

“没错,但没人知道,我的Sacred Body 后来恢复了。”

泠鸢默然无语。

Jun Xiaoyao 藏得太深了。

他归来时,只展露了自己的Primal Chaos physique 。

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原本的Sacred Body 已经毁灭,只剩下了继承Azure Emperor inheritance 后所得到的Primal Chaos Azure Lotus physique 。

“那你也该是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可现在……”

“因为一些特殊机缘,得到了Great Dao 物质,让自己的Sacred Body 极尽升华,达到了后天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地步。”Jun Xiaoyao 随意道。

他自然impossible 说,自己是register 了道之source ,才炼出后天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

“那三大杀手Divine Dynasty 的围剿你也早就预料到了?”泠鸢问道。

Jun Xiaoya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其实在我从仙院回Desolate Heaven Immortal Domain 时,就已经是只有Primal Chaos 体回去了。”

“而Sacred Body Dao Embryo 则一直在仙院深处闭关,未曾让任何人知晓。”

“这是Golden Cicada 脱壳之计,因为我觉得,在我对付完Nine Heavens 禁忌家族的人后,本身的battle strength 应该会引起敌人的忌惮。”

“他们想暗中扼杀我的成长,但说实话,这just to my liking 。”

“哪怕他们不出手,我也会营造出被人下手的假象。”

“所以我很高兴,三大杀手Divine Dynasty 能来围剿我。”

Jun Xiaoyao 俊秀绝伦的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而泠鸢,却感觉全身微微发冷。

Jun Xiaoyao ,too terrifying 了!

那种洞若观火的strength control ,还有monster 的智慧。

甚至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敌人的暗杀阴谋,反倒成全了他的目的。

这种魄力,简直令人震撼。

而泠鸢也很聪颖,隐约想到了Jun Xiaoyao 的目的是什么。

“那你为了这个目的,甘愿牺牲自己的Primal Chaos physique ?”泠鸢不解。

现在有消息说,Jun Xiaoyao 的Primal Chaos 体遭到重创,甚Supreme Path 基都受损了。

没个several decades 疗愈缓不过神来。

Jun Xiaoyao 的Primal Chaos Azure Lotus physique ,其实和真正的Primal Chaos 体差不了多少。

这等举世罕见的强大physique ,Jun Xiaoyao 也敢拿来赌。

Jun Xiaoyao 摇头失said with a smile 。

“受伤倒是受了点伤,这是真的,毕竟连我都didn’t expect ,天堂的Quasi Emperor 会那么拼,还带Emperor Artifact 一起self-destruct 。”

“但说什么Dao Foundation 受损,就太过了,疗养几个月应该就无事了。”

“而且,只有传出我受伤很重,其他人才会认为,我的威胁大大降低,并且一直在Jun Family 疗伤。”

Jun Xiaoyao 的话,让泠鸢都默然了。

他真是各个方面,都plot against 的死死的。

心机智谋简直terrifying 。

怪不得能胜过Heaven 一局。

“那你的目的……”泠鸢欲言又止。

Jun Xiaoya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你很聪明,看到我来,也应该想到了。”

“你想进入被遗忘的国度。”泠鸢叹息一声道。

“没错,所以我营造出,自己受重伤,在Jun Family 疗养的假象,就是为了迷惑世人。”Jun Xiaoyao 道。

“那你来找我,是认为我会帮你。”泠鸢jade hand 微微紧握。

“没错。”Jun Xiaoyao 道。

他必须得去被遗忘的国度一趟。

不论是为了无终Great Emperor 留下的那条关于荒帝的线索。

还是为了在被遗忘的国度register 。

他都必须得去一趟。

而Immortal Court 独占了被遗忘的国度。

想要进入,只能通过泠鸢。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呢,毕竟之前Immortal Battle ,Jun Family 和Immortal Court 还有过一些摩擦。”

“甚至,我现在就可以举报,说你出现在此地,那你之前的所有布局,不就是白费功夫吗?”

泠鸢目光直视Jun Xiaoyao 。

Jun Xiaoyao 脸上带着一抹淡如清风的微笑。

Jun Xiaoyao 平常表情都很淡漠。

但这一笑起来,却是好看极了。

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你说的没错,只要你现在揭穿我的身份,那我之前的所有布局计划,将毫无意义。”

“但是……”

Jun Xiaoyao 走近泠鸢,深邃如夜星般的眸子看着泠鸢。

泠鸢琼鼻甚至能够闻到,Jun Xiaoyao 身上那股清新好闻的味道。

她滑如凝脂的精致玉颜,involuntarily 微染上霞晕。

换做其他异性,敢这般冒犯,离得这么近,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在整个Immortal Court ,我只信任你。”

一句话,让泠鸢彻底破防。

她看着面前清隽如风的男子,忍不住心中的那种冲动,上前拥住了Jun Xiaoyao 。

Jun Xiaoyao 微愣,嘴角也是勾起一抹淡淡笑意,搂过泠鸢。

要想得到,先得付出嘛。

这个道理,Jun Xiaoyao 是懂的。

只要不夺走他的第一次,其他什么都好说。

泠鸢拥着Jun Xiaoyao ,嘴唇喃喃说道:“我知道你是在利用我。”

Jun Xiaoyao 沉默。

“所以,我很想恨你,很想一巴掌扇在你脸上。”

“我泠鸢的男人,应该只爱我一个,而你的真心,却不在我身上。”

Jun Xiaoyao 继续沉默。

身为情场过来人的他知道,这个时候最明智的,就是沉默。

因为说什么都是错。

“但是,我恨does not raise. ”

“我原以为,是天女鸢的意志在作祟。”

“但之前,听到你受重创的消息,我的心却很焦躁,莫名难受。”

“或许,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