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23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当一个女人说,你是她命中的劫的时候。

那就证明她已经彻底沦陷,无法再逃脱了。

这一点,Jun Xiaoyao 十分清楚。

所以他才敢对泠鸢袒露一切计划。

甚至泠鸢对他的感情,都在Jun Xiaoyao 的plot against 之中。

虽然利用感情,有些不上台面。

但apart from this ,Jun Xiaoyao 找不到其他进入被遗忘国度的方法。

“如果恨我能让你好受些,那你就恨吧。”Jun Xiaoyao 道。

泠鸢咬唇。

对于面前这个男子,她真的是想恨都恨does not raise.

不是因为天女鸢的意志,而是因为她自己。

轻呼出一口如兰似麝般的香气后,泠鸢这才松开了Jun Xiaoyao ,道:“我可以答应,带你一起进入被遗忘的国度。”

“但是,你要承诺,不能做危害Immortal Court 的事情。”

“这你可以放心,我绝不做危害娲皇仙统的事情,也不会阻挠你得到机缘,甚至会帮你得到机缘。”Jun Xiaoyao 道。

他说的是,不危害娲皇仙统,只帮助泠鸢。

“当然,如果有其他人非要针对我,那就……”

“特殊情况除外。”泠鸢道。

说实话,她也知道,带Jun Xiaoyao 进入被遗忘的国度,对Immortal Court 是绝无好处的。

但她就是无法拒绝这个男人。

拒绝Jun Xiaoyao ,她很难受。

但身为Immortal Court 少皇的她,帮助Jun Xiaoyao ,又有一种对Immortal Court 的背叛感。

她被责任与情感夹在中间,都有种窒息感了。

她再如何强势,也终究是个女子。

似乎是看到了泠鸢眼底的疲惫。

Jun Xiaoyao 手腕一闪,拿出一件东西。

“这算是带给你的礼物吧。”

泠鸢beautiful eyes 落去。

赫然是一件裁剪极为特殊,但却颇为华丽绚烂,带着丝绸质感的衣裙。

“这是一件旗袍,不算多珍贵,但也是一件顶级Supreme 器。”

泠鸢伸出jade hand 接过,脸微微有些红。

这旗袍未免有些紧身了,能将她本就高挑玲珑的身材衬托地更加窈窕有致。

只是这旗袍是高开叉的,又有些紧身,都快接近情趣款了。

“你怎么总送this thing ……”

泠鸢情绪恢复,也是感觉略有羞耻,妩媚地白了Jun Xiaoyao 一眼。

上次是送丝袜,这次是旗袍。

怎么都是这么羞人的东西?

“你终于笑了。”Jun Xiaoya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泠鸢一愣,心底淌过一阵暖流。

或许正是Jun Xiaoyao 这种不经意间的温柔,才能令她沦陷。

Jun Xiaoyao 心底sighed in relief 。

总算搞定了。

什么叫渣男?

当他渣到让girl 心甘情愿为他付出时。

那他就不是渣男,而是情圣!

“不穿吗?”Jun Xiaoyao 道。

旗袍配丝袜,岂是一个妙字了得。

“之后有机会吧……只……只能穿给你一个人看……”

泠鸢声音细若蚊呐,后半句只有自己听得到。

让她穿这紧身高叉旗袍在大庭广众下,她是absolutely 不肯的。

别看她对外高贵冷艳,其实内心也是很保守的。

Jun Xiaoyao 没怎么在意,nodded and said :“那好,等被遗忘的国度开启时,我再来。”

若是一直待在泠鸢寝宫内,难免会引人怀疑。

在真正进入被遗忘的国度之前。

他的真正身份,只能让泠鸢一个人知晓。

随后,两人走出了寝宫。

Jun Xiaoyao 已经披上的black robe ,戴上了兜帽。

“那就many thanks 泠鸢少皇了。”

Jun Xiaoyao 压低声音,对着泠鸢淡淡nodded ,转身离去。

泠鸢则目送着Jun Xiaoyao 离开。

那精致玉颜上,竟是带着一丝youngest daughter 家般的幽怨。

而外围那些等着看戏的各路young talent 们,看到这一幕,都是simultaneously 傻眼了!

“卧槽,我没看错吧,那black robed man 活着出来了?”

“而且好像跟个没事人一样。”

“most important 的是,泠鸢少皇竟然送他出来了?”

“那还是高冷的少皇Sir 吗?”

“那black robed man 究竟是who are you ?”

所有young, talented people 们都是惊呆了。

特别是那些在地上跪了七天七夜的,还有送了不少礼的Heaven’s Chosen ,一个个都羡慕嫉妒恨,心态都崩了。

他们这般付出,泠鸢都不正眼看他们一下。

而这藏头露尾的black robed man ,却能得到泠鸢的青睐。

“嘿,兄嘚,牛批啊!”

一个fatty 向Jun Xiaoyao 打招呼。

正是那位Lu Family 小太爷,鲁富贵。

Jun Xiaoyao 淡淡nodded ,径而离去。

现在的他,最好低调,不能引起他人好奇与猜测。

身份若泄露出去,那他的计划就白费了。

他还需要去被遗忘的国度register ,还有无终Great Emperor 留下的,关于荒帝的线索,他也要弄明白。

看着Jun Xiaoyao 离去的背影,鲁富贵眼睛眯了起来。

“有意思的家伙,不过他这是要挖Jun Family Divine Child 的墙角吗?”

as everyone knows ,泠鸢和Jun Xiaoyao ,关系不寻常。

而放眼Immortal Domain ,有几人,敢挖Jun Xiaoyao 的墙角?

“除非是他自己,但,这绝对impossible ,毕竟Jun Family Divine Child 受到重创,还在Jun Family 躺着的。”

鲁富贵shook the head ,把这个荒谬的想法排除在外。

接下来的时间里,依然有不少Heaven’s Chosen ,想加入Immortal Court 九Great Immortal 统的队伍。

然而只有少数人,能获得资格。

Jun Xiaoyao 也是在默默等待着被遗忘的国度开启的时候。

而另一边,在Desolate Heaven Immortal Domain 。

Jun Family Ancestral Palace 深处,一处Spirit Qi 极为浓郁的Heavenly Paradise 之中。

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道模糊的white clothed silhouette ,盘坐其中。

而在他身旁,有着一株参天古树,缭绕着无尽Primal Chaos 气。

每一缕都无比厚重,像是可以压塌虚空。

这正是五祖君太浩,所砍来的Primal Chaos 古树,蕴藏着Innate Primal Chaos 之精。

对于Primal Chaos 体的cultivation ,有极大帮助。

而这道盘坐着的white clothed peerless silhouette ,自然也是Jun Xiaoyao 。

只不过是他的Primal Chaos 身而已。

One Qi Becomes Three Purities ,身为Supreme Secret Art 。

虽然极度heaven defying ,所化出的三道Avatar ,都有和this Venerable 相当的实力。

但想要cultivation 出来,也是极度困难的。

Jun Xiaoyao 之所以能很快就cultivation 出一道Avatar 。

除了他本身天资monster 外,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他身怀多重physique ,刚好可以分离出一种physique ,专门用来cultivation 。

这是Jun Wuhui 也无法拥有的条件。

现在的Jun Xiaoyao ,是Primal Chaos 身。

而和泠鸢见面的,是Sacred Body Dao Embryo 身。

其实都是this Venerable ,也都是他,并无一丝一毫的区别。

等日后时机成熟,Jun Xiaoyao 或许还可借助特殊physique ,比如命运虚无者,祭炼出新的Avatar 。

when the time comes Primal Chaos 身,Sacred Body Dao Embryo 身,命运虚无身。

古来Three Thousand Physiques 中,最强的三大physique 都归于他身。

就问可invincible 否?

甚至cultivation 到极点,可以三位一体,三身合一,举世invincible ,强到古今皆寂寞!

当然,那本来就是Jun Xiaoyao cultivation 的目标所在。

“有了这Primal Chaos 古树,我这点小伤,大概数月疗养就可以了。”

Jun Xiaoyao indifferently said 。

一位Quasi Emperor ,加上Emperor Artifact self-destruct ,formidable power 的确够强。

但他身边,有小芊雪。

爆炸虽强,但也只是稍微令他受到了一点波及而已。

远不是外界传闻那般,Dao Foundation 受损什么的。

那不过是他故意放出去的风声罢了。

不过至少,Immortal Court 还为此赔偿了Primal Chaos 晶石,生命divine fruit 等treasure ,倒也是一笔横财。

Jun Xiaoyao 又将目光转向一旁,looked towards 那在他身边沉睡的little girl 。

从那次暗杀过后,小芊雪就一直陷入沉睡。

就好像耗尽了力量一般。

但Jun Xiaoyao 知晓,她只是有些疲累了而已。

睡一觉后应该会苏醒,不会有什么大碍。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Jun Xiaoyao 伸手,捏了捏小芊雪熟睡时的可爱俏颜,喃喃自语。

“唔……爹亲……谁也不能欺负爹亲……”

小芊雪粉嘟嘟的嘴唇喃喃着,在说梦话。

Jun Xiaoyao 也是faintly smiled 。

就在这时,in the sky 忽然出现了一道血色silhouette 。

Jun Xiaoyao 看到来人,眉梢轻挑。

那位Resurrection Lily 之母,倒是又给他送了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