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2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钟鸣之声悠悠,传出混天Immortal Domain ,传遍整个Nine Heavens Immortal Domain 。

许多听到这钟声的cultivator powerhouse ,都是忍不住汇聚向混天Immortal Domain 。

即便无法进入被遗忘的国度,在外面远远观望一下也好。

毕竟这可是Immortal Domain 七大不可思议之一,古来mysterious 。

虽然传闻十分凶险,但也是一处机缘遍地的Treasure Land 。

而且most important 的是,很封闭,很安全,每隔一段岁月才会现世。

不然的话,古Immortal Court 也不会将部分遗址和遗藏,留在其中。

而这次历练,strictly speaking ,是属于Immortal Court 九Great Immortal 统之间的争锋。

即便有从外界招募而来的随行者,也只是辅助。

真正争夺机缘的,还是九Great Immortal 统的Heaven’s Chosen 。

九Great Immortal 统虽然对外统称是完整的Immortal Court 。

但内部纷争却从未断绝。

这就是组织influence 和家族influence 的不同。

家族influence ,好歹有血脉牵制,除非真有大矛盾,不然不会做绝。

但Immortal Court ,多方influence 博弈,都想当掌权仙统,一统Immortal Court 。

这就带来了矛盾。

而这次历练,显然就是,谁能得到古Immortal Court 的机缘更多。

谁就有可能争夺Immortal Court 的统治权。

而其中娲皇仙统和伏羲仙统自然是最有机会的。

他们一个拥有当代少皇,一个拥有古代少皇。

but also not 说其他仙统完全没有机会。

许多仙统,也都有monster 的沉眠种子出世。

他们若再得到一些古Immortal Court 的资源inheritance ,竞争力不会弱。

哪怕是娲皇和伏羲仙统,也不能掉以轻心。

此刻,在娲皇仙统的道场上。

一行娲皇仙统的powerhouse ,包括兰婆在内,面目都是有些凝肃。

毕竟这次,关系到古Immortal Court 遗址机缘,关乎甚大。

甚至于,能决定日后娲皇仙统的走向,他们自然是慎重对待。

泠鸢也在人群首位,修长高挑的玉姿,被琉璃仙裙包裹着,若一株洁白且璀璨的仙葩。

姿容绝代,明丽动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八方目光。

在她身边,也是站着一些silhouette ,都是这次前往被遗忘国度的同行者。

这些同行者,并非是泠鸢挑选的。

而是娲皇仙统替他挑选的。

其中一些Heaven’s Chosen ,是动用了关系,或者是背后的influence 缴纳了很多treasure 给娲皇仙统,这才能够得到一个名额。

而在其中,赫然有熟悉的silhouette ,是一个身着golden 袍服,白白胖胖,如面团般的fatty 。

正是Lu Family 的那位小太爷,鲁富贵。

他正拿着一根Quasi Emperor 兵牙签,在剔牙。

同时,一条缝般的小眼睛,不时暗暗looked towards 泠鸢,狂咽口水。

当然,他也只能看看而已。

泠鸢若一株天山雪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或者换句话说,亵玩也是要有资格的。

至少他没有那个资格。

而这时,另一位身着青golden 华服的俊美Young Master ,looked towards 泠鸢,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道。

“泠鸢少皇,方才起你就一直微微有些心神不定,是有些忐忑吗?”

“不是。”泠鸢冷淡道。

那位俊美Young Master 并不介意泠鸢冷淡的态度,继续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放心,在被遗忘的国度内,this Qin 势必会拼死保护泠鸢少皇。”

“那倒不必,你的实力,能不能打得过本宫,还是个问题。”泠鸢indifferently said 。

俊美Young Master 脸色微愣,而后也是摇头叹笑。

“哎,我说秦Young Master ,你那副舔狗的姿态,真的很可笑,泠鸢少皇都懒得搭理你。”

鲁富贵一边剔牙一边道。

这位俊美Young Master 转而looked towards 鲁富贵,神情冷淡道:“你这是嫉妒吗,不过也是,以你的魅力,哦,你压根就没有魅力。”

“咋地,看不起fatty ?”鲁富贵挑衅道。

“其他人畏惧你是Lu Family 小太爷,但this Qin 可不惧。”俊美Young Master indifferently said 。

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因为他的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沉眠苏醒的种子Heaven’s Chosen ,地位非比寻常。

而且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声望也不比Desolate Ancient Lu Family 弱。

其祖上的始皇Great Emperor ,也曾登上过万世帝榜,镇压过一个时代,打到Heaven and Earth 失声。

此前,在终极Ancient Road 时。

Jun Xiaoyao 也曾和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Heaven’s Chosen 有所摩擦。

后来在Buried Emperor Star ,Jun Xiaoyao 直接是把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顶级Heaven’s Chosen ,秦无道给灭了。

而眼前这位俊美Young Master ,乃是Qin Family 封存的Heaven’s Chosen ,名叫秦元青。

他的实力,和之前的秦无道,incomparable 。

容貌,家世,也无可挑剔。

正是因此,秦元青才有资格主动对泠鸢发起攻势。

若真能得到泠鸢的好感,那可绝对是一飞冲天了。

只可惜,泠鸢对于秦元青,一直不假辞色。

而就在这时,一道black robe silhouette ,默默地从远处走来。

泠鸢即便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精致玉颜上依然有细微的波动。

像是一湖春水微微泛起波澜。

这一缕波动,立刻就被秦元青察觉到了。

他淡淡皱眉,looked towards 那走来的black robed man 。

black robed man 默然无言,甚至都没有和泠鸢打一声招呼。

但泠鸢,却是sighed in relief 的样子。

方才秦元青说什么要保护她,泠鸢只觉得可笑。

秦元青虽是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种子,但实力最多,也就能和她抗衡,还谈什么保护她。

无非是馋她身子罢了。

而只有Jun Xiaoyao ,才有那个资格真正说保护她。

看到Jun Xiaoyao 到来,泠鸢的心才算彻底安定下来。

即便被遗忘的国度内有什么大凶险,她也相信,Jun Xiaoyao 不会不管她。

“嘿,兄嘚,又见面了,你也获得了资格啊。”

鲁富贵,像个自来熟似的,跟black robed man 打招呼。

这black robed man 自然是Jun Xiaoyao 。

他也是对着鲁富贵slightly nodded 。

“Damn it, Young Master 我为了得到这个名额,生生让家里送了一件Emperor Artifact 给娲皇仙统,希望物有所值吧。”

鲁富贵carefree 道。

被遗忘的国度内,可能有诸多仙料Treasure Item ,Ancient 器物等等。

这对专研锻造的Lu Family 来说,十分有吸引力。

Jun Xiaoyao 笑笑不说话。

不过Desolate Ancient Lu Family ,身为锻造Aristocratic Family ,的确值得结交。

刚好,君帝庭还缺打铁的……

就在Jun Xiaoyao 又开始动心思之际。

一道淡淡声音传来。

“不知这位brother 是who are you ,来自何等influence ,为何藏头露尾,莫非是形象不佳,不好见人?”

这声音,带着淡淡冷意,正是来自秦元青。

Jun Xiaoyao 眸光暗闪。

很早之前,在Buried Emperor Star ,他就送走了Desolate Ancient Qin Family 的秦无道。

莫非现在又要送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