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4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J神

  第1477章 Immortal 祭坛开,主祭者的专属力量,blood sacrifice 之力

  此刻,golden 的Spirit God 法身,已经是被浓重的红black 罪孽aura 所覆盖。

  面容模糊。

  脑后上百道罪孽Demon 环闪烁,释放出无尽诅咒与怨念之力。

  现在,整个信仰Spirit God 法身看上去,简直像is a 罪孽Demon 主降世。

  aura 恐怖的同时,还给人一种心胆俱碎的恐怖感。

  “不错,这才符合主祭者生杀予夺的气质。”

  看着这“整容”成功后的Spirit God 法身,Jun Xiaoyao 满意地nodded 。

  而且因为命运虚无的特质。

  任何人想感应探查Spirit God 法身的底细,都只能感觉到一片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虚无。

  未知,往往是最令人忌惮敬畏的。

  “接下来,就该催动主祭令了。”

  Jun Xiaoyao 拿出主祭令,将其交给了Spirit God 法身。

  然后再借助Spirit God 法身之力,催动主祭令。

  虽然动用Spirit God 法身,会消耗巨大的信仰之力。

  但Jun Xiaoyao 觉得,这Immortal 祭坛内的机缘,对他应该是更加重要的。

  Jun Xiaoyao thoughts move 。

  那原本只是静静盘坐在虚空中的Spirit God 法身,忽然动了起来。

  简直如同沉睡的Ancient God 苏醒,一举一动,都仿佛令Heaven and Earth 崩裂了。

  好在归墟之地的Heaven and Earth 规则特殊。

  不然的话,都无法承载Spirit God 法身的力量。

  在Spirit God 法身动起的刹那间。

  海量的信仰之力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同时,也有无边恐怖的力量在迸发。

  灌注进主祭令当中。

  而随着力量的灌注。

  主祭令终于是有异动了。

  上面各种古老纹路被点亮。

  以Immemorial 文字镌刻下的“五”字,也是释放出层层blood light 。

  而后,主祭令忽然化为了一道red 光束。

  落向了Immortal 祭坛的顶端。

  在Immortal 祭坛的顶端。

  有五个凹槽。

  凹槽的形状,刚好和主祭令的形状相互契合。

  而Jun Xiaoyao 的那枚5th 主祭令,正好落在其中一个凹槽上。

  然后整个Immortal 祭坛,忽然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就如同火山喷发前的颤动一般。

  在Jun Xiaoyao 的注视当中。

  那Immortal 祭坛的顶端,忽然如同莲花一般打开了。

  一股磅礴的scarlet 能量,如lava 般喷涌而出!

  那股能量,猩红粘稠地像是鲜血一般,带着一种极为恐怖的威能。

  “那是……blood sacrifice 之力!”

  Jun Xiaoyao 目光一凝。

  之前,他从Kunlun 丘的Kunlun 遗族patriarch ,昆山那里听到过。

  只要是主祭者,都掌控有一种特殊的力量。

  就是blood sacrifice 之力。

  他们依靠blood sacrifice 之力,blood sacrifice Immortal Domain 万灵,通过Immortal 祭坛,献祭become Immortal 门。

  blood sacrifice 之力,是只有主祭者,才能掌控的力量。

  可想而知,何其overbearing 。

  Jun Xiaoyao 甚至能够感觉得到,那blood sacrifice 之力中,有一种能分解万物的力量。

  仿佛能将一切生灵,都化为养料。

  blood sacrifice 万灵,威能强大无边!

  端的是overbearing 无比!   现在,Jun Xiaoyao 终于明白,为何主祭者如此恐怖了。

  本身就是站在世间Peak 的存在。

  加上blood sacrifice 之力的加持。

  想不强都不行啊。

  而Jun Xiaoyao 也很好奇。

  blood sacrifice 之力的源头,究竟是从哪里而来?

  又是谁,创造了主祭者这一身份,并且赐予了他们blood sacrifice 之力?   这blood sacrifice 之力,不由让Jun Xiaoyao 想到了终极厄祸的黑血之力。

  隐约间,他仿佛触及到了某种黑暗的真相。

  但眼下,Jun Xiaoyao 来不及思考。

  他一眼看去。

  发现那庞大的blood sacrifice 之力,正在continuously 地灌注进Spirit God 法身当中。

  只有主祭者,才能得到blood sacrifice 之力。

  而此刻,Spirit God 法身就是5th 主祭。

  所以他自然能够得到blood sacrifice 之力。

  而随着blood sacrifice 之力的灌注。

  Jun Xiaoyao 能明显感觉得到。

  Spirit God 法身的力量,在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

  blood sacrifice 之力,丝毫不弱于信仰之力,甚至更强。

  能为Spirit God 法身提供更多的动能。

  打个简单的比喻。

  消耗信仰之力,就equivalent to 烧柴火。

  而消耗blood sacrifice 之力,就equivalent to 烧汽油。

  “这次真是赚大了。”

  以Jun Xiaoyao 沉稳的定性,此刻眼中都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喜悦。

  他之前唯一头疼的就是,催动Spirit God 法身,需要消耗海量的信仰之力。

  when the time comes 真的大动乱发生。

  信仰之力不够用怎么办?   虽然命运神教一直都在传教。

  也有continuously 的信仰之力,汇聚向Jun Xiaoyao 内宇宙的信仰之海中。

  但依旧有些捉襟见肘。

  而现在,有blood sacrifice 之力的加持,那就好多了。

  大大缓解了Spirit God 法身的消耗。

  说句不好听的。

  如果Spirit God 法身,一直动用blood sacrifice 之力,献祭万灵。

  那Spirit God 法身几乎可以一直动用下去。

  当然,那是impossible 的。

  这样一来,Spirit God 法身就真的成为主祭者了。

  不过眼下,Immortal 祭坛内的blood sacrifice 之力,也足以弥补Spirit God 法身的部分消耗了。

  虽然依旧impossible 让他长时间运转下去。

  但至少坚持的时间,比以前多多了。

  不会像某奥一样,只能在Earth 上待3 minutes 。

  更让Jun Xiaoyao 意外的是。

  他发现,也有部分blood sacrifice 之力,融入了他的within the body 。

  这很好理解。

  因为Spirit God 法身,本就是他的一部分。

  Spirit God 法身得到了blood sacrifice 之力,Jun Xiaoyao 自然也是间接地拥有了blood sacrifice 之力。

  Jun Xiaoyao 抬起手,丝丝缕缕的scarlet 能量,在他指掌间流转。

  仿佛带着一种分解万物,blood sacrifice 万灵的恐怖效果。

  Jun Xiaoyao 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果然,Immortal 祭坛,才是归墟之地的最great opportunity 。”

  Jun Xiaoyao 笑了。

  他这次真的是赚麻了。

  不但得到了blood sacrifice 之力,也让Spirit God 法身的力量得到了提升和补充。

  这下Jun Xiaoyao 的trump card 就更足了。

  而一旁,看到Jun Xiaoyao 手中翻腾的blood sacrifice 之力。

  长生天女已经不知该露出何种表情了。

  她也是麻了。

  不过不是赚麻了,而是已经彻底麻木,死心了。

  “monster ,你就是一个monster ……”

  长生天女如疯了一般呓语着。

  她unimaginable ,难道仅凭Jun Xiaoyao 一人,就真的可以颠覆整个Nine Heavens ?   甚至颠覆这场大清洗?   她简直想都不敢想。

  而就在Spirit God 法身,催动主祭令,开启Immortal 祭坛,得到blood sacrifice 之力的时候。

  整个Nine Heavens ,仿佛都是in this brief moment ,颤动了一丝。

  冥冥中,有某种气机在弥漫。

  在一处无人能到达的,层层叠叠的虚空深处。

  一道faintly discernable 的呢喃之声,缓缓响起。

  “看来5th 主祭,已经出现了,就不知是何身份,是何方禁区的存在,待吾推算一番……”

  不过多时,讶异声响起。

  “竟然无法推算,是暂时不打算和其他几位主祭接触吗?”

  “无所谓,等become Immortal 门降临,主祭ceremony 开始的时候,他自会现身。”

  “成败,就在this generation 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