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ciency – 10,000,000 Times Cultivation Chapter 155

  第155章 daoist

  这支南希的队伍人数不算少,粗略一看也有fifty-sixty 人。

  基本都是南希从主星raise upwards 选出来的Heaven’s Chosen 们,有身着军官甲胄的军中天才,也有身着奢华服饰的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

  Wang Yu 目光落在带队的三名老者身上。

  在他那敏锐的感知中,这三人气息都极为强劲,其中两人面如枯槁,身形略显佝偻,虽cultivation base deep and unmeasurable ,但体内的气血却是因大限将至而有所跌落。

  唯有走在最前头那名老者,衣袂飘飘,有white hair and youthful face 之姿,气血充盈,仿若Flawless Body 。

  gaze as if a torch ,似有所感同样扫向了Wang Yu 所在的这个方向。

  只听一旁白鹤老人一声轻叹,暗道了声麻烦。

  那边南希的队伍已经moved towards 他们走来。

  “teacher 。”Wang Yu 皱眉出声。

  “放心,这silver light Star Stone 禁制武斗,他们不敢怎样。”白鹤老人说道。

  很快,南希的队伍走到近前。

  为首那名老者眼神冰冷,盯着白鹤老人,似有似无的killing intent 如锐利的剑,顶在几人眉心处。

  cultivation base 最低的何朵儿攥着拳头,面色发白,有些难以承受对方的这股killing intent 。

  Wang Yu 瞥了一眼,侧身挪了一步,立于何朵儿身前,挡下了对方大部分的威压。

  何朵儿这才relaxed ,如释重负,感激的looked towards 身前的Wang Yu 。

  Wang Yu 神色如常,将基础Blade Technique 练到Ninth Layer Extreme Realm 后,他的心神也同步凝炼到了极高的程度。

  眼前这点威压于他而言,如清风拂面,并不算什么。

  “白轩,你当真要与我作对!”老者出声,声音冷彻生硬。

  白鹤老人脸色淡漠,“净尘,这种废话就无需多说了吧,你我之间百年仇怨,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好!”

  老者阴沉如水,倒也没有再说更多,一拂衣袖离去。

  另外一名瘦高老者慢走一步,扫过Wang Yu 四人,said with a sneer 。

  “白轩,你的这几个小辈若是进了Martial Sect ,我们Dongfang Family 必然会好生照看,绝不让他们受半点委屈!”

  他的this remark 出,一众南希Heaven’s Chosen ,也都纷纷打量起Wang Yu 四人,有的目中透着敌意,有的淡漠,有的轻蔑不屑。

  白鹤眯着眼睛,indifferently said :“小宇,守序,你们四人将来在Martial Sect ,也要与Dongfang Family 子弟相互扶持,莫要辜负了对方的一片好意。”

  “teacher ,这是自然。”守序面色平静,出声道。

  目送这群南希主星的队伍离去,Wang Yu 倒是didn’t expect 这fire star 撞Earth 的场面,就这般草草结束。

  无非是话里话外的几句狠话。

  在来之前,白鹤老人就提醒过他们四人,Martial Sect 内会有不少南希的年轻Heaven’s Chosen 。

  在里头被他们针对是必然的,不过他们四人也绝非平庸之人,对此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

  比innate talent ,他们同样都是千挑万选后的人杰,在Martial Sect 里无非就是争。

  看谁能笑到最后,迈入Inner Sect !

  之后,Wang Yu 也找到了人海中西墨桑斯一拨人,对方倒似乎没有察觉到他们,彼此没有在高塔外碰面。

  不过他清楚,西墨桑斯同样是他们在Martial Sect 潜在的敌人,大意不得。

  在silver light Star Stone 上,没有白昼黑夜之分。

  大约又过了半天时间,高塔开启,从里面走出一群身着black cloth 白衫的sect deacon ,神色恭敬的分立两侧。

  门内随之又走出一名头戴Purple Gold 发冠,一身锦衣的middle-aged man 。

  只见这位middle-aged man 抬手轻轻虚压,顿时无形的能量好似一只庞大无比的手掌,扑灭了所有嘈杂之音。

  “在下Martial Sect 韩阳,今日由我主持招生,规矩如往年那般,各位自便即可,切莫让我难做。”

  middle-aged man 开口,语气平淡,声音没有那般响彻Heaven and Earth ,却仍清清楚楚的传入了每一人的耳朵。

  “原来今年是韩阳daoist 主持,我苍家愿为daoist 维护秩序,任何人胆敢在此impudent ,don’t blame me 苍家不留情面。”

  一根stone pillar 上,一人出声当先做出响应。

  接着,又有几根stone pillar 上开始发话,一个个表现的颇为热情。

  “teacher ,daoist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么?”何朵儿忽然小声询问道。

  Wang Yu 也looked towards 白鹤。

  从这群地位显赫之人的态度来看,这位现身的Martial Sect daoist ,必然地位极高。

  隔着极远的距离,Wang Yu 是丝毫探知不到此and the others 物的深浅。

  “自然是厉害,每一位daoist 都是神Immortal-like 的人物,若非Martial Sect 的限制,他们想要覆灭像南希这样的帝国统治,简直易如反掌。”

  白鹤老人远远注视着那名现身的Martial Sect daoist ,眼神中透着敬仰之情,犹如在看待Human Race 瑰宝一般。

  Wang Yu 还是第一次见到白鹤老人脸上浮现这般神色。

  “那便有劳诸位了。”daoist 淡笑颔首,随后便折身返回高塔内。

  直至他离去,整个地界才好似恢复声响,人流开始挪动起来。

  “该交代的我都已交代,接下来你们便去吧,无论是Martial Sect 还是蓝星上,都有众多机遇,能否踏入Innate ,就看你们各自造化了。”

  白鹤老人对四人郑重说道。

  Wang Yu 四人nodded ,对白鹤老人行了Disciple 礼。

  “teacher ,我等去了。”

  “赵锋候,四十九岁,cultivation base 行气境中期,嗯,cultivation base 不错,可惜没有spirit root ,再测测perception 吧”

  “李自成,38 岁,cultivation base 行气境Early-Stage ,cultivation aptitude 中等,哦!倒是有条Wind Spirit Root ,难得难得,测测perception .”

  “下一个.”

  Wang Yu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排着队,有那stone pillar 上的几大Innate powerhouse 盯着,也无人敢扰乱秩序胡乱插队。

  看了一眼前头,只剩一人。

  “苍北鸣”那名deacon 看了一眼递交的信息,先是一愣,随即少有的露出一抹笑意。

  “原来是苍家的Junior ,那将来便是Junior Brother 了,以后到了sect ,有什么事可以寻我。”deacon said with a smile 。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了。”

  “hahaha ,好说好说.”

  Wang Yu 见these two people 还客套起来,不由多看了眼排在前面之人。

  对方姿容出众,剑眉星目,身高与Wang Yu 相仿,神色淡然,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Aristocratic Family 傲气。

  与那deacon 交谈间,言行举止还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儒雅。

  Wang Yu 对这苍家还有印象,是stone pillar 上的一Great Influence 。

  本以为这些身份显赫之人,多半不必像寻常人那样排队。

  谁知Martial Sect 倒也一视同仁,并没有给予特例。

  deacon 继续看起个人资料。

  “苍北鸣,三十岁,cultivation base 行气境后期,啧,不愧是苍家啊,还是少见的Wood Spirit Root ,等会再去测测perception ,相信是没什么问题。”deacon 说道。

  没办法,家族的优秀bloodline 便是保障,再差的子弟,cultivation aptitude 也不会差的太多。

  历年都有家族子弟前来Martial Sect ,历年都是如此。

  “下一个。”

  Wang Yu 走上两步,照着其他人一样,将自己的资料信封递上。

  “Wang Yu ,嗯?年龄二十六?”deacon 颇为惊讶的抬头看去,似是在确认Wang Yu 的面貌。

  Martial Sect 招生的年龄限定在五十五岁以下,由于cultivation base 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因此往往前来的人,年纪都会尽量向着五十五岁靠拢。

  以此满足Martial Sect 的cultivation base 条件,或是达到更优秀,得到Martial Sect 的认可,增加入门的几率。

  总之,很少有像Wang Yu 这般年纪就前来参与的,一般这个年纪也达不到Martial Sect 的cultivation base 要求。

  “是。”Wang Yu nodded ,确认自己没有填写错。

  deacon 再接着看下去,二十六岁的行气境中期cultivation base 。

  他眼神更为诧异,指了指边上的一枚椭圆的milk-white 石块。

  石块的表面上刻有一些golden 的纹络。

  “将手搭在这块检验Talisman Stone 上,再分一缕心神渗透进去。”

  Wang Yu 见前面的人也都是如此,没有多想直接照做。

  伸right hand 握住这块Talisman Stone ,心神渗入。

  一阵能量波动在Talisman Stone 上乍现,deacon 稍一感应,确认Wang Yu 还真是二十六岁,不多也不少。

  “再测测cultivation base 和spirit root ,打入一道劲气。”deacon 指了指边上的另外一个Talisman Stone 。

  Wang Yu 依言照做。

  “行气境中期cultivation base ,只可惜没有spirit root 。”

  deacon 略有些遗憾,随即仍然对Wang Yu 露出一抹笑意。

  “但不管怎么说,你的cultivation aptitude 已经相当优异,只要perception 不是太差,入门应该没有问题。”deacon 颇有经验的encouragingly said 。

  Wang Yu nodded and said 谢,去到一旁等候最后的Comprehension Examination 。

  这一等又是大半天的时间,直到所有人之前的检测都结束。

  开始进行Comprehension Examination 。

  此前露过一面的那位Martial Sect daoist 重新现身。

  只见他手腕一翻,手里凭空多出了一个卷轴。

  接着他将卷轴随手一抛,飞向空中,散成一副画卷。

  画卷迎风大涨,从原先的两米长愣是变成了十余米宽度,数十米长,宛如一张巨幕,悬空倒垂而下。

  这等神奇手段,确实让不少人都大开眼界。

  “一天后画卷收回,悟透画中小secret art 之人,perception 可算合格。”daoist 说罢,不着痕迹打了个哈欠,转身又回到塔内。

  似乎对外面的这些热闹,一点观看的兴趣也没有。

  在他漫长的岁月里,再厉害的天才人物他都见识过,因此也都见怪不怪了。

  “来了。”Wang Yu 对画卷的出现并不意外,此前白鹤老人已经知会过他们。

  每年,Martial Sect 都会拿出一副画卷,里面暗藏一道没什么作用,但很考验人perception 的小secret art 。

  且每年的画卷不同,小secret art 也不同,算是变着花样玩,杜绝了作弊的可能。

  今年也不例外,是一副山水画卷。

  green hills and clear water ,云雾缭绕,有鹤在其上faintly discernible ,林中虎王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面对的是一头山猪。

  有异光照进山间,忽明忽暗的浮动着。

  Wang Yu 盘膝而坐,注视着这副山水画。

  他清楚自己最初的perception 在ordinary person 群里也只是中等偏上程度。

  更别说在这天才Heaven’s Chosen 云集的地方,他的这点perception 根本不够看的。

  不过即便最后他没悟出画卷里的secret art ,以他所展现的惊人的cultivation 之资,通过Entry Examination 还是很有机会的。

  当然,最好脑海中熟练度面板能发挥奇效。

  Entry Examination 表现的越好,对他将来入Inner Sect 也有帮助。

  盯着这副山水画看了片刻,果然不出所料,一无所获。

  其中的mysterious 根本悟不出来。

  这时,周围已经有人似有所悟,盘膝闭目开始推演secret art 。

  Wang Yu 想了想,索性将整副画,每一处细节统统记下,印入脑海之中。

  这对于他这等心神凝炼之人来说,并不困难。

  接着再调出熟练度面板,此前一直没变化的界面,在技能一栏终于多了一项。

  异光术(可修习)

  “hehe 。”

  Wang Yu 心中暗笑,didn’t expect 还真的可行。

  脑海中也随之涌现了些许关于这门小secret art 的有关内容,盘膝闭目开始钻研。

  头顶上开始跳动熟练值。

  这门小secret art 说白了只是体内劲气的一种运用技巧,当真的参透画中真意,这小secret art 掌握起来并不困难。

  难就难在最初的领悟。

  而这熟练度面板则直接帮着Wang Yu 跳过这领悟的环节,算是Wang Yu 刚发现的面板新用法。

  凭借着超强的心Divine Force ,Wang Yu 在脑海中将这一小secret art 推演的飞快,很快就练满了技能熟练度。

  异光术+1(Perfection )

  练到First Layer 就是极限了,可见这小secret art 真的没什么用处。

  Wang Yu 睁开眼,朝all around 看去,他最开始耽搁了些时间,现如今发现打坐的人已经起身走了一小批,显然是也已经掌握secret art 过关了。

  如今距离开始或许还不到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这让Wang Yu 不由secretly sighed ,这world 上果然不缺超出常理的天才妖孽。

  innate talent this thing ,生来就是不平等。

  他怕是就算在这枯坐三天三夜对着那画卷,也悟不出所以然来。

  当然,若是换个想法,将脑海中熟练度面板当做他与生俱来的innate talent ,那也就没必要再多感叹其他天才。

  他有这个自信,不会逊色任何人。

  拍拍屁股起身,走到deacon 面前。

  “可以了?”那名deacon 还记得二十六岁的Wang Yu ,不由问道。

  “嗯。”Wang Yu 也不多废话,直接张开掌心,运气汇聚手上。

  next moment ,劲气透掌而出,散发出一阵浮光,好似一个大灯球,围着Wang Yu 转了一圈。

  “掌握程度,完美!”deacon 不由抚掌夸赞,“真是了不得的perception 。”

  寻常人即便能快速领悟,但却做不到像Wang Yu 这般运用的娴熟完美。

  不得不说,Wang Yu 各方面表现的都非常好,要说唯一缺憾,也就是少了一条spirit root 。

  但这也是强求不来的事。

  身怀spirit root 者,百万人未必能出其一,这个概率实在太低了。

  即便放在Martial Sect Disciple 选拔的这个场合,一众天才中,spirit root 者仍然是较少数。

  若说spirit root 的作用,Early-Stage cultivation 或许体现的价值不大。

  但从修习行气法开始,spirit root 就开始展现出它的作用了。

  同样cultivation 元水法,若Wang Yu 没有熟练度面板,身具Water Spiritual Root 的守序,cultivation 效率能碾压Wang Yu 數倍之多。

  spirit root 者,天生便能更快的吸取大量元素能量,并且對Water Element 的相关術法,掌握学习起来也相当快,

  且当他们施展与spirit root 相对应的术法时,术法的formidable power 也能得到spirit root 的不小增幅。

  就潜力而言,身怀spirit root 之人显然都极高。

  但这在Martial Sect 的Disciple 选拔中,也只是一个加分项,并非就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一项。

  身怀spirit root 者终究是少数,且他们曾见过不少身怀spirit root ,但其他修煉innate talent 却是一塌糊涂,这同样difficult to become a capable person 。

  而没有spirit root 之人,同样能够攀登顶峰。

  要知道,Martial Sect 内的那些daoist ,就有不少是不具备spirit root 这一innate talent attribute 的!

  也因此,那deacon 才同样看好Wang Yu ,在perception 一项为Wang Yu 好好的记上一笔。

  三个小时后,何朵儿掌握了异光术,就perception 而言她竟是比守序和宋奇两人都要高,被Martial Sect 那边判定上乘。

  半天后,守序挠着脑袋回来,见到白鹤老人以及身旁的何朵儿和Wang Yu 两人,还颇有些sorry 。

  见Wang Yu 等的都快要睡着的样子,只觉得自己表现不太理想,comprehend 太慢。

  不过实际上,在他之后,场中还有大半人坐着没有掌握透彻,他已经算是快的那一批人了。

  也因此,他的perception 也还被Martial Sect 判定为良上一档。

  宋奇没比守序慢多少,也同样是良上的评定。

  值得一提的是Wang Yu 的评定也是上乘,不过边上多了一条注释,完美掌握!

  白鹤老人倒是并不意外四人的出色表现。

  毕竟他对这四人也算是知根知底,通过Martial Sect 的入门选拔并不困难。

  要说稍微有些超出预期,也就是Wang Yu 的perception 表现要比他想象的更加出色些。

  但Wang Yu 本身就非同寻常,被他寄予厚望,自然是越优秀越好。

  四人该做的事基本都已完成,接下来就是等。

  等那daoist 收画卷,结束这场Comprehension Examination 。

  很快,一天过后,高塔内的那位Martial Sect daoist 准时现身,收走了画卷。

  一边的deacon 则带着每个参与选拔者的资料与评分,给那daoist 过目。

  “嗯,不错,今年优异者数量高过往期不少啊。”韩阳daoist 说道,看起来还挺满意。

  “还是老样子,只招合格以上的,其他的人便都遣散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