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ciency – 10,000,000 Times Cultivation Chapter 156

  第156章 入宗的第一份机缘(二合一)

  一众deacon nodded 应下,神色如常,前去照做。

  很快,一批又一批的young talent 得知自己被淘汰,都难免垂头丧气,失望而归。

  他们在外或许走到哪都是天才光环傍身,但到了这里一对比,他们就显得平庸了许多。

  normally 里引以为傲的天资,似乎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比自己优秀者比比皆是,自信心颇受打击。

  there is Person beyond the Person ,山外有山。

  这是必然的定律。

  Wang Yu 四人自然是通过,不存在意外。

  等到该走的人都被撤走,场中瞬间空缺了大半,不复此前的人海喧闹。

  另一边的南希队伍。

  那位东Old Ancestor Fang 的脸色在测试完后并不太好。

  因为他们fifty-sixty 人的队伍,现在还能留在场中的只有不到二十人。

  这elimination rate 可不低,再一看白鹤这边,带来四人,四人无一缺席,脸色不由更臭了。

  这次自己带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下次让督查司严查,走后门的,贿赂的,统统严惩!凭白浪费帝国推荐名额,简直罪大恶极!”

  东方净尘震声shouted 。

  “好,好的。”一旁的Dongfang Yuan 明跟东方净心都是吓了一跳,当即应下。

  他清楚这位是真的动怒了,自然不敢去触霉头。

  虽同为Dongfang Family 的Old Ancestor ,但与东方净尘相比,他俩也只能作为陪衬,完全无法与其mention on equal terms 。

  光是帝国Aristocratic Family 中唯一的Innate 者身份,就足以确立其在家族中的至高地位。

  他是帝国的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有他在,帝国方能无恙,Aristocratic Family 才可稳固如Mount Tai 。

  Disciple 选拔结束,白鹤等护送者也相继退场离去。

  只留下被选中的Disciple ,略一看倒是也还不少,足有近千人之多。

  但实际这个数量是从蓝星,南希,西墨桑斯,以及迦南四大planet 共同筛选出来的结果,基数相当庞大。

  最后只选出这寥寥千人,万里挑一都是说少了。

  Wang Yu 四人在千人之中,并不算多么起眼,真正瞩目的是来自蓝星的各方人物。

  等无关之人散尽,一名deacon 随即请出韩阳daoist 。

  “daoist ,接下来可是要如惯例去乱stone forest 走一遭。”

  韩阳daoist 颔首,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自是要去,可不能破了规矩。”

  “是,这就去安排,届时还请daoist 出手开启乱stone forest 。”deacon 恭声说道。

  “嗯,去吧。”韩阳daoist 挥手。

  这名年长的deacon 随之退出高塔,面向一众Disciple ,朗声道。

  “诸位Junior Brother ,在前去Martial Sect 之前,依惯例还有份机缘赠予”

  Wang Yu 一听,心中明了。

  “乱stone forest 果然还是来了。”一旁守序轻声说道。

  此前白鹤早有过交代。

  去往Martial Sect 前的新Disciple ,在silver light Star Stone 上还会有一场乱stone forest 之行。

  其中的表现优异者,可得一种名为聚气柳叶的Top Grade 宝材。

  此物只有Martial Sect 内独有,据说是Inner Sect 中的一棵千年Spirit Tree 飘落的枝叶。

  相当珍贵,尤其对行气境Martial Artist 来说,是极为难得的cultivation 之物。

  有传言千枚柳叶可Perfection !

  意指初入行气境的Martial Artist ,若是有这柳叶千枚,那就即可畅通无阻直入行气Perfection 境!

  可见这柳叶的功效有多神奇。

  说是Martial Sect 给的第一份机缘,倒也不为过。

  Wang Yu 自然也是对这柳叶有想法的,他如今行Qi Cultivation Base 已达中期,且借助血池已经临近breakthrough ,搞不好借助这次机会,直接冲入后期境也有可能。

  “最终排名前百名者,每人可得十枚柳叶,前十名者可得三十枚柳叶,榜首可得百枚柳叶!”

  deacon 谈及到奖励的柳叶数量,无疑榜首的百枚柳叶最具诱惑力。

  “若是拿到榜首的百枚柳叶,踏入行气境后期想必是十拿九稳了。”

  Wang Yu 心中也有些begin to stir 。

  只有尽快将行气境cultivation base 推到Great Perfection ,他才能有机会踏入Martial Sect 的Inner Sect ,从而接触到Innate Realm 。

  他并不准备在outer sect 中待太长的时间。

  来Martial Sect 的最初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Innate 而来。

  “试试吧。”Wang Yu 做了决定。

  并非他不想低调,只是这行气境的cultivation ,太依赖好的宝材。

  没有充足宝材,cultivation 进度只会陷入停滞,熟练度增长也会变得极为缓慢。

  this time Martial Sect 送上门的机缘,他再不争一把,实在是对不起此前长年累月的苦修成果!

  “切记,Martial Sect Secret Art 不允许Disciple 间因争斗伤人性命,一旦出现严惩不贷!”

  deacon 这句话的语气说的极重,一身Innate Qi 散出,言语如警钟在每个人头顶敲响,震慑心魄!

  可以竞争,但不能下死手,Martial Sect 也不愿意看到好不容易招来的Disciple ,说没就没了。

  silver light Star Stone 上因Formation 的存在禁空,然而这个限制却对daoist 无用。

  只见韩阳daoist 凌空虚度,到高塔以北的一处荒石地。

  只手落下,竟引导着无穷的能量如洪流一般倾泻而下,覆盖整处荒石地。

  “起!”

  韩阳施展的犹如仙家本领,下Astral Stone 上,一块块,一面面的石体随之立起。

  有的石体竖成高墙,有的石体垒成一棵棵大石树,还有的形成各式石像奇观。

  这等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手段,着实看的人目瞪口呆。

  这处乱stone forest 实际上是Martial Sect 的杰作,至于如何在平时隐去乱stone forest ,又如何让daoist 着手激活,这就不得而知了。

  内含许多mysterious 。

  韩阳满意的nodded ,转身再looked towards 下方千名Disciple 。

  心神操纵,那一片能量洪流顷刻间又化作了点点亮光,洒在所有Disciple 身上。

  “你们身上,各自都附有一枚心印,以心Divine Force 引之可夺取他人心印,最终排名如何,就看身上的心印多寡来定。

  乱stone forest 中不可组队,不可下杀手.我会在上方监督,凡是有逾越者,决不轻饶。”

  韩阳daoist 再一次强调规矩,他的话可比那些deacon 更加有分量,谁也不敢违背这位Martial Sect 大佬立下的规矩。

  千名新Disciple 随之入场,一众deacon 则作为manager ,在乱stone forest 中四处巡视,确认没有徇私舞弊的情况发生。

  碍于严格的规定,每人在开局进入乱stone forest 后都是单独行动。

  Wang Yu 与守序三人也都各自分开,几人最终能在什么名次,全凭各自实力。

  伸手触碰边上同样透着silver light 的一棵大石树。

  与脚下的Star Stone 岩块质地相同,坚硬无比,不可摧毁。

  大石树相当巨大,树身怕是六七人都合抱不住。

  高有十zhang or so ,那分岔开的枝干上,还有densely packed 的石质叶片,看着纹理清晰,精致无比,称作是艺术品都不为过。

  让Wang Yu 驻足欣赏了好一会儿,随之又抬头看看那当真盘膝在乱stone forest 半空的Martial Sect daoist 。

  有一缕faintly discernable 的感知力,附着在他的身上。

  以他超强的心Divine Force ,不难追踪其来源,正是来自头顶上方。

  他不确定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都在这位daoist 的监察下。

  保险起见,他会尽量少做过分的行为举动。

  索性也不理会身上附着的这道感知力,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开始观察附近周边的地形。

  倒也不着急寻找心印的目标。

  若乱stone forest 中的新Disciple 有千人,那便有千枚心印。

  总数是固定不变的,最终这些心印会分流向那些更强的Disciple 手中。

  one by one 收集心印对Wang Yu 来说,未免太过麻烦了些。

  倒不如等那些实力强劲的Disciple 收割完心印后,他再直接向那些powerhouse 讨要,这在他看来要更加省时省力。

  这场乱stone forest 中的排名竞争,时间同样是一天,充裕的很。

  两个小时后。

  乱stone forest 中已经有大量的Disciple 开始交手,从最初无声的谨慎,到现在的劲气狂涌,战圈遍地都是。

  这千名参与者,说是sect 新Disciple ,但cultivation base 个个都是行气境。

  这可是千名行气境的超级powerhouse ,放在外界完全能够媲美南希,西墨桑斯,迦南这三Great Empire 的顶层battle strength !

  所掀起的战斗声势,就impossible 弱。

  rumbling sound 响彻整个乱stone forest ,根本不用刻意去找寻,听着动静就能发现目标。

  “妈的!”许明杰在一片巨大的stone forest 中快速疾行,嘴角残留血渍,下身像是被烈火灼烧过一般焦黑。

  显然,他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撕斗,为此负了伤。

  感觉身后无人追来,他才relaxed ,落在一棵树顶上,借助茂密的枝叶隐藏身形,暂做休整。

  取出家族给的高效healing medicine ,一番内服外贴。

  等稳定伤势后,他心Divine Force 驱动,掌心处三枚泛着光圈的透明印符浮现,这边是心印。

  除去他自己那枚,剩下两枚便是他刚刚从其他人身上掠夺来的。

  “这帮人真是不好对付,仅仅只是抢下两枚心印就这般困难,别说前十了,想要挤进前百名次怕是都难!”

  许明杰回想起刚刚的战况,若非他跑得快,一旦被那些个蓝星出身的Heaven’s Chosen 追至,别说这两枚好不容易抢到的心印,就是自己的这枚也要搭进去。

  感受下身还在隐隐刺痛般的发烫,这都是拜那些蓝星Heaven’s Chosen 所赐,想到这他就不禁一阵恼火。

  “等着吧,蓝星Heaven’s Chosen 又如何,早晚要被我踩在脚下!”心中狂躁不已。

  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许明杰不愿多待,就准备从树上跳落。

  身形刚跃下,in midair 忽然斩来一道强横的Blade Qi 。

  心下一慌,只来得及横剑勉力格挡,被Blade Qi 直接斩在树干上,发出一声巨响。

  猝不及防下,面色发白,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血。

  身上好不容稳住的伤势,也随之崩裂,鲜血流了一身。

  “还好没死.”

  恍惚间,许明杰耳边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Ah!” 浑身一shivered ,猛地暴起,举剑就要扫出sword qi 。

  clang!

  然而,一把泛着silver light 的长刀与他的剑刃碰撞。

  unimaginable 的巨力灌下,直接震散了刚凝聚的sword qi ,令许明杰的整条臂膀都一阵发麻,几乎失去知觉。

  next moment ,长刀刀背一个劈砸,击在其脖颈。

  许明杰哼都没哼一声,直接被砸的螺旋起飞,落地已经撅着屁股晕了过去。

  甚至到晕前都没看清攻击他的人是谁,长得什么模样。

  Wang Yu 抬步走近,俯视晕死过去的许明杰,不由撇嘴。

  “真是弱爆了。”

  他记得眼前这人,正是当初南希队伍中的一位Heaven’s Chosen 选手。

  本身就是敌对阵营的人,Wang Yu 自然不会留情。

  若非头顶还有一位daoist 看着,现在对方已经是他的刀下魂了。

  摁住对方的心口,一缕心Divine Force 渗入,很快将对方身上的三枚心印引出。

  “有三枚么,还不错。”

  Wang Yu 大手一捞,三枚心印随之消失在他的掌心。

  想了想,再顺手将对方身上搜刮一番,一些还看得上的珍贵药品,还有一个钱袋子。

  里面有厚厚一沓大额钱票,略微一看,大约有两三百万之多。

  对于这些钱票,Wang Yu 倒是没什么感觉。

  此前,那处星脉所在的seabed 洞窟,他早已经委托刘心柬开采。

  他因此分到了巨额钱财,怕是数以亿计,且直到现在还没有开采完毕。

  若是放在以前,他或许还会大喜过望,毕竟钱对当时的他有大用。

  但如今,他的钱根本花不完。

  或者说,根本花不出去。

  在五号Star Fragmentation 上,他想要的宝材肉食,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市面上根本没有的卖。

  就是花再多钱,也收购不到行气后期级的ominous beast 宝材肉食,也买不到那些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的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

  以至于这钱财在Wang Yu in mind 的价值大打折扣。

  若非白鹤曾说过,蓝星上的市场更大,钱仍有用武之地,他甚至对这些钱票不会多看一眼。

  随手将许明杰扔在树下,Wang Yu 飘然远去。

  之后,时不时有人从这里经过,都会摸一摸躺着的晕倒之人,确认心印不在才会不爽的走开。

  Wang Yu 开张后,便开始四处搜寻目标。

  他敛息匿气下,鲜少有人能够察觉到他的踪迹。

  这样的大乱斗,简直太适合他发挥了。

  鬼一刀不出意外重现江湖。

  bang!

  两条劲气大蟒撞击在一起,相互撕扯绞杀。

  其中一条劲气大蟒呈现刺目的烫golden ,哪怕对方的劲气大蟒要更庞大一圈,仍被这条golden 大蟒撕咬得千疮百孔,几欲溃散。

  操纵golden 大蟒的是一名身着锦衣,隐隐有帝王气质的高冷男子。

  只见他浑身被一层golden 劲气笼罩,就连双目都被染成两枚金球状,散发着摄人的rays of light 。

  而他的对手,同样器宇不凡,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

  只不过在交手后落了下风,神情紧锁着。

  “这是何种cultivation technique ,really strong 的攻伐劲气,在蓝星上从未见过?”唐少川心中犯嘀咕。

  他出身蓝星Tang Family ,自认也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之人,却是不认得眼前之人所施展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若是Wang Yu 在场,必然是一眼认出。

  这golden 的大蟒,不正是东方Emperor Family 的inheritance Battle Qi 所化。

  眼前这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唐少川见自身劲气的攻击destructive power 有所不如,便直接咬破指尖。

  一点血迹,如一缕丝带飘入气蟒之中。

  next moment ,他的气蟒顿时一阵幻化,化作了一柄血色的Trident 。

  “去。”唐少川伸手一指,Trident 直接扎在golden 大蟒的脖颈处。

  “嗯?”东方昭面上一沉,他能察觉到自身劲气所化的大蟒正在不断溃散,有些难以为继。

  大beckoned ,golden 大蟒忽而倒卷而回,携带rumbling sound 撞入他自身体内。

  next moment ,他身上的golden Battle Qi 大涨,好似化作了实质的golden Divine flame 。

  唐少川则召回Trident ,落入手中,神采奕奕盯着眼前之人。

  这无疑是一场强强对话。

  一瞬间,双方再一次厮杀到一起,一次次的劲气爆发,声势极为夸张。

  酣战许久,两人仍未分出胜负。

  最终听到周围动靜,彼此方才無言罢手,深深看了一眼对方,各自缓缓退去。

  他们都清楚,这里不是分出胜负的好地方,再继續打下去,便宜的只会是那些坐收渔翁之人。

  保存实力,方才可取。

  东方昭连续疾行数分钟,忽然一道劲气打出,打断了他的行动。

  “东方Emperor Family ,hehe ,真是让我一阵好找!”一道阴恻恻的声音迫近。

  next moment ,silhouette 掠至,手持两把月刃,周身也缠绕着一条劲气大蟒。

  东方昭被拦下,不得不操起Battle Qi 再战。

  这位东方Emperor Family 子弟也确实够强,不消片刻又一次gained the upper hand ,压制强敌。

  帝王Battle Qi ,天生为战而存在!

  “该死!”世雄君也didn’t expect 对方这么难搞,眼看再打下去就有落败可能,他当即双刃连斩,逼退东方昭,施展movement method 跑路。

  一个跃步便是十余米开外,眼看就要拉开距离遁走。

  就在这时,一道高大的silhouette 忽然从他必经之路的一棵树后出现,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的一脚踢在其身上。

  猝不及防下,世雄君被这一脚踢得倒退飞回十余米才狼狈滚落在地。

  只觉得心脏骤停,internal organs 都好似严重受损,半天回不上一口气。

  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那树后有人,竟然能够避开他的感知隐藏着,做着the mantis stalks the cicada, unaware of the oriole behind 的事。

  且这一脚的力量,未免也太夸张了,差点让他直接死去。

  “shameless 之徒,竟敢sneak attack 我!”世雄君捂着剧痛的胸腹,仍不忘怒斥走出来的Wang Yu 。

  Wang Yu 目光看了眼不远处的东方昭,随后才落在地上的世雄君身上。

  “迦南的人?”

  Wang Yu 好歹也参与过面对迦南的戰争,对迦南这个国家自然也是有一定的了解。

  眼前之人的一些外貌特征,大概率就是迦南的人。

  “yes and how !”世雄君coldly said 。

  “不如何。”Wang Yu calmly said ,抬步走向两人,腰间的繁星刀略微作响。

  迦南同样是敌对阵营,包括那Emperor Family 的东方昭。

  只要是敌对阵营的人,有机会打压,他will not 错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