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ion Upgrade Tour Chapter 286

  听着Chen An 的话,常远不由一愣。

  没用talisman ?

  那这意思就是说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变化。

  轰隆!

  在身前,常远此前所发出的几道sword qi 尽数消散,直接在Chen An 身前蹦毁掉,消散于无形之间。

  随后,更加勐烈的气息从Chen An 身上扩散而出。

  滚滚Divine Power 碾压而下,爆发出的力量远超所谓的spirit transformation 。

  那Divine Power 如同潮水一般涌现,滚滚而落,其imposing manner 如同一条江河向前涌现般,奔腾不息,continuously 。

  仅仅只是这Divine Power 之强大,就已经能让人窒息,仿佛身心都被压制,根本无法好好站立。

  但更加关键的,却还是那滚滚Divine Power 之下所潜藏的存在。

  那是一颗golden 的太阳?

  在刹那间,不论是常远还是陈婉君,此刻都睁大了双眸。

  因为在他们的视线注视下,可以清晰的望见那颗太阳的本质。

  那是一颗已然凝聚成型的Golden Core !

  所谓的Golden Core ,乃是Golden Core cultivator 以一身精华凝聚而成的产物。

  在化spirit cultivator 士晋升Golden Core 之时,不仅要将自己的一身神性凝练于其中,更是需要汇聚浑身上下的一切,甚至将冥冥之中的spirit root 都与其结合,方才能够蕴养出体内那唯一的Golden Core 。

  所以,这东西是做不了假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而在此刻,那颗Golden Core 的出现,已经生动的展现出了一切,也同时给出了一切的解释。

  “你竟是Golden Core !”

  常远睁大了双眸,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庞此刻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Golden Core cultivator ,这对于常远这位恒明daoist Disciple 来说也不算稀奇,in the past 也曾经见过许多个。

  但他所见的那些Golden Core cultivator ,哪一个不是百岁往上的年纪?

  再看看眼前的Chen An ,不论是从模样还是从气血上观察,对方的年纪都绝对是年轻的不像话,估计也就二十左右。

  这样的年纪,若是换做一般人,估计能够在Qi Refinement 阶cultivation 到Perfection ,这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对方不仅成为了Pill Dao 之上的Grandmaster ,更是直接凝聚Golden Core ,成了一位Golden Core cultivator ?

  这是怎样的一种innate talent 才情?

  望着身前的Chen An ,感受着对方的视线,常远的面容就不由有些扭曲了起来。

  在眼前的Chen An 面前,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in the past ,他曾经自诩为天才,乃夏王城之内one of the very best 的Heaven’s Chosen ,normally 里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

  然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人的实力才情远远超过他。

  甚至在过往的时候,他每一次的夸耀,对方都看在眼里,多半都会在心里嘲笑他吧。

  只要一想到这里,常远就不由怒火中烧,望着Chen An 的within both eyes 充满了怒火。

  老实说,他这个想法可就冤枉Chen An 了。

  Chen An 是不太喜欢高调的,但对于常远的做法倒也没什么特别看法。

  毕竟youngster 嘛,哪能不气盛一些呢。

  会有常远这般的做法也只是正常的事。

  Chen An 如果不是因为活的太久,见过的事太多,在自己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的immediately ,估计也会忍不住表现起来。

  这都是such is human nature 。

  不过理解归理解,你打我的主意可就不对了啊。

  对于常远,Chen An 早就记在了小本本里了。

  这货从最初见面就对Chen An 看不上眼,甚至还暗地里说他坏话。

  这一笔账,Chen An 可是一直记着呢。

  更不用说在方才,对方还企图将陈婉君干掉,随后嫁祸给他。

  这就更不能忍了。

  所以在当下,他也没有别的想法。

  只想简简单单的杀个人罢了。

  轰隆!

  滚滚Divine Power 向前汹涌而去,在此刻爆发。

  那强悍的Divine Power 令人气血沸腾,也在瞬间将常远的一切术法给尽数压制,使其根本无法还手。

  没办法,这是实力上的差距。

  任凭你术法Divine Ability 再如何精深,在绝对的硬实力面前都是浮云。

  对于常远来说,他的Sword Art 或许能让其battle strength 强悍,足以追上spirit transformation Peak 的powerhouse 。

  但面对一位真正的Golden Core ,任凭他如何努力,都绝对没法撼动。

  这是质的差距,绝不是所谓的术法所能够弥补的。

  “不,我不甘!”

  身前,常远大吼了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整个身躯看上去有些扭曲了起来。

  一道灵光从其身后绽放。

  仔细望去,那是一块azure 的jade pendant ,其上铭刻着一个明字。

  在此刻,似乎感受到了常远的危机,这块jade pendant 自发显露而出,开始碎裂开来。

  “唉”

  一声莫名的叹息声回荡在此地,像是一位老者在发出叹息,显得十分悠长。

  随后,常远身上的气息开始暴涨。

  jade pendant 自发随开,其内的灵光冲天而起,直接冲向了常远的Purple Mansion 之中。

  受到了这道灵光的加持,常远自身的气息也被拔升,由原本的spirit transformation 继续提升,很快便达到了spirit transformation Peak ,乃至于更高的水准。

  Divine Power 凝聚,以那一道灵光为根本扩散,直接凝聚成一颗虚幻的Golden Core ,让常远身上的力量变得愈发强大起来。

  到了this step ,他身上的气息已然足以与Golden Core cultivator 媲美。

  当然,这不是真的Golden Core ,仅仅只是通过外力所形成的False Core 罢了。

  有人在方才那枚jade pendant 中铭刻下了术法,让其短暂借给了常远一份力量,使得其可以暂时拥有Golden Core 层次的法力。

  这份术法能维持的时间应该不长,因为时间若是长了,别说其他的,就是常远自己都会撑不住,一个不好就可以Purple Mansion 碎裂,直接身死。

  但是在这短短时间之内,用来对敌应该也是足够的。

  常远本身师承恒明daoist ,其一手攻伐之术乃是of common origins 的,formidable power 强悍。

  以其this lineage 的battle strength 来说,在拥有了Golden Core 层次所拥有的Divine Power 之后,哪怕是正面斩杀一位Golden Core ,也不是impossible 的事。

  “已经到this step 了?”

  原地,望着常远身上的变化,Chen An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looked thoughtful 。

  将自身的部分cultivation base 封在Magical Artifact 中,临时转嫁给其他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那位恒明daoist 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已经证明其cultivation base 已然不局限于Golden Core 了。

  他很可能与之前遇到的那位Old City Lord 一般,同样开始朝铭阵这个层次冲刺。

  就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何了。

  正思索着,身前常远的笑声再度传来。

  “陈铭!”

  在前方,常远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扭曲,此刻却也带着种笑意,显得格外猖狂:“你不过是仗着cultivation base 比我profound 而已,而今我也同样拥有Golden Core 之力,你此次必hard to avoid calamity !”

  “好好后悔吧,为什么这次要站在我面前!”

  在大笑声中,他冲向前方。

  in midair ,一把锐利的道剑已然凝聚而出,直接斩落。

  这一剑之内,凝聚的是常远一身的Divine Power 与Primordial Spirit Power ,无物不斩,锐利难当。

  但凡这一剑所在的范围之内,不论是Divine Power 凝聚的潮流,还是术法形成的其他防御,尽数都失去了效果。

  一剑之下,一切都被终结。

  这就是恒明daoist lineage 的秘术,凝聚自身一切斩落出一剑,其威能不可阻挡,可以称之为同阶无敌。

  身后,陈婉君不由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对于恒明daoist lineage 的inheritance ,她自然同样也有所耳闻。

  而今真正见到,她才知道this lineage 究竟有多terrifying 了。

  那横跨四方的道剑始一出现,就让她的身躯开始颤抖,似乎承受不住那道剑自发逸散而出的killing intent 。

  她可以肯定,若是稍微弱一些的Golden Core cultivator ,面对这道剑的威能恐怕也是阻挡不住的,when the time comes 怕是要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直接被这一剑斩杀。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担忧之色,视线注视向前方的Chen An 。

  如此恐怖的一剑,对方能挡住么?

  若是他挡不住,那她今日的下场注定凄凉。

  既然已经到了this step ,那常远就绝对不会放过她。

  可惜的是,而今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那里默默祈祷,希望最糟的结果不会发生。

  “好一把道剑.”

  前方,Chen An 望着前方迎面斩落的那一剑,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惊艳之色。

  认真算下来,他的阅历也不算弱了。

  曾经在Great Hua world 的那次暂且不提,在元界之内,他以圣盟之中的身份待了那么长时间,见过的powerhouse 与术法不知道有多少。

  但饶是如此,在望见这道剑的刹那,他还是被惊艳到了。

  这绝对算是cultivator 中顶级的攻伐之道,足以使人skipping grades to challenge 。

  挑战同阶更是如同切瓜砍菜一般简单。

  若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Chen An ,而是另一个寻常Golden Core ,那今天这一战的结果恐怕还真不好说啊。

  就算不被对方击败,恐怕也要被其逃得一命,从此多了个仇家。

  但是现在嘛,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也罢.”

  站在原身,Chen An sighed 。

  随后,他的周身开始起了变化。

  随着thoughts move ,boundless 的demonic energy 汹涌上前,横跨四方。

  强横的Divine Power 爆发下,连带着那幽幽demonic energy 也冲天而起,最终形成了一副壮观的图卷。

  “那是什么?”

  望着身前的场景,常远不由目瞪口呆。

  只见在前方Chen An 的头顶之上,一尊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仿佛足以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的Demon God 咆孝而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