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ion Upgrade Tour Chapter 344

  第344章

  淡淡的琴声响起。

  望着前方的Chen An ,少年静静站在原地,在那里motionless 的站着。

  一副场面若是被其他人看见了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

  宽敞的院落里,一个少年与一个青年在那里安静待着,彼此之间都没有一句话,但场面却又显得相当和谐。

  片刻后,Chen An 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他sighed ,望向身前的少年。

  “刘恒宇?”

  他开口询问。

  不用说。

  此前的那一幕场景已经被他看见了。

  从Liu Family 祖地异动开始,他就密切关注着那个地方,通过魔晶慢慢观察,因此看见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从最初少年的出世,再到镇山Venerable 降临,随后被眼前的少年suppress and kill ,这一幕幕场景都被他看在眼里。

  但是怎么说呢。

  望着这么惊骇的场面,at first 的时候,Chen An 的确是有些震惊的。

  但随着时间过去,看到后面,Chen An 的心情反而开始平复了下来。

  基本对他来说,这些都无所谓了。

  情况已经如此危险,那么再危险一些又何妨?

  反正at worst 一死,对不对?

  抱着乐观的态度,Chen An 没有离开,就这么原地待着,望向身前的少年。

  放下了其他期待之下,此刻的他心中只剩下一种好奇。

  他在好奇,眼前这少年究竟是个什么成色?

  方才少年身上涌现而出的那股力量,他同样也感受到了,与曾他曾经感受过的sage 气息如出一辙。

  所以,这所谓的圣痕之力,究竟指的是什么?

  Chen An 相当好奇,迫切想要知晓。

  “你是谁?”

  刘恒宇站在Chen An 身前,望着身前Chen An 的视线中带着些茫然。

  对于眼前的Chen An ,他心中有种强烈的亲近感。

  但是偏偏,Chen An 给他的感觉又相当陌生,不像是曾经认识的模样。

  对方究竟是who ?

  他不清楚。

  当然,他此刻的理智还没有恢复,就算知晓也没用。

  脑子是没法反应过来的。

  当然,对于刘恒宇这个名字,他有着强烈的印象。

  Chen An 注意到,在他提起刘恒宇这个名字时,对方的身躯subconsciously 的抖了抖,似乎有种本能的反应。

  不会错了。

  眼前这人,多半就是Liu Family 的Old Ancestor ,那位铭刻于stone tablet 之上,号称比Liu Family Old Ancestor 辈分更多的刘恒宇。

  这么来看的话,Liu Family 也有不少东西啊。

  Chen An 感叹道。

  从那stone tablet 的情况来看,眼前这位估计在Liu Family 建立之前就已经在那地方待着了,多年以来一直被封印着,直到而今才重见天日。

  甚至往坏处想想,指不定Liu Family 之所以会被建立,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掩饰这一位的存在呢?

  在Chen An 看来,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当然,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些其实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是其他玩意。

  外界,blood refinement 大阵开始震荡。

  next moment ,Chen An 与刘恒宇同时转身,望向外界的某个方向。

  在他们的视线注视下,远处的那个方向有one after another red light 映射而出,直接照耀在整座九安城内。

  in an instant ,整座城市都被光辉笼罩,其中一切的异样气息都被直接映照而出,显露出来。

  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犹如Myths and Legends 中支撑天际的天柱一般,险些将整个大阵都给直接撑破了。

  如此恐怖的声势,就算想要不被人注意到,似乎也不太行了。

  Chen An subconsciously 的转过身,视线望向身前的刘恒宇。

  只见在对方身上,那天柱冲天而起,显得格外清晰。

  好家伙。

  Chen An 有些无奈。

  这还真是有些坑人啊。

  对自己的Formation 造诣,他还是有些自信的,所以此前一直以Formation 来封锁自身,将所有人的气息都锁住,以此来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this move 对其他人还好说,对于身前的刘恒宇来说就不行了。

  他身上的气息过于强大,自身此刻又处于混乱之中,根本不会主动压制自身的气息。

  而这也导致了大阵没法彻底遮掩他的internal qi ,一下子被四方的人所发觉。

  “en? ”

  仰望苍穹,感受着in midair 冲天而起的那道天柱,刘恒宇自身似乎也有些意外。

  伫立原地,他subconsciously extend the hand ,似乎想要抓住那道天柱。

  令人惊愕的事很快发生。

  伴随着他extend the hand ,四方的苍穹都开始崩塌。

  仿佛有Spiritual God 在此刻出手一般,恐怖的气息逸散而出,降临在此地,直接横扫了一切,将all directions 的视野全部遮蔽了。

  轰隆!

  强横的气息爆发,直接逸散而出,笼罩四野。

  刹那间,所有景象都全部消失了。

  那漫天的blood energy 被直接镇压,彻底disappeared 。

  blood refinement 大阵,被破了!

  站在刘恒宇身前,Chen An 近距离的望着这一幕景象,此刻嘴角都不由有些抽搐。

  好家伙啊。

  让Chen An 头疼了半天的blood refinement 大阵,就这么在刘恒宇的手下消失了。

  blood refinement 大阵,这门Formation 虽然也算精妙,但仅仅Formation 本身来说对Chen An 还是不算什么的。

  真正要命的是这Formation 背后的那些人。

  在这blood refinement 大阵的背后,可是有足足数位天人Martial Artist 的。

  数位天人Martial Artist 共同向前,在背后支撑这座大阵,这完全是以力取胜,纵使Chen An 的Formation 造诣有多高都无济于事。

  毕竟以他当前的情况来说,就算单单一位天人都已经很难应付了,更别说是这么多位。

  但让Chen An 头疼了这么久时间的blood refinement 大阵,到了身前的刘恒宇手中,转眼间又变得轻易可破了。

  这用的方式还是同样的,不是什么精妙的手法,单纯就是以力取胜,single force subduing 十会。

  “真好啊。”

  Chen An 不由sighed ,望着身前的刘恒宇,心中有些羡慕。

  “有有人来了”

  身前,刘恒宇突然开口说道。

  在最初的时候,他的声音还有些卡顿,不太流利,像是还没有清醒的样子。

  但随着时间过去,他的说话也慢慢正常了许多。

  尽管仍然有些呆滞的模样,却已经好了不少。

  “很强吗?”

  Chen An 没有意外,只是反问道。

  方才刘恒宇击破blood refinement 大阵,这闹出来的动静是如此巨大,那群人要是没法察觉那就是怪事。

  “很强。”

  刘恒宇nodded ,subconscious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很强?

  那还等什么!

  “走!”

  没有丝毫意外,Chen An 直接转身就走,再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

  开玩笑。

  眼前的刘恒宇在他看来已经强的变态了,纵使Venerable 在其手中都要陨落。

  而连刘恒宇都要觉得很强的存在,那该会有多强悍?

  听着Chen An 的话语,刘恒宇却没有动作。

  正当Chen An 以为,刘恒宇是不是还没恢复,需要拉一把的时候,他却突然动了起来。

  一阵声响从原地传出。

  next moment ,刘恒宇extend the hand 。

  强大的Divine Power 在其手心之中酝酿,随后爆发。

  轰隆!

  恐怖的声响爆发。

  这片大地开始寸寸龟裂,有一种莫名的破碎感浮现。

  next moment ,原地所有的人都开始消失,被一股Divine Power 所包裹,挪移到了其他地方。

  等Chen An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来到了另一处地方了。

  眼前这处地方看上去verdant hills and limpid water ,一副风景不错的模样。

  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四处元气有些薄弱,还需要多补充补充。

  “这是跑到多远的地方去了?”

  Chen An 有些傻眼。

  他敢肯定,自己现在绝对already not in 之前那地方了。

  刘恒宇一口气将Chen An 与所有Liu Family clansman 一块挪移了过来,直接从九安城中消失了。

  Chen An 敢肯定,自己现在肯定不在Song Dynasty ,甚至很可能都already not in 此前那片大域之上了。

  眼前刘恒宇的实力强悍的变态,这一下子挪移就不知道走出了多远的距离。

  此前九安城中的那些人估计是追不上来了。

  除非他们也有这ability ,可以直接挪移过来。

  Chen An 勉强放下了心。

  不管怎么说,能够不用直面九劫Holy Land 的追杀,这终究还是一件好事。

  Chen An 虽然不怕死,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少死一次比较好。

  在this world ,他可是还没待够呢。

  还是多留一段时日吧。

  “你的身上.同样也有圣痕的气息.”

  站在Chen An 身前,刘恒宇定定的望着Chen An ,好一会后才开口说道:“要我替你激活吗?”

  “圣痕?”

  Chen An 愣了愣。

  所谓的圣痕,他也仅仅只是听过一些,还从来没有真实感受过。

  如果说他身上也有圣痕之力,那么这又是从哪来的?

  他心中疑惑,于是主动开口询问:“所谓的圣痕,究竟是什么?”

  话音落下,刘恒宇开始沉默。

  他站在原地,对于这个问题似乎沉思了许久,随后才再度开口,给出了答复。

  “圣痕.是Saint Artifact 铭刻的烙印”

  “接触Saint Artifact ,与Saint Artifact 之力融合者,即为圣痕”

  他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同样的,在他说话的时候,一幅幅场景也自发浮现而出。

  那是他身上曾经发生的画面。

  一处高大的祭坛上,golden 的法杖伫立其上,而在法杖之下,一个婴儿发出了阵阵啼哭,其声音格外响亮。

  Chen An 注意到,在这婴儿啼哭的时候,那golden 法杖之上有一缕缕力量正不断垂落,加持在了婴儿的身上,让婴儿的本源不断变化,向着golden 法杖相贴近。

  在这个过程中,强大的sage 气息在浮现,此刻显得格外清晰。

  望着这一幕景象,Chen An 有些clear comprehension ,对于所谓的圣痕者存在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so that’s how it is 。

  那golden 法杖之下的婴儿,想来就是眼前的刘恒宇了。

  他是自幼出生在法杖之下,天然就经受了Saint Artifact 的baptism ,所以才拥有了一缕Saint Artifact 之力,拥有了圣痕。

  这可当真是great opportunity 啊。

  就是不知道那件golden 法杖是什么。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那golden 法杖同样也是一件强横的Saint Artifact ,拥有的力量想来也是恐怖的。

  这种Saint Artifact 纵使在this world ,想来也有很大名声。

  Chen An 默默观察着,随后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望着那画面中的golden 法杖,他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头。

  这法杖.怎么给人的感觉有些熟悉呢?

  好像就是九劫Holy Land 的那一根啊。

  我去。

  Chen An 的脸顿时绿了。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九劫Holy Land 的反应这么大了。

  因为在场面里给刘恒宇进行baptism ,赐予他圣痕的那件Saint Artifact 不是别的,恰恰就是九劫Holy Land 的根本,九劫杖啊!

  九劫杖乃是九劫Holy Land 的根本,也是九劫Holy Land 赖以存在的基本。

  刘恒宇身上拥有九劫杖这件Saint Artifact 的圣痕,难怪九劫Holy Land 的反应会这么大。

  毕竟想想就知道了。

  圣痕者体内拥有Saint Artifact 的力量,这多半是没那么简单的。

  若是让刘恒宇走到九劫杖身前,那他most likely ,还可以借助自己他城内的圣痕对九劫杖施加影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九劫杖这件Saint Artifact ,这似乎也不是impossible 啊。

  这谁能忍?

  Saint Artifact 是一个Holy Land 的根本,也是赖以生存的最大底。

  Chen An 觉得,换做自己是九劫Holy Land 的Holy Lord ,估计也要寻思着怎么出手,把刘恒宇给抓回去了。

  毕竟这么一个圣痕者流落在外,对于自家的Saint Artifact inheritance 就是一种威胁啊。

  如此一说的话,也就难怪此前那些人反应会这么大了,为了找到刘恒宇不惜发动大阵,将整座城的人都给refining 了。

  真是造孽啊!

  “伱身上有着其他Saint Artifact 的气息.”

  身前,刘恒宇开口说道:“动用secret technique ,吸取Saint Artifact 的气息,可以refining 成属于你的圣痕.”

  随着时间过去,他说话似乎也更自然了许多,此刻言语听上去还算流利。

  他一边开口,一面extend the hand ,一根手指向着Chen An 指去。

  大量的讯息从Chen An 脑海中浮现,其中蕴含着大道rune 的气息。

  这是一门盖世的秘术。

  造化圣法。

  这一门圣法,疑似乃一位sage 亲自开创,借助这门法可以refining 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一切,将其提炼为一Dao Rune ,借此来tempering 自身。

  感受着这一门法的玄奥,Chen An 不由一愣,站在那里沉吟了许多后,才算是反应过来。

  赚大了!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这门造化圣法中,有着圣痕的详细refining art 。

  纵使不提炼圣痕,单纯是这门法就相当珍贵,可以适用在许多地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