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5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第524章 bloodline 晋升!Anye 的苍生sword intent

  ……

  要不是妘泰安现在已经连爬都爬不起来,他怕是得直接和魏Qingyun 拼命。这也太欺负人了!

  好在气运之树也算是替妘泰安出了气了。

  别看它的枝条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但每抽中魏Qingyun 一下,便会有点点绿光从他体内逸散出来。

  these all are 他之前窃取的气运之树Source Power 。

  这些Source Power 本来就是气运之树生命的一部分,只不过是被邪道array 强行抽取出来,被迫为魏Qingyun 所用而已。

  此刻,随着这些Source Power 被从魏Qingyun 体内抽离,它们就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如同乳燕归巢一般纷纷重新投入到了气运之树的体内。

  不过片刻的功夫,魏Qingyun 的脸色就变得晦暗起来。

  就好似一个赌鬼连输了几天几夜后爬出赌场一般,一股霉运当头的气色彻底将他笼罩住。

  不好,这是Source Power 消耗光之后的Heavenly Dao backlash !   魏Qingyun 心头一惊,浑身顿时shivered 灵地打了个冷颤,一股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

  魏氏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夺天阵”抽取气运之树的Source Power 了,对于使用过后的repercussions ,自然也十分清楚。

  气运之树的Source Power 乃是抢夺而来,使用时受Source Power 庇护,自然会出现气运庇佑,flood of good fortune fills the heavens 的情况,但这股力量毕竟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旦耗光,Source Power 的庇护自然而然便会失去效果,Heavenly Dao backlash 自然也就随之而来。

  backlash 状态下,使用者的气运会降到一个极低的水准,也就是俗称的“霉运罩顶”。

  这种情况下,不管做什么都会变得极其不顺利。

  买东西正好买到次品,吃spirit fruit 吃出insect 这些还算是好的,出门就遇死对头,做不和谐的事时总是因为各种巧合被抓包,这些才比较坑,最夸张的时候,甚至连cultivation 时都会因为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原因而出setback 。

  好在魏氏对此已经颇有经验,一般会在Source Power 还没被彻底消耗光的时候,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躺着啥都不干,既不见客也不出门,连cultivation 都暂停,以此来大幅度降低气运backlash 的恶果。

  可眼下这场面,魏Qingyun 哪有躺平的条件?   第九道heavenly thunder 还未落下,sword array 双绝precious book 花落谁家还未成定数,这时候开始倒霉……魏Qingyun 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这little bastard ,好大的胆子!”

  魏Qingyun 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立刻伸手朝气运之树抓去,准备无论如何先控制住它再说。

  岂料,气运之树早就有所准备,趁着抽打之际吸回了残存的气运Source Power 后,它就立刻一溜烟地开始撒腿跑路。

  多年营养不良下,它的主根纤软无力,搁平时根本跑不快。然而,此刻它好不容易挣脱束缚,显然是拼了,连着主根和气根,以及所有枝条都一起出动,就跟个八爪鱼似的连滚带爬冲到了悟剑碑旁,然后“呲溜”一下躲到了Wang Anye 身后。

  到了这时候,它才算是安下心来,从Wang Anye 身后探出枝条,远远地朝魏Qingyun “呜呀呜呀”地嚎叫起来,还摆出了个鬼脸姿势,好似在表达“你有ability 来抓我啊”。

  非但如此,它还用根须和枝条抱住了Wang Anye ,枝条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一副好生亲热的模样。

  “yiyiyaya ~”

  就是这种味道,就是这种感觉!咿呀,这才是我的True Fated Son of Heaven 啊~~   气运之树兴奋得不能自已,感觉oneself 这辈子都没像今天这么幸福过!   然而,它这边兴奋得飞起,另一边的魏Qingyun 却快要气炸了。

  之前硬抗下第八道tribulation thunder ,他本就已经受了重伤,全靠着强大的profound qi 在压制伤势,这一激动,profound qi 一乱,伤势顿时又更重了几分,口中又喷出了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

  真·气到吐血。

  他正准备不顾伤势,先冲上去抓住气运之树再说时。

  蓦地!

  一股恐怖的威压从in the sky 传来。

  就这片刻的功夫,第九道heavenly thunder 已经酝酿到了极致。

  翻滚的tribulation cloud 中闷雷声阵阵,浓烈如浆的电流仿若金蛇狂舞般飞窜,一股destroying heaven and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威能在其中酝酿,terrifying 的威压如Mount Tai 压顶一般,沉沉地压到了每一个人头上。

  魏Qingyun 、妘泰安都是头皮发麻。

  这第九道heavenly thunder 乃是Divine Ability Thunder Tribulation 最强的一道,formidable power 绝伦。哪怕是Purple Mansion Peak ,正常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修士也得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才敢硬扛,否则一个弄不好就会陨落当场。

  别说他们现在都已经受了重伤,就算是peak state 都未必扛得住。而以他们如今的状态,挨上一下,多半必死无疑。

  可以说,他们俩是生是死,就看这最后一道tribulation thunder 到底劈谁了。

  真正决定命运的时候到了。

  然而,就在两人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紧张兮兮地盯着天空的时候。

  蓦地。

  坐在悟剑碑前的Wang Anye 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也随之一变,一股冲天sword intent 蓦然爆发而出。

  那sword intent 浩瀚而磅礴,带着股宛如皓月长空般广阔无垠的意境,又似是浩瀚汪洋一般能包容万物,承载苍生,浩浩汤汤,绵亘不觉。

  这sword intent 之中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他们一时之间竟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一般情况下,sword intent 都是越纯粹越好的。越是纯粹的sword intent ,锋芒越盛,formidable power 自然也就越强。

  然而,这一道sword intent ,却breakthrough 了他们的认知。

  这sword intent 之中包含的意蕴如此之多,如此之杂,却没有分毫杂乱,也没有相互干扰,反而化为了一股hard to describe 的强悍力量,厚重如山,却又锋芒无匹,仿佛能劈开Heaven and Earth 一般。

  功夫不负苦心人。在这混乱无比的Divine Ability Thunder Tribulation 之下,Wang Anye 的sword intent 终于成了。

  “嘶!”

  剑姬几乎是subconsciously 地sucked in a cold breath ,不自觉muttered :“这这这,这是什么sword intent ?怎么这么强?”

  魏Qingyun 和妘泰安也是震撼莫名,有一瞬间都几乎忘记了in the sky 即将落下的tribulation thunder 。

  “剑为锋,可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剑为盾,亦可守护苍生。”Wang Anye laughed ,淡淡说出了oneself 的理解,“这便是我从剑碑中悟出的sword intent ,是为——‘苍生sword intent ’!”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天空之中,已然酝酿到极致的tribulation thunder 也受到了这道sword intent 的触动,忽然翻滚动荡起来。

  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thunder ,乃是受到气机牵引,自然引发。这一道sword intent 之强,俨然已经不输给一般的Divine Ability 境powerhouse 所拥有的sword intent 。

  几乎是瞬间,Heavenly Dao 就将他认作了破境之人。

  滚滚tribulation thunder 蓦然锁定了Wang Anye 。

  很自然而然的,第九道heavenly thunder 就这么“轰隆”一声,裹挟着destroying heaven and extinguishing earth 的气息,当头朝Wang Anye 轰去。

  魏Qingyun 先是一愣,随即瞬间兴奋起来:“hahaha ~~!好!总算轮到你挨雷劈了!”

  一股大仇得报的爽快感充斥在他心头,让他那张惨白的脸上都泛起了兴奋的红晕。

  而与此同时,还在Wang Anye 怀里的姬芊芊却是turned pale in fright 。

  ”Not good !”

  几乎是subconsciously 的,她“锵”的一声precious sword 出鞘,整个人也瞬间腾身而起,准备冲向tribulation thunder 。

  这一瞬间,她的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的,根本没空去思考oneself 究竟能不能挡得住tribulation thunder ,也没空思考oneself 被这一道tribulation thunder 劈中会怎么样。

  她只是本能的出剑,想要护住Wang Anye 。

  就连她oneself 都没注意到,就在她出剑的这一瞬间,她的sword intent 也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只是这一抹变化太过细微,情况又太过紧急,simply 没有人注意到。

  “咿呀Eyah! ”

  滚滚雷鸣之中,气运之树恐惧的尖叫声也响了起来。

  身为一棵树,它对heavenly tribulation 有着本能的恐惧,此时几乎已经紧张到浑身颤抖,不能动弹,但那几条细若的树根却不自觉地死死卷住了Wang Anye 。

  就在这无比紧张,无比压抑的氛围之中。

  Wang Anye 温和而令人定神的声音蓦然响起。

  “莫要紧张。”

  与此同时。

  “嗡~”

  一声如ancient bell 般厚重悠长的sword cry 声中,一柄形态古拙的long sword 蓦然腾空而起,悬浮到了Wang Anye 头顶,散发出了让人震撼的磅礴威压。

  那ancient sword 的形态实在是太过于熟悉,sword array 双姬蓦然秀目圆睁,几乎不敢相信oneself 的眼睛:“岁,Years ?!这是Years !”

  而就在她们惊呼出声的同时,Wang Anye 已经伸手握住了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long sword “Years ”的剑柄,运起全身profound qi ,手腕一抖,一剑朝in the sky 的tribulation thunder 而去。

  “bang! ”

  terrifying 的sword intent 轰然爆发。

  next moment ,它便以无可匹敌之势撞上了从天而降的tribulation thunder 。

  “轰隆隆”的炸鸣声伴着sword edge 的长鸣,瞬间响彻了整个剑冢。

  terrifying 的冲击波席卷而出,瞬时间,就连in the sky 滚动的tribulation cloud ,以及剑冢之中stand in great numbers 的ancient sword ,都在这terrifying 的能量冲击之下疯狂震动起来。

  身为Peerless Heaven’s Chosen ,虽然Wang Anye 如今才只是Purple Mansion Realm second layer 的cultivation base ,可他bloodline 层次却已经觉醒到了seventh layer ,比之妘泰安和魏Qingyun 还要高出一重,就更别提还只是fifth layer 的姬芊芊了。

  强大的bloodline 优势之下,他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其实丝毫不输给妘泰安和魏Qingyun ,甚至可能还要超出一些,再加上刚刚领悟的强大“苍生sword intent ”,以及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long sword “Years ”的加成,他全力一剑的formidable power ,俨然已经直逼Purple Mansion Realm Peak !

  sword intent 震荡之下,那恐怖绝伦的最后一道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thunder ,竟forcibly 被他一剑劈成了两半。

  尽管没有彻底溃散,但formidable power 却是被抵消了将近一半,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仿佛要把Heaven and Earth 劈开的恐怖威势。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被眼前scene 震撼到几乎失语。

  魏Qingyun 猖狂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妘泰安则是完全被那一剑夺走了心神,sword array 双姬更是激动到差点忘了呼吸。就连压根不懂剑的气运之树都激动得挥舞起了枝条。

  而就在这眨眼之间,那被sword intent 震荡得停滞下来的tribulation thunder 余威已经重新凝聚,再次向下着Wang Anye 劈来。

  Wang Anye 正要举剑再次迎击。

  然而就在这时。

  阵阵罡风袭来,in the sky 的tribulation cloud 一阵动荡。

  凝滞的tribulation thunder 余威微微一震,竟是unfathomable mystery 分成了两道,而后绕过Wang Anye ,直直地向着躺在地上的妘泰安和魏Qingyun 而去。

  “我……艹!”

  这雷不都已经被挡下来一半了吗,怎么这都还能拐弯?!   魏Qingyun 头皮一麻,刚刚还因为Wang Anye 被雷劈而兴奋的心情顿时像是被浇了盆ice water 似的,一下子凉到了底。

  他的脸色难看无比,手中的动作却不敢有丝毫停顿,几乎是立刻掏出了一枚medicine pill ,咬牙吞了下去。

  【sixth grade 夺天holy pill 】!   这是他手上仅有的一枚sixth grade medicine pill ,有夺天造化之能,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恢复全部伤势,并爆发出超越自身极限的实力。

  尽管这medicine pill 服用的代价十分惨烈,medicine efficacy 过后可能会有內腑尽碎的危险,但如今这种情况,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

  medicine pill 入腹,瞬间化为一股灼热的能量涌向四肢百骸。

  魏Qingyun 只觉精神一振,原本的伤势尽数recover completely ,meridian 内的profound qi 更是奔腾如同大河,瞬间恢复到了鼎盛的状态。

  而他的周身,更是腾起了磅礴的威势,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一般,灼灼升腾,不受控制地向周围扩散开来。

  这便是夺天holy pill 的增幅效果了。

  就这么一耽搁,tribulation thunder 余威已然到了他面前。

  魏Qingyun 立刻催动profound qi ,全力took out 了手中的Divine Ability precious shield 。

  “bang! ”

  一声炸响,tribulation thunder 劈在了Divine Ability precious shield 上。

  Divine Ability precious shield 猛地一震,魏Qingyun face deathly pale ,瞬间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可是最后一道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thunder ,就算是正儿八经晋升Divine Ability 境的修士,在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都难免要被劈得半残。哪怕被Wang Anye 出手拦了一下,到他这里只剩下了不到1/4/2022 的formidable power ,也不是准备不足的他能轻松扛下的。

  顷刻间,terrifying 的lightning 便将魏Qingyun 和他手中的Divine Ability precious shield 一起淹没。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妘泰安也面临着一道tribulation thunder 余威的侵袭。

  妘泰安本就已经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手中的底牌也早已在之前那Six Paths heavenly thunder 之下耗光了,哪里还能扛得住这1/4/2022 道tribulation thunder ?!

  眼看着in the sky 的lightning 越来越近,妘泰安眼底划过一抹绝望,手中的剑却仍旧握得死紧。

  娘的,他妘泰安这辈子就没认过命!就算要死,他也要死在战斗过程中,绝对不要躺在这里等死!

  然而,就在他催动着体内仅剩的profound qi ,挣扎着想要出剑的时候。

  蓦地。

  “zheng! ”“zheng! ”“zheng! zheng! 铮……”

  一连串如同琴弦嗡鸣般的sword cry 声接连响起,整个剑冢内的剑竟都挣脱地面,飚射向了空中。

  妘泰安愕然抬头,就见以那柄名为“Years ”的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long sword 为圆心,整个剑冢内的剑竟在他头顶纵横盘旋,飞快变幻,顷刻间便组成了一个sword array ,将他护在了里面。

  旁边,Wang Anye 抬手掐诀,正在认真控制着sword array 。

  tribulation thunder 的余威strikes 在sword array 上。

  狂暴的lightning 在剑与剑之间疯狂攒动,散发着狂暴的能量冲击。

  然而,这些能量却全都被sword array 挡在了外面,丝毫没有波及到sword array 守护之中的妘泰安。

  在这lightning 的掩映下,Wang Anye 笔挺的身形看起来竟是无比的高大,伟岸。

  妘泰安瞪直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久久无法回神。

  过了好一会儿,tribulation thunder 余威才彻底散去。

  天空之中,黑沉沉的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cloud 终于逐渐开始消散,阳光重新倾洒而下,照亮了整个剑冢。

  只见Wang Anye 左手边,魏Qingyun 如同一条死狗般躺在被heavenly thunder 炸出的坑底,全身焦黑一片,from head to toe 找不出半点贵家Young Master 的气度来。

  Wang Anye 的sword array 也随之散开,一柄柄precious sword 重新插回了剑冢之中。

  灾难般的heavenly tribulation 总算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in the sky 的云朵绽放出了五色rays of light ,大团大团的甘霖从天而降,moved towards 下方的众人倾洒而下。

  这些甘霖都是纯粹的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拥有洗髓伐毛,提升bloodline 的功效。

  heavenly tribulation 便是如此,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者经历重重“考验”而不死后,就能得到Heavenly Dao 之馈赠。

  见状,妘泰安终于从愣怔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眼眸大亮,嘴都笑得咧开了。

  原来欺骗Heavenly Dao 引来heavenly tribulation 后,竟然一样会有甘霖降下。我妘泰安承担的heavenly thunder 最多,这一波的好处多半也是拿得最多了。

  有这一波甘霖,先前的种种苦楚和损失,就都值了!

  然而,就在他激动地等着甘霖降落到oneself 身上的时候,甘霖之中,忽然先分出了一小团的一小团,约莫有数十分之一的模样,飘飘然然地落到了远处姬彦修的身上。

  那小子竟然没死?   妘泰安脸颊微微一抽,有些心疼。

  好吧,那小子好歹也扛了第一道heavenly thunder ,虽然是最弱的heavenly thunder ,但分到些许“甘霖”也是合情合理的。trifling 数十分之一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随后,Heavenly Dao 对甘霖的分配就有些让妘泰安看不懂了。

  剩余绝大部分甘霖被分成了四团,但是那四团的大小continuously 扭曲变化着,就好似Heavenly Dao 正在一团乱麻的计算每个人应当获得的量。

  this time 的Divine Ability 劫的过程的确复杂异常,也难怪Heavenly Dao 都有些算不过来了。

  甘霖扭曲了半天,最终还是分成了四团,其中最大的一团约莫占据了四成,剩余三团各占据两成的模样。

  四成?

  妘泰安砸了咂嘴,略有些不太满意。

  他可是承担heavenly tribulation 最多的男人!怎么只有四成?forget it, forget it ,四成就四成吧,已经算是最多的一个……了……咦?

  妘泰安蓦地stared wide-eyed ,随即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只见那一团最大的甘霖,竟然开始向Wang Anye 那边降落。而飘向他妘泰安的,仅有trifling 两成。

  这是凭什么呀?

  那Wang Anye 从头到尾都在悟剑,也就是在最后关头将第九道heavenly thunder 劈成了两爿,随后再施展sword array 替他挡了半道而已。

  这狗曰的Heavenly Dao 该不会这么小心眼,就因为老子骂了它几句,就借公报复了吧?

  可惜,妘泰安就算再能耐,再嘟囔,也干涉不了Heavenly Dao 的决定。

  Heavenly Dao 有它oneself 的一套运算法则。

  除了Wang Anye 的四成和妘泰安的两成外,魏Qingyun 和姬芊芊,也是各自两成。

  此时的魏Qingyun 已经伤势极重,见得有两成甘霖飞来,心中也是一喜。

  虽然他觉得oneself 这一波算是亏大发了,但好歹有甘霖补偿,总算还能弥补一些损失。

  可正在此时。

  天空之中一道罡风穿过峡谷,正好吹中了魏Qingyun 那两成甘霖,吹得它重新飘飞起来,改变了方向朝Wang Anye 飞去。

  “我……艹!”

  魏Qingyun 干涸的嘴唇蹦出了两个字,气得脸庞都扭曲了起来。

  他伸着手远远地想要抓住那甘霖,可甘霖却还是越飘越远,魏Qingyun 的心也越来越沉。

  眼看着那一团甘霖就要飘落到Wang Anye 身上,他只觉oneself 的心都要碎了。

  这也难怪他倒霉。

  第一波气运驱散的backlash ,仅仅是将他原本鸿运当头的气运驱散,equivalent to 将气运从八十变成零,变得气运平平无奇而已。

  但之后的second wave ,被抽掉气运之树的Source Power 后出现的气运backlash ,却是相当致命的。

  现如今,魏Qingyun 的气运已经equivalent to 从零变成了负八十。

  这种霉运当头的情况下,他连走路都有可能会摔断腿,喝水都会有mortal danger ,总之是倒霉透顶了。

  此等情况下,即将得手的一团甘霖被大风吹走,反而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他要真得到了,才是不合理。

  就这样,Wang Anye 一下子得到了其中六成的甘霖(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

  温和的能量沁入他体内,开始洗髓伐毛,他感觉就像是泡了个温泉一般,一股浑身舒坦的感觉油然而生。

  与此同时,Wang Anye 沉寂已久的bloodline 之力,也再度开始觉醒,其觉醒程度一下子从seventh layer 初段breakthrough 到了seventh layer 中段。

  换算成bloodline aptitude ,便是从绝世丁等晋升到了绝世丙等中段!   而妘泰安虽然仅获得了两成甘霖,但因为他只是Great Heaven’s Chosen Purple Mansion Realm ,目前的bloodline 觉醒程度还只到Sixth Layer ,两成甘霖下去,效果也是极为明显,竟是一下子从Great Heaven’s Chosen 乙等,飙升到了Great Heaven’s Chosen 甲等!

  原本妘泰安Great Heaven’s Chosen 乙等的aptitude ,想要去争夺Imperial Family 的precious book ,难度不小,但如今他的aptitude 一下子到了Great Heaven’s Chosen 甲等,就算是在整个Immortal Dynasty Imperial Family 都是aptitude 比较靠前的了,自然更加容易受到precious book 的青睐,前路似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也好也好,那Six Paths heavenly thunder 总算没有白挨。”妘泰安沉闷的心情,也是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apart from this 。

  姬芊芊得到的好处更大。

  她虽也是Great Heaven’s Chosen ,但如今不过Celestial 境,bloodline 觉醒程度也只到fifth layer ,同样是两成甘霖,竟是让她的aptitude 从Great Heaven’s Chosen 丁等,一下子飙升到了Great Heaven’s Chosen 乙等。这简直是天降横福。

  她秀目圆瞪,几乎不敢相信oneself 的感觉。

  “妘兄。”Wang Anye 远远地cups the hands 道,“今天这事有些古怪。在下感悟sword intent 感悟得好好的,为何会有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cloud 出现?”

  “Anye 老弟不知道也情有可原。这种情况本就极为罕见。”妘泰安终究也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解释道,“我在族中的Scripture Pavilion 中读到过一些ancient book ,其中记载,在Divine Martial 皇朝时期,有一个家伙研发出一种【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其作用就是专门欺骗Heavenly Dao 引发heavenly tribulation 。只是this thing 作用不大,反而还有颇多危险,因此自Divine Martial 时期便被列入了【违禁talisman 】。”

  甘霖作用下,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基本复原了,这会儿虽然狼狈,但侃侃而谈之下,却也显出了几分Immortal Dynasty Imperial Family 的风采来。

  “so that’s how it is 。”Wang Anye 感激道,“Anye 今日算是见识了。”

  “怎么会没作用呢?像我们这种低阶修士,可以用来刷甘霖啊。”姬芊芊振奋不已,“这要是再有一枚【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我就能上Peerless Heaven’s Chosen 了!”

  “芊芊Miss 莫要想当然尔。”妘泰安摇头道,“一来,欺骗Heavenly Dao 总会给咱们带来一些隐患的,尤其是在晋升Divine Ability 境,再次遭遇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cloud 时必然麻烦重重。骗一次后果就小不了,骗两次还得了?好在this time 主谋并非是咱们,会被牵连的少一些。”

  “第二,Divine Martial 皇朝之所以将其列为【违禁talisman 】,最大的原因还在于此符用多了会干扰和紊乱Heavenly Dao 的运行法则。这Heavenly Dao 一乱,天下岂能不乱?一旦Heavenly Dao 崩塌,world 都会被毁灭。”

  “跟two 透露一些绝密消息。”妘泰安mysterious 兮兮地说,“这【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的发明者叫——【邪阵仙】,此人专门做一些歪门邪道之事,因不满进行发明的【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被列为违禁,还搞出过一些大动作,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后果,后来直接被Divine Martial 皇朝列为了十大通缉犯之一!”

  “那还是算了。我能成为Great Heaven’s Chosen 乙等已经很满足了。”姬芊芊一颤,didn’t expect 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的水如此之深。

  十大通缉犯?   Wang Anye slightly frowned 。

  他想起了同为十大通缉犯的【Blood Venerable 】。一个Blood Venerable 在Divine Martial 时期,就已经搞得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影响力一直蔓延到现在了。

  那个邪阵仙,多半也是个令Saint Sovereign 颇为头疼的家伙。

  Divine Martial 时期的确十分强大,powerhouse 也如云,不过这牛鬼蛇神可也是真不少。

  ”pu! ”

  听着他们的对话,魏Qingyun 再次吐血,本就黑如锅底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当然也知道使用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的后果。但是关键时刻,岂能不用?只要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到手,凭家里丰厚的资源,战胜恶果也不难。

  却不料,现在好处都是他们拿,他魏Qingyun 却要背最大的一口锅!

  “yiyiyaya ~~”

  危机之后,气运之树也缓了过来,开始缠上了Wang Anye ,枝条蹭来蹭去着讨好,一副可怜巴巴求包养求收留的模样。

  “你是想要成为我的natal spirit tree ?”Wang Anye 说道。

  “咿呀咿呀嘿。”气运之树连连点着树杆,眼巴巴地“看”着Wang Anye ,期待万分。

  “我看你太过虚弱,应该是本源亏损太多。”Wang Anye 心疼地揉了揉它的枝干,“签订natal 契约需要消耗Source Power ,现在成我natal spirit tree ,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你既然愿意跟我,就先跟着我好好休养。我回头请教一下我家Grandmother Lixian ,看看怎么样补你的本源。”

  “咿呀呀。”气运之树感动而开心地欢呼,搂着Wang Anye 蹭来蹭去,摆明了一副我跟定你了的架势。

  ”pu! ”

  魏Qingyun 睚眦欲裂,再次喷血。

  他真想晕过去而眼不见心不烦,可是他这会儿头脑太清醒太清醒,竟是怎么也晕不过去!   可怜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Wang Anye 将好处一样样的收入囊中。

  “这可真是个皆大欢喜的great completion 结局。”sword array 双姬感慨着说,“这小树苗儿也是着实有点可怜。”

  此时除了魏Qingyun 这个唯一的例外,现场的气氛极其融洽,温馨。

  躲在Years 里的Ji Wuchen 见事情解决,正好也没人注意到他,便偷偷摸摸地准备往Wang Anye 的无量precious ring 中藏,以免影响到Anye 继承precious book 。

  然而,他才悄悄摸摸地挪了一半的距离,sword array 双姬就已经眼尖地发现了他。

  “Ji Wuchen !”剑姬眼神一厉,猛地一声娇斥,“你这狼心狗肺的old thing ,居然还敢躲?!”

  “Ji Wuchen !你以为躲进Years 里面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做梦!你就算化成灰了我们都认得你。”阵姬也是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了,气得身躯直颤,慵懒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你这个坏old man ,竟然把我们姐妹俩囚禁了七千多年!七千多年啊~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过的么?!”

  “Years ”剑身一僵,蓦然停住。

  Ji Wuchen ?!

  姬芊芊俏眸圆睁,一脸的诧异和茫然。

  Ji Wuchen 不是他们家Old Ancestor 的名字么?可现在这里除了oneself 和Anye 他们三个,就只有剑了,Old Ancestor 在哪里?   然而,她不知道Ji Wuchen 在哪里,Wang Anye 却是知道的。

  他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

  Master 啊Master ,oneself 造的孽,还是得oneself 受着。this time ,disciple 是救不了你了。

  ……

   8000+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