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5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第525章 我们家Anye ,也有资格争immortal scripture 了   ……

  “呃……hehe 。”

  身份被sword array 双姬一口道破,Ji Wuchen 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操纵着flying sword 颤颤巍巍地飞了出来。

  在姬芊芊,妘泰安,以及魏Qingyun 错愕的目光之中,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Years ”剑身上泛起了柔和的rays of light ,随即,一个须发皆白,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老者phantom 便缓缓浮现在了剑身上空。

  三人simultaneously stared wide-eyed 。

  “无尘见过剑姬小Elder Sister ,阵姬小Elder Sister 。”Ji Wuchen 尴尬地朝sword array 双姬cups the hands 行礼,心虚地打招呼道,“这一晃七八千年……”

  “谁是你小Elder Sister ?”

  “你说话注意点。”

  Ji Wuchen 话还未说完,就被sword array 双姬怒怼着打断了。

  他不由得一阵错愕。

  明明Anye 叫各式各样的item spirit 小Elder Sister 时,她们都是很开心很热情的,怎么到他这里,就被怼了?

  “无尘Ancestor ?您,真的是您!”姬芊芊直到这时候才终于敢确认Ji Wuchen 的身份,不禁捂着嘴,一脸震惊。

  虽然家里祠堂里挂着无尘Old Ancestor 的画像,无尘Old Ancestor 也的确就是长这个样子,可,可,可无尘Old Ancestor 怎么就变成item spirit 了?!而且他怎么会在Young Master Anye 身边?

  姬芊芊有点懵,感觉oneself 脑子都不够用了。

  “芊芊啊,你这child 还不错,Old Ancestor 我都看在眼里了。”Ji Wuchen 略显尴尬地赞了一声,安抚说,“你先莫作声,等Old Ancestor 处理完眼前的事后,再与你相认。”

  “是,Ancestor 。”

  姬芊芊乖乖nodded ,眼神中却依旧充满了震惊。

  “剑Senior Ji ,阵Senior Ji 。”Ji Wuchen 再次朝双姬cups the hands 致歉说,“此事说起来,的确是无尘的错。正因为我当年的冲动和莽撞,方才造成了一系列难以挽回的后果。好在Heavenly Dao 垂怜,让我一缕Remnant Soul 苟活至今,还收了Anye 这么个宝贝disciple 。”

  “Young Master Anye 果然是你disciple !”sword array 双姬话语中直接抓重点,Shuangshuang 惊喜莫名,“看在你收了一个好disciple 的份上,我们就原谅你了。”

  说着,两女竟是就这么抛下Ji Wuchen 不管了,转而带着precious book 扑棱扑棱飞到Wang Anye 面前,乐颠颠道:“Young Master Anye ,时候已然不早,咱们抓紧开始进入主题。快快敞开你的Spirit Platform ,我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和你结合了。”

  “……”

  Wang Anye 无语。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我反对!”经过甘霖baptism 之后,妘泰安恢复了不少,举手反对道,“我承认Young Master Anye 很强,领悟的sword intent 也厉害,被剑姬阵Senior Ji 器重也顺理成章。但他没有经过悟剑碑留痕,这不能作数,就好比成亲没在官府登记,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说的也有道理。”sword array 双姬at first 还想揍人,可听到后面,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Anye 啊,你就留一道剑痕吧,省得旁人以为我们姐妹见得俊俏男子就走不动道了。”

  也罢。

  Wang Anye 略一思量,便一把抓住Years 剑,释放出“苍生sword intent ”,一剑斩在了悟剑碑上。

  不同于斩heavenly tribulation 那spare no effort 的一剑,这一道sword intent 中并没有掺杂半丝profound qi ,那股意蕴却依旧展现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瞬时间,悟剑碑上就留下了一道about one chi 深的剑痕。

  比起当初sword array 双姬的开山Old Ancestor 陈sword cry ,犹要厉害出一倍有余。

  “这……”

  妘泰安“咕嘟”一声咽了下口水,looked towards Wang Anye 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他之前还把Wang Anye 当成厉害一点的同辈的话,现在,Wang Anye 在他眼里已经是一条金晃晃的粗大腿了。

  这道sword intent 如此强悍,难怪连最后一道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thunder 都能劈散。

  这家伙的未来,必定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

  一时间,妘泰安不能说倒头就拜吧,但也决定了must 把握机会,好好与Young Master Anye 结交一番。

  “好好好,剑痕一尺余,aptitude 卓绝,perception 绝佳,looks 又如此俊俏~”sword array 双姬振奋不已,“完全符合我们姐妹的择偶,不,择继承人的标准。”

  “two senior ,你们先前不还是要关注一下家世的么?”妘泰安又略微有些不服气地问,“家世不够的话,cultivation 到Void Soaring Realm 都很吃力吧?”

  “也对,Anye 你家世咋样?”sword array 双姬这才醒过神来,又安抚他道,“你别怕,家世若是差点也没关系,咱们姐妹可以想办法多赚点资源。”

  “two item spirit senior 且放心。”Ji Wuchen 抢先replied ,“Anye 的clan 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富可敌国】。”

  霎时间,sword array 双姬笑得眉儿都弯了。

  天底下还有什么比这更爽的事情?

  俊俏、温润、天才、还巨有钱!这种只有梦里才会出现的完美继承人,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们眼前。

  “现在所有程序都走完了!我们现在就fuse together 吧!”剑姬兴奋地拉着阵姬就往Anye 那边冲,准备开始契约。

  然而。

  正在此时。

  苍穹之中,骤然传来了几道剧烈的space fluctuation 。

  “oh la la !”

  随着空间被撕出一道裂缝,一位周身燃烧着raging flames 的老者骤然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他穿着一身深色的长袍,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一身的威势磅礴而炽烈,刚一出现,整个剑冢的温度都随之开始上涨。

  此人,赫然是整个Immortal Dynasty 都威名赫赫的烈火True Monarch 魏东庾。

  他目光威严,imposing manner 凌厉地扫视了一下全场,见得魏Qingyun 竟然趴在地上,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脸上当即泛起了怒色,声音隆隆如雷:“Qingyun ,究竟出了何事?”。

  “Ancestor !”

  几乎将脑袋埋在土堆里的魏Qingyun 见到自家Old Ancestor ,又是羞愧又是委屈,几乎都快哭了出来。

  他哽咽了一下,才声音嘶哑地道:“我失败了。”

  他活到这么大,从未经历像今天这般的挫折和惨败。

  “这……?”魏东庾sucked in a cold breath 。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准备周全,十拿九稳的行动竟然还会失败。

  然而,还没等他细问,他周围的in the sky 便再次泛起了剧烈的space fluctuation 。

  “oh la la !”

  “撕拉!”

  伴着两声刺耳的撕裂声,两道深邃黝黑的Space Crack 骤然出现,紧接着,另外两尊Void Soaring 大佬,姚元刚和Ji Yue’er 也相继显现出silhouette 。

  因为要Tearing Space 赶路,两人自然是爆发了全力,一身的Void Soaring Realm 威势也是展露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此时的姚元刚周身one after another 水波激荡,仿佛披上了一层水色甲胄,背后那几乎具象化的magical form phantom ——一头巨大的墨色Qilin 更是正昂首咆哮,威风凛凛,霸道非凡。

  那一身澎湃的威势,让小半个天空都泛起了黑沉沉的水色涟漪,当真是恐怖异常。

  姚元刚作为morning sun 王夫,自然也是在Immortal and Demon Battlefield 和Beyond-Territory Battlefield 立下过赫赫战功的。

  pinnacle 时期,他甚至曾协同morning sun 王一起Commander 三支Immortal Dynasty 王牌Legion ,几千年下来,large and small 的战事可以说是经历过不知凡几。

  可以说,morning sun 王王冠上的光辉,他起码有一半的功劳。

  因此,Immortal Sovereign 还亲自敕封他为【玄壬True Monarch 】。不过,他本人为人低调,鲜少露头,外人只知他是morning sun 王夫,只有少数熟悉的人才清楚他的能力。

  至于Ji Yue’er ,此时也是爆发了全身的imposing manner ,一双golden 的蛇瞳紧紧缩着,目光凌厉而阴冷。

  她仍是那一身素白的长裙,身形却仿佛笼罩在了一层诡异的阴影之中,浓郁的灰色雾气以她为圆心扩散开去,笼罩了她身后的小半个天空。

  雾气中,一条巨大的white 蛇形phantom 盘亘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like Dragon not Dragon ,似蛇非蛇,却带着一股仿佛来自远古蛮荒的霸道和凶戾,凶威滔天。

  很显然,她的magical form phantom 绝不是类似于Qilin 这样的瑞兽,多半是某种远古ferocious beast ,但同样威势惊人。

  哪怕在场的三位Void Soaring Realm powerhouse 之中,就数她晋升Void Soaring Realm 的时间最短,年龄也最小,但光这一身威势,便已经没有人敢小看她。

  their three people ,都是各自隐约感受到了这边有一道“剧烈”能量波动,才Tearing Space 赶至看看情况的。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现场的情况竟然会如此惨烈。

  除了Wang Anye 和姬芊芊,魏Qingyun 和妘泰安竟然全躺了。尤其是魏Qingyun ,简直都不能看了。

  “Ancestor ,我失败了。”

  见到自家Ancestor ,妘泰安也是满脸羞愧,连说话声音都小了。

  姚元刚frowned ,but soon after 说道:“只要过程公平,失败便失败了。precious book 之事,我们还是能再想想other methods 的。”

  “gē gē gē ~看样子是我家Young Lord 赢了。”Ji Yue’er 笑得很开心。

  虽然说她对自家Young Master 的信心达到ten out of ten ,但未曾真正尘埃落定,内心总是会有些小忐忑的,如今见到这场面,她也算是踏实了。

  “Qingyun ,究竟是出什么事情了?”这时候,魏东庾忽然看到了Wang Anye side 气运之树,当即脸色都阴沉了起来。

  “Ancestor ,这,这……”魏Qingyun 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眼神中满是闪烁。

  “还是我来说吧。”妘泰安冷冷地瞥了魏Qingyun 一眼后,将此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既不偏袒也不隐瞒。

  at first ,姚元刚的表情还算是正常,然而越是听到后面,他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变得铁青:“囚禁气运之树,抽取其Source Power ,再用【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暗中耍手段……真是好,很好!魏东庾,此事你有何解释?”

  “我家Qingyun 用气运之树提升气运,不过是为了增加胜算而已,这一点根本没有违背Immortal Dynasty 律法。”魏东庾强硬道,“至于什么【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我们魏氏听都没有听说过。”

  “胡扯!”妘泰安怒道,“如果不是魏Qingyun 用了欺天引thunder talisman ,又怎么会引来Divine Ability Thunder Tribulation ?我可是足足挨了Six Paths heavenly thunder 啊!”

  “妘小Prince ,这不过是你主观推断出来的probability 之一而已,在场那么多人,人人都有嫌疑。你怎知就一定是我家Qingyun ?”魏东庾coldly said ,“依我看,说不定此事是Eastern Qian 那小子弄出来的鬼,否则为何heavenly thunder 同样不砸他?而且此事摆明了,是他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嘿,你这old thing 。”Ji Yue’er expression turned cold ,怒道,“我家Anye Young Lord 是什么身份?也容得你诋毁?”

  “不过是推断而已,is it possible that 妘小Prince 能推断,我这把old bones 就无权推断了么?”魏东庾显然不是易于之辈,三言两语就先将魏Qingyun 摘了出去。

  妘泰安的脸色有些难堪。

  他十分清楚此事必然是魏Qingyun 在搞鬼,但实质上的证据他也根本拿不出来,如此狂暴的Divine Ability tribulation cloud 之后,天机也会受到干扰,寻常的时光回溯类treasure 根本无法回溯当时的真相。

  除非Immortal Sovereign 她老人家亲自出手,否则根本难以查出当时的真相。

  “妘兄莫要着急。”Wang Anye 淡定地persuaded ,“此事的是非公论,你我心中都有数,以后多加小心点便是。”

  “Young Master Anye ,你这个brother 我交定了。”妘泰安感动地cups the hands 道,“最后那一道heavenly thunder 若非你救我,我恐怕要殒命当场了。等你处理完Ji Clan 之事后,must 去我morning sun Royal Residence 作客。”

  “一定一定。”Wang Anye 还礼。

  “hmph! ”魏东庾又道,“失败便失败了。不过,劳烦那Eastern Qian 小子,把气运之树还给我们。”

  “hehe ~”Wang Anye said with a sneer ,“气运之树是你家的么?你们用了邪道手段囚禁气运之树,时不时抽他的本源,作出如此残忍之事非但不反思,还想继续虐待它?你可以问问他oneself ,愿不愿意跟你们回魏氏。”

  “咿呀嘿yiyiyaya !”气运之树愤怒地吼着,然后紧紧缠绕住Wang Anye ,一副“我不愿意去魏氏,我跟定你”的模样。

  “魏兄,其他的事情没有证据,我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但是囚禁和虐待气运之树的确是你们魏氏过份了。”姚元刚皱眉说道,“如今气运之树已然脱困,它oneself 倘若不愿归去,还是别强求的好。”

  其实姚元刚心里也门清。

  妘泰安是什么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他也相信妘泰安说的是真的。可既然没有证据,自然不好公开指责,但留下气运之树,给魏氏添些堵还是要的。

  “咯咯~”Ji Yue’er 也娇笑不已道,“Old Man Wei ,既然气运之树愿意跟我们家Young Lord ,你想要回去的话还得过this Miss 这一关。”

  “hmph! ”

  魏东庾看着姚元刚和Ji Yue’er 两人,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以一对二,真打起来绝对是他吃亏。

  他明白,今日以他strength of oneself ,恐怕难以拿回气运之树了。这一波操作,当真是赔了Madam 又折兵。

  “山高路远,今日之事我魏氏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魏东庾也不再废话,放了句狠话之后,便手一挥,一股磅礴的能量裹挟住了魏Qingyun ,imposing manner 非凡地腾空而起。

  “咿呀Eyah! ”(坏人终于走了!)   气运之树缠着Wang Anye 不停地蹭着,显得十分高兴,还远远地朝魏东庾远去的方向竖了根手指。

  “恭喜Anye Young Lord ,既赢了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还有其他不小收获。”Ji Yue’er 飞身而下,cups the hands 道喜。

  她跟随的Wang Clan 越厉害,潜力越高,未来她就越安全,心中自然也是高兴的。

  “此番全仰仗姬Consecrate 撑腰了。”Wang Anye cups the hands 道谢,随后又道,“在我继承precious book 期间,还请姬Consecrate 照顾一下气运之树。”

  “此乃玥儿分内之事,Young Master 何须挂齿?”Ji Yue’er 自然没有不应的。

  将气运之树托付给了Ji Yue’er 后,Wang Anye 又与妘泰安和姚元刚两人道了别,而姬芊芊则是去照顾她的太爷“姬彦修”了。

  做完这些之后,Wang Anye 才专心致志的开始继承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

  他敞开Spirit Platform ,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立刻“扑棱扑棱”地飞入了他的Spirit Platform 之中,随之又是一番refining 和融合。

  与此同时,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中积攒多年,早已满满当当的“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也是如enlightenment 一般进入Wang Anye 体内。

  precious book 的核心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乃是由Dao Comprehension Stone 混合其他材料refining 而成的precious book ,其中承载的乃是precious book 的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以及历代先辈对precious book 的感悟。

  另外一部分,则是由Heaven and Earth Spirit Object refining 而成的储能部分,可以吸收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并将之储存在precious book 内部,留待下一位继任者。当然,根据所用Heaven and Earth Spirit Object 的品质不同,能够储存的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总量也会有些区别。

  这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通常而言,precious book 只需要三四千年时间就能吸满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但是满则盈溢,因此Sword Array Precious Book 贮存的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比普通precious book 多不了太多。

  但是对于Wang Anye 已经够用了。

  之前heavenly tribulation 获得的“甘霖”,已经让他的bloodline 层次从Peerless Heaven’s Chosen 丁等晋升到了丙等,此刻,在precious book 内涌出的那股醇厚温和,宛如泡温泉般让他无比舒适的力量baptism 之下,他的bloodline aptitude 再次迅速提升,竟是一下子从丙等提升到了乙等!   这就是传说中的“Peerless Heaven’s Chosen 乙等”。

  如果说Peerless Heaven’s Chosen 丙等还只是潜力巨大,将来可以冲一冲Void Soaring Realm 后期的话,那么,Peerless Heaven’s Chosen 乙等,那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bloodline aptitude 到了这个级别,Wang Anye 完全已经有资格去争一争那传说中的immortal scripture 了!   ……

   今天状态不好,差点就请假了,还好坚持住了!另,最近追订涨得挺快的,拜谢拜谢支持,不说快,不说好,Old Ao 只会继续用心做剧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