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52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第528章 晋升!Fugui 显Divine Ability

  ……

  “这是我们家Lici Old Ancestor 。”Wang Fugui brace oneself 给Yun Mengyu 介绍,“这位,是我们家Yingxuan Old Ancestor ,还有这位是Wan’er Elder Sister ,她也在Wang Clan Clan School 上过学。”

  Yun Mengyu 赶忙上前挨个行礼,随后主动自我introduced :“见过Lici Old Ancestor ,Yingxuan Old Ancestor ,Wan’er Elder Sister ,我是Northern Domain Royal Residence 的Yun Mengyu 。”

  “呀?Yun Mengyu ?”Lan Wan’er 眨着眼睛惊strangely said ,“你就是那位刚刚敕封的Immortal Dynasty 小Princess Yun Mengyu ?”

  她们几个回了Immortal Dynasty 之后,就直接转道去了Suiyun Province ,并在Suiyun 蓝氏呆了小段日子。等Lan Wan’er 接受完clan 的true technique inheritance 之后,几人才来的Immortal Palace 。

  Lan Wan’er 也是从clan 那边得到了消息,方才知道近些年Immortal Dynasty 又新出了一位小Princess ,aptitude 和talent 据说都是惊艳绝伦。

  却didn’t expect ,她们竟然还能在这里见到Yun Mengyu 小Princess 。

  这可是Immortal Dynasty 最最云端的人物之一啊,Lan Wan’er 做梦都didn’t expect oneself 会和她有交集。

  众人都按照礼数见过面后,Wang Lici 一脸欣慰地patted Wang Fugui 的肩膀:“Fugui 你可真行啊,这一声不吭的竟然把小Princess 都骗到了。你家Lici Old Ancestor 穷,也没啥好东西,喏,这个就给小Princess 当见面礼了。”

  说着,她白白嫩嫩的手一翻,掌心中多出了一颗ninth stage Second Wood Azure Dragon 的Dragon Crystal 。

  阳光下,Dragon Crystal 的光泽纯粹而剔透,散发着浓郁而纯粹的Second Wood Dragon Qi 。

  不远处那两头seventh stage Second Wood Azure Dragon 倏地瞪圆了两双龙睛,被吓得爪子都蜷缩了起来,窝在原地shiver coldly 。

  Dragon Crystal 乃是Dragon Clan 一身精华所凝聚,可入药、可item refining ,也可作为treasure 辅助Wood Department 玄martial cultivator 士cultivation ,种种妙用不可估量。

  Wang Fugui 一阵汗然。

  他之前倒是隐约听说过Lici Old Ancestor 撬了人家Second Wood Azure Dragon 一族的ancestral land ,发了一笔巨财,却didn’t expect 她老人家随手就能拿出此等宝贝。

  这东西要是拍卖,多半能拍到上百万immortal crystal 。

  “many thanks Lici Old Ancestor 。”

  Yun Mengyu 红着脸开心地收下treasure 。

  以她的家世出身,此等treasure 虽然珍贵却也不是非常稀罕。但这可是Fugui 家长辈给的见面礼,代表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我没有Grandaunt Lici 有钱,不过为了力挺Fugui ,我也拼了。”Wang Yingxuan 也是开始掏storage ring 。

  作为长辈,她自然也要力挺自家Fugui 追girl 。

  在storage ring 里挑挑拣拣,她最终掏出了一枚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内蕴含着磅礴淳厚的spirit qi ,无论是辅助cultivation 、breakthrough 、甚至作为货币都极有作用。

  以Immortal Dynasty 的货币价格来衡量,一枚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价格同样约等于一百万immortal crystal 或上亿gold coin 这样子。她身上仅有的两枚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都是Master Jiang Zhencang 这些年来在Wang Clan 打工挣来的。

  如今她一口气拿出了一半,足见她对Fugui 的重视。

  “谢谢Yingxuan Old Ancestor 。”Yun Mengyu 拜谢收下,羞得小脸蛋也微烫了。

  随后,Lan Wan’er 也给出了价值上千万Qian gold 的treasure ,可见这小Grandaunt 现在也是颇为豪绰。

  Yun Mengyu 收完礼物之后,开始眼巴巴地瞅着自家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

  她虽然嘴上一直叫她“Elder Sister ”,可姜Jade Spirit 实则是她的长辈。

  而Wang Lici 、Wang Yingxuan 她们虽然被Wang Fugui 叫做“Old Ancestor ”,但实际上也都还是young 小辈。人家都给了她Yun Mengyu 小辈礼,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作为“老长辈”,岂能没点表示?这不是弱了Jiang Clan 或是妘氏的名头么?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rolled the eyes ,好悬没被这小Grandaunt 给气死。

  你收人家礼物倒是收得兴高采烈,凭啥要她来还礼啊?   我这dignified True Immortal 转……多缺钱……

  “Elder Sister Jade Spirit ?”

  Yun Mengyu 眨巴着眼睛,拉了拉她的袖子,那眼神里明晃晃的都是暗示:您老这些年可没少蹭我们Royal Residence 资源,关键时刻别拉胯啊。

  “好吧好吧。”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也是没办法,只得抠抠唆唆的开始替Yun Mengyu 还礼。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位Void Soaring True Monarch ,出手自不能比Purple Mansion Realm 还小气吧?

  无奈之下,她只好送了Wang Lici 、Wang Yingxuan 两女一人一道Life Protecting Talisman 箓,名为【破空escape talisman 】。

  有这talisman 在手,遇到性命危机时用掉,就可以拥有一次和Void Soaring Realm 大佬一样Tearing Space 逃遁的机会。

  这种Life Protecting Talisman 箓比较罕见,制作难度也很高,一般都是Imperial Family 或者大clan 专门制作出来,给clan 中最重要的子嗣作为傍身底牌的。

  最近一次auction 中,一枚【破空escape talisman 】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一百三十万immortal crystal 。

  至于Lan Wan’er ,她则是给了一枚seventh grade 【Heavenly Veins Holy Pill 】,价值约莫在二三十万immortal crystal 的样子。

  总之this time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是亏大了,Yun Mengyu 收的礼物价值总计也就两百二十万immortal crystal ,她倒是给出去了两百八九十万immortal crystal 的样子。

  “many thanks True Monarch 赏赐。”

  Wang Lici 和Wang Yingxuan 三女也颇为机灵,当即开口拜谢,随即麻溜地把礼物收了起来,那动作熟练得不可思议。

  这地方,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简直不想再待下去了。

  幸好,也就在这时候,Purple Mansion Realm 门将终于回来禀报了。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悟道senior 答应接见你们了。不过他老人家说了,您this time 要是再薅他茶叶……”

  “放心放心,this time 我们纯粹就是来学习育苗心得的。”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不耐烦地打断,“Fugui 、梦羽我们走。”

  凭白无故被割了一大块肉,她的心情能好得了才见鬼。

  “Lici Old Ancestor ,Yingxuan Old Ancestor ,还有Wan’er Elder Sister ,你们忙,你们忙。”Wang Fugui 也是如释重负,连连cups the hands 向三女道别,“我此番前来Immortal Palace 还有一摊子杂事要办,不便久留,这就进去了。你们随意,随意。”

  说罢,Wang Fugui 忙不迭随着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她们进入了登Immortal Sect 内。

  Yun Mengyu 反倒是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Fugui ,Lici Old Ancestor 和Yingxuan Old Ancestor 这么嚣张,很容易惹出众怒的。我有点担心,要不你还是劝劝她们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Wang Fugui 心说,这two Ancestor 可都是他们家出了名的狠茬子。你与其担心她们,还不如担心一下Immortal Palace 。

  而就在他俩聊天的功夫,后面已经再次传来了Lan Wan’er 敲锣的声音:“来一来看一看啦,Eastern Qian Heaven’s Chosen 前来挑战Immortal Palace dísciple ,有能耐的……”

  大概是三人折腾了这么久,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this time ,她的话还没喊完,便有另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我乃Immortal Palace 归真Holy Land core disciple 姚振业。何方宵小,敢在Immortal Palace 闹事?还不给我滚下Saint Sovereign 山!”

  紧接着,便是一阵“轰轰轰”的能量碰撞声。

  ten breaths 之后。

  姚振业的声音再次响起,内容却从中气十足的呵斥变成了哭戚戚的求饶:“Grandaunt 我错了!我认输,我投降……”

  “咦?就你这点水平居然也能代表Immortal Palace ?这岂非代表我们可以横扫全场了?”

  “我乃Immortal Palace 紫虚Holy Land core disciple 燕无咎,Miss 实力不错,可惜太过arrogant and despotic ……”

  “Yingxuan 你住手,刚才你爽过了,这一把该轮到我Wang Lici 来爽一爽了。”

  “Lici 大Aunt ,我这还没热身呢……要不咱们还是猜拳决定吧。”

  “你们太过分了!”

  “bang bang bang! ”

  一路伴随着外界的打斗声,Wang Fugui and the others 进入到了Immortal Palace 内部。

  在array 隔绝下,world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Wang Fugui 这才sighed in relief ,脸上的烫意略微消散了些。

  家里这些长辈实在是太chuuni 了,台词也是充满了莫名的羞耻感。就算是像他这样稳重的少年,也实在是有点支撑不住。

  登Immortal Sect 外的战斗固然热闹,但到底只是一段插曲,此处暂且掠过不提。

  在数名门将的“引领(监视)”下,Wang Fugui and the others 乘坐着Immortal Palace 内载客专用的flying carriage ,一路moved towards 【Dao Comprehending Tea 园】的方向飞去。

  【Dao Comprehending Tea 园】是专门为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设立的spirit plant 园,不仅占地面积十分巨大,更是占据了Immortal Palace 内最好的spirit earth 和最好的spirit vein 。

  Immortal Palace 对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沿着规划出的路途一路向前飞行,还没等飞近【Dao Comprehending Tea 园】,Wang Fugui and the others 就远远看到了那棵传说中的【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

  到底是twelfth stage Peak 的准immortal tea 树,它的体型极其的巨大,高耸的树身几乎有着山峰般的巍峨,宽大的树冠宛如伞盖般舒展,在阳光下被照得葱翠而透亮。

  跟叶片宽大,气根无数的Wang Lixian 不同,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的叶片是规则的船型,中间略宽,两头尖尖,树冠也远没有Wang Lixian 那么浓密,而是更加松散的结构,修长的枝干moved towards 四面的天空舒展,迎着阳光,散发着蓬勃的生机。

  golden 的阳光穿透了疏密有致的树冠层,在地面上洒下了星星点点的光斑,远远看去,树影婆娑,有种宛如幻境般的不真实感。

  Wang Fugui 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茶树,也是惊叹不已。

  见到他这副表情,带他过来的门将脸上也露出了自得的表情。

  这可是twelfth stage 的准immortal tea 树,论实力已经equivalent to 人类之中的Void Soaring Realm Peak powerhouse 了。就算是遍数整个人类文明,这个级别的powerhouse 也没几个。

  在spirit plant 之中,这个等阶更是Ancestor 级别,不算Myriad Monsters Country 那边,整个Immortal Dynasty 都找不出第二棵了。

  就在Wang Fugui 观察的功夫,flying carriage 已经在Dao Comprehending Tea 园门口停了下来。几人步行进入了茶园。

  远看便已经能感受到茶树的巨大,如今站到了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脚下,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跟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相比,人类的身形简直渺小得如同虫豸一般,相当的unremarkable 。

  “悟道senior 。”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跟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显然是old acquaintance 。四下扫了一圈没见到silhouette ,她便直接朝in the sky 吼了一嗓子:“我们来都来了,你就不能麻溜点现身吗?”

  “哎哟~姜Jade Spirit 你这皮丫头,和old man 愈发没大没小了。”

  头顶传来一道嫌弃的声音。

  众人subconsciously 地仰头看去,就见茶树上有一根枝条正徐徐掉落。

  还在in midair ,那枝条上就绽放出了道道green glow ,而后化为身穿green robe 的老者缓缓降落在了他们面前。

  那老者身材清癯,眼神深邃,一头花白的长发用树枝随意地挽成了一个髻,看着颇有股落拓不羁的潇洒劲儿。

  他身上的green robe 也很是别致,浅绿的底色上绣着一根茶树枝,深绿色的茶叶肆意舒展,其间更有缕缕灵雾缭绕,看起来颇有种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味道。

  他就像是那种独居深谷中的世外高人,不沾因果,不染俗尘,就连衣襟上都散发着一股清透的茶香,飘飘然遗世而独立。

  数万年来,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为Immortal Palace 和Immortal Court 贡献了不知多少珍贵的Dao Comprehending Tea ,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各方大佬,受过他好处的人类修士不知凡几。

  因此,他在整个Cold Moon Immortal Dynasty 的地位都很高,便是连Immortal Venerable 和Immortal Sovereign 都是他的Junior ,对他十分敬重。

  而他本树也因为贡献巨大,早在两万年前就被当时的Immortal Court 敕封为了【悟道True Monarch 】,一应待遇都与Human Race 大佬看齐。

  “Fugui 、梦羽见过悟道True Monarch 。”

  Wang Fugui 和Yun Mengyu 可不会像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那般没大没小,见悟道True Monarch 现身,两人当即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行礼。

  “you two 小娃娃莫要‘True Monarch ’来‘True Monarch ’去,old fogey 听不习惯。你俩Heyu 灵丫头一样叫我‘悟道senior ’就行。”悟道True Monarch 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两个child ,赞不绝口,“钟灵娟秀,bloodline 卓绝,咱们Immortal Dynasty Human Race 之中bloodline 优秀的child 是越来越多了,old man 甚感欣慰啊。”

  寒暄了几句,他便略微有些激动地问道:“七彩聚宝树苗呢?你们快将他拿出来,让old man 瞅瞅。”

  那可是与他同等aptitude 潜力的半immortal plant 。别说是Immortal Dynasty 了,便是全world 范围内,拥有如此aptitude 潜力的spirit tree 也是寥寥无几,更别说这还是传说之中才有的聚宝树了。

  Human Race 出了优秀的child ,悟道True Monarch 当然会高兴,也会想办法贴补培养,但若是spirit plant 之中能出个aptitude 优秀的好苗子,他自然更加高兴,否则也不会冒风险放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进门。

  然而,Wang Fugui 却没有immediately 取出七彩聚宝树,而是神色歉然地cups the hands 道:“悟道senior 且稍待,我有些控制不住了。适才看到senior 英伟雄姿,恍惚间如窥Heavenly Dao 。在下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cultivation base 大涨,已经抑制不住要晋升Spirit Platform Realm 了。”

  Wang Fugui 是何等talent ?

  作为Innate Spirit Body ,他自八岁开始cultivation 以来,cultivation base 便是rapid progress ,早在参加高考的时候,他的cultivation base 便已经breakthrough 了Qi Refinement Realm ninth layer 。

  如今近一年过去,他的cultivation base 也早已达到了Qi Refinement Realm Peak 。只不过他毕竟年纪还小,也不着急晋升,便想着打磨打磨,多夯实一下根基。

  却不想,这契机一来,竟是挡都挡不住。

  “晋,晋升Spirit Platform Realm ?”

  把他们带进来的Purple Mansion Realm 门将茫然地looked towards Wang Fugui 。这child 也就十岁刚出头吧,这个年纪,居然就已经要晋升Spirit Platform Realm 了?

  是他听错了,还是他不认识这个world 了?这年头,天才居然已经多到到处都是了吗?

  Yun Mengyu 和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倒是not like 门将那么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Yun Mengyu 只是略微有些诧异,随即便恢复了平静。只是breakthrough 个Spirit Platform Realm 而已,又不是什么major event 。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倒是查看了一下Wang Fugui 的cultivation base ,随即道:“这child Spirit Platform 已经半开,确实马上就要breakthrough 了。”

  “也罢……”悟道True Monarch 自然也看得出Wang Fugui 的状态,不由捋着胡子笑了,“既是有缘,你就在old man 树下晋升吧。”

  “many thanks 悟道senior 。”

  Wang Fugui 也不推辞,当即就在Enlightenment Tree 下盘腿而坐,开始breakthrough Spirit Platform Realm 。

  见状,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laughed ,朝Yun Mengyu 挤了挤眼睛:“这小子机缘倒是真不错。此番在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下晋升,感悟Heavenly Dao 会变得更容易,晋级之后,怕是能得到不少好处。怎么样,羡不羡慕?”

  Yun Mengyu 却是笑眯眯的,不接她的茬:“Fugui 得好处不就是我得好处吗?我高兴还来不及。而且,最多再过一个月我就也要晋升Spirit Platform Realm 了。when the time comes ,还能找Fugui 分享一下经验。”

  说话的功夫,Wang Fugui 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已经开始了蜕变,一股磅礴之气渐渐升腾而起,迅速变得越来越强。

  见状,Yun Mengyu 和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顿时不说话了。

  大约一刻钟后,Wang Fugui 身上的气息就完成了彻底蜕变,晋升到了Spirit Platform Realm 。

  不过,他身上的变化却并未停止。

  随着cultivation base 的晋升,他原本觉醒到Fourth Layer 的bloodline 也再次breakthrough ,觉醒到了fifth layer 。

  澎湃的bloodline 之力在他体内剧烈涌动,magical form phantom 自动浮现在了身后。

  那是一棵葱绿色的树。

  跟一般的树不太一样的是,这棵树的树冠从比例上来看明显略微有点小,树叶也基本集中在上半段,反倒是树身珠圆玉润,好似挺着个大肚腩一般,看起来极为别致。

  一波又一波的bloodline 之力激荡之下,magical form phantom 渐渐从虚幻变得凝实,轮廓也越来越清晰。

  头顶上空那巨大的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微微摇曳,golden 的阳光穿透舒散的树冠,照落在了Wang Fugui 的身上,斑斑驳驳,让他看起来就好似坐在starlight 之中一般。

  Wang Fugui 只觉头顶好似有一股庞大的气息正笼罩着他,周围的Second Wood 元气都无比的顺从服帖,对Heaven and Earth Law 的感悟也无比的顺利。

  unconsciously ,他便沉浸其中,慢慢陷入了sudden enlightenment 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眉心中忽然迸射出缕缕golden light ,一道玄奥的印记慢慢自rays of light 中浮现而出,散发出mysterious 的气息。

  “Divine Ability 烙印?”

  Yun Mengyu 眨了眨眼。

  这不是comprehended Little Divine Ability 才会显露的natural phenomenon 吗?   Divine Ability 烙印this thing ,其实就是个标志,当修士使用Divine Ability 的时候,触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Law Power ,身上便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natural phenomenon 。

  从Little Divine Ability 烙印,到Great Divine Ability 烙印,再到Void Soaring Realm 修士的Great Way 烙印,其实本质都是差不多的,只是Law Comprehension 程度不同,所以烙印的复杂程度不同而已。

  Fugui 是Innate Spirit Body ,晋升Spirit Platform Realm 后bloodline 层次便会觉醒到Fifth Layer ,拥有Dao Body ,理论上是可以领悟出oneself 的Little Divine Ability 了。只不过,一般其实不会这么快,总得花上几年时间细细揣摩,comprehend ,对法则的理解程度才会达到Little Divine Ability 的要求。

  而要想熟练运用Divine Ability ,那就更得花时间了。

  便是连对Wang Fugui 极有信心的Yun Mengyu 也didn’t expect ,他居然这么快就直接领悟出Little Divine Ability 了。

  Dao Comprehending Tea Tree 对领悟法则的辅助效果,竟然这么强的吗?

  “many thanks 悟道senior 护法。”

  这时候,Wang Fugui 已经从sudden enlightenment 中清醒了过来。他收敛了力量,感激地向悟道True Monarch cups the hands 道。

  “好好好,你这child 真是不错。如此perception 实属罕见。”悟道True Monarch 赞扬道,“未来必然是Human Race 一员General ,实乃Cold Moon 之幸。”

  “这小子……”

  便是连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都微微有些诧异。

  便是她,当年breakthrough Spirit Platform Realm 之后,也是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才领悟出了oneself 的Little Divine Ability 。这还是在悟道senior 的帮助下才有的效率。

  这child ,比起当年的她来说好像还要更妖孽些。

  一番赞叹之后,Wang Fugui 晋升引起的感慨才算是平息下去。

  Wang Fugui 也没再耽搁,肉乎乎的小手在手腕的Breath Soil Bracelet 上一抹,一棵如琉璃宝树般五彩斑斓的树苗便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它yiyiyaya 地蹭着Wang Fugui ,似是在表达喜欢,又似在表达为啥这么久不放他出来的幽怨。

  Fugui 这个Breath Soil Bracelet 同样是Royal Residence 之物,其中spirit earth 丰沛,spirit vein extreme grade ,价值堪比一件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

  因为Wang Fugui 不缺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索性就选择了Breath Soil Bracelet 作为“破案报酬”。

  “果然是七彩琉璃聚宝树!”悟道True Monarch 又惊又喜,“old man 也只是在inheritance 烙印的记忆碎片中见过聚宝树。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咱们Immortal Dynasty 竟然就有一株。Fugui 啊,这聚宝树你是从何处得来?”

  “他原本是Northern Domain Royal Residence 之物。听Northern Domain 王说,聚宝树的spirit seed 是Northern Domain Royal Residence 的先辈在异域冒险时找到的,当时无人能认出此spirit seed ,也不知该如何培育,因此就藏在了宝库之中。”Wang Fugui 将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娓娓道来,“宝财他应该是受到了宝库中无形的财宝气息滋润,方才渐渐发芽成长起来的。”

  “宝财?”悟道True Monarch 一脸疑惑。

  “Junior 家中字辈排行为‘安宁富宝’,轮到他这一辈,刚好是‘宝’字辈。因为他是七彩琉璃聚宝树之故,Junior 索性给他取名为【王宝财】,等回去后就入族谱。”Wang Fugui 解释道。

  “善,大善。”

  悟道True Monarch 极为满意Wang Fugui 的做法。

  异种spirit plant 尽管身具spirit wisdom ,但在幼年时还是很脆弱的。since ancient times ,不知有多少异种spirit plant 就是折在这一关的。便是他oneself ,早年也是经历了颇多磋磨,才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被初代Immortal Palace 之主捡回来。

  不过,就算Immortal Palace 之内环境算是很好的了,也不是每一个修士都会将拥有智慧的spirit plant 当成同类,甚至家人看待。

  能在出生后不久就遇到一个愿意将他当成家人,好好对待他的契约者,不得不说,这小树苗的运气是真不错。

  心中感慨之下,悟道True Monarch 指导起Wang Fugui 就更耐心细致了,不仅将培养spirit plant 的技术,以及七彩琉璃聚宝树的一些特殊培养方式尽数传授,还顺便多讲了一些运用natal spirit plant 辅助cultivation 的细节。

  而Wang Fugui 也是颇为耐心地学习着。

  良久良久之后,他才从吸收知识的状态中回神过来,提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问题:“悟道senior ,若是一棵气运之树的幼苗被长期用邪法抽取本源,陷入了本源亏损状态,您可知道该如何弥补?”

  他今天特意来Immortal Palace 一趟,七彩聚宝树只是一部分原因,主要or for 了气运之树。

  “你说什么?”悟道True Monarch 听到这话,原本和善的脸色蓦地一寒,“气运之树?哪里来的气运之树?又有谁敢抽它本源,你从哪里听来的?快跟我详细说说!”

  “senior 且先息怒,事情是这样子的。”Wang Fugui 又开始娓娓道来,“我Grandfather 叫Wang Anye ,去参加……气运之树……最终……如今那可怜的气运之树本源受创非常严重,我Grandfather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救他。唉,气运之树他真可怜。”

  抽取本源,这对于spirit plant 来说不啻于剔骨吸髓。如此行径,简直不可饶恕!   怒!   一股不可遏制的怒意从悟道True Monarch 心中升腾而起:“好大的胆子,好恶毒的行径!”

  悟道True Monarch 原本是个心境平和,善良温润的Old Senior ,可此时此刻,他却是气得浑身颤抖,脸色涨红,整个人都好似要冒烟一般。

  的确,Immortal Dynasty 律法里没有明文规定说不允许虐待spirit plant 。

  但这不代表就可以随意欺负,压榨spirit plant 了!

  今天他要是不发威,那些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怕是还真当他们spirit plant lineage 好欺负了!   蓦地。

  悟道True Monarch 背后巨大的树身忽然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地底深处隆隆作响,整个茶园都开始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不过in a flash ,茶园中平坦的地面上就隆起了好几道巨大的丘陵,而后猛地一声巨响,一条粗壮的树根猛地从泥土中拔了出来。

  无数泥土随之被带了出来,溅了个满天满地。

  Wang Fugui 和Yun Mengyu cultivation base 低,一时没来得及反应,差点被这树根带起的泥土埋进去。

  幸好站在他俩身旁的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反应快,一把捞住两人飞到了空中,这才避免了被泥土掩埋的下场。

  “靖安魏氏!”悟道True Monarch 两眼冒火,滔天的怒意已经让他根本顾不上别的,就连声音都宛如闷雷咆哮一般,极为的骇人,“我悟道与你们势不两立。”

  他的怒意,震荡了整个Immortal Palace 。

  True Monarch Jade Spirit 见到这一幕,不禁瞟了Wang Fugui 一眼。

  这小子not simple 啊~三言两语就不着痕迹地给魏氏挖好了坑,而且更加terrifying 的是,这才仅仅是开始!   可怜的魏氏,怕是等被plot against 得连底裤都没了,都还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呢~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