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661

  第661章 首战!辉煌的胜利

  ……

  我脸圆,我脸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还有,我的脸也就是有点婴儿肥好不好?这是一种有福气的象征,懂不懂?

  Wang Fugui 心里mutter ,却又不好明着表现出来,只好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然而,笑到一半,他的表情蓦地僵住了。

  等等!

  关键点似乎并不在圆脸上,而是……“未来的Husband ”?

  那是个什么鬼?我Wang Fugui 什么时候多出来个fiancee ?而且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奶娃娃?

  “……”

  Yun Mengyu 也是表情崩裂,瞅瞅那哭得rustling sound 的昭玉Princess ,又瞅瞅Wang Fugui ,一脸的惊疑不定。

  这到底怎么回事?Fugui 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这小不点儿?

  一时间,别说是Wang Fugui 和Yun Mengyu 两人了,就连Immortal Sovereign 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除了昭玉Princess 的哭声,暂时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诡异。

  “cough cough 咳~”

  三Imperial Prince 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屈指弹了下昭玉Princess 的额头:“嚎什么嚎?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哭得这么rustling sound 做什么?”

  “啊呜ao wu ~”昭玉Princess 哭得愈发伤心起来,“什么叫八字还没一撇?Ancestor 说了,什么都能答应我,顺着我,就是和Wang Fugui 的婚事,他老人家说了算。wu wu ~~Ancestor 太不讲道理了。”

  众人这才恍然。

  弄来弄去,居然是Demon Sovereign 惹的祸。

  搞明白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之后,Immortal Sovereign 一双柳眉瞬间挑了起来,心里一下子升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忍不住暗骂不迭。

  好你个赤狱Demon Sovereign !在Wang Fugui 手中吃了大亏后,当面拉拢人不成,居然还贼心不死,想要继续挖Immortal Dynasty 的墙根!恬不知耻!

  hmph!

  刚夸过这old thing 识大体,有格局,看样子也merely this 嘛。

  “钏南。”Immortal Sovereign 当即向Yun Mengyu 使了个眼色,sound transmission 道,“伱可要把oneself 男人给抓牢了,莫要真叫Demon Sovereign 那狗东西得逞了。”

  “Ancestor 。”Yun Mengyu 尴尬地sound transmission ,“您说的这叫什么话?我和Fugui 只是朋友……再说了,昭玉那小不点儿才么丁点大……”

  “丁点大又怎么了?你当年可就是丁点大时,就把Fugui 拐回来了,要不了十年,人家就成长为豆蔻少女了。”Immortal Sovereign coldly snorted 着sound transmission ,“你可切莫大意,Demon Sovereign 那狗东西心思狡诈得很,且从来不知什么叫脸皮。”

  “知道了,Ancestor 。”Yun Mengyu 也是有些担忧地sound transmission ,“那,要不要换个人接待三Imperial Prince 和昭玉Princess ?”

  “这就不必了。”Immortal Sovereign sound transmission 道,“若是传到Demon Sovereign 耳朵里,还以为咱们怕了他呢。总之,你多长几个心眼便是~”

  两人sound transmission 的功夫,三Imperial Prince 也终于安抚好了昭玉Princess 。

  Immortal Sovereign 便按照惯例慰问了一下三Imperial Prince 和昭玉Princess ,随即便借口战事繁忙暂且离开了,由得Wang Fugui 和Yun Mengyu 去招待魔朝援军一行。

  ……

  与此同时。

  Beyond-Territory Demon Territory 。

  冥煞Demon God 所属Demon Territory 腹地。

  一处地势平缓,四面开阔的丘陵平原上,一支大约有上万人的Demon Clan 大军正在原地休整。

  这支大军很显然已经长途奔波了很久,那些实力普通的下等Demon Clan 看起来都已经疲惫不堪。

  领头的Demon Clan 领主坐在高大的devil beast 背上,正foul-mouthed 地咒骂着什么。

  那是三个外形与人类迥异的Evil Spirit ,身形粗壮,气质野蛮,硕大的头颅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就连身上也生长着厚重而坚硬的角质层,裸露的皮肤泛着诡异的黑purple ,看起来狰狞而凶恶。

  远远看去,densely packed 地Demon Clan 大军黑压压的一片,身上弥散出的魔煞之气联结成片,就好似一片厚厚的阴云一般,哪怕什么都不干,其散发出的威势都已经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远处的平地上,一块泥土忽然被顶开,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紧接着,一个外形隐蔽的金鱼眼悄悄从土里面探了出来,而后左瞅瞅右瞅瞅,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地下深处,two 身着sturdy clothes 的少女,以及一只渣渣鼠正挤在铜管的另一头,争先恐后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这two 少女,自然便是失联许久的Wang Lici 以及Lan Wan’er 两人了。至于她们手中的铜管,自然便是那套【光学窥探镜】了。

  自从进入Demon Territory 以来,这套光学窥探镜可以说是居功至伟,为两人一鼠省掉了不知多少麻烦。

  这不,全靠了这套装备,她们如今才能在地底深处就观察到地面的情况,安全性大大增长。

  “哎~”

  然而,看到地面上的情况,两人一鼠却是对视一眼,simultaneously sighed 。

  她们之前为了追那demon cultivator old man ,追出去的距离实在是有点远,尽管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往回赶,依旧还是被耽搁在了半路。

  如今,这回程路上已经到处都是Demon Clan ,就连原本鲜少有Demon Clan 出现的荒郊野地里,也时不时就能发现正在行军的Demon Clan 大军,搞得他们不得不绕路远远避开。有些时候实在绕不开,她们就只能临时挖地洞,从地下过去。

  没办法,她们个体实力虽然还算不错,可万一被Demon Clan 大军包围了,也依旧是打不过的。而且,这毕竟还是在Demon Clan 腹地,一旦被发现了踪迹,就算at first 成功逃掉了,后续的麻烦也多不甚数,为了安全起见和稳妥起见,还是只能避其锋芒。

  不过,这么绕来绕去,挖来挖去的,她们的速度自然也被耽搁了,以至于直到现在都还没能赶回东线防区。

  赶路的空档,两人倒是把那old man 和冥煞Young Lord 留下的两枚Storage Ring ,全部清了一遍。

  老实说,这俩一个是Void Soaring Demon Monarch ,一个是冥煞Demon God 的继承人,身份地位极高,Storage Ring 里的好东西是真的不少。

  魔罗Demon Monarch 算是Void Soaring Realm 里比较穷的,身上只有一件dao item ,Storage Ring 里却也有好几件备用的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还有一些散发着demon qi 的材料啥的,看起来等阶都不低,虽然她们俩都用不上,但拿回去也可以兑换不少功勋点。

  至于冥煞Young Lord 的Storage Ring 里,好东西就更多了,光是Demon Dao item 就有两件,各种散发着强烈demon qi 的药丸那更是数量极多,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日常用品,以及很多用不知名skeleton 雕琢成的精美器皿,一看就知道是收藏品。

  两人十分怀疑,这些器皿里面可能还有用人骨做的。

  这些东西显然不能都拿回去兑换功勋点,不然她俩干掉魔罗Demon Monarch ,得到冥煞True Demon 种的事情就捂不住了。所以,两人又对spoíls of war 做了一下区分。

  那些比较常见的,像材料,还有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啥的,就带回去兑换成功勋点,when the time comes 两人分一分,都能分到不少。

  那些不同种类的medicine pill ,包括先前那棵从血色Demon King 堡捞来的【幽冥紫Golden Lotus 】,那没说的,最后肯定都是进了Wang Lici oneself 的肚子。仗着oneself 的Taotie bloodline ,她磕起medicine pill 来那真的是跟磕糖豆似的,一口一个,这一路上当零食吃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Lan Wan’er 和渣渣鼠作为大功臣,自然也是分润了到了不少,差点没吃撑了。

  除了这些之外,那些特征比较明显,比较扎眼不好处理的,譬如说Demon Dao item ,就先收起来。

  Wang Lici 准备找个机会,把这些东西捎回clan ,交给Fourth Uncle 处理。when the time comes 可以让Fourth Uncle 给她都换成clan contribution points ,说不准还能再从clan 的库房里兑点好东西出来,when the time comes 再跟Lan Wan’er 和渣渣鼠分。

  至于那颗准备留给Old Ancestor Longyan 的冥煞True Demon 种,when the time comes 也可以一起捎回去,托Fourth Uncle 转交给Old Ancestor Longyan 。

  可以说是把所有spoíls of war 都安排得perfectly clear 了。

  “Elder Sister Lici ,接下来怎么办?”Lan Wan’er 瞅着光学窥探镜内的情况,忍不住皱起了眉,“这周围的地形一马平川的,几乎没什么遮挡,我们一旦出去,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连绕路都不好绕。”

  Wang Lici 也有些挠头,最后helplessly said :“算了~继续从地下走吧。慢点就慢点,起码安全。”

  她说着looked towards 身旁的大老鼠:“渣渣鼠,接下来还得辛苦你一阵了~”

  “zhi zhi 喳~”

  渣渣鼠一听又要挖洞,顿时垂头耷脑,一副live without hope 的模样。

  虽然挖洞是它的talent 特长,可一直这么没完没了地挖,它也会累的好嘛~它累了,就连demon qi 充盈的medicine pill 都弥补不了它心灵上的创伤。

  “行了行了~这次你确实立了大功。”Wang Lici 摸了摸渣渣鼠的大脑门,大包大揽地保证道,“几颗魔丹确实抵不上你的功劳。你不是喜欢空晶石吗,回去之后,我就去军库里瞅瞅,看看有没有空晶石兑换。有的话就帮你兑换一颗。”

  “吱?zhi zhi zhi 吱!”(真的?it’s a deal !)

  渣渣鼠顿时full of energy 起来,吭哧吭哧的卖力挖起了洞。

  为了提高效率,它甚至还召集了一帮普通魔鼠过来,帮着一起挖。

  有了这些鼠群帮忙,Wang Lici 两人回程的速度,顿时加快了不少。

  她们和东线防区之间的距离,开始以一种缓慢的速度逐渐缩短。

  ……

  而与此同时。

  东线防区【碎石堡垒】附近,【古魔林】。

  这片林区存在的年头显然已经不短了,林子里到处都是参天的古树。浓郁的魔煞之气滋养下,这里生长着的魔植长势都格外旺盛,其中不乏相当危险的品种。

  林子里,snakes, insects, mouse and ants 更是can be seen everywhere ,里面甚至还生活着一些凶厉的devil beast 。

  可十分奇特的是,此刻,一整支战团five-six thousand 号人正埋伏在古魔林一角,却仿佛是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般毫无痕迹,他们仿佛与环境融为了一体,半点气息不曾散逸。

  甚至乎,在他们side 那些snakes, insects, mouse and ants ,各类devil beast ,也仿佛不曾受到丝毫打扰一般,依旧演绎着一场场Demon Realm 的自然生态,捕猎、繁殖和追逐。

  第七战团团长燕鸿天at first 见到这情况的时候,那叫一个震惊和兴奋,即便到了如今,他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也依旧觉得震撼。

  Yingxuan 老大的战争precious book 真是太神奇了,先是释放了一个【兵贵神速】的Heavenly Dao 法则技能,竟然让一整支战团成员都变得as lithe as a swallow ,行军赶路又快又轻松,还能continuously 地让profound qi 和体力得到补充。

  有了【兵贵神速】的辅助,原本需要两天多的行军路程,竟然forcibly 在短短五个时辰内就抵达了。

  而且,在行军过程中因为有Heavenly Dao 法则覆盖,也让他们的行踪变得更加隐秘和难以窥探。

  等到了伏击点后,Yingxuan 老大和战争precious book 的操作就更加神奇了。

  她们好像是动用了某种融入自然气息的Heavenly Dao 法则,将整支战团都笼罩了进去。

  先后已经有两支Demon Clan 斥候小分队路过了,竟然都没能发现近在咫尺的第七战团。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于战争precious book 的神奇之处时,Wang Yingxuan Purple Mansion 中的珺舞却是变得有些虚弱了,她叮嘱着Wang Yingxuan 道:“Yingxuan 啊,刚才两波操作,已经把我积存的战争能量消耗的bits and pieces 了。”

  “接下来的战争中,我至多只能再施展一次战spell 则了。”

  “珺舞你放心,接下来的战斗我们必赢无疑。”Wang Yingxuan 无比自信地说道,“我会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来帮助你获取更多的战争能量。”

  “好好好。”珺舞振奋不已,“只要是那些忠诚于你的士卒,在你的率领下打出胜仗,我就能收获【战争能量】,解锁更多的战术技能和种种妙用。你获得的恢宏胜利越多,咱们的战争法则就越会完善,未来甚至可窥True Immortal Realm 。”

  这就是【战争precious book 】与其他precious book 迥然不同的地方。

  就算是在继承precious book 之后,效果也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会随着主人的成长变得越来越强。

  “有些点我不太明白的地方在于,为何胜利后咱们precious book 可吸收战争能量?而战争能量又是个什么东西?”Wang Yingxuan 虽然继承了战争precious book ,却是时日太短,有很多地方还懵懵懂懂的。

  “所谓‘战争能量’,便是战争胜利的力量,是来源于你麾下士卒们胜利之后产生的复杂情绪力量。这种情绪会转化成自信、以及对指挥官的膜拜崇敬。越是奇迹般的战争结果,咱们能获得的战争能量就更多。”珺舞仔细解释道。

  “感觉听起来很玄的样子……莫非,这是来自信仰spirit strength 的转化吗?”Wang Yingxuan 又皱眉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但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珺舞说道,“等你多接触一些这种能量后,你就能逐渐明白了。”

  就在她们对话的同时。

  红石Demon King 堡麾下的【血鹰领主】,正率领着他的魔军渐渐接近古魔林。

  很明显,血鹰领主不是一个“爱兵如子”的领主。事实上,绝大部分Demon Clan 领主都不是。

  此刻的它乘坐着一驾华丽的Demon Clan flying carriage ,拉车的乃是两头seventh stage devil beast 血鹰,血色的羽毛宛如绸缎一般,散发着凌厉的威势,威风凛凛,奢华享受。

  flying carriage 内装修得也很奢华,有各种Demon Clan 特色的美酒和美食,还有领地里的Demon Clan beautiful lady 侍奉着。

  这使得血鹰领主看起来not like 是出门打仗的,反而更像是出门旅游散心的。

  也难怪他如此放松,只因这一场仗实在是碾压局。

  血鹰领主在诸多领主之中素来以擅长培养devil beast 血鹰而出名。这种血鹰体型庞大,一旦成长到五阶,就能驮起Demon Clan 沉重的身躯,成为空军。

  因此,血鹰领主除了常规军之外,还有一支上百的精锐血鹰空军,它们或承担斥候工作,或是担任血鹰领主的Personal Guard ,倒着实有些威风。

  至于那些普通demonic weapon ,则只有一部分是职业精锐demonic weapon ,剩下大部分都是在知道要打仗后临时拉起来的壮丁队伍,因此质量层次不齐。

  这也是大部分Demon Clan 领主的常态化操作,Demon Clan 领地出产贫瘠,繁殖能力也没有Human Race 强大,着实养不起一支数千Demon Clan 的职业军队。

  可即便是Demon Clan 壮丁队伍,也不可等闲视之。它们身强体壮而life force 顽强,Human Race 普通的Spirit Platform Realm 士卒往往要两三个才能对抗一个Demon Clan 壮丁。

  “fief lord 。”血鹰斥候Captain 回来禀报,“前面即将路过【古魔林】。我们的斥候squad 已经侦查数次,并没有发现敌踪。”

  “哦~”血鹰领主drowsily 把玩着怀中的Demon Clan beautiful lady ,said with a sneer ,“光【碎石堡垒】那支Human Race 军队,现在还没逃跑就已经是勇气可嘉了,又怎么可能主动出击送死?传令下去,加紧通过古魔林,逼近碎石堡垒。”

  “这一场仗,红石Demon King 大人很重视,我们要是立下头功的话,必然会得到许多好处。”

  “是。”血鹰斥候领命而去。

  它也觉得没有必要拖拖拉拉,依照Human Race 如今的处境,根本分不出兵力来伏击。

  even more how ,斥候队伍已经对古魔林侦察过两遍了,古魔林内部自然生态很稳定,就连devil beast 都还悠然自得,impossible 有军队潜伏。

  随着一声令下。

  血鹰领主部队开入古魔林中,in the sky 不断有血鹰斥候四处盘旋。

  身为一支正规军,该有的操作还是不能省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

  血鹰领主的Demon Clan 大军逐渐从第七战团身旁路过,对其仍是毫无察觉。

  当它的后路部队刚刚路过第七战团的in an instant ,一道惊雷在in the sky 炸响。

  “杀!杀!杀!”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一瞬间响彻了整个古魔林。

  第七战团最精锐的Vanguard Battalion 率先冲击血鹰部队后路,Vanguard Battalion 如锐矢一般撕破了本就稀松的阵型,后续各Battalion 紧跟而上,对陷入混乱的血鹰部队后路展开了inhuman 的袭杀。

  血鹰部队直接被这一下打蒙圈了。

  它们根本没料到会出现Human Race 伏击,自然也是毫无准备,直接就被打了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一时间,惨叫声,咆哮声,Human Race 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

  成片成片魔卒的生命被收割。

  “混账!”血鹰领主both shocked and angry ,eye socket cracked ,当即便咆哮着冲天空怒吼,“Personal Guard Battalion ,立即救援大军。”

  话音一落,立刻就有数十上百的血鹰空骑调转方向,骑着血鹰俯冲而下,飞速开始驰援后路。

  这一批Demon Clan 实力异常强悍,个个都等同于Human Race 的Celestial 境cultivator 。当它们汇聚到一处从in the sky whistled past 之时,那威势当真是强悍无比。

  不过在这遍布参天巨树的古魔林中,血鹰空骑飞行能力受到了一定限制,battle strength 自然也大打折扣。

  “呵呵~来得正好,this Young Lady 正要试一试逐日的威风!”

  Wang Yingxuan 见状,双眼中精光爆射,当即便手持半immortal item long spear 逐日腾空而起,一枪捅出。

  刹那间,就像是一颗大型流星划破长空!

  恐怖的威势骤然爆发,璀璨的光辉瞬间照亮了整个古魔林。

  “bang! ”

  不过一个照面,数头血鹰空骑就blood splashed 着从空中落下。血鹰散乱的羽毛漫天飞舞,血色殷红,看起来格外的惨烈。

  如此恐怖的battle strength ,已经远远不是寻常Purple Mansion Realm 可以比拟,哪怕是Divine Ability 境来也断然讨不得好去。仅凭Wang Yingxuan 一人,竟然就靠着速度和暴力forcibly 镇压住了大数十头血鹰空骑。

  “Yingxuan 老大太威风了!”正副团长和士卒们见状士气大振,就连杀敌之时都更加奋勇fearless 了。

  一时间,无数Demon Clan 陨落,功勋点数被大肆收割着。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血鹰领主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立刻当机立断飞身而起,准备驰援血鹰空骑。

  愤怒之下,它直接便moved towards Wang Yingxuan 去了,一心一意想要将她镇压。

  然而。

  它才飞到一半,便被一具Humanoid Puppet 截住了。

  那is a 几乎与Human Race 毫无二致的傀儡,乍一看几乎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类,然而,此时此刻,它from head to toe 却散发着滔天的威势,宛如出鞘的利刃一般,凛冽而肃杀。

  他凭空而立,语调温和地说道:“我叫王定虎,奉Young Lady Yingxuan 之命,取你性命。”

  说罢,王定虎就是一拳。

  那一拳如他长相一般,看似平平无奇,然而,当拳头真正轰出的那一瞬间,却轰然爆发出了仿佛能destroying heaven and extinguishing earth 一般的恐怖力量,炸得周围的空间都扭曲撕裂开来。

  “Demon King 级!”

  血鹰领主惊恐不已。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Human Race 的军队不仅躲过了侦察兵的侦查,成功完成伏击,居然还在暗中准备了这样的killing move !

  这可是Demon King 级的傀儡啊!!居然拿来伏击它一支Demon Clan 领主的队伍,这帮Human Race 是脑子有病吗?

  可惜,纵然心中有万般不解,千般疑惑,事实也不会因此而转移。

  就在它怒吼的同时,王定虎的拳头便已经抵达了它面前。它没有办法,只好brace oneself 硬挡。

  “bang! 轰bang bang! ”

  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响起。

  血鹰领主直接被那一拳轰飞,口中鲜血狂喷。

  只是挡了一下,它的一条胳膊就直接废了,体内的internal organs 也是如焚烧般剧烈疼痛起来。

  血鹰领主面目扭曲,僵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然而,它却是丝毫没有给oneself 报仇的意思,反而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转身,化作一道blood glow 远遁而去。

  这种绝望时刻,就只有逃逃逃!

  可它才飞出去several hundred zhang 远,王定虎便宛如瞬移一般重新出现在了它面前,再次截住了它。

  又是平平无奇的一拳,血鹰领主再次被轰飞。

  随之,再一拳!

  三拳下去,堂堂一位Demon Clan 领主竟是直接被活生生打死了。

  尸体摔落到了古魔林中,淋漓的鲜血汩汩而出,瞬间染红了尸体身下的土地。

  “血鹰领主死了,血鹰领主死了。”

  懂Demon Clan 语的将领和士卒们见状,纷纷狂喊。

  士气一跌再跌的血鹰部队听到这喊声,顿时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开始不顾一切地四下逃逸。

  反观第七战团,却是士气如虹,追着血鹰部队溃兵一通乱砍乱杀。

  这是Wang Yingxuan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指挥作战,可以说是她的首战。她压根就不在乎什么脸面,oneself 不断追杀着血鹰空骑,还命令王定虎也追杀,命令己方的精锐expert 也一起追杀。

  一通追杀后,近百血鹰空骑愣是被她杀了个几近全灭,仅仅只有七八个残兵侥幸逃出去了。

  足足三四千的血鹰部队,最终趁乱逃掉的仅有数百人,其余不是被杀就是缴械投降了。

  而这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甚至还不足one hour 。

  “恭喜Young Lady Yingxuan ,你的人生首战打出了一场辉煌的胜利。”战争precious book 的item spirit 珺舞显然对此相当满意,兴奋地喊着。

  “珺舞Elder Sister ,请在system hint 结算mission 时,加一个‘ding dong ’。”Wang Yingxuan 手持long spear 悬空而立,猎猎cloak flying upwards ,身上满身的cold-murderous qi 仍未散去,整个人便宛如一尊无敌War Goddess 一般耀眼。

  这一战,光是死在她手中的血鹰空骑,就足足有三四十个。

  “呃……ding dong ,恭喜Young Lady Yingxuan ,你的人生首战打出了一场辉煌的胜利。”珺舞依言说完之后,又忍不住生出了疑惑,“Young Lady Yingxuan ,这‘ding dong ’又是何意?”

  “不知道什么意思,从小听惯了。”Wang Yingxuan 怀念着说道,“我家的item spirit Little Xue 就是这样说话的。据说是我Grandfather 这么设计的,想必他老人家,一定是别有深意。”

  与此同时。

  随着第七战团的欢呼声,one after another 无形的战争能量也从all directions 汇聚而来,涌入了Wang Yingxuan 体内。

  慢慢的,她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发生了蜕变,变得愈发光彩夺目,越发像一个无敌War Goddess 了。

  “‘ding dong ’,恭喜您Young Lady Yingxuan ,获得了好多战争能量,好多好多能量,wu wu wu ~我战争precious book ,终于能站起来了。”珺舞激动地连喊了几个ding dong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