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732

  第732章 Origin Water holy sword !归位Ruolan (求月票)

  ……

  “Younger Sister Ruolan ,莫非你想起点什么了?”Immortal Sovereign 问道。

  “not quite clear ,但是我感觉好像来过这里,用过这个虚空挪移阵。”Liu Ruolan 紧锁着眉,面色冷若寒冰,“建造这个array 的人,是个叛徒,是个懦夫,在最危急的关头,他非但逃跑了,还关闭了这处void channel ,害死了伙伴们。”

  她怒意极盛,仿佛对那人恨之入True Spirit 。

  Immortal Sovereign hearing this ,几乎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这种挪移阵的建造非常费时费力,而且对制作者的array cultivation base 要求极高。它的建造者,毫无疑问,只能是十大通缉犯之一的“邪阵仙”。

  但以邪阵仙一位True Immortal 之力,也是决计造不起这虚空挪移阵的,起码得数位True Immortal Realm 合力出资,或者因为别的原因,有其他人出材料。

  而据她所知,当初与玄灵Holy Daughter 一起前往虚空狙击蚀Moon Demon 主的True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之中,就有邪阵仙。

  如此种种,无一不指向了一种可能。

  “这种空间挪移阵,通常应该是固定Transmission Passage 。若this Sovereign 所料不错,当初建造它,应当就是为了前往虚空狙击蚀Moon Demon 主。”Immortal Sovereign 凌厉的凤眸微微眯起,“如此说来,魏氏一众图谋的是当初的战场遗物咯?”

  当即,她目光一凝,一股浩瀚的True Immortal Realm 威压ruthless 地向魏东庾笼罩而去:“魏东庾,究竟发生了何事,还不速速招来?”

  “Your Majesty ,这,这……”

  魏东庾面如死灰,却还是死死咬着牙,抵抗着威压没肯说实话。

  “愚不可及!到了此时此刻还心存侥幸吗?”Immortal Sovereign 大怒,脸色也是彻底冷了下来,“魏氏乃是万载aristocratic family ,也曾经立过不少功勋,莫非你是想让所有clansman 与你一起陪葬?”

  “Your Majesty 恕罪!”

  感觉到Immortal Sovereign 话语中的killing intent ,魏东庾心理防线崩溃,彻底瘫倒在地,嚎啕大哭道:“此事是我们一众clan 高层被猪油蒙了心,与千千absolutely clansman 无干。罪臣这就招供,还请Your Majesty 饶恕不知情的clansman 。”

  “hmph! ”Immortal Sovereign 怒哼道,“如何发落魏氏,this Sovereign 自有裁决,容不得伱讨价还价。”

  “是是是。”魏东庾急忙说道,“罪臣这就招,这就招。”

  这里终究是Cold Moon Immortal Dynasty ,Immortal Sovereign arrive in person ,已然是击垮了他所有信心。

  他飞速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one after another 说了出来。

  “什么?邪阵仙还活着?!”

  Immortal Sovereign 听完,脸色已经彻底变了,心头也是一阵寒意上涌。

  她原以为魏氏只是和邪阵仙的残魂有所勾结,用Blood Soul 玉滋养其残魂,图谋战场遗物,absolutely didn’t expect ,他们竟用Blood Soul 玉供养邪阵仙,将其fleshy body 复苏了。

  这邪阵仙也当真不愧是十大通缉犯里面最难缠的一个,如此手段,当真是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让人防不慎防。

  这要不是Wang Fugui 和汪翰墨行事谨慎,提前发现了端倪,真要让他们top secret 地得逞了,那还得了?

  “好!真好!这世上还有你魏氏不敢干的事吗?”Immortal Sovereign 怒不可遏,简直恨不得一掌劈了这个混账,“你们魏氏竟敢作出如此take the side of the evil-doer 之事,倘若叫那邪阵仙得逞,整个Human Race 都会陷入loss of life 之中。”

  “Your Majesty 。”Wang Shouzhe persuaded ,“如何处置魏氏,可以押后再议。现在最要紧的事,还是要想办法阻止邪阵仙。不过,咱们的人手似乎不够稳妥,还是再召集些人马吧。”

  Immortal Sovereign 脸色稍霁:“有this Sovereign 在,还对付不了trifling 邪阵仙?也罢,此事终究关乎到Younger Sister Ruolan ,由得你做主吧。”

  Wang Shouzhe 暗暗rolled the eyes 。

  Your Majesty 您这一口一个Younger Sister Ruolan ,倒是叫的愈发顺口了……也不想想您跟Ruolan 这年龄差了多少。

  不过,心里腹诽归腹诽,他表面还是装出了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道:“many thanks Your Majesty 成全。”

  说罢,Wang Shouzhe 便去摇人了。

  ……

  与此同时。

  虚空Transmission Formation 的另外一头。

  boundless void 之中,星辰乱流之内。

  一颗破碎的星辰上,一道如同vortex 般的空间隧道正悬浮在星辰上方,散发着澎湃的space fluctuation 。

  邪阵仙以及魏氏一众人就站在空间隧道旁边。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邪阵仙露出了满意之色:“看样子,当初选的隐蔽空间道标还很稳固。”

  在原地布下了一个array ,将空间隧道隐藏了起来,以防有陨星或者虚空生物误闯空间隧道。

  随即,他又遥遥looked towards 了星辰乱流深处,眼眸中露出了兴奋而贪婪之色:“十万年了,didn’t expect 我邪阵仙还有机会回来。因为this time 启动array 用的只是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这虚空隧道仅能维持住一个月,咱们要抓紧时间行动。”

  说着。

  邪阵仙掏出了一个palm-size 的梭舟,随手一抛。

  它迎风就长,眨眼间就化作了一艘五丈来长的小型穿梭舟,银blue 的外表上镌刻着densely packed 的上古talisman writing ,看起来mysterious 而玄奥。

  它体型很小,却非常灵活轻便,十分适合在近地虚空中探索。

  在邪阵仙的敦促下,众人上得穿梭舟,却发现其中的装饰颇具女性化风格。

  魏Qingyun 不由暗暗侧目。

  邪阵仙这Old Demon 该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其实,这倒是魏Qingyun 想差了。

  这艘漂亮的小舟名为【玄灵梭】,正是当初玄灵Holy Daughter 的私人座驾。因邪阵仙乃是伏击squad 的引路人,因此给予了他玄灵梭的控制权,暂时将此穿梭舟交由他来操作。

  却不曾想,邪阵仙竟然在最危急关头临阵脱逃,背叛了玄灵Holy Daughter 和伙伴们。

  这艘玄灵梭自然也就落到了邪阵仙手中。

  随着玄灵梭启动,它犹似一叶轻灵扁舟般悄无声息地滑入了虚空,瞬息间便化为了虚空中的一道流星。

  邪阵仙记得当初伏击蚀Moon Demon 宫的方向,而玄灵梭内也有完善的虚空定位system ,一路飞过去自然是驾轻就熟。

  可还没飞出several hundred li 呢,邪阵仙就inwardly shouted 了一声”Not good ”。

  他spiritual sense 扫描到了several dozen li 外一枚Star Fragmentation 上,竟然栖息着一小群虚空暗鸦。

  虚空暗鸦乃是endless void 中颇为常见的虚空族群,暗鸦首领往往都是十三至十fourth rank battle strength ,普通暗鸦一旦成年,就有seventh stage 实力,整个族群数量往往达到两三千只。

  这种暗鸦族群若是饿极了,集群进入内world 觅食,往往会造成一场灾害。

  好在这一片虚空区域,属于Demon Realm 附近的虚空,再给这种族群几个胆子也不敢入侵Demon Realm 杀戮。但是如今Demon Realm 式微,各大Demon God 也没力气率军跑来虚空中清剿虚空族群。

  久而久之,倒是让这一片星辰乱流中迁徙繁衍出了三支虚空族群,这虚空暗鸦不过是其中一支。

  “千算万算,没算到十万年过去了,竟然有虚空族群挡路。”邪阵仙懊恼不已。

  他immediately 启动了玄灵梭的“隐形”talisman array 功能。

  一层无形的Energy Shield 顿时笼罩了玄灵梭的表面。

  这种隐形并非是针对naked eye ,而是针对的spiritual sense spirit strength 一类的侦查,主要防范对象便是虚空族群、其他种族cultivator ,以及一些特定的侦查装置。

  “前辈。”魏Qingyun 犹豫着问道,“咱们可不可以绕路?”

  “你懂什么?”邪阵仙angrily said ,“这星辰乱流中的环境极其复杂,可不单单有陨星拦路,更是遍布空间褶皱,space turbulence ,一旦绕路极有可能被space turbulence 搅乱了方向。何况,这种虚空暗鸦族群繁衍能力极强,既然这里发现了,那周围的一些Star Fragmentation 辰上多半也会栖息着暗鸦族群。”

  他通过玄灵梭仔细计算了一下线路,发现这条线路非但路程最短,也是安全性最高的。

  唯一的一个小问题,就是有小规模的暗鸦阻挡。

  “那就杀了它们。”魏Qingyun 又说道,“以前辈True Immortal Realm 的实力,干掉一小群虚空暗鸦不成问题吧?”

  “不行,一旦动手杀戮,极有可能惊动【虚空暗鸦王】,when the time comes 就麻烦大了。”邪阵Immortal God 色凛然,“唯今之计,就只有将这群暗鸦引开。”

  “引开?”魏氏众人脸色顿即难看起来。

  见状,邪阵仙said with a sneer :“你们为了clan 崛起,随我来虚空Ancient Battlefield 冒险,就得有牺牲的觉悟,oneself 选一个人出来吧。”

  魏氏众人均是一脸悲愤。可事到如今,clan 崛起在望,岂容退缩?

  “我来吧。”一位胡须皆白的Divine Ability 境Elder ,表情平静地站出来说道,“我魏高宏已经一千七百岁了,满打满算也没几年好活了。”

  说着,他还将oneself 的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和storage ring 等各种值钱东西卸了下来,交给了其他Elder 。

  “高宏Old Ancestor !”魏Qingyun 脸色僵硬,转身道,“阵仙前辈,难道就真的没有other methods 了吗?”

  “jié jié ,你要去送死也行。”邪阵仙said with a sneer ,“别废话了,我们时间有限,多在这里待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说着,他一挥手间就将魏高宏送出了【玄灵梭】。

  魏高宏虽不太适应虚空,可终究是个实力强横的Divine Ability 境cultivator ,几息之后,他便化作一道惊鸿向远处暴掠而去。

  感觉到猎物的气息,附近那处Star Fragmentation 上的虚空暗鸦群顿时如同一片巨大的阴云一般呼啸而起,疯狂朝他追去。

  他足足飞出去several hundred li 后,终于被另外一群暗鸦堵截。两相一合围,他的silhouette 瞬间被暗鸦群湮没。

  可与此同时,邪阵仙已经驾驭着玄灵梭,悄无声息的穿过了暗鸦群的栖息地。

  又是过了两天。

  玄灵梭前方又是被一群【虚空浮龙】挡住了去路。

  这是一种长着膜翅的恶龙模样的虚空族群,综合实力比暗鸦犹要强出一筹。

  没办法,邪阵仙只得故技重施,再派人引开。

  这一路过去,挡道的虚空族群越来越多,当邪阵仙看到蚀Moon Demon 宫那巨大的轮廓时,玄灵梭上竟然已经只剩下了魏Qingyun 、魏德明two 魏氏clansman ,其余Divine Ability 境Elder 们都牺牲光了。

  两人的脸色也是阴沉如水,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Qingyun 啊,你莫要担心。”邪阵仙兴奋之余,倒是和颜悦色的安抚了起来,“我们已经抵达了蚀Moon Demon 宫,只要我们拿到treasure ,就能全速启动玄灵梭逃离,也不怕惊动虚空族群了。”

  “欲成major event 者,可不能拘小节,不就是牺牲了些Divine Ability 境Elder 吗?事成之后,我定当收你为徒,暗中扶持你们魏氏,让你们魏氏成为不输给妘氏的Hegemon clan 。”

  在邪阵仙的计划中,在他拿到Origin Water 圣图后,还得继续依托魏氏暗中发展很长时间,倒也不好将事情做绝。

  “那就many thanks Master 了!”魏Qingyun 这才露出了一抹喜色。

  而魏德明的脸色却始终有些阴霾,心中已经隐隐开始后悔和邪阵仙的合作了。

  一番安抚之后。

  玄灵梭有惊无险地靠近了蚀Moon Demon 宫,从巨大的缝隙中穿入了蚀Moon Demon 宫中。

  蚀Moon Demon 宫角落里。

  一柄如水波般灵动异常的剑正百无聊赖地砍着蚀Moon Demon 宫出气。

  这是一柄水blue 的long sword ,剑身比常规的剑要略微纤细一些,剑身上更是布满了玄奥的纹路,显得纤秀而精致,散发着磅礴而又精纯的Origin Water 气息。

  感受到玄灵梭的气息,它浑身一颤,顿时激动万分:“玄灵Elder Sister !”

  “shua!”

  它瞬间化为一道光虹消失在了原地。

  next instant 间。

  它已经飞到了玄灵梭面前,化作了一个十多岁的可爱小girl ,激动地扑向了玄灵梭:“玄灵Elder Sister ,你总算来找波波了,wu wu wu ~~人家等了你……”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邪阵仙等三人就从玄灵梭中走了下来。

  邪阵仙看到小女孩,更是兴奋的jié jié jié 怪笑:“Origin Water holy sword ,竟然一上来就找到了Origin Water holy sword !当真是heaven helps me 。”

  “是你?”Origin Water holy sword ,也就是小女孩波波前冲的势头戛然而止,小小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愤怒之色,“你这个叛徒居然还敢回来?!若不是你逃跑,玄灵Elder Sister 当初也不用强行动用【太初道印】的力量,使出禁忌一剑,导致生命垂危!我也不会被丢在这破蚀Moon Demon 宫中那么久!”

  “太初道印?那是什么东西?”邪阵仙一阵错愕。

  当年有很多事情都是在他离开之后才发生的,他压根没看到玄灵Holy Daughter 使用太初道印的场景,自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过,这不重要。

  仅仅是稍稍愣了一下,邪阵仙便不再纠结这些小事,转而兴奋道:“管他是什么东西,总之,你现在是我的了。”

  “我呸!”波波被恶心到了,嫌弃万分地啐了一口,“就你这种腌臜old thing ,竟然也敢觊觎我波波?来来来,eat my sword! ”

  激怒之下,波波当即化成了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本体,一剑斩出,滔天Origin Water sword intent 劈头盖脸地就朝邪阵仙压了过去。

  sword intent 所向,就连虚空都为之战栗。

  “jié jié jié ~传闻Holy Daughter 的Origin Water holy sword ,即便是无人操控,也能力敌True Immortal 而不败,现在看来果真是formidable power 非凡。”邪阵仙发出了一连串坏人招牌式的笑,“只可惜,this Eminence 既然敢前来搜罗遗落的Saint Artifact 圣图,岂会对你没有防备?”

  说罢,他手一挥,一块array plate 就滴溜溜地飞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array 瞬间展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头moved towards 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罩了过去,将它笼罩在了array 之中。

  “oh la la ~”

  “crash-bang ~”

  清脆的锁链声响起。

  一条又一条锁链骤然从虚空中蔓延而出,不等Origin Water holy sword 反应过来,便缠绕住了它的剑身。

  那锁链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竟然连Origin Water holy sword 都削不断。随着锁链越缠越多,越缠越紧,竟然开始缓缓抽取起了Origin Water holy sword 体内的Origin Water 之力。

  Origin Water holy sword 的挣扎力度在unconsciously 中变得越来越弱。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鬼array !”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一点点流失,而oneself 却是浑身乏力使不出半点力量,波波顿时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了起来。

  “jié jié ,speaking of which 还是要感谢玄灵Holy Daughter 殿下啊。”邪阵仙狂笑不已,“这array 正是当初她赐予我的【talisman array 道卷】中,一门非常厉害的array ,名为【夺灵禁锢阵】。这array 用来困True Immortal 不容易,却能专门用来对付一些厉害的无主item spirit 等等!”

  当初他帮魏氏镇压气运之树,夺取它的Source Power ,用的也是类似的手段。

  想当初,邪阵仙原本号称“符圣”,精通talisman array 一道,aptitude 潜力非常出众,后来因为种种情况被通缉后,加入了十大通缉犯之首的麾下。

  在玄灵Holy Daughter 的帮助下,他在talisman array 一道上展露出了无比强大的talent ,尤其是以阵入道成就了True Immortal 。

  从表面上看,邪阵仙自然是玄灵Holy Daughter 最忠诚的拥趸。

  也正是因此,才没有人想到,他会在最终的危机关头背叛。

  “wu wu ~”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感觉到禁锢它的力量正变得越来越强,而它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仿佛要被迫陷入沉睡一般,心中越来越慌,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玄灵Elder Sister ~你在哪里啊,波波被人欺负了~你再不来,波波就要被这个恶心的大坏蛋抢走了~~wu wu wu ~~~”

  “jié jié ,你家玄灵Elder Sister 早就死了,这么些年就没有出现过她的消息。”邪阵仙狂said with a smile ,“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乖乖的从了我,把Origin Water 圣图给我找出来吧。”

  然而,他的话才刚刚说完,远处就传来了几道怒喝声。

  “放开波波姐!”

  “坏人!”

  怒喝声中,蚀Moon Demon 宫深处忽然rays of light 涌动,随即冲出来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柄散发着生机勃勃气息的仙剑,一部sword intent 冲天的经典,一柄fighting intent 激昂的battle hammer ,一枚fist sized 的圆形晶体,以及一堆拥有item spirit 的storage ring 。其中有一枚storage ring treasure light 萦绕,immortal qi 凌然,赫然是从未出现过的immortal item 级storage ring !

  它们的外形和功能虽然各异,但都散发着强大的spirit qi 波动,无一例外都是外面举世罕见的顶级珍宝。

  “不要啊!你们不要出来!!”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一见它们,顿时急了,“你们打不过坏人的。”

  “jié jié jié ,真是heaven helps me 。”邪阵仙却是眼前一亮,登时狂笑起来,“原来是你把他们的遗物都收了起来,真是要many thanks 你了,替this Eminence 省了寻找的功夫。魏德明,魏Qingyun ,一齐动手,莫要让它们跑了。”

  说罢,他便body flashed ,冲向了那柄仙剑。

  魏德明和魏Qingyun 也是一扫之前的懊恼和萎靡,眼神放光地冲了出去。

  三人一起出手,很快便将所有treasure 席卷一空。

  treasure 阵营全军覆没!

  然而,邪阵仙清点了一遍,却没发现Origin Water 圣图,原本兴奋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

  他逼问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Origin Water 圣图呢?你把她藏到哪里了?对了,还有魔植Venerable 的遗物呢?在哪里?”

  “Origin Water 圣图在玄灵Elder Sister 身上,她一定会收拾你这可恶的叛徒。”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连连吐口水。

  “痴人做梦。”邪阵仙said with a sneer ,“Holy Daughter 若是还have life ,又怎么可能放任你们在这里十万年?你不说也没关系,再怎么躲,它在这蚀Moon Demon 宫范围里,还能跑得到哪里去?”

  说着,邪阵仙就开始在蚀Moon Demon 宫范围,可是接连找了几天,也未见Origin Water 圣图的踪影。

  他的脸色愈发阴霾,连连逼问波波Origin Water 圣图的下落。

  然而,没等他逼问出Origin Water 圣图的下落,蚀Moon Demon 宫另外一面的方向,忽而出现了一支乌泱泱的Demon Clan 大军。

  那Demon Clan 大军数量极多,grandiose ,魔威滔天。

  而那Demon Clan 大军前方,为首的,赫然是三位divine might 赫赫的Demon God 。

  大军一路横推过来,与虚空族群发生了极为惨烈的战争,双方continuously 产生了巨大的伤亡。

  这支精锐的Demon Clan 大军,自然就是九狱Demon God 等三大Demon God 召集的精锐军队。

  它们不计伤亡,一路硬推。所过之处,虚空族群尽数被剿灭,但Demon Clan 大军也因此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数量一直在飞快减少。

  九狱Demon God 当初不想在这种时候来拿蚀Moon Demon 宫的原因,正是在此。

  以它目前的实力,和这些虚空族群打,伤亡太大太大了。

  若等它到了Demon Lord 级实力,就会轻松许多。

  ”Not good !”邪阵仙脸色阴沉如墨,“这种时候,怎么会出现Demon Clan 大军?为首的那位Demon God 展露的气息really strong ……”

  “前辈,这是……”魏Qingyun 脸色也惊恐万分。

  “来不及了,我们带着这一波收获先撤。”邪阵仙怒道,“这该死的holy sword little girl ,肯定是把Origin Water 圣图藏在某个Star Fragmentation 辰中了。我们先回去,回去之后慢慢炮制,this Eminence 有的是办法从this girl 嘴里掏出消息。”

  说罢,邪阵仙便再次掏出了玄灵梭,直接控制着玄灵梭用最快速度直接往虚空隧道方向跑去。

  瞬息间,玄灵梭就化为了一道流星,闪电般飞驰而去。

  如此爆发速度,自然引起了九狱Demon God 一方的警觉。

  九狱Demon God complexion changed ,瞬间震怒,声音通过空间震荡向all directions 传递:“该死的狗东西,竟敢偷我Demon Clan 蚀Moon Demon 宫内的treasure !”

  它知道,当初那一战,Ancient Battlefield 中遗落了不少treasure ,它早就已经将其视作囊中之物了,到了这最后关头居然出了setback ,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了,它哪里能忍?

  “courting death !”

  九狱Demon God coldly snorted ,浑身魔威瞬间暴涨,竟是独身一魔,如流星般横冲直撞地向玄灵梭追了过去。

  玄灵梭作为玄灵Holy Daughter 的座驾,本身的速度就极快,如今全速飞掠之下,速度当真是和流星几乎没有区别。

  然而,九狱Demon God 全速爆发之下,整个魔都好似化为了一团浓郁的Qi of Black Fiend ,飞遁之时同样fast as lightning 。

  飞遁之时,它更是时不时就会遁入空间,再出现时,便猛地跨越了一大截空间,俨然是将Dao of Space cultivation 到了极为精妙的地步。

  unconsciously 间,它和玄灵梭之间的距离竟是在逐渐拉进。

  “竟然是上位Demon God ?”邪阵仙吓得True Spirit 都有些颤抖了,急忙想方设法地不断加速玄灵梭,“快一点,再快一点,只要咱们穿过虚空隧道,就能立即关闭通道,把它挡在外面。”

  魏Qingyun 和魏德明更是脸色无比惨白。

  这Ancient Battlefield 遗迹真是too terrifying 了,他们一个Void Soaring Realm 一个Divine Ability 境,在这里竟然连屁都不算一个。

  时间,就在玄灵梭飞速逃遁,以及九狱Demon God 的紧追不舍中飞快流逝。

  unconsciously ,这一追一逃就持续了数天。

  邪阵仙几乎是用尽了方法,最后甚至连供给给防护system 的能量都切断了用来加速,才勉强维持住了和九狱Demon God 之间的距离,终于赶在九狱Demon God 追上来之前回到了虚空隧道所在的Star Fragmentation 辰上。

  魏德明和魏Qingyun 两人就不说了,就连邪阵仙都忍不住relaxed 。

  太不容易了,总算没被追上。

  那个Demon God 实在是too terrifying 了,真要是被它追上,oneself 这具好不容易才复苏的身体怕是撑不了几下就得完蛋,搞不好连残魂都留不下。

  然而,their three people 才刚从玄灵梭中下来,还没来得及收起玄灵梭,就见虚空隧道之中一阵rays of light 闪烁,几道silhouette 先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其中为首的,赫然是一身华贵打扮,仙威赫赫的Immortal Sovereign 妘天歌,其余数道silhouette 也是个个气息非凡,实力强悍的样子。

  唯有跟在最后面的几位“youngster ”,看起来好似气息要弱一筹。

  “怎么可能?”

  邪阵仙见得这一幕,顿时被吓得脊椎骨发凉。

  这特么的倒了什么血霉,出来探索个Ancient Battlefield 遗迹,竟然前有狼后有虎?!

  明明他和魏氏until now 行事都极为小心谨慎,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

  他这边还在怀疑人生,另一边,被【夺灵禁锢阵】困锁住的波波,却在见到这群人的那一瞬间,目光就锁定住了站在最后方的Liu Ruolan 。

  它原本萎靡的精神瞬间一振,就好似是见到了真命之主一般又哭又笑起来:“玄灵Elder Sister !玄灵Elder Sister 你果然来救波波了,wu wu ~那糟old fogey 欺负波波~~你快打死他!”

  听着波波那一声惨似一声的哭诉,再看到旁边站着的邪阵仙,Liu Ruolan 的表情一阵微微恍惚,仿佛想起了些什么。

  一股怒不可遏地的情绪瞬间从她心底喷薄而出,她的眼神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冷冽,murderous intention 四溢。

  slender jade hand 凌空一招,一股hard to describe 的强横力量就如同Heavenly Dao 般笼罩住了夺灵禁锢阵!

  “ka-cha 嚓!”

  困锁Origin Water holy sword 波波的能量锁链霎时间被震得粉碎,被困了许久,spirit wisdom 都已经变得昏沉的波波顷刻间重获自由。

  她当即乳燕投怀般地扑向了Liu Ruolan :“Elder Sister ~wu wu !波波想死你了!”

  她边扑还边泪奔,一副受尽了委屈的小可怜样。

  Liu Ruolan jade hand 一握,接住了投奔而来的Origin Water holy sword ,一双无比冷冽的清眸盯向了邪阵仙,white teeth 中吐出了一个词:“courting death !”

  刹那间。

  Liu Ruolan 一剑斩出!

  ……

   (兄弟姐妹们中秋节快乐,阖家欢乐,咱们下周一见,求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