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737

  这一小段时间内。

  Wang Fugui 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在家多陪了陪妻儿,尤其是多陪

  了一下王宝圣那child 。

  也不知道这小子哪儿来的那么严重的忧患意识,思想上的负

  担太重太重,一副迫不及待想要长大,天塌下来好上去顶着的架

  势。真当他们这些长辈是吃干饭的不成?

  别说有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在,天塌不了,就算天真的塌了,也得等他

  们这些长辈都撑不住了,才轮得到他。

  小child ,还是活泼一点,无忧无虑一点好。oneself 得帮他减减

  压

  不过揍child 还是挺有效的,这段时间来,王宝圣倒是略微收

  敛了些,也略微活泼了些。

  不过,如今Beyond-Territory Demon Realm 动荡不断,Wang Fugui 作为Beyond-Territory Demon Realm 的战略

  总指挥,还是比较忙碌的,待不了两个月就又匆匆赶去了镇魔

  州,临走之前把王宝圣丢给了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管教。

  当然,Wang Fugui 跑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着实受不了儿子时不

  时旁敲侧:击的鸡爹言行了。

  他感觉再在家里待下去,Wang Clan clan 都要衰败了!数日之后。

  Wang Shouzhe 的small courtyard 内,花团锦簇,四季如春,各种spirit bee spirit butterfly 忙忙

  碌碌的采着花蛮。而Wang Shouzhe 则是穿着宽松居家长袍,躺在Imperial Tutor 椅

  上半眯着眼睛和王宝圣讲故事。在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面前,王宝圣还是颇

  为乖巧的,端了张小板凳笔直地坐在一旁,聆听故事的同时,还

  时不时地帮Wang Shouzhe 敲敲腿、捏捏肩,十足十一个孝子贤孙的架

  式

  气氛看起来一片和谐。

  可两人聊天的内容,就显得不是那么和谐了。

  “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我觉得Sun Wukong 太不是东西了。”王宝圣语气嫌

  年,”整天惹是生非毛毛躁躁,一点都静不下心来。当个弼马温

  怎么了?工作面前人人平等,只要他能好好秉持本心,踏踏实实

  工作,努力思考自身不足,多多提升

  ”cough cough ~我还是讲讲沙和尚的故事吧。”Wang Shouzhe 转移话题。

  片刻之后,王宝圣叹息道:”木讷平庸,出了事情只会唉声

  叹息,我觉得应该将他开除出取经团队。

  ”我还是讲讲三国的故事吧。”Wang Shouzhe 开始又转移话题。

  片刻之后,王宝圣又是露出了忧愁的表情:“这故事倒是听

  father 讲过些,只是world 那么大,何必同种文明内部打来打去呢?

  不如组成一个联盟,清扫各路异族,扩大疆域版图,等打下了全

  world 之后,联合起来好好发展文明,目标直指vast and boundless 的星辰大

  海

  《Water Margin 》呢?你听过没?”Wang Shouzhe 捏了捏眉心,愈发头

  疼。

  “略有了解,一群各怀鬼胎的通缉犯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的故事

  王宝圣说道,”当然那Imperial Court 也是问题百出,须得由内而外大刀阔

  斧改革,若是我来操作

  Wang Shouzhe sighed ,语调愈发无奈:“那你肯定也不喜欢《红

  楼梦》

  “这倒是还行,虽然内容骄奢Yin逸、满纸荒唐,不过可以

  作为clan 衰败的反面例子来引以为戒。”王宝圣认真地说道,

  ”咱们Wang Clan 要吸取教训,努力提升每一个clansman 的使命感、责任感

  ”而我身为小小小Young Patriarch ,clan 未来的接班人,应当格外自律,

  为兄弟姐妹们做好榜样和表率

  顿了一下,王宝圣又是”冒死”曲谏道:“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我

  说Sacred Domain 那边像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您这样的bloodline aptitude ,您这样的年龄,可都

  是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young pampered young master 儿呢。

  Wang Shouzhe 脸颊一抽。

  这小子给爹规划上进路线还不够,居然还想给他这个Ancestor

  规划?难怪,Fugui 小子动手揍了他一顿。

  好在这时候,Family Guard 前来禀报,赤狱Demon Sovereign 来见Family Head 。

  不待Wang Shouzhe 答应,赤狱Demon Sovereign 的projection 就已经如一道scarlet 惊鸿般

  落入了Wang Shouzhe 的small courtyard 内。

  赤狱Demon Sovereign 行色匆匆,本是有些焦急,可一瞅见王宝圣也在,

  当即将毛躁气息一敛,状似平淡地打了声招呼:“宝圣也在啊

  “Shouzhe 见过Your Majesty 。”Wang Shouzhe 淡定地cupped the hands 。”宝圣拜见外

  Old Ancestor 。

  王宝圣也是躬身行礼,礼仪姿态挑不出半点毛病。昭玉Princess

  是他姨娘,赤狱Demon Sovereign 自然也算是他的长辈。

  而且因为有了王宝圣的缘故,也让赤狱Demon Sovereign 和穆云Immortal Sovereign 之

  间,多了一条感情纽带,关系算是彼此亲密了些。

  “Your Majesty 此番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紧要事情?”Wang Shouzhe 亲自

  煮茶招待Demon Sovereign projection ,姿态从容闲适。

  不过,既然只是projection 驾临,就不浪费immortal tea 了,就用一些普通

  spirit tea 好了。

  ”唉~”赤狱Demon Sovereign 也无心品茗,随意喝了口后说道,“Shouzhe

  可,你说你们Wang Clan ,怎么就那么集天下钟灵in one body ?各种天才俯

  仰可拾,更有Fugui ,宝圣这样

  的无敌bloodline aptitude 。可怜我申屠氏那些young 一代,除了景明和

  昭玉入得了眼之外,尽是些歪瓜裂枣。

  Demon Sovereign 也是一阵头大。

  数年前他耗费”巨资”弄回了赤炎Demon God 的True Demon 核和尸骸,满

  心欢喜的想给申屠氏再添lineage 新的True Demon ,可数年来,他在申屠子

  弟中各种挑选,测试,试图找一个合适的人来继承,结果却是越

  挑越不痛快。

  数干上万的young 子弟中,竟然挑不出一个能入目的。

  “Your Majesty 莫急。”Wang Shouzhe 劝慰道,”暂时挑不出没事,不如再

  耐心等等,挑一些苗子还行的多培养培养。

  “等,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去?”赤狱Demon Sovereign 忧心忡忡道,“我

  可是听说,Suiyun 皇太女已经顺利继承了《万剑immortal scripture 》.我们魔

  朝等不起啊。

  “外Old Ancestor 。”王宝圣hearing this ,不由在一旁“谏言”道,“既然

  等不及,why not 让我昭玉姨娘试一试?姨娘虽然normally 里惫

  不,那个,可她bloodline aptitude 和perception 却是一等一的。

  昭玉Princess normally 待宝圣极宠溺,宝圣自然也敬爱他的昭玉姨

  娘,有此机会岂能不帮着争取一番

  ”昭玉!?”赤狱Demon Sovereign 被震惊了,“可昭玉是嫁到Wang Clan 的

  啊,她可是Wang Clan 的媳妇~

  ”外Old Ancestor ,这话可莫要让我昭玉姨娘听到王宝圣一脸认

  真地说,“归根究底,我姨娘还是姓申屠,心心念念也是向着申

  屠氏和魔朝的,她若有朝一日修成True Demon ,必定会力挺魔朝,不会

  眼睁睁看着魔朝受欺负,这不是等于是魔朝多了个True Demon 么?”

  赤狱Demon Sovereign slightly nodded :”宝圣说的挺有道理,可我怎么总觉得

  哪里不对劲?

  “对了,这不是this Sovereign 借钱买的treasure 么?”赤狱Demon Sovereign 忽地醒悟

  过来,”不行不行,Shouzhe 啊,昭玉终归是你们Wang Clan 的人,这钱,

  得由你们Wang Clan 出。

  “外Old Ancestor ,您这话就没道理了。”王宝圣一脸的不赞同,

  ”昭玉姨娘不是申屠氏bloodline 吗?您怎么能如此歧视她?这样吧,

  我回去问问姨娘意见,她若坚持Wang Clan 出钱,那我就找father 填补上

  这份空缺。

  其实昭玉Princess oneself 的restaurant 也颇为赚钱,这一百several decades 内生意

  越做越好,总计倒也赚了三四亿immortal crystal 的模样,一枚immortal crystal 等同于下

  品spirit stone ,约合一百Qian gold 的样子。这数亿immortal crystal 除却自用开销,额外

  纳税之外,目前还剩下两亿immortal crystal 左右的存款,兑换极其昂贵的仙

  spirit stone 都能兑两枚了。

  再加上昭玉出嫁的时候,申屠氏也是出了一笔不菲的嫁妆

  的,其中有不少都是产业,这些年来也一直有在盈利,利澜也是

  不低。

  两边加起来,大约能凑个三枚Immortal Spirit Stone 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这部分钱也是远远不够支付赤炎Demon God True Demon 核价

  格的。不过,昭jade hand 里的钱不够,Wang Fugui 手里的钱肯定是够的。

  ”也不用Fugui 出这钱。”Wang Shouzhe 帮腔着说道,“咱们Wang Clan 自

  己全程培养个True Demon ,还是培养得起的。赤狱Your Majesty ,你确定要Wang Clan

  出钱?

  赤狱Demon Sovereign 顿时像是被爷孙俩架在了火上烤。

  这要是真把他不愿出钱的事情让昭玉知道,以昭玉的脾气岂

  不是炸毛了?搞不好就要吵着与他断绝关系。

  even more how ,按照Divine Martial world 的规矩,这钱要是Wang Clan 出了,这inheritance

  可就是Wang Clan 的了。往后,这True Demon inheritance 继续往下传,也只会传在王

  氏,跟申屠氏可就没关系了。

  “外Old Ancestor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纠结。”王宝圣一脸认真严肃

  地给赤狱Demon Sovereign 分析,”昭玉姨娘是demon cultivator ,而我Wang Clan clansman 中demon cultivator 极

  为罕见,未来等她到了inheritance 期,inheritance 还不是会传回申屠氏?趁这

  几千年的时间,申屠氏完全可以好好发展,多培养点有潜力的年

  轻人出来,就不愁挑不出优秀的继承人了。”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是有很多例子的。

  譬如morning sun 王夫姚元刚,当初入赘morning sun Royal Residence ,就是带着precious book 入

  赘的,等他到了inheritance 期,便又将precious book 传回了Yao Clan 。

  这对Yao Clan 而言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有Immortal Sovereign 从中作保,

  Yao Clan 也不用担心拿不回precious book 。

  而以Wang Clan 的family property ,以及家中真immortal seed 的数量,将来True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绝对不在少数,自也不会贪他这lineage True Demon inheritance 。

  ”这倒也是。”赤狱Demon Sovereign 被说得心动了,呐呐道,”昭玉说

  破天都是我申屠氏bloodline ,她修成True Demon 对申屠氏百利而无一害。那

  就这么定了。

  若昭玉成就True Demon ,申屠氏和Wang Clan 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加稳固。

  ”来人。”王宝圣立即肃着一张小脸,威严的对外instructed ,

  “去请我昭玉姨娘过来。

  是,宝圣Young Master 。

  守在院子外的侍从立刻领命,而后匆匆离开去请昭玉Princess

  了。不多片刻,昭玉Princess 就匆匆赶了过来。

  见到院子中的场面,她一时间还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

  成宝圣又”惹祸”,招惹two Ancestor 不开心了?

  可这也不对啊,就算宝圣真惹了two Ancestor ,被叫过来的也

  该是梦羽姐啊,叫她干嘛?

  等王宝圣与她飞速解释了一遍后,昭玉Princess 就更懵了。

  啥,这就莫名要成True Demon 种了?clan 中immortal scripture 之类太过紧缺,连

  Husband 都暂且没轮到,她竟然占了先?

  等等。不对。

  宝圣this time 这么卖力帮忙促成此事,不会是看她这个姨娘太

  过清闲了,又想用这个方法规劝她上进吧?

  那她以后岂不是不能偷懒玩游戏了?

  ”姨娘,Sir Father 未来必然要修True Immortal 的。”王宝圣像是猜到

  了昭玉在想什么,cups the hands 说道,”您不如趁此机会好好努力,把实

  力和life essence 都提上去,如此,才能与father 长相厮守。而且从True Demon 核

  上汲取True Demon 之道,其难度虽然比独自走出一条Great Way 来得轻松,却

  也比直接继承True Demon Scripture 难得多。您越早comprehend ,越是得利。

  在王宝圣心中,昭玉姨娘是second only to father mother 之外最亲密的人

  自然不愿意看着她整日游手好闲,刷那些味同嚼蜡的留影剧或

  是干脆就玩虚幻游戏。

  “宝圣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努力一点。”昭玉Princess 也似乎

  皮”鸡”动了心。“既如此,那我回去后就帮姨娘设计一份时间

  规划表。”王宝圣露出了欣慰之色。

  自家姨娘都开始上进了,mother 还远吗?等mother 也上进了,父

  亲又岂能落后?

  如此互相超越,追逐,彼此监督和竞争,才是正确的成长之

  道啊。when the time comes 一家人快快乐乐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岂不是很

  开心?

  ”时间规划.就,就不用了吧?”昭玉Princess 头皮都有些

  发麻了。

  ”姨娘您不用担心oneself 不够自律,为了您未来的成长,我一

  定会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督促您的。

  谢你分出精力啊,宝圣。”昭玉Princess 的眼泪都快掉了

  下来。

  三两下处理完昭玉Princess 的事情后,王宝圣开始与Wang Shouzhe 很有

  礼貌的告辞道:”Old Ancestor Grandfather ,圣儿还有功课没有完成,便先行告

  辞了,也谢谢您为我讲故事。等圣儿the past few days 闲暇来后,再来找老

  祖Grandfather 探讨一下,如何成为一个朝气蓬勃的优秀青年这个话

  题

  而昭玉Princess 也急忙告辞。

  趁着还有点时间,她要把没看完的留影剧刷一刷.接下来

  恐怕,真的没时间了。

  and the others 都走后。

  赤狱Demon Sovereign 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Shouzhe 啊,didn’t expect 你也有今天。

  不过宝圣说得对,你这年龄退休养老可不合适,好好地发挥优秀

  青年的光和热吧。

  Wang Shouzhe 搡了rubbed the temple ,心中也是一阵无奈。

  那child 太较真了,还十分有责任心,非但对oneself 有着极强的

  使命感和责任感,也要求所有人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

  也是恰好,没过half a month 时间呢。

  Wang Ningxi 兴冲冲地前来禀报,说是[大虛空挪移array plate ]已经彻

  底修好了,可以开启Sacred Domain 探索计划了。

  在Wang Shouzhe 的规划中,原本这计划主要Chief-In-Charge 是Wang Anye 。

  毕竟,Wang Anye 一贯good luck ,像这种前途未知,不确定性很高

  的活,他去是最合适的。

  不过最近天天被王宝圣“鸡”祖宗,Wang Shouzhe 也觉得oneself 还年

  轻,决定要oneself 出去走一走,发挥发挥光和热。

  至于Anye ,那就继续让他主持Divine Martial 天墟开拓与监管计划吧~

  Divine Martial 天墟里的轮回之树估计撑不了多久了,蚩龙Demon Lord 的残魂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有Anye 盯着,他也安心一点。

  至于出去避多久的风头,Wang Shouzhe 也没底,至少眼前要避——避

  宝圣小子,希望等他再长大个几岁,这种卷王之王的心态会逐渐

  消失。

  番筹备之后。

  Wang Shouzhe 开始亲自主持起Sacred Domain 开启计划。相关人等和物资,已

  经悉数准备妥当。Immortal Palace 附近的Space Node 处。

  众人齐聚。

  Wang Ningxi 拿出了[大虚空挪移array plate ]。

  想要开启array plate ,就需要在array plate 上镶嵌足足十二枚Immortal Spirit Stone 。

  好在,这Immortal Spirit Stone 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镶嵌一-次之后,就可以

  维持很长时间。如果每次开启space channel 时间短的话,应该能撑很

  随着Immortal Spirit Stone 被镶嵌到array plate 上,Wang Ningxi 按顺序打出Spirit Art ,启动

  了array plate 。array plate 上的铭文迅速被一点亮。

  磅礴的能量以array plate 为中心扩散开来,瞬息间,便在周围形成

  了十二个Space Node 。

  Space Node 缓缓旋转,有恐怖的能量在其中-点点凝聚。

  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Space Node 中的能量越来越强,旋转的速度

  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蓦地。”嗡~!”

  一声好似Yellow Bell Great Sound 般浩荡的颤鸣声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起。

  一个旋转的空间隧道猛地出现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宛如风暴般的

  Power of Space 席卷开来,顷刻间就将周围的空间都震得扭曲震荡起来

  视野一片模糊。

  看着这一幕,Wang Shouzhe 感慨万干。

  多少年了,space channel 总算是打开了。

  对于Divine Martial world 而言,这既是崛起的机会,但也是一个严峻的

  k战。若是寻常时候,他必会再多做些准备,确保万全之后再谨

  慎地开启这条通道。

  可惜,很多时候,局势却都不是oneself 可以选择的。大丫头如

  今还在Sacred Domain ,生死未卜,忧患难知。

  九狱Demon God 的崛起,更是导致Demon Clan 对Divine Martial world 的威胁大大增

  加,Demon Realm 的局势一下变得复杂起来。

  虽然他们之前想法设法地搅乱了局势,延缓了九狱Demon God 统一

  Demon Realm 的步伐,还成功伤了九狱Demon God ,斩断了它的一条臂膀,局

  势是稳住了,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吃了那么大的亏,九狱Demon God 肯

  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even more how ,对于九狱Demon God 这等野心十足的存在而言,暂时的失

  又哪里能阻挡得了它前进的步伐?充其量也就是蛰伏个几十

  上百年而已。

  以Demon God 的life essence ,几十上百年也不过就是一个闭关的时间而

  已

  等他伤势recover completely ,筹备完善,必然会再启战端,或者吞并其他

  Demon God 的地盘,统合Demon Clan 力量,或者进攻Human Race ,试图打开Divine Martial world

  的门户,获得更多的资源。

  再或者,干脆两个一起来。

  到那时,Divine Martial world 必会面临严峻的挑战。

  然而尴尬的是,如今的Divine Martial world True Immortal Realm 数量虽然多了不少,

  还在Demon God 之中安插了-个traitor ,但实则仍旧处于绝对的劣势。

  数年前,Human Race 集齐了五位True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其中还有Immortal Sovereign 这个真

  Immortal Realm 中期,还加上了Liu Ruolan 这样实力堪比True Immortal Realm 的逆天存在,居

  然都没能留下九狱Demon God ,而只是让它受了较重的伤而已。

  真要打起来,Human Race 这边各方都需要有True Immortal Realm 坐镇,根本不可

  能像上次那样集中那么多True Immortal Realm 去对付一个九狱Demon God ,这不现

  实。Demon Clan 又不是只有一个九狱Demon God 。

  战事when the time comes 会变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也是因此,Divine Martial world 如今迫切需要提升实力,就算不能尽快

  将Immortal Sovereign 的实力提升到True Immortal Realm 后期,也起码要再多几个True Immortal Realm ,或

  者再多一两个True Immortal Realm 中期,如此,才能从容布置。

  而要做到这一点,海量的资源是必不可少的。开启Sacred Domain ,使

  是机会。

  而这机会之中,同样存在着巨大的隐患。

  Sacred Domain 之中,powerhouse stand in great numbers ,势力众多,impossible 人人都如Immortal Sovereign 、仙

  尊这般乐于看到Wang Clan 壮大,而不想着侵吞、掠夺或者霸占。

  人心复杂,Wang Shouzhe 不敢赌,也不能赌。

  当初和Great Emperor Longchang ,Immortal Sovereign 等接触时,他也都是步步为营,在双

  方非常熟悉,知道他们的人品,确定他们可以信任,而Wang Clan 也有

  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之后,才逐步暴露出了Wang Clan 的潜力。

  而事实上,Divine Martial world 的团结,和Divine Martial world internal trouble and outside aggression 的局势是

  密不可分的。

  也是因为Divine Martial world 迫切需要powerhouse ,迫切需要提升实力,Immortal Sovereign

  等powerhouse 才能克制住心中的欲望,放任Wang Clan 一点点壮大,甚至可能

  在未来取代他们的地位。

  但Sacred Domain ,对于他来说却是完全未知的。

  想也知道,偌大的Sacred Domain 中势力混杂,局势绝对远比Divine Martial world

  杂一干倍,一万倍。

  如何获取情报,看清局势,隐藏自身,如何获取资源,结交

  人脉

  如此种种,皆是挑战。一步不慎,满盘皆输。

  好在,这么多年准备下,已经有了诸多计划和准备,按部就

  班执行就行了。

  this time 的space channel 打开,and the others 过去之后就会关闭,三年之后

  才会重新启动——次,然后两边会再交换一下情报,确定下一次的

  开启时间。

  眼见着通道开启。

  早已经准备好的人员,都乘坐上了[Heavenly Void 云舟],一次性摆

  渡穿梭过了空间隧道。

  等Heavenly Void 云舟的尾翼消失在空间隧道之中,再等了片刻,王宁

  晞便关闭了[大虚空挪移array plate ]。

  在Power of Space 强大的弥合作用这下,in the sky 的空间隧道迅速崩

  塌,缩小,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空间恢复如初,乍一看去,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命途多舛的Divine Martial world ,很快就

  会迎来一个崭新的篇章。

  一晃眼,数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新罗Immortal Dynasty 首都,新罗immortal city

  街头。小雨。

  异域的街头繁华而热闹,比起Divine Martial world ,又是另一番感觉。

  一身Young Master Gui 打扮的Wang Shouzhe 漫步穿行在异域街道之中,脚步不

  急不缓,神色从容,欣赏着沿途一切觉得新鲜的事物。

  雨点溅落在他的脚边,却连他的护体true qi 都无法穿透,便被

  挡在了外面。

  漫步雨中,他的鞋面,上却仍旧光洁如新,连一滴雨水,或是

  一丝脏污都没有沾上。

  在他身后,穿着低调的Immortal Sovereign 妘天歌亦步亦趋地跟着,手里还

  很贴心的为Wang Shouzhe 撑起了一把伞,一副贴身侍女的敬业模样。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伞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倒是将周

  围街道上嘈杂的喧嚣声都压了下去,反衬出了几分静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