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 Our Patriarch Chapter 738

  相较于Cold Moon Immortal Dynasty ,这新罗Immortal Dynasty 似乎要更加繁华,风俗习惯也

  是与Cold Moon Immortal Dynasty 大为迥异。

  这里的建筑物多为jade stone spirit wood 混合结构,乍一看Divine Martial world 某些

  时代的建筑风格有些像,细看起来却又有颇多不同,而且楼层都

  不算太高,只是偶有几栋hundred zhang 高楼,但是都非常精巧细致,带着

  中纤细、华丽、细腻的美感。

  屋檐上,门柱上的装饰纹路,时时处处,都透着其独特而浓

  厚的历史底蕴,随口找人一问,也往往都有其特殊的寓意。

  还有服装也是。

  这里的人大多虽然也穿着的是长袍,有广袖长袍也有窄袖劲

  装,但风格却与Divine Martial 皇朝completely different ,都不用细看,打眼一看气质

  就completely different 。

  而他们的语言,和Divine Martial world 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倒也不能

  说完全是另一种语言,其实能听得出来,这里的语言和Divine Martial world

  属于同一个语言体系,但在具体的语音语调,以及遣词造句上,

  却又completely different 。

  Wang Shouzhe 置身这仙都,漫步雨中,细细观察着、探索着这异域

  的种种风貌,倒是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在这里,他们谁都不认识,谁也不认识他们,这种陌生而新

  鲜的异域感,让Wang Shouzhe 也觉得沉寂了好久的心活络了起来。

  可这份陌生新鲜感,很快就disappeared 了。

  绕过一处街角,Wang Shouzhe 和Immortal Sovereign 坛天歌忽地simultaneously 顿住了脚步,

  皆是表情诡异地looked towards 了前方某处。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栋新开业的大restaurant 。

  restaurant 门口张灯结彩,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颇为热闹,门庭装饰的也颇

  为奢华,更是有不少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前来送贺礼捧场,其中奇花异卉的

  花篮列满了街头,花篮上扎着飘逸的彩带,上面都是写着某某世

  家,某某Marquis Residence 等等。

  显然,开这家restaurant 的人颇有些来头,否则也难以在新罗仙都

  这种extremely expensive land 之地,摆出如此排场。

  这一切都算是正常。毕竟无论是哪个world ,终归会有门路通

  天之人

  然而,那名为[易康食宫]的restaurant 门楣上方,却拉着一条巨

  大的横幅,上面写着“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倾情三星美食推荐”。

  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三星?

  一时间,Wang Shouzhe 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

  ”Lici ”他很熟悉,“三星美食”他也很了解,可“小仙

  君”那是什么鬼?Wang Shouzhe 多多少少也了解Sacred Domain 的各种称呼,小仙

  君是指已经继承了immortal scripture ,却还没有cultivation 到True Immortal Realm 的真immortal seed 。

  像Wang Shouzhe ,按照这边的习惯,就是可以被称之为”小Immortal Monarch ”

  的,若是他到了Void Soaring Realm 后继承了圣图,那就是妥妥的“Holy Son 殿下

  “恭喜Young Master ,didn’t expect Lici Y头在Sacred Domain 混得那么好,都已经是

  小Immortal Monarch 了。”坛天歌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而且看样子她的影响力在这新罗

  Immortal Dynasty 还不小,她发明的三星美食推荐也被人当成噱头,如此郑重

  其事地宣传,看来是已经获得人们的认可了。

  哼!枉我还替她担心了近两百载,等我见了她,定是fiercely

  教训一顿。

  Wang Shouzhe 嘴上傲娇,心里却是打心眼里sighed in relief ,

  抬腿就往[易康食宫]中走去。“走,打探打探她的具体消息去

  Immortal Sovereign 坛天歌嘴角含着笑,亦步亦趋走了进去。

  这一趟能和Shouzhe 一起出差并单独行动,心下的滋味还是很美

  的。

  这会儿食宫刚开业,正是热闹的时候,进门的人络绎不绝,

  空位置已经不多了。

  可Wang Shouzhe 与坛天歌的气质卓绝若仙,一看就不是ordinary person ,擅

  长察颜观色的Storekeeper 立刻亲自迎了过去,笑着给他们介绍起了restaurant

  中的特色美食,同是麻溜地给他们找熟人想办法置换了临窗的位

  置。

  坛天歌随手点了几个极其昂贵的菜,再叫Storekeeper 推荐了几个经

  典菜式和酒,那都是些High Level 的spirit fish spirit meat 类食材,这一顿下来,怕

  是一枚high grade spirit stone 都打不住。

  枚high grade spirit stone 是甚么概念和价值?

  那可是能兑换成上万immortal crystal 或是百万Qian gold 的,借大的[训南酒

  类]平均一天的盈利也就差不多这么多!

  再具体点,一个third grade aristocratic family 的Divine Ability Old Ancestor 不求上进,仅仅维持修

  为的状态下,节约用一点可支撑一整年。

  当然,若是那Divine Ability Old Ancestor 还想往前进一步,那每年的消耗可就

  是没底了。

  这也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third grade aristocratic family 的Divine Ability Old Ancestor ,为何仅仅停留在Early-Stage

  的原因,往下cultivation 先不谈aptitude bloodline 问题,便是财力也完全支撑不

  起

  真有那钱,还不如多积攒起来成为clan 底蕴,多培养培养小

  辈,争取早日达成双Divine Ability ,三Divine Ability inheritance !

  Storekeeper 顿时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暗自感慨oneself 的眼光之毒辣。

  这two 果然是顶级的贵客,当即招待起来格外用心。

  ”Storekeeper ,这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究竟是哪位expert ?”Wang Shouzhe 漫不经

  心地喝了口spirit tea 顿即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又把茶杯放了下来。

  没办法,Wang Shouzhe normally 里喝的都是Divine Martial world 各种highest 的仙

  突,由俭入奢易,由

  奢入俭难,嘴巴早就被养吗了。

  Storekeeper 察颜观色下脸色一紧,对这位气质so noble that words cannot explain 的young Young Master

  更是敬畏用心了几分:”reporting Young Master ,说起这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啊,那来

  头可就大了去。

  ”听闻她乃是天瑞Saint Race 似氏遗留在外的尊贵bloodline ,在她落魄

  之时曾经化姓为王,连饭都吃不起,我家Young Master 司徒学甲对她有一

  饭之恩,因此处处对我们家Young Master 照顾三分。

  天瑞Saint Race 姒氏bloodline ?化姓为王?Wang Shouzhe 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有了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的照拂,我们家学甲Young Master 索性就从易康学

  宫流Water Sword 脉辍学。专心致志搜罗天下食谱美味,开了间[易康食

  宫],专门让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品尝优劣,gradually 生意愈发火爆起来,

  并且开了很多连锁店。而我们易康third grade 司徒氏,也因此而崛起,

  发展势头-路triumphant progress 。

  ”可是好景不长”Storekeeper 说着说着就sighed ,又开始叙说起

  了后面的事。后来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被骂作冒充似氏bloodline ,逐出了家

  门,与之交好的一些朋友,都遭了殃,不少人都和小Immortal Monarch 划清界

  限、

  而他们家学甲Young Master 却待小Immortal Monarch 始终如一,结果惨遭各种排挤

  打压,到最后易康食官大面积倒闭,差点连累了整个司徒氏。

  可就在司徒氏最危难之际,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被云海Celestial Grotto 的圣尊看

  中,收作了关门小Disciple ,并以immortal scripture inheritance 之,自此之后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便再次一飞冲天,天瑞姒氏非但亲自上门道歉,还给予了她orthodox lineage

  Young Lady 的待遇,并派遣了一位orthodox lineage immortal seed 给她做了追随者。

  而司徒氏的Divine Ability Old Ancestor 和司徒学甲听闻之后,立刻当机立断

  变卖家产筹资,耗费了数年时间赶至云海Celestial Grotto 拜见了小Immortal Monarch ,恭

  贺她的同时,也与她诉说了这些年的苦与泪。

  Lici 小Immortal Monarch 感念旧情,大笔一挥,给了司徒学甲的[易康食

  宫]3-Star level 好评。有了她的鼎力支持,司徒学甲重归新罗Immortal Dynasty

  后,易康食宫便再度崛起,在元征皇Crown Prince 的支持下,直接在这最

  繁华之地开了总店。

  随着Storekeeper 的叙说。

  Wang Shouzhe 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大丫头这小两百年来,还真是过

  得有些having ups and downs 。不过却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啊,竟然还狗尿运的

  抱住了一位圣尊的粗大腿.

  至于那[云海Celestial Grotto ],Wang Shouzhe 倒也是听[似无忧]“交代”

  过,那是天瑞圣朝境内一处Transcendent Influence ,光是True Immortal Realm 大佬至少得有

  十几个,Celestial Grotto 之主更是堪比Saint Sovereign Level 的存在。

  大丫头还真是个Good Fortune 深厚的主,竞然能混成这般模样。

  “Young Master ”Storekeeper 指着窗户外说,”那位便是我们司徒学甲公

  子。唔,他似乎正在迎接元征皇Crown Prince 小人失陪一下”

  说罢,Storekeeper 匆匆忙忙就告退了。

  Wang Shouzhe 随便膘了-眼那个司徒学甲,便大概知道对方什么成

  分了。

  大约当年Saint Sovereign 建立

  Immortal Palace 体系的时候,就是参考的Sacred Domain 学宫体

  系,这新罗Immortal Dynasty 的学宫体制和Cold Moon Immortal Dynasty 的大差不

  易康学宫也

  就是郡Level 1 的学宫。

  那司徒学甲既然曾经只是一个郡学宫的学子,撑死了也就是

  个普通Heaven’s Chosen ,如今看起来有些中年发福的模样,cultivation base 已经到了紫

  府境两三层的模样,多半已经将bloodline 提升

  升到了Great Heaven’s Chosen 。

  不过此人倒是个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之辈,仅仅凭着抱住了Lici 的大

  腿,就能混得如此风生水起,倒也是not simple 。

  至于那司徒学甲side 另外一个youngster ,大约便是什么”元

  征皇Crown Prince ”了,看模样还算周正,cultivation base 看起来也还算深厚,可在

  Wang Shouzhe 的spiritual sense 下却能清楚地看到大约是Void Soaring Realm 一second layer 的模样。

  不过同为Immortal Sovereign 继承人,这位皇Crown Prince 的气度别说和皇太女Suiyun

  Demon Sovereign 继承Human Sovereign Crown Prince 景明都比不过。毕竞申屠景明虽然

  平时不着调,却也是上过战场厮杀,立过各种大功的,

  直做起事

  来一点都不含糊。

  缓云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战争还是处理政事,都是一-等一

  的存在。其勤勉程度,便是连Wang Clan New Generation 、卷王”王宝圣都是非

  常尊重,以她为偶像和楷模。merely this 情况也正常。

  如今天瑞圣朝-圈整体比较太平,周围各Immortal Dynasty 之间即便有摩

  擦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哪里像Divine Martial world 那样时刻处在危机之中。

  缓云和申屠景明都是在战火中历练出来的,一身的气度自然

  不是这种生在太平world 的皇Crown Prince 可以比拟的。

  这一顿饭,倒是让Wang Shouzhe 吃得颇somewhat surprised 。

  食材虽远远谈不上“顶

  但胜在手艺口味不错,这多半

  是Lici 真心调教过的。

  期间,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的司徒学甲在听Storekeeper 说,这里有位Young Master Gui

  后,也曾过来”敬酒结交”。不过Wang Shouzhe 淡然以对,并没有看在

  Lici 的面子上有和他接触的想法。只是路微透露了-下oneself 是出

  来游历,增广见闻的。

  只是如此-来,司徒学甲就更加小心敬畏了几分,还特意给

  了Wang Shouzhe 一张请束,说是”神宝殿”驻新罗Immortal Dynasty 分部举办的拍卖

  会请束。

  这分部往往十年八年才会开一次auction ,通常拍卖的东西也

  就那样。但是this time ,司徒学甲却说有this time 好东西拍卖,也许

  Young Master 会有兴趣。

  Wang Shouzhe 来Sacred Domain ,主要目的还真是来“增广见闻”的,至于那

  些搜罗情报,比对物价等等琐碎的事情自然都有属下去完成。

  他只需要等消息就行了。

  反正酒足饭饱之后闲暇无事,他索性就去看看。

  神宝殿分部同样位于仙都最繁华之地,和[易康食宫]相距

  不远。

  Wang Shouzhe 和Immortal Sovereign 坛天歌吃过饭,随意溜达着就到了神宝殿分

  而后凭着请束入了场。

  神宝股分部内的装潢比起易康食宫明显要上了一个等级,更

  也更具有奢华感,就连穹顶大梁上的绘纹都更加堂皇华

  彰显了神宝殿的底蕴。

  这会儿距离auction 开始已经没多

  久了,会场内已经坐满了人。而会场上方的特殊包房内,大多数

  也都已经亮起了灯,显然是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不过司徒学甲这张请束只是普通请束,没有包房待遇,他

  坛天歌两人只在拍卖大厅内分到了个散桌。侍应奉上新鲜的灵瓜

  鲜果和茶水后便退了下去。

  话说Wang Shouzhe 也是很多很多年没有参加过auction 了,现在诸多

  事宜都是由子了孙孙们去干。而坛天歌身为Immortal Sovereign ,更是impossible 跑

  去玩auction 。她上一次参加auction ,怕是得追溯到好几千年前,

  她还是Princess 或者皇太女的时候了。

  两人倒也是难得的有了些兴致,并观察了一下周围。

  个auction 规格不算低,每一个散桌上,至少有一名Divine Ability 境

  cultivator 带队。至于那些贵宾包厢内,出入者更是至少有一位Void Soaring Realm

  带队。

  this time ,显然大家都得到了”内部消息”

  知道有好东西拍

  卖,因此场面倒是颇为浩大。

  不多会儿后,auction 就在–名戴着面纱的Void Soaring Realm female cultivator 士的主

  持下开了场。

  _番简单的寒暄和热场之后,她便正式开始了拍卖:“接

  来请出我们的第-件拍卖品,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一-[紫玉箫],此乃难

  得的音域类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起拍价为一枚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

  每次加价不得低

  于一枚high grade spirit stone 。

  这价格

  Wang Shouzhe 与坛天歌mutually glanced at each other 。

  这物价好似的确比Divine Martial world 要低很多,Divine Martial world 的Divine Ability 灵

  宝,起步绝对不会低于三枚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

  而这时候,会场中的众人已经开始叫价。

  不过盖茶功夫,紫玉箫的价格就已经从一极灵被抬到了一极

  灵二十一上灵。不过在这之后,这价格就有些叫不动了。

  “一极灵三十上灵。

  见状,坛天歌直接举牌叫价。

  前一位叫价者,瞅了Wang Shouzhe 这一桌一眼后,略作犹豫后就放

  弃了。-极灵三十上灵的价格着实是有些高了,没有必要为了一

  件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死磕。

  如此,坛天歌以很划算的价格拿下了[紫玉箫]。

  她笑眯眯地sound transmission 说:“Young Master 莫要见笑,我们坛氏虽然Divine Ability 灵

  宝不少,可需要的人更多。而且多一件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Human Race 的总体实

  力就能更强一点点。

  “Your Majesty ,sound transmission 时就莫要是Young Master 来Young Master 去了。”Wang Shouzhe 回传道

  咱们面对Demon Clan 威胁,Human Race 的身体素质又

  远不如竟族强横,武器越强自然就越强。

  “Young Master ,咱们sound transmission 时也得按照既定规矩来。”坛天歌俏眸轻

  轻一膘后,继续sound transmission 道,“这Sacred Domain 可是有圣尊的,万一躲在暗处

  偷听到咱们sound transmission 怎么办?Young Master 莫要大意。

  “明白了,天歌。

  Wang Shouzhe 微微领首,仍旧摆出了-副mysterious Young Master 的架势,慢悠悠

  的喝茶品茗,连丝毫举牌叫价的欲望都没有。

  来,基本上只要见到价格合适的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以及medicine pill 、talisman 、秘

  宝等物,她都会举牌,最后无例外悉数收入囊中。

  就是一个字,豪横!

  这些东西,的确比Divine Martial world 便宜太多。若是妖天歌回去后,

  按照Divine Martial world 的价格卖掉,盈利能超过两倍。

  有人说,Wang Shouzhe 和坛天歌都是Human Race 的cream of the crop 人物,应该以大

  局为重,不能低买高卖回去坑其他clan 。

  但是问题也正是在此,若是回去后一切按照Sacred Domain 价格售卖,

  先不说马上会被抢购一空,更会引起Divine Martial world 高端item 价格的雪

  崩,各clan 原本珍藏的treasure 和medicine pill 会瞬间贬值太多。

  更有甚者,会直接击垮各clan 的item refining 、pill refining 、array 等体系,

  让他们都没有了活路。毕竟,Sacred Domain 的文明inheritance 可没有断代,不仅

  item refining pill refining array 等方面的平均水准更高,体系也更完善,炼制出的

  产品也是花样繁多,品质优良,如果价格还更便宜的话,谁还愿

  意买品质一般、又贵的Divine Martial world 本土item ?

  这对Divine Martial world 内相关产业链的发展会造成致命打击。

  apart from this ,greater teleportation array plate 的维修费用、人员组织费用、足足十

  二枚Immortal Spirit Stone 的通道开启费用,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怎么办?

  由此,在Wang Clan 、坛氏、申屠氏以及天玑老人的Hundred Treasures Pavilion 组成的

  Sacred Domain 开拓联盟中,回去售卖的货物会比正常价格略低一筹出售。

  如此一来,既可以间接武装强大各aristocratic family ,产生的利澜也可以

  获取更多资金,从Sacred Domain 采购更多的物资,用来打造并增强更多的

  军队,积累更强的底蕴。

  而且像Wang Clan ,如果资源很多,就可以培养出更多人才和军

  队,也能利用额外赚到的钱,来大力鼓励推广Wang Clan 的优质spirit rice 灵

  谷种植,增强广大aristocratic family 的收入。

  各类优等spirit rice 、各类矿物等基础物资,在Sacred Domain 价格都偏高,

  反而是一些高端spirit medicine 相对Divine Martial world 要便宜不少。显然,Sacred Domain 在高

  端medicine pill 这-块的发展比Divine Martial world 更加成熟,相关的高端spirit medicine 培育

  技术,以及与高端spirit medicine 培育相关的产业规模也更大。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

  在Divine Martial world ,高端spirit medicine ,尤其是seventh grade 以上的spirit medicine ,对成长环

  境的要求都极高,培育困难不说,培育周期也长,培育过程中对

  资源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一般的aristocratic family 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财力进

  行培育,以至于直到如今,也只有各大国家的Imperial Family ,以及仙魔两

  朝first grade 以上的aristocratic family ,会专门去培育高端spirit medicine 。

  而一般的封国,哪怕倾尽全力,能够培育出的高端spirit medicine 数量

  也十分有限,供应oneself 都未必够,哪里还会对外售卖?

  即便是坛氏的Hundred Grasses Garden ,已经号称是Divine Martial world 范围内最大的灵

  Medicine Garden 了,高端spirit medicine 的产量也依旧十分有限。

  这也导致Divine Martial world 的高端spirit medicine 长期都处于一种供小于求的状

  态,价格自然也就居高不下。

  事实上,不仅仅是高端spirit medicine ,像precious book ,dao item 这一类供远远小

  于求的东西,在Divine Martial world 内的价格都是要比Sacred Domain 高出:-大截的。

  至于immortal item ,那就更是money cannot buy 了,压根没人会卖。

  基础物资则与之相反。

  普通spirit rice 等基础物资的价格,往往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

  而越是繁荣之地,赚钱的机会往往越是多种多样,种植普通的灵

  米利澜不高,愿意种植的人少,再加Superior Master 工成本的增加,种种因

  素叠加之下,价格自然也就比Divine Martial world 要高。当然,这只是个笼

  统的说法而已,实际情况要比这复杂得多。

  而spirit rice Spirit Valley 类的资源,乃是可再生资源,且是Wang Shouzhe 本身的

  优势,自然要紧抓这一点。

  当然,随着Divine Martial world 各类treasure 数量的增多,价格会随着时间

  逐渐下滑,最后逐渐趋于平衡,那都是正常的市场自我调节手

  段,自然是最好不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如今这auction 上,坛天歌出手太凶,看到什么都想买,几乎

  不给其他clan 机会,自然是引来了众怒。

  ”cough cough ,天歌啊。”Wang Shouzhe 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暗中传

  音,”差不多就行了,得给人口汤he he 。

  各种采购,收集有价值的treasure 资源,那是一件漫长的工作,

  也需要精打细算,以尽量低的成本采购到更多的资源,自然有人

  专职负责,也不是他与坛天歌两人应该干的事情。

  不过随着最后一件压轴item 和大轴的上台,Wang Shouzhe 也没忍

  住,亲自参与进了拍卖。

  原因无它,压轴货物是-柄dao item ,大轴更是一部precious book 。

  Wang Clan 的dao item 和precious book 不少,但是依旧是远远供不应求。君不

  见,Wang Anye 的sword array 中,为了节约dao item 和Divine Ability spirit treasure 资源,很多用的

  还是magical treasure 级long sword 。

  最关键的是,these two distinct things 卖得还不贵,那把刀类dao item 起拍价

  仅十三极灵,最后被Wang Shouzhe 以十九极灵拿下。precious book 就牛了,起拍

  价直接为一枚Immortal Spirit Stone 六十extreme grade spirit stone ,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枚极

  灵。

  按理说,this level 的auction 上不太会出现precious book 这个级别的宝

  物。

  也许正是因此,方才引来了很多first grade 和超first grade aristocratic family 。他们都

  提前获得了消息,”凑足”了Immortal Spirit Stone ,铆足了劲准备为clan 再添

  脉Void Soaring inheritance 。

  然而,想象中的”激烈”竞争根本没有发生。

  当Wang Shouzhe casually 地举牌喊出了三枚Immortal Spirit Stone 的价格时,所有

  参与竞争的aristocratic family 都齐刷刷哑火了。

  到了这时候,Wang Shouzhe 和坛天歌已经彻底成为了拍卖场中最靓

  的患,不知道多少道spiritual sense 已经在Wang Shouzhe 和坛天歌身上隐地扫来扫

  去了。

  Young Master ,说好的要低调些呢?”云天歌忍俊不禁地给他传

  音,“合着您不让我买,是想oneself 买。

  “太便宜了,忍不住就捡了个漏,不过看样子,似乎引起敌

  意了。”Wang Shouzhe 笑了起来。

  在Divine Martial world ,想弄一部precious book 可不容易,主要是各Peak aristocratic family 也

  就那么一两部,乃是aristocratic family 存续的根本,卖啥will not 卖precious book 的。

  除非是真正的家道中落,或是犯了谋逆大罪被抄了家,才会

  有precious book 流出。可这么一部两部的precious book ,通常一流出来就立马被瓜

  分了,哪里轮得到外人来拍?“敌意?”坛天歌咯咯一said with a smile ,

  ”既如此,那就可以开始执行第二部分计划了。算了算了,我就

  不坑那些意难平想冒险的clan 了,免得那些clan accidentally 就万劫

  不复了。

  说罢,坛天歌脸上的笑容暮地收敛,浑身imposing manner 爆发,一股浩

  渝的气息直冲云霄。

  恐怖的True Immortal 威压,也在这one after another 瞬间笼罩住了全场,威势煌煌,

  宛如Heavenly Might 。

  威压弥漫之中,她沉肃而威严的声音,也在整个神宝殿分部

  之中回荡开来:”好胆!竟敢用spiritual sense 窥探我家Young Master ?都是活腻味

  了么?”

  ”True Immortal Realm !”

  主持auction 的covered face female 吓得于一哆嗉,手里的拍卖槌都掉到

  了地上。雾时间,在场所有人都喋若寒蝉,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

  多喘一下。谁也没有想到,如此级别的auction 上,竞会出现真

  仙。

  ”everyone 勿怪。

  这时候,Wang Shouzhe 温和的声音也在神宝殿分部中响了起来。

  只见他风度翩翩地起身,歉然地抬袖,冲四方cups the hands 道,”运

  才那件dao item 和precious book ,恰好适合家中一位小辈,一时手痒拍下了,

  everyone 勿怪勿怪。

  说着,他又looked towards 坛天歌,语气略微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悦:”天歌,跟

  你说了多少次了,出门在外,行事要收敛一点,不可如此霸道。

  就这么一唱一和,一个谦逊而有教养的mysterious Young Master 形象,以及

  一个霸道强横的True Immortal 侍女形象便已经被树立了起来。

  如此组合,当真是让人遐想无边。

  尤其是主持auction 的那covered face female ,更是专注无比地看着王守

  哲,眼神中妙波流转,looked thoughtful ,也不知道在动什么脑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