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lious Chapter 1408

  第1408ç«  it’s impolite not to make a return for what one receives

  “出发!”

  细雨中,叛军开拔。

  他们走出校场,行走在清河城中。

  百姓被要求走出家门相送,而且必须做出兴奋欲狂的模样。

  可除去不知事的child 之外,所有百姓都是一张麻木的脸。

  他们在那些Foreign Race people 的脸上找不到认同,他们在石忠唐所谓清君侧的嚎叫声中感到惶然不安。

  帝王身边是否有佞臣他们不得而知,但石忠唐和麾下异族大军给这个天下造成的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

  那些异族勇士的脸上带着兴奋之色,仿佛他们即将奔赴Immortal Realm 。

  浩荡的队伍走了许久,至于石忠唐,他会在明日出发。

  大军开拔完毕。

  “回了!”一个官员挥手。

  百姓如蒙大赦,转身就走。

  石忠唐在城头目送着大军远去,对贺尊说道:“让他们盯紧城中,本王不希望身在前方,却听闻有人叛乱的消息。”

  “大王放心。”

  除非此战出了结果,否则没人敢擅动。

  远处的街道上,两个男子在看着石忠唐。

  “多少?”其中一个男子低声问道。

  “今日开拔的有五万。”

  “那么……主力还在后面。”

  “城外大营约有六万大军。”

  “加上石逆身边的一万精锐,十二万,马上把消息传到松城。”

  “有数。”

  两个男子准备分开,临走前,其中一人说道:“叛军出发前,用咱们的两个brother 祭旗。”

  “this enmity must revenge !”

  ……

  松州。

  “殿下,叛军开拔了,大军十二万。”

  韩纪拿着一份文书进来。

  刚进来,就看到秦王跪坐着,身后是赫连燕在给他揉捏肩头,韩纪赶紧低头。

  “十二万。”

  秦王说道:“这是竭泽而渔了。”

  “是。Southern Border 异族壮丁被抽调了不少。”

  “那些异族为何积极响应?”

  “石逆许以好处,另外还威胁那些部族,说殿下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一旦Southern Border 战败,殿下必然会报复。”

  韩纪said with a smile :“为了招募勇士,竟然谎话连篇,石逆也就是这点格局了。”

  秦王摆摆手,赫连燕松开手,起身走到侧面站着。

  “他说的对。”

  ……

  叛军在向黄州进发,和北疆军远来不同,叛军早已在黄州囤积了大量粮草,免去了Late Stage 转运的麻烦。

  春雨如丝,润物无声。

  州廨中,秦王站在屋檐下,看着对面细雨落在斑驳的石板上。石板看着恍若上了一层油。

  阿宁和child 们到哪了?

  还有舅父一家。

  赫连荣进来,就看到秦王悠闲的在看着庭院中的景致,赞道:“大战之前,殿下依旧calm 。”

  他过来禀告道:“有人建言轻骑突进,绕道奔袭清河。”

  “主意不错。”李玄负手看着屋檐滴水,“可一旦突袭清河,叛军必然会困兽犹斗……且石忠唐并非庸人,他统军多年,岂会不提防有人sneak attack 自己的老巢?”

  “能否攻破清河倒是不必在意。”赫连荣说道:“只需让叛军heart in chaos 就好。”

  “心理战啊!”

  李玄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孤,自有主张。”

  殿下越发深沉不可测了。

  “是。”

  赫连荣告退。

  出去后他寻到了赫连燕,“殿下依旧不动兵,这是何意?”

  战前的赫连燕也很忙,忙着收拢各方消息,分析之后,把最重要的递给姜鹤儿。

  “最近有不少眼线进了松州,天下all influence 都在关注这一战。殿下说了,来者是客,再等等远方的客人,客人到齐了再开席。”

  “开开席?”赫连荣眼皮跳了一下,“远方的客人?”

  “邢国公赵嵩的密谍正在路上,在关中就被Bright Gown Guard 发现了,一路跟着。这几日就能到松城。”

  “殿下这是要一战intimidating all directions 不臣吗?”赫连荣只觉得精神一振。

  “正是。”

  赫连燕说道:“到了此刻,殿下反而是不急了。昨日我还听他说什么……皇帝不急Court Eunuch 急。”

  赫连荣老脸一红,摸摸光头,“伪帝的人呢?”

  “Mirror Platform 的桩子就在城中的一家brothel 中,有人扮作是老鸨,有人扮作是龟公,有人扮作是嫖客,都在我Bright Gown Guard 的眼中。”

  “客人不少啊!”

  这一战令天下瞩目,而秦王敞开松州大门,让各方客人入内观战的姿态,令各方密谍心中一震。

  “他以为自己必胜吗?”

  某家brothel 中,老鸨双手托了一下凶,said with a sneer 。

  龟公说道:“石逆是local tyrant ,他是过江强龙。所谓,even a powerful dragon cannot repress a local snake ……”

  一个女妓进来,“又来了一批人,看着有西边的,也有南边的。”

  老鸨说道:“南边的多半是Southern Zhou 情人司的人,西边的,那便是赵嵩的人。好家伙,八方wind and rain 会松州啊!”

  ……

  李玄在给妻儿写信。

  在信中,他说了此战前的一些情况。

  最后写道:天下必将因此战而安定下来。

  他放下笔,看到门外站着赫连燕,“等等。”

  把信纸放进信封中后,秦王起身递给姜鹤儿。姜鹤儿接过信封,弄了蜡封,再盖上印鉴。

  秦王走出了房间。

  “殿下,西疆那边的密谍到了。”

  “客人到齐了?”

  “是。”

  “那便开席吧!”

  ……

  黄州。

  这是Southern Border 叛军屠城的开端。

  石忠唐想用此举来绑定麾下,但时至今日,却成了一个梦魇。

  “就因为屠城,秦王不纳降。”

  “可和咱们没关系啊!”

  “秦王说,异族来了,就别走了。”

  两个巡城的叛军看似轻松的说着这个话题。

  街上的行人不多,而且多是异族。

  屠城后,石忠唐迁徙了不少异族到黄州,这些Foreign Race people 不事生产,每日叫嚷着要放牧,要粮食。

  而且他们随地大小便,垃圾也随意往外倾倒。

  当年黄州有Southern Border 珍珠的美誉,如今却成了臭烘烘的垃圾场。

  马蹄声传来,接着消息就传遍了全城。

  “前锋大军来了。”

  大军入城,那些Foreign Race people 走出家门,欢喜的冲着大军欢呼。

  前锋General Ashina 索华看着那些同族,一直绷着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举手回应。

  到了州廨外,Ashina 索华下马问道:“问问大王到了何处。”

  他走进州廨,对跟随的官员说道:“问问北疆军的动静。”

  “是!”

  进去后,有人奉茶,一杯热茶还没喝完,消息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

  “北疆军的斥候出动了,领军的是王老二。”

  “大王距离黄州还有三日路程。”

  石忠唐带着文武官员,还有不少东西,这一路要慢许多。

  “斥候战要狠。”

  Ashina 德章说道:“黄州外围宽阔,有利于骑兵迂回突袭,务必要遮蔽敌军斥候。”

  随着this remark ,两军斥候在中间地段展开了厮杀。

  第一日,王老二带回了十余麻袋头颅。两位Elder 累的下马就瘫坐在地上。

  “敌军斥候很是凶狠。”

  王老二带着一身血腥味进了州廨。

  “石忠唐的主力应当还在后面。”韩纪说道。

  “我军也该动了。”赫连荣说道。

  “等粮草,等天晴。”

  ……

  通往松州的官道泥泞不堪,一支车队正在艰难行进。

  “快一些!”

  押送粮草的官员孟威浑身泥点子,一双脚都陷进了泥地里,他焦急的喊道:“都来帮忙。”

  一辆大车陷进了泥坑中,任由拉车的马儿如何发力,就是上不来。

  十余民夫过来帮忙,有人拉,有人推,几番努力,车轮上去又滑了下来。

  马蹄声传来。

  十余骑从官道边上赶来,为首的是个官员,喊道:“大军即将开拔,与叛军决战。殿下令,辎重务必在明日到达。”

  孟威涨红着脸,冲着民夫们喊道:“这场叛乱让南地死了多少人?那些Foreign Race people 在中原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commiting any imaginable misdeed 。你等的亲人多有损伤。不为了自己,就为了那些死难的亡魂,为了……”

  他哽咽住了。

  来催促的文官愕然,身边有人说道:“孟威的父兄都死于叛军之手。”

  一个个民夫默然走了过来。

  文官下马,默然走了过去,拉着车辕,喊道:“听我的。”

  众人took a deep breath 。

  文官喊道:“北疆上来十八关。”

  “嘿哟!”

  carriage 猛的一动。

  “往前便是夹谷关。”

  “嘿哟!”

  “夹谷关南是石逆。”

  “嘿哟!”

  “打破清河迎太平!”

  “嘿哟!”

  马儿长嘶一声,只觉得浑身一松,周围涌来one after another 巨大的力量,随即carriage 便从深坑中冲了上来。

  “好!”

  众人不禁欢呼。

  孟威满身是泥水,走过来拱手,“还未请教。”

  “张策,殿下身边的侍从。”

  张策不过二十出头,双眸炯炯。

  “我听你喊的号子,怎地有些像是蜀地的?”

  孟威曾去过蜀地。

  “我便是蜀地人,少年出蜀游历,便是乘船。一路听着那些船工和纤夫的号子,都记下来了。”

  张策拱手,“还请抓紧。”

  孟威拱手,“请放心,定然会如期赶到。”

  张策上马,见那些民夫都打起精神,嘴里吆喝,还不时推着大车,或是拉着车辕,一改先前的懒散模样。

  “这便是大势啊!”

  张策颔首,随即赶回去禀告。

  “好。”

  秦王很是欢喜,“让他们来。”

  随后文武齐聚一堂。

  “粮草预计能如期赶到,叛军正在黄州集结,如此,只等天色放晴,大军便开拔。”

  王老二说道:“那得多久?”

  众人看着外面,依旧细雨如丝。

  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秦王看着群臣,说道:“石忠唐以五万人马为前锋,好大的阵仗,这是要震慑我军之意。这两日敌军斥候宛若疯狗般的不断往松州渗透,老二累惨了吧?”

  “挣了不少。”王老二咧嘴一笑。

  这个憨货!

  秦王莞尔,“所谓it’s impolite not to make a return for what one receives ,江存中。”

  “臣在!”

  江存中出班。

  秦王说道:“你领一支精锐骑兵,给孤击破当面叛军斥候,一路直插黄州之后。”

  他起身,目光睥睨,“孤,要令叛军前锋阵脚大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