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irth At Nunnery Chapter 18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爹,你不想让younger brother 离开把他关在家里就好了,何必又关在牢房里呢,这被人听到岂不是成了笑话,younger brother 他也是有尊严的啊。”杨童生走过来persuaded 。

却不料杨大力更加愤怒,大吼道:“你若再敢替他说话,我连你一起关进去!”

“Ai, 我听您的还不成吗,younger brother 虽然任性了些,但您也不必如此动怒。好吧,我这就把他take along to withdraw ,您还是消消气吧。”杨童生无奈摇头,便走过去将younger brother 带离了City Lord’s Mansion 。

看着两个儿子离去,杨大力长叹了一声,非常无奈的坐在身旁的位置上,连连叹气。

烈风也轻叹一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等以后童童会理解你的苦衷的。不像我,连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烈风,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好人有好报,将来你一定会和父母团聚的。”杨大力鼓励道。

烈风无奈的shook the head ,人海茫茫又该去哪里寻找自己的父母呢?

杨童生将younger brother 带出了City Lord’s Mansion ,但他没有带younger brother 去牢房,而是走在街上,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脸都被打肿了,爹爹也真是没轻没重的。”杨童生作为家里的big brother ,比father 还像father 一样照顾着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们。

自从杨大力在City Lord’s Mansion 入职后,他的重心就都放在了官场,家里的事都忽略了。

好在杨童生是个孝顺的child ,这些年,没少替家里出力。

杨童尚捂着脸,之前在气头上只觉得脸皮发麻,现在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半边肿得像个大馒头。

“Old Guy 让你把我关进监牢里,你擅自把我带回家就不怕他再把怒flame hair 在你的身上?”杨童尚语气里充满了自嘲。

杨童生说道:“我又没嚷着要离开这座城,一直守着这座城守着这个家,father 为啥对我发火?至于你嘛,没有得到Sir City Lord 的允许,即便是father 也不能轻易把谁关进大牢,所以刚才他也是说说气话而已。”

brother 俩正说着话,却见这街头街尾都silhouette 罕见,曾经繁华如画的街市现在也都变得如同空城一般清冷。

人们逃的逃死的死,那时候魔物刚刚爆发入侵这座城,若不是一些游历人间的loose cultivator 经过这座城,并驱散了一些魔物,还在城外设下了禁制防止魔物入侵,不然的话这城里的人也早就死光了。

但那些逃命的人都吓傻了,他们也不知道禁制为何物,不知道那看不见的禁制可以保护他们,所以都吓的逃离了Thousand Leaves City 。

可那些可怜的人又怎会知道,当今的人间哪还有容身之地啊。

当今天下,已是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

can be seen everywhere 人的尸体,好在后来除魔联盟成立,联盟里的人遍布人间各地,在各个地方eliminate demons protect the dao ,算是守护了各方和平。

“big brother ,你有没有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brother 二人就快要走到家门的时候,杨童尚忽然停下脚步,反问道。

杨童生此时也frowned ,仔细的辨别着此时传来的声响。

像风声,而隐约间风中似乎还夹杂着鬼哭神嚎般的怪响。

“这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杨童生嘀咕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便cry out in surprise :“赶紧回家,应该是城外的禁制要破了!”

他想起来了,那时他亲眼看到几名cultivator 在这座城的all around 设下了无形的禁制,而之所以他能够发现那常人看不见的禁制,就是因为那里面就有这种怪响出现。

只是后来这种怪响便逐渐消失了,曾经有魔物想要破开禁制强行入城,就在它们攻打禁制的时候便又传出了这种怪响。

而此时这种怪响已经传到了城中,便很有可能已经被魔物击破,就算没有被击破,那也是有极为强大的魔物在进攻着,很可能对禁制造成极大的损坏。

所以,现在杨童生很慌张,迅速带着younger brother 向着不远处的家门前跑去。

然而brother 二人还没有跑到家门,一群wu wu 泱泱漆黑如墨的grotesquely shaped 物便已经从街头涌现,并迅速来到了brother 二人身前,将他们围了起来。

brother 二人被紧紧包围着,已经是围绕的水泄不通。

面对这群terrifying 的魔物,杨童生是慌张的,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怕自己的家人遭殃。

尤其是身边的younger brother ,他拼死也要保护。

反而是杨童尚一脸激动,恨不得立刻与这群魔物大战一番。

“都给我让开!”一道粗犷的吼声突然从这群魔物的后面传来。

杨童生闻声大喜,以为是有强大的cultivator 仗义出手。

但是当他看到来者的时候心便彻底凉了。

这人浑身缭绕着purple 的浓雾,那浓浓的雾气将他的身体和脸都笼罩着,看不清其真实模样。

虽然看不清他长的是什么样子,但他身上所散发着的气息却非常邪恶,连brother 二人都能感受到的那种令人恐惧的邪恶,可见此人不是好人,更像是这群魔物的头领。

“有阵子没吃人了,之前净吃些wild beast ,瘦肉太柴了,远不如人肉细嫩。你们这群小杂毛都给老子让开,别跟老子抢食!”这Fiend 的话彻底的暴露了其身份。

“想吃Young Master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ability 了!”杨童尚忽然从兄长的身后跳了出来,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剑,就要向着那邪恶无比的Fiend 冲去。

杨童生迅速将他拉住,并谨慎的环顾all around ,说道:“别闹,不要去送死。”

“怕什么,坐以待毙也是死,还不如和他们拼了!”杨童尚挣扎着就要冲过去,但杨童生紧拉着他的双臂不放。

“我不知道这群魔物为何迟迟没有动手,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我们现在不能轻举妄动,要做的便是拖延时间。”杨童生依然保持冷静谨慎。

杨童尚无奈摇头:“big brother ,现在都这种时候了,再拖延时间又有什么用,is it possible that 还能有人救我们?”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总比你这样冲动送死强。”杨童生紧紧地按住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不让他冲动。

那tall and mighty 浑身紫雾缭绕的Fiend 此时正抱着肩膀看着brother 二人争执着,并饶有兴趣的说道:“我就喜欢看着猎物在变成我肚子里的食物前所挣扎的模样,猎物越是挣扎,越是愤怒或恐惧,它们身体里的血液就会加快的流淌,那会让我的舌头体验到不一样的美味,堪称是人间Top Grade 佳肴。”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