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irth At Nunnery Chapter 18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自从无罡和Zuo Ye 死了之后,赤煞和Poison Master 王便得到了自由,不再被控制,且恢复了神志。

所以,赤煞刚才会出手灭了那群魔物。

赤煞本来的名字叫做Lin Siyun ,但她现在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真实的名字。

因为她觉得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和丈夫都变成了monster 的模样,女儿也不知生死。

所以,她觉得Lin Siyun 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她现在就是赤煞,只是赤煞,不再是那个渴望自由的女子,因为她已经获得了自由,但心死了。

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坐有琴书,便成stone chamber 丹丘。

此时此景,便是应了这句话的意思。

在那荒废的Inn 里,一个浑身散发厄气的死尸竟拿着书本安静的看着,即便外面群魔乱舞,也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性质,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时而还发出很享受的低吟声。

这个如同死尸一般的存在,便是毒尸王了。

毒尸王也就是曾经Bai Family 镇的Bai Family patriarch 白林虎,便是Bai Ying 的father ,Lin Siyun 的丈夫。

白林虎和Lin Siyun 夫妻二人本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因为他们一个是至阳之体,一个是至Yin Body ,便被无罡看重。

无罡曾经有三个宝贝,一个是噬魂幡,一个是blood jade ,最一个是能够把活人变作毒尸的化尸丹。

白林虎便与化尸丹融合变成了毒尸王,而Lin Siyun 与blood jade 相融变成了赤煞。

之前无罡活着,可以控制他们夫妻二人,后来无罡死了,他的宝贝噬魂幡也被毁灭。

在某个角度上来说,赤煞与毒尸王也算是Reverend Zuo Ye 的徒孙。在无罡死后,这一对夫妻便被Zuo Ye 收留。

说是收留,其实本质还是控制并束缚他们。

直到Zuo Ye 也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夫妻二人才真正的获得了自由。

而且现在毒尸王的身份也不简单,当年无罡组建了一只死人大军,后来他死了,这群死人大军便群龙无首。

实际上,现在这群死人大军是被毒尸王所控制着的。

而那浑身都散发poison qi 的死人大军也不能轻易现世,否则会给无辜之人带来厄运,因此毒尸王便将那一只军队藏在了某个地方。

而他身为毒尸王,其自己身上所散发的poison qi 更大,危害也更强。但好在获得自由后的他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身体中的poison qi ,只要他尽量收敛身上的poison qi ,便危害不到其他人。

赤煞也是一样,只要她收敛baleful aura ,那么她也不会影响到别人。

只不过相较于化尸丹,这blood jade 的来历更mysterious ,且充满了邪异。每一代获得blood jade 的宿主都没有好结果,而赤煞现在变成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她都不知道自己这算是good luck 还是运气坏。

但相比于之前那些获得凄惨下场的宿主们,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噶吱一声,落满灰尘的房门被推开,赤煞缓缓走进Inn 之中,看着毒尸王依然在那里看书,便忍不住摇头道:“亏你还有性质看书,外面都大乱了,你也能忍得住。”

“除了看书我又能做什么呢,以我现在这副活鬼的模样,出去了怕是会吓坏那些老人小child 们。”毒尸王的声音非常沙哑,甚至不仔细听都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赤煞是因为跟在他身边久了,才适应了他的嗓音,能够听得出他说的是什么。

speaking of which ,这夫妻二人现在倒是过的逍遥自在。但他们都有个心结,就是不知道自己女儿的死活。

其实Ye Guming 曾在南陆挑战各门various sects ,也是有意想在各个Sect 中找到Bai Ying 。

因为当年Bai Ying 离开Bai Family 镇之后,就向南而行,称自己要去南陆的cultivation sect 拜师学艺。

但Ye Guming 现在几乎南陆所有Sect 都去过了,依然没见到Bai Ying 的silhouette 。

对此,Ye Guming 心里也是很失落的。

现在Ye Guming 一直想要找到的人就是马小野和Bai Ying ,因为这两个youngster 是他入世后就遇见的人,所以对二人都有一份很特殊的感情,就像是一种精神依托,那是他们少年时的模样,Ye Guming 也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然而人海茫茫,Ye Guming 知道马小野去了北方,Bai Ying 去了南方,但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没有遇见他们。

“孤鸣,你一个人发呆,又在想什么呢?”

流音轻轻的走到Ye Guming 的身后,悄悄的问道。

Ye Guming 现在正在Crystal Palace 的a certain 房间里,打开窗看着外面的风景。

他望着外面的景色,眼神中多了些感伤:“突然想起了两个故人,我找了他们很久,但一直没找到他们,所以心里就有一些感伤。”

“人海茫茫,相遇即是缘分,人生总有离别,万事强求不得,缘到了,自然就会遇见该遇见的人。比如你我,哪怕时隔三千年,我们一直都在守护着彼此。”流音lightly 拉起Ye Guming 的手,在他耳边呢喃细语。

Ye Guming slightly smiled ,将她拥入怀里,说道:“speaking of which 天阙宫的人已经加入这场混战有一段时间了,之前那苏若尘想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此时却不得不敢做先锋带头冲锋,也是够讽刺的。我决定暂时离开南陆,回到中陆看看。听说天阙宫的disciples 也开始遍布天下各地,他们去了中陆诸国,也去了寒冷的北境和西方的大沙漠,看得出来这次他们也想收拢一波人心,在人间壮大并扩散自己的名声。”

“那我陪你一起去。”听到Ye Guming 要离开,流音便果断说道。

Ye Guming 摇头said with a smile :“我这次只是暂时离开一下,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所以你还是别跟我去了,你若去了其他六个也会跟你一起离开。自从你们七个戴上那子母戒之后就总是形影不离的,一直有七个一模一样的人跟随着,总感觉怪怪的。”

“你烦我就直接说,用得着拐弯抹角的吗。既然你想自己一个人出去,那你就去吧。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人们都把你视作Young Alliance Lord 。既然是Young Alliance Lord ,就应该担负起Young Alliance Lord 的责任。”流音嗔怪的白了他一眼,摇头说道。

Ye Guming nodded and said :“放心吧,我这次出去不是去外面瞎逛的,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Ye Guming 向流音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去见了醉仙翁,与醉仙翁诉说自己离开的目的后,他便立刻离开了除魔联盟的总部,alone 前往中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