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irth At Nunnery Chapter 1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再一次回到中陆这片土地,Ye Guming 忽然很感慨。

他对this world 感情最深的两个地方就是中陆和Expulsion Territory 。

Expulsion Territory 的Azure Lotus Temple 算是他的家,而这中陆便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但是这次进入中陆,看到哀鸿遍野,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繁华。

Demon Race 的入侵对于Cultivation World 来说只不过是一场战争而已,但是在这些手无寸铁的凡人眼里那就是一场浩劫。

“Uncle ,可以给我一点吃的吗?”荒野外,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child 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Ye Guming 的腿。

Ye Guming 本为cultivator ,可以fasting 不食,所以身上也没带什么吃的。

但他看这个child 实在太可怜,便蹲下来轻轻的对他说道:“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弄吃的去。”

“好,谢谢Uncle 。”小男child 开心极了,兴奋的表情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但他刚露出笑容,便一头昏死在地上。

原来,刚才他in the vicinity 的林子里看到Ye Guming 的穿着打扮像个富人一样,便用所有的力气跑了过来,而现在,他已经虚弱的昏倒了。

看着child 脏兮兮的脸,Ye Guming 忍不住深深一叹。在这周围,还有很多奄奄一息的人以及一片一片的尸体。

甚至,Ye Guming 这一路走来还看到易子而食的场面,简直触动人心。

相较于吃人,那些啃树皮吃土的人算是守住了最大的底线。但是为了生存,很多人都突破了底线,放弃了人性,选择以兽性生存。

Ye Guming 叹息着,输出一股True Qi 注入到child 的身体里,然后将他抬到一旁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而他则去了稍远一些的林子里,亲自打了些猎物,并迅速回来。

回来时看到那child 已经苏醒了,但他一直守在这里哪都没有去。

看着这个未曾离开的child ,Ye Guming 在想,若自己一去不回,这child 是不是就会一直在这里等待?

Ye Guming 用微笑代替了自己的感慨,拎着两只野兔,对child 说道:“去帮我捡些柴火回来,我叫你怎么烤兔子吃。”

听到烤兔子这两个字,child 顿时两眼放光,立刻跑到附近的树林里,很快就抱了一些干柴回来。

因为他得到了Ye Guming 输出的True Qi ,所以他现在已经恢复了体力。

看着child 将柴抱了回来,Ye Guming patted 他的脑袋,给予鼓励。

“柴抱回来了,可是该如何生火啊?”child 看着地下的一顿柴而苦恼。

Ye Guming said with a smile :“来,我教你钻木取火。”

其实Ye Guming 可以施展火术直接将这堆柴点燃,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觉得give a man a fish 不如授人以渔,他可以帮这child 一时但不能帮他一世。

况且这世上that many 的穷苦之人,他即便是有通天的ability 也帮不过来。

所以,他让child 亲力亲为,让他自己动手,学会一些生存的ability 。

child 学了半天,才钻出了火苗。

当火苗点燃柴堆的时候,child 兴奋的手舞足蹈,他那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成就感。

点燃了火焰后,Ye Guming 便教他如何烤兔子。

周围的人嗅到烤兔的香味,他们也都如狼似虎般围了过来,甚至那兔肉还没烤熟,这大概十几个人便动手抢了起来。

child 吓的躲到Ye Guming 身后,而Ye Guming 则向其问道:“你怎么不去抢,你若不去抢那烤兔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我是个child ,抢不过大人……”child 怯怯的说道。

Ye Guming 摇头一叹,对其说道:“现在的世道,你必须要勇敢,必须要主动去争取。你若不敢去抢,最终的结果就是被饿死或者被人打死。”

“嗯……我知道了!”child 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虽然眼神里还带着恐惧,但他也勇敢的跑了过去,和那群饥饿的人抢了起来。

在这群人争抢的时候,那还没烤熟的兔子都掉到了地上,被这群人践踏着,争抢着,沾满了泥土。

即便如此,人们也都像是wild beast 一般长着他们的嘴连滚带爬的争抢着,撕咬着。

那child 实在是抢不过这群人,便哭唧唧的回到Ye Guming 身边,一脸颓废的自责着:“Uncle 我没用,我连个烤兔都保护不住,我抢不过他们!”

“既然身体不如别人,那就动动脑子,想办法让这群人听从你的指挥。”Ye Guming 笑着对他说道。

child 挠了挠头,不解道:“我一个child ,一群大人怎么会听从我的指挥。”

Ye Guming 说道:“这你就得靠你自己去思考了,你不能什么都要指望别人去教你。”

child 坐在地上思考着,想了半天,看到那群人还在为几块带血的兔子骨头争抢着,便突然站了起来,yelled 道:“你们不要抢了,大家本不应该这样的,我们应该团结。这兔子是我身边这位Uncle 抓到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也去抓抓兔子或者其他猎物呢?”

“brat 懂什么,我们都快要饿死了,哪还有力气抓什么兔子。”

听到有人说出这样的话,child 却haha 一笑,说道:“可是我看你们现在争抢的样子可不像是没有力气。”

听到child 这句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群人其实是陷入了绝望之中而迷失了理智,他们现在几乎都在混吃等死,完全失去了生的希望,失去了求生的斗志,只是用本能去活着。

“我们竟然不如一个child 看的通透,我们还没死透呢,为什么就要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

“是啊,这child 的话真是让我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人们discuss spiritedly ,便也不抢那些残碎的兔肉,而是团结起来,一起去寻找猎物。

但还有个别人没有离开,继续为眼前的几块半生不熟的兔肉争抢着。

child 不理解,便问道:“你们为什么一起去?”

“有那个必要吗,为了一口吃的而费力,还不如睡死在这地上。若像现在这样有人施舍点吃的,咱就吃两口,没有吃的就等死吧。谁知道什么时候那群魔物又出现,when the time comes 咱们全都是那些家伙的食物,谁都跑不了。”

child 听了这个人的话,心里又有些动摇了,他觉得这个人说的也有道理。

Ye Guming 就像个看客一样在旁边看着,看着绝境中各种各样的人,甚至他自己都somewhat numb 了。

有的时候,生命真是苍白无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