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kless Chapter 3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347章 一剑过后

  雨幕之下,烈火与sword qi 交汇。

  一道本不该出现在人间的white glow 降临人间,刹那间横穿无名沼泽,碾碎所过之处的万物。

  名声在外的双锋Old Ancestor ,手持双斧站在这道white light 之前,哪怕倾尽所学殊死一搏,看起来也好似一只以渺小身躯挑War God 明的蝼蚁。

  沼泽地外围,有数百屈家子弟和破锋城修士,本来目光被火墙另一侧吸引。

  但white light flashed 过后,Heaven and Earth 都沉寂下来,wind and rain 化为无声,强行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向了那道white glow 。

  这些人cultivation base 有高有低,但能瞧见的只有刺目,哪怕在他们心中双锋Old Ancestor 是不可战胜的山巅martial cultivator ,在瞧见这道white light 的瞬间,心里也明白那个胆敢直面这道white glow 的双斧老者,已经成为了过去!   众人眼中先是震惊,而后茫然。

  这股茫然与震惊,不光出现在外围loose cultivator 身上,沼泽地内交战的修士也是如此。

  独幽谷向羽升cultivation 比双锋Old Ancestor 稍低,依仗惊人的movement method ,对付不过Serene Groove 的谢秋桃游刃有余。

  虽然谢秋桃身负‘神门’divine ability ,外加桃花Venerable Lord 加持battle strength ,体魄结实的连向羽升都生不起近身破防的念头,但谢秋桃速度稍慢,也摸不到他的衣角。

  向羽升走的是飘逸敏捷的路数,以速度movement method 见长,打了两下,发现双锋Old Ancestor 和Zuo Lingquan 对碰,竟然打了个有来有回,就知道彼此对手错了。

  按照彼此强势之处,应该是双锋Old Ancestor 用双斧来破这little girl 的霸体;他依靠强横movement method ,对付横冲直撞的‘剑妖左慈’。

  向羽升念及此处,就想和正在打嘴炮的双锋Old Ancestor 交换对手,不曾想这一转眼,就看到了他此生见到过的最夺目的光彩!   white light flashed ,没有声息。

  那么大个双锋Old Ancestor ,只在一瞬之间,就在他眼前被sword qi 活生生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化为了连他都看不清的细密齑粉!   !!!

  向羽升心中的震惊难以描述,以至于dignified Jade Step martial cultivator ,竟然手持折扇愣在原地。

  轰——

  谢秋桃抓住机会,一锤子抡在背上,向羽升被砸出去三十多丈,在地上打了几个水漂,都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目光始终放在双锋Old Ancestor 消失的位置。

  但这也不怪向羽升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天官五兽就五只,Divine Sword since ancient times 就七把,还毁了一把;九洲大地数万年亿absolutely 修士,除开最顶端的几个存在,其他有几个人见过这种远超常理的东西?   更不用说站在对立面了。

  谢秋桃把向羽升锤飞之后,本想补刀,但余光瞧见那道white light ,也愣在原地,显然没搞懂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瞧见white light 出现之地,是桃花Venerable Lord 和Zuo Lingquan ,谢秋桃都以为不小心触怒了Heavenly God ,给此地引来了heavenly punishment !   而本来旁观审时度势准备开溜的屈乾辰,就不用说了,呆立在原地,脑子里想法乱七八糟:   我滴娘诶!这什么玩意?   还好识时务……

  刚才跟这玩意敢了一架,我他娘脑袋竟然还在脖子上?

  这他娘算不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目光都被sword light 所吸引。

  数十zhang high 的火墙,把沼泽地divided into two 。

  Zuo Lingquan 、谢秋桃这边打得风云变色,实际上另一边更加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

  执Elder Jian 陈鸣,用的也是破锋城标志性的双斧,起初是想擒贼先擒王,先合力解决剑妖左慈和桃花Venerable Lord ,再收拾剩下的杂鱼。

  但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剑妖左慈这队人里面有四个王,上来就给了他一个王炸!   陈鸣刚冲到半路,就被那个小妇人打扮的柔媚女子,一扇子分割在了战场之外。

  陈鸣本想从golden 火墙之上冲过去,但刚靠近火墙,那股灼烧Divine Soul 的炽热就开始炙烤四肢百骸,让他连Divine Consciousness 都没法穿过火墙,查看另一端的情况下。

  这么猛的火焰,陈鸣是头一次见,但一眼就看出是Phoenix 火;也只Phoenix 神火,能展现出这么terrifying 的formidable power 。

  陈鸣在火墙前急停,转眼looked towards 了那名手持火羽扇的女子。

  女子一愣,似乎有点惊恐,双手持着大扇子,念叨什么:   “好elder sister 好elder sister ,你快过来呀……”

  陈鸣哪怕看出对方毫无搏杀经验,也没啥胆气,瞧见这么猛的火墙,握住双斧也有点不敢上,正迟疑之际,就发现有个东西冲了过来。

  本来躲在女子背后探头观望的低品灵禽白山精,可能是感觉到了主子的害怕,自己蹦了出来护主,张开小翅膀,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朝他跑了过来,还发出:   “叽叽叽——”

  这本是禽类威慑敌人的咆哮,但从这么个白毛球嘴里发出,怎么看怎么可笑。

  陈鸣作为幽精境的martial cultivator ,不确定这个女子深浅也罢,还能怕一只大号白山精?

  他当即就是一斧子劈了过去。

  结果……

  轰——

  一道火苗,从白毛球小小的鸟喙里喷出,瞬间化为丈余粗的Fire Dragon ,在地面上融化出半圆凹槽,直至冲他压来。

  ??   这他娘是白山精?   白山精领主都没这么离谱……

  陈鸣当时就蒙了,瞧见这火焰颜色不对,哪里敢硬接,想一斧子把Fire Dragon 劈开,不曾想法宝品阶的斧子,接触火焰就化为赤红,眼看就得熔了。

  ?!   陈鸣眼中露出难以理解之色,但反应尚在,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飞身而起躲开Fire Dragon 。

  结果发现那只凶死人的走地鸡,翅膀不是摆设,竟然飞了起来,跟着他喷火。

  而原本求救的女子,似乎发现了他‘不经打’,也开始挥动扇子,带起一条条火浪。

  轰——

  轰——

  因为白鸟体型太小,外人远看去,只能瞧见数条火焰在半空纵横,所有物体触之则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场景可谓残暴。

  陈鸣摸不清这破鸟底细的情况下,哪里敢上去乱砍,通过惊人的眼力,他也发现这只鸟并非不可战胜——随着白鸟喷火,体型开始变小,如果持续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耗尽‘Qi Sea ’。

  陈鸣选择稳扎稳打,想凭借movement method 拖延时间,等着这只恶鸟自己力竭,再去对付毫无章法,和乱拍苍蝇似的女子。

  但可惜的是,陈鸣刚被发怒的白毛球追得上蹿下跳没几下,天上就响起一声雷鸣。

  霹雳——

  浩瀚Heavenly Might ,降临世间。

  supercilious 的白鸟,被吓的一个哆嗦,当即闭喙,躲回了女子背后,shiver coldly 。

  陈鸣已经被今天的场面弄得摸不清头脑了,正疑惑之际,忽然骤变!   只见一道white light 穿过大地,瞬间把火墙截断。

  white light 往前蔓延到天际尽头才消失,所过之处的大地上,只留下光滑如镜的宽大切口。

  切口看去,就好像Heavenly God 往地面挥出一剑,欲把九洲大地divided into two !   另一侧的场景,也随着sword light 亮起重新映入眼帘。

  陈鸣在满眼震惊中转头看去,双锋Old Ancestor 已经不见了踪影;独幽谷的Valley Master 向羽生,和那个圆脸little girl ,相距甚远,一站一躺,没有动手搏杀,而是都露出震惊的表情,望着地底Cave Mansion 的入口处。

  陈鸣往那边扫了眼,结果就瞧见了掉在地上的两把断裂斧刃!   那是Old Ancestor 的斧子!   陈鸣骇的是肝胆俱裂,大脑化为空白,但修士绝境求生的本能尚在,身体已经subconsciously 往荒骨滩外急冲,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独幽谷向羽升,被陈鸣逃遁的动静惊醒,瞬间face pale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外围冲去。

  谢秋桃见此,提着铁琵琶就要追杀,后方却传来一声:   “回来,do not chase after cornered enemy 。”

  谢秋桃急急停步,飞身退向桃花Venerable Lord ,却见桃花Venerable Lord 手持azure 剑鞘,硬把剑鞘套在了那把sword light 刺目的white glow 之上。

  而握住剑柄的Zuo Lingquan ,右半边身体浑身是血,双目已经在斩杀后陷入了失神。

  Tang Jingxun 本来想追杀陈鸣,听见声响也退了回来,转而跑到火墙另一侧:   “Little Zuo ,那个泼皮跑了……啊——”

  一声尖叫。

  Tang Jingxun 刚跑过火墙,就发现原本的Earth Palace 洞口,Zuo Lingquan 缓缓倒地。

  Zuo Lingquan 身上血迹斑斑,右侧衣袍已经完全碎裂,能看到千百道缓慢愈合的剑痕。

  Zuo Lingquan right hand 伤势最重,虽然在愈合伤口,依旧能瞧见手背、手掌上的些许白骨。

  Tang Jingxun 差点被吓晕过去,上次在Perching Phoenix Valley 瞧见Zuo Lingquan 受伤,都没伤这么重,忽然瞧见此景,心里哪里受得了。

  她疯了般冲到跟前:“Little Zuo !”

  桃花Venerable Lord 把青锋long sword 压回剑鞘,托住了Zuo Lingquan ,见Tang Jingxun 吓坏了,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没事,本尊在他就死不了”

  桃花Venerable Lord 这话也不算安慰,只要她在跟前,哪怕体魄被打碎,Divine Soul 未消散她就能粘上,这点伤真can’t be considered 啥。

  不过天官Divine Sword 主杀伐,被sword qi 伤成这样,Slaughter Qi 渗透了四肢百骸。

  within Five Elements metal restrain wood ,杀伐与治愈本就相驳,在Slaughter Qi 的阻碍下,想当场让Zuo Lingquan 恢复如初也impossible ,估计得调养好一段时间。

  桃花Venerable Lord 不确定还有没有对手过来,心里有再多话也没法这时候说,稳住Zuo Lingquan 伤势后,抬手亲挥,袖子里抛出了一尊袖珍阁楼。

  袖珍阁楼飞出不远,在沼泽地上化为了华美的三层高楼,大门上挂着‘桃花夭夭’四字,悬浮于空。

  “此地不宜久留,你们俩先带着他上去,我去把Earth Palace 搬干净,一块石头都不给破锋城留。”

  “好……”

  …… ——   荒骨滩的动静太大,华钧洲的山巅豪门就算是blind ,也impossible 没有丝毫感觉。

  大战过后不过短短几个时辰,荒骨滩的事情,就通过天遁塔等仙家情报设施,传到了各Great Immortal 门耳中。

  打到this step ,左慈的背景根本不用猜了,桃花Venerable Lord 能跟在屁股后面当奶娘,肯定是Eastern Continent 南盟的人。

  至于其是不是那个‘Zuo Lingquan ’,或者Eastern Continent Martial Goddess 的disciple ,没人在意了;因为就目前展现的天资与实力,这个新冒出来的后辈,不依仗Eastern Continent 南盟的名号,也是不容小觑的powerhouse ,他叫什么重要吗?

  连‘剑妖’这关都过不去,还去猜人家师长,人家没师长你又能咋地?

  各方仙家对此事的反应,除开on the surface 的惊疑,私下里的想法也各有不同。

  其中最惊恐的莫过于破锋城。

  大部分破锋城dísciple 都在sect 里好端端混日子,连Immortal King 陵的事儿都不清楚,可能正在午休的时候,忽然听见自家Old Ancestor 被宰了!   Old Ancestor 是a small sect 的stabilizing force ,一旦暴毙,轻则降低几个sect 地位,重则就是被群狼分尸。

  几乎是在消息传来的一瞬间,破锋城的dísciple 就跑了大半,毕竟谁知道干掉Old Ancestor 的山巅巨擘,会不会转头过来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

  剩下少数嫡系dísciple ,跑了等于失去所有,只能开启Sect Protection Great Array ,shiver coldly 等着对手过来,同时联系四方,许以重利,请往日交好的sect Old Ancestor 过来当和事佬。

  而临宗独幽谷反应差不多。

  Valley Master 向羽升吓得没敢回家,掉头直接去了道家祖庭,请道家祖庭出面和Eastern Continent 南盟沟通;他该赔钱赔钱,该赔罪赔罪,别搞出extinguish sect kill to the last one 的事儿,宰了他也不值多少Divine Immortal 钱,万一弄脏左Sword Immortal 的剑,岂不得不偿失。

  而最后怕且庆幸的,莫过于落Sword Mountain 的啸山Old Ancestor 。

  啸山Old Ancestor 自从sect 外那场风波过后,一直在怀疑Zuo Lingquan 那个‘我还有一剑’,是不是在忽悠他。

  忽然听说双锋Old Ancestor 被剑妖左慈一剑斩为齑粉的消息,正在mountainside 琢磨sword technique 的啸山Old Ancestor ,惊的是一身冷汗,转头就去把韩松、宋千机这俩惹祸精disciple 抽了一顿。

  毕竟若是啸山Old Ancestor 当天狂一下,来个出言不逊不信邪,试试这一剑的人就是他了。

  啸山Old Ancestor 时隔这么久,才发现自己当天是在刀尖上扭秧歌,心里能不后怕吗?

  至于其他仙家豪门,因为没到现场观摩,又听说Nine Sects 的桃花Venerable Lord 在,虽然惊艳于Zuo Lingquan 的爆发力,但也没有太过震惊。

  毕竟桃花Venerable Lord battle strength 不行,保人能力却不容小觑,双锋Old Ancestor 再厉害,也impossible 当着桃花Venerable Lord 的面把Zuo Lingquan 打死。

  一个为搏杀而生的sword cultivator ,在明知能全身而退的情况下,能爆发出多彪悍的battle strength 都不奇怪,何况还有桃花Venerable Lord 在旁边辅助加持battle strength 。

  this time 争端的影响,在诸多山巅豪门眼里,其实还没有Zuo Lingquan 单挑落Sword Mountain 大,因为那才Zuo Lingquan 实打实的个人硬实力。

  不过无论如何,几场争端下来,‘剑妖’这个名号算是在华钧洲站稳了;以后this child 会掀起多大风浪,还得交给时间来印证…… ——   hu~ ~hu~ ~   转眼已经入夜。

  阁楼在云端之上漂浮,洁白月光洒在窗户上,隐隐能听见风儿吹过窗户时发出的light sound 。

  悬空阁楼的三层,是修士起居的场所,里面都是厢房,最后一间主卧,本是上官Old Ancestor 的闺房,不过阁楼易主后,就变成桃花Venerable Lord 的了。

  暖黄的rays of light ,充斥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本来房间里没有什么摆设,但桃花Venerable Lord 此次远行,特地装修了一番,除开从Peach Blossom Pond 搬来的茶案、琴台,墙壁上还挂着一副画像——画像上是一个素衣美人,牵着扎着羊角辫的丫头,丫头手里拿着花枝。

  闺房的妆台上,平放着两把剑。

  青鞘long sword 一如既往地高冷,没有任何反应。

  Profound Abyss 剑却多了几分spirituality ,不过这股spirituality 并不是关切剑主,剑不会说话,非要形容剑身散发的感觉,估计是:‘用我都是小马拉大车,还敢强行拔它?’‘三岁小孩耍大刀,砸自己脚了吧?’之类的意思。

  雕刻着桃花的架子床间,Zuo Lingquan 闭目平躺着,身上盖着丝质薄被。

  Zuo Lingquan 右臂漏在外面,明显的外伤已经愈合,但能看到皮肤上的乌Black Sword 痕,每一道都是渗入皮骨、聚而不散的sword qi ,胳膊、右肩之上can be seen everywhere 。

  身着深绿色裙装的桃花Venerable Lord ,在床榻旁坐着,双膝放着软枕,把Zuo Lingquan 的右臂放在软枕上,用golden 细针刺入乌Black Sword 痕,驱散其中的Slaughter Qi 。

  为了方便,桃花Venerable Lord 背对着Zuo Lingquan 坐着,浑圆香臀贴着Zuo Lingquan 肋下,外人看去,就像是躺着的Zuo Lingquan ,用右臂搂着桃花Venerable Lord 的腰。

  只可惜Zuo Lingquan 出完剑后就晕了,到现在还在和体内冲击Divine Soul 的Power of Slaughter 对抗,尚未醒来,体会不到这羡煞immortal 的场景。

  桃花Venerable Lord 握着Zuo Lingquan 的手,目光放在手腕那根五彩绳上,双目稍显出神,连手中的金针都暂且停下了动作。

  桃花Venerable Lord 以前也知道,Zuo Lingquan 一直带着五彩绳,没有取下来,当时未曾细想,只以为材质特殊,Zuo Lingquan 觉得扔了可惜。

  但今天和双锋Old Ancestor 打完架后,Zuo Lingquan 右臂满是剑伤,衣袍都碎了,只有这根五彩绳,孤零零挂在血迹斑斑的手腕上。

  那场景看起来,是从未有过的horrible to see !   桃花Venerable Lord 当时感觉到了揪心。

  记得上次她被欺负,有人护着她,把她当宝贝宠的,还是那早已经分道扬镳的Master 。

  那种感觉她早就忘了,自从Master 离去,她独自踏上cultivation 道,就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其他人像Master 那样,不忍心她受到哪怕一丁点的委屈。

  今天遇到的事情,can’t be considered 大麻烦。在她、上官玉堂这样的‘大人’眼里,无非是双方抢机缘,又不值得拼命,那拿了好处就走即可;对方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骂两句,又不影响到手的利益。

  但Zuo Lingquan 却因为对方骂了她一句,瞧不起她这Eastern Continent Venerable Lord ,就能提剑和对方玩命,甚至‘威胁’起了腰间那把Divine Weapon 。

  桃花Venerable Lord 毫不怀疑,如果Zuo Lingquan 今天没拔出剑,那这把山巅仙尊都求之不得的Supreme Treasure ,会被Zuo Lingqu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舍弃——他是剑客,要的是一把剑,不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

  如果说受到威胁的是静煣、灵烨and the others ,桃花Venerable Lord 可以理解Zuo Lingquan 保护家人的执着。

  但对方只是骂了她一句,骂她这个不需要Junior 保护的山巅Venerable Lord 。

  难道在Zuo Lingquan 心里,她一点脸面的分量,都比这把Supreme Divine Weapon 重?

  我是你who 呀?配吗?   桃花Venerable Lord 想不通其中因果,但明白世上能把她看得比一切都重的人,以前只有Master 。

  但Master 是什么realm 的高人?Zuo Lingquan 什么realm ?   而且Master 也不会因为她被骂一句,就跑去和人拼命呀……

  傻小子……

  ……

  桃花Venerable Lord 思绪飘忽,渐渐忘了坐在这里的初衷,直到膝上的右臂动了动,一声轻哼从背后传来:

  “Eh……”

  …… ——   家里人过来过年,要大扫除;常年独居,屋里有人很难静心码字,还得在外面租房子,把电脑搬过去当工作室,有点忙。不过更的也不慢,已经尽量不断章了,不然最后一句写的就是:   ‘直到膝上的右臂动了动,搂住了她的腰……’

  (卡着字数,这行字不要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