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kless Chapter 34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第349章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   “wu~ !”

  女子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地羞怯呼声,透过阁楼的地板,传入了下方的演武厅。

  声音旖旎动人,但不是每个人听起来,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上官Old Ancestor 站在窗口,面无表情,凝望着外面的云海,看不出眼底的神色。

  一个是此生唯二的闺蜜,一个是最器重的Junior 、女婿。

  听见这声代表breakthrough 界限的呢喃,上官Old Ancestor 心底的感受,恐怕只有Jiang Yi 能懂。

  不对,Jiang Yi 可能也不懂,因为Jiang Yi 没有在报复清婉、灵烨时,输的这么彻底。

  不过上官Old Ancestor 终究不是Jiang Yi ,位列山巅千年,早看透了人间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爱恨纠葛,心智之tenacious 远非常人可比。

  上官Old Ancestor 始终没露出任何表情,只在窗前凝望片刻,就转身大步往外走去,绣鞋踩过地板,发出沉闷声响:   dong, dong, dong ……

  声响透过地板,传入上方的卧室。

  !!   桃花Venerable Lord 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惊得一哆嗦,差点把Zuo Lingquan 舌头咬掉,她猛地推开Zuo Lingquan 的肩膀,偏过头:

  “pei pei pei !你……”

  桃花Venerable Lord 站起身来,面红如血,眸子里bright and intelligent ,用手背擦着唇角,怒目望着面前的brat :

  “你疯了你?”

  Zuo Lingquan 其实也didn’t expect 自己能真亲上,有点受宠若惊,连手都忘了乱摸。

  见莹莹姐又生气了,Zuo Lingquan 没了刚才的尴尬,和颜悦色said with a smile :

  “我……”

  “你还笑得出来啊!”

  桃花Venerable Lord 人都是懵的,双肩压不住地颤抖,想打Zuo Lingquan 一顿又下不去手,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恼火说着: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呀,崔莹莹,桃花Venerable Lord 。”

  “我多大你知道吗?”

  “三千多岁吧……”

  “知道你还敢亲本尊?”

  Zuo Lingquan 略微寻思了下,有些疑惑:

  “不能吗?”

  “……”

  桃花Venerable Lord 哑然——对哦,她单身,又没乱七八糟的master and disciple 、血缘,当道侣确实没啥问题……

  呸——我在想什么?   “我是Nine Sects Venerable Lord ,和上官玉堂一辈儿,你这是deceiving masters extinguishing ancestors 你知道吗?”

  “是吗?”

  Zuo Lingquan 微微歪头,不大理解这说法——他亲Old Ancestor 都不算deceiving masters extinguishing ancestors ,亲莹莹姐怎么会算呢?   桃花Venerable Lord 其实自己也不理解,反正觉得就是不行,她严肃道:

  “此事被上官玉堂……还有其他Venerable Lord 知道,我还怎么当Venerable Lord Old Ancestor ?你……你年纪小,我只当你一时冲动,此事只是无心之失……”

  Zuo Lingquan 连忙摇头,他好不容易才捅破窗户纸,岂能再将窗户补上,认真道:

  “上次我在北疆摸莹莹姐,确实是无心,但这次我是实打实故意……”

  ?!   桃花Venerable Lord beautiful eyes 一沉,抬起手来: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再talk nonsense ,believing or not 本尊抽你?”

  手儿一抬,水绿色的袖子从手腕滑下,露出了戴在雪腻皓腕上,淡粉色的芙蓉玉镯子。

  桃花Venerable Lord 余光瞄见,和触电似的,忙把手放在了背后,换成了right hand 高抬作势欲打。

  Zuo Lingquan 眼神古怪,见莹莹姐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没有再直来直去,依着意思道:

  “好吧,嗯……刚才是无心之失,我……我抽筋,不小心蹭到了莹莹姐的嘴……”

  都伸舌头了,还不小心?

  桃花Venerable Lord 衣襟起伏不定,感觉头都有点晕,说什么做什么都感觉不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她转身走向房门:

  “你给本尊老实养伤,敢把这事儿说出去,辱没了本尊清誉,上官玉堂都保不住你。”

  “诶?”

  “又怎么啦?”

  凶巴巴回头!   Zuo Lingquan 靠在床头,示意还插在胳膊上的针:

  “额……这个伤……”

  “谁让你拔剑砍自己?本尊没时间,你自己慢慢折腾去。”

  桃花Venerable Lord 不敢在这闺房里多待一息时间,说着话就出了屋子,把门猛地带上了。

  嘭——

  Zuo Lingquan 身体虚弱不好起身,只能靠在床头目送。

  脚步声渐行渐远……

  Zuo Lingquan 心底同样没平静下来,此时一个人靠在床头,回想方才的事情,其实也有点意外。

  又打我嘴巴,又不躲,又不承认……

  女人心果然seabed 针……

  好甜,用的胭脂恐怕不一般……

  Zuo Lingquan 舔了下香腻犹存的嘴唇,低头looked towards 胳膊上的乌Black Sword 痕,用手碰了下针,结果抽了一口凉气:   “嘶!”

  凉气尚未抽完,房门又忽然打开,one silhouette 快步走了进来。

  Zuo Lingquan 以为莹莹姐去而复返,眼神微喜:

  “莹……煣……上官senior ?!”

  Zuo Lingquan 浑身一震!   进来的女子气质柔婉,看起来是静煣,但转身的瞬间,就气质瞬变,身形好似长了几hundred zhang ,以鸟瞰众生之姿,居望向他。

  Zuo Lingquan 不知为何,十分心虚。

  也是在此时,Zuo Lingquan 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Old Ancestor 和桃花Venerable Lord 向来不对付,天天吵架,要是知道他和桃花Venerable Lord 亲嘴,怕是会弄死他!

  is it possible that Old Ancestor 已经发现了?   我命休矣!

  Zuo Lingquan 心底有点惊恐,不动声色坐直身体,含said with a smile :

  “senior ,你怎么来了?”

  上官老Ancestral God 色如往日一样无波无澜,凝望Zuo Lingquan 一眼后,来到床榻边坐下,直接握住Zuo Lingquan 的手,帮忙扎针:   “身体感觉如何?”

  Zuo Lingquan 见Old Ancestor 没发火,心里relaxed ,但马上就是浑身一抽:   “嘶——疼疼疼……”

  一股难以逾越的剧痛从胳膊上传来,Zuo Lingquan 脸色直接青了。

  刚才桃花Venerable Lord 手法温润,做起来很舒服。

  而Old Ancestor 感觉就是铁匠当技师上钟,手法相当残暴!

  虽然疗伤速度比桃花Venerable Lord 稍快,但照这情况持续下去,针没扎完他就已经咽气了。

  Zuo Lingquan 绷紧身体,咬牙道:   “senior ,额……那什么,要不我自己来……”

  上官Old Ancestor 面无表情,贴心帮Zuo Lingquan 扎针,没有停下的意思:   “dignified 男儿,这点疼都受不住?”

  Zuo Lingquan 嘴角直抽抽:“额……也不是受不住,就是……”

  “那不就得了,powerhouse 刮骨去毒、剜肉疗伤都不皱眉头,你莫非不行?”

  男人岂能说自己不行,特别是在Old Ancestor 面前。

  Zuo Lingquan 咬牙nodded 。

  上官Old Ancestor 把软着放在膝上,以同样的姿势给Zuo Lingquan 扎针,看了眼放在妆台上的佩剑:   “今天表现不错。人是人,兵器是兵器,各有各的职责,你能有这种想法,就不辱没这把剑。但以后还是要注意,你现在确实没ability 掌控它,若不是本尊早有预料,给剑上了保险,你拔出来就得躺个几年。”

  “额……是吗……”

  Zuo Lingquan 额头冒汗,双腿绷得笔直,都听不清Old Ancestor 在说什么。

  “破锋城的事儿,还有屈家,本尊自会处理,你不用管了;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短时间没法再历练,直接去绝Sword Immortal Sect 吧。”

  “好。”

  ……

  上官Old Ancestor 说了两句,可能是觉得一只手疗伤太慢,左手又拿了一根针,双管齐下。

  “嘶——”

  Zuo Lingquan 实在坐不住,身体绷直,左手轻拍Old Ancestor 的大腿,咬牙道:   “那什么……senior ,你是不是生气了?”

  上官Old Ancestor 用着静煣的身体,自然不在意Zuo Lingquan 的触碰,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本尊生什么气?你慢慢能独当一面,有自己的选择和主见,本尊高兴还来不及。”

  “不是……”

  上官Old Ancestor 回过头来,询问道:

  “是不是本尊的医术,不如桃花Venerable Lord ?”

  啥?   我说是,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Zuo Lingquan 欲哭无泪:“怎么会,挺好的……”他默默闭嘴,眼底还流露出了几分感谢。

  ”hmph 。cultivation 中人就该如此,有万般苦难,也要咬牙硬抗……”

  Old Ancestor 今天格外温柔。

  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听起来都是大道理,但仔细想又没啥重点。

  Zuo Lingquan 以前很想和上官Old Ancestor 多聊聊,哪怕只是多呆一会儿也能高兴许久,但此时此刻,只觉度日如年!   上官Old Ancestor 贴心疗伤,其实也就持续了半刻钟,但Zuo Lingquan 最后已经不说话了,只是闭着眼睛怀疑人生。

  Old Ancestor 见此才停下了动作:

  “你的伤势静煣操心的很,让本尊过来看看,本尊拗不过她。不过本尊时间不多,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再来帮你治伤。”

  “哦……啊?”

  Zuo Lingquan 睁开眼睛,面如死灰。

  “怎么,嫌弃本尊手重?”

  “没有没有,我是高兴,求之不得,he he he he 呵……”

  Zuo Lingquan 感动得都快哭了。

  上官Old Ancestor 站起身来,目光looked towards 墙壁上的画像,稍微顿了片刻后,步履盈盈出了房间。

  嘭——

  房门关上。

  Zuo Lingquan 笑容僵硬的目送,直到Old Ancestor 的silhouette 消失,才猛抽了一口凉气,想着起身去找莹莹姐,coax and pester 也要让她赶快把自己治好。

  但Zuo Lingquan 还没动,房门又是“嘭——”的一声,被人给推开了,Tang Jingxun 冲进了屋里。

  Zuo Lingquan 以为Old Ancestor 去而复返,惊得差点抽过去,听见声音才relaxed :   “这婆娘,走这么急作甚……Little Zuo ,你没事吧?”

  Zuo Lingquan 人都麻了,但在媳妇面前不能露出虚弱之色,强颜欢笑:   “没事,小伤罢了,别担心。”

  Tang Jingxun 小跑到床榻边,也不敢乱碰,眼神关切:

  “婆娘的ability 大不大?应该很快能把你治好吧?刚才她让我封闭Divine Consciousness ,我没瞧见她给你怎么治伤。”

  封闭Divine Consciousness ?

  Zuo Lingquan 有点疑惑。

  对于静煣的询问,他总不能说Old Ancestor 不行,含笑回应:   “Old Ancestor 治伤很快,治好要不了多久。”

  “那就好,我和她说一声,让她没事儿就过来……”

  “en? !额……那什么,Old Ancestor 位高权重、日理万机,老打扰不好……”

  “治伤要紧,我去和她说,她答应的话,你sorry 个什么……”

  啪——

  一声充满弹性的脆响。

  ?

  Tang Jingxun 正在查看Zuo Lingquan 胳膊的伤势,臀儿微疼,话语一顿,抬眼望向Zuo Lingquan ,本想问:“你打我作甚?”。

  不过马上又明白了‘意思’。

  大晚上,在床榻上,husband 拍屁股,还能作甚……

  Tang Jingxun 熟美脸儿一红,露出小媳妇般的羞涩笑容,默默起身,灭了屋里的灯火,又把门栓插上,小碎步走了回来。

  Zuo Lingquan 只是想拾掇不管husband 死活的傻媳妇,真不是这意思,不过拍都拍了,这么理解好像也不是不行……

  “Little Zuo ,不对呀,婆娘要是不忙,我应该让她过来给你治伤呀……”

  “额……别多想,husband 身上有伤,就抱着躺会儿,不乱来。”

  “哦,那就躺会儿吧……对了,我刚才才发现,我可以封闭Divine Consciousness ,这样就不用打搅婆娘了,你想怎样就怎样……”

  “说什么呢,我喜欢得是煣儿,又不是那种事儿。你封闭Divine Consciousness ,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也是哈……”

  …… ——   秋风徐徐,silver 月光洒在阁楼露台上。

  身着深绿裙装的桃花Venerable Lord ,在琴台旁侧坐,左手撑着侧脸,right hand 拿着red 酒bottle gourd ,时不时抿一口,脸上分不清是醉酒的酡红,还是羞红,望着月亮发呆。

  作为一个山巅Old Ancestor ,被个年龄还没她尾数大的brat 夺去了初吻,想想就臊得慌,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感觉无颜回去面对Eastern Continent 父老了。

  我为什么不躲呢……

  桃花Venerable Lord 心里有点疑惑,想以当时措不及防来解释,但她dignified 八Venerable Lord 之一,被人正面直挺挺亲过来,说自己懵了没反应过来,她自己都不信。

  但总不能真和那傻小子……

  桃花Venerable Lord 心思复杂,真不知往后该怎么处理。

  不过好在她和那小子既不是master and disciple ,也没啥亲属关系,无非她年龄大了一点……好像不止一点,但也就这点差距。

  虽然心里面不知该如何应对,但要说真正让人纠结难以接受的地方,也没有;既然暂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了,以后再说吧……

  桃花Venerable Lord 扫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拿起酒bottle gourd 抿了口,舔了舔红唇,和男人唇齿相接的场面,又忍不住浮现在脑海。

  smelly brat ,怎么还伸舌头……

  还敢按着我后脑勺强行亲,要不是看你有伤,今天非打你一顿……

  ……

  桃花Venerable Lord 望着月亮,姿态慵懒,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眉宇间那股间‘美人怀春’的韵味。

  正在Divine Movement Ten Thousand Li 之际,琴台旁忽然亮起流光,一方水幕缓缓在月下浮现。

  水幕中是立着八尊巨大石像的圆楼广场,因为她没法亲临,上官Old Ancestor 在给她转播。

  ?!   桃花Venerable Lord 余光扫了眼,发现是Nine Sects Venerable Lord 会议,触电似的坐直了身体,还把酒bottle gourd 藏了起来,摆出山巅Old Ancestor 的威严架势。

  画面中虽然没有动静,但能听到上官Old Ancestor 的声音:   “……近期婆娑洲战况不对,幽萤异族一反常态,守而不攻,极力避战,主要battle strength 极少出现,看起来在保存实力,诸位今后要多注意。”

  帝诏Venerable Lord 商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幽萤异族自从劫走窃丹,在各洲的动作便有所收敛,不出意外是在暗中筹备。Barbarian Desolate Land 等小洲,没有作为主攻方向的价值,华钧洲底蕴太厚,打不进去;如果幽萤异族准备大举反扑,下一个目标不是千Star Island 就是Nine Sects 。”

  伏龙Venerable Lord 陈朝礼道:“南屿洲与西边隔海相望,打千Star Island probability 最大,但Netherworld River Old Ancestor 一直在提防;玉瑶洲位列大后方,看似立于不败之地,但修士戒心最弱……”

  青渎Venerable Lord 李涧杨有些不解:“想打玉瑶洲,得经过华钧洲或者南屿洲,他们怎么过来?”

  上官Old Ancestor 平淡道:“有备无患,空等一场,总好过大军压境之时准备不周……”

  ……

  例行的Venerable Lord 大会,说的都是公事。

  桃花Venerable Lord 虽然不好直接沟通,但她向来不管事,说不说话都没啥影响。

  众人絮叨许久,当前局势聊完,会议也该结束了。

  但上官Old Ancestor 在散会之前,又来了句:

  “‘剑妖’的事儿,你们想来已经听说了。”

  仙家传讯速度极快,虽然距离十分遥远,但破锋城Old Ancestor 被除名这种事儿不算小,又和Eastern Continent 有关,各大Venerable Lord 接到消息是必然。

  听见这个,众Venerable Lord 不再那么严肃。

  帝诏Venerable Lord 在对付吴尊义时,曾经见过Zuo Lingquan ,对此回应:

  “Fellow Daoist Shangguan 的眼力,着实让我等叹为观止。前几年瞧见,Zuo Lingquan 还是个hairless brat ,短短几年成长至此,前途不可限量。”

  荒山Venerable Lord 仇泊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上官senior 在Shock Dew Platform 家门口拿走了九凤Remnant Soul ,我为此烦闷许久;后来才发现,确实是我眼拙,比不得上官senior 。this child 在荒山另一边cultivation ,在我眼皮子底下待了十几年,我硬没发现,唉……”

  语气很可惜。

  青渎Venerable Lord 李涧杨,当年被抢先一步的仇泊月,在栓龙港kidnapped 一条Black Dragon ,交情真can’t be considered 好,插话道:   “能被老Sword God 冠以‘剑妖’之名,这样的人才,你这‘荒山Sword Immortal ’发现了怕也是教不了。”

  ‘荒山Sword Immortal ’是仇泊月在sword dao 的外号,因为成名太早,不怎么霸气,等受封Venerable Lord 后,就没人叫了。

  仇泊月听见此言,回应道:“总比你这身为剑客,却不以sword dao 出名的‘云水神匠’强。”

  李涧杨本职是Sword Forging Master ,sword cultivator 其实是副业,对此半点不在意:   “至少沾个‘神’字,还站住了。哪像Fellow Daoist Wen ,出山时人送尊号‘海神’,打遍Nine Sects 变成了‘海皇’,等受封Venerable Lord ,就成了‘望洋兴叹’……”

  “haha ……”

  几声轻笑。

  李涧杨这话调侃的是望海Venerable Lord 温夜庭,说起来也是老生常谈。

  望海Venerable Lord 在Nine Sects 地盘最小,但水法造诣无人能出其右;之所以称号越混越弱,并非望海Venerable Lord 不行,而是山巅的高人太多了,Fellow Daoist 给的称号又太狂。

  ‘海神’是道上人给千Star Island Netherworld River Old Ancestor 的尊号,望海Venerable Lord 混到a certain realm ,听说后,赶忙就让人别乱叫了,免得丢人现眼;于是称号就被Fellow Daoist 改成了‘海皇’。

  但最后发现‘海皇’也不行,千Star Island 的实力不比Nine Sects 弱,里面山巅巨擘一大堆,又喜欢‘海’字开头的尊号,听说Eastern Continent 有个人敢称‘海皇’,直接就找借口过来比划比划了。

  望海Venerable Lord 现在都Nine Sects 垫底,以前更不用说,只能请Fellow Daoist 别乱喊。各Fellow Daoist Fang 本来想再改成‘海王’,但这玩意一听就知道还是太大,望海Venerable Lord 当不起,总不能改成‘Eastern Sea 岸登潮港之王’,最后不了了之,‘望洋兴叹’的外号也由此而来。

  望海Venerable Lord 温夜庭对于这番调侃,并没有说什么,毕竟称号这玩意不是自封,也没啥用处,喜欢可以当真,不喜欢那就是不存在。

  上官Old Ancestor 等几人闲谈完,才继续道:   “自从Zuo Lingquan 在落Sword Mountain 成名后,Sword Emperor City 那边闻风而动,准备让其位列剑皇榜,江成剑曾与本尊联系,确认其身份,等荒骨滩的事情传开,他们恐怕就要开始挖人了。”

  几位Venerable Lord 一静,石像看不出表情,但显然都在皱眉。

  玉瑶洲有两家势力,Nine Sects 和Sword Emperor City 虽然没打架,但肯定不穿一条裤子。

  上了剑皇榜,那就成了Sword Emperor City 的人,在场几位Venerable Lord ,哪怕和Zuo Lingquan 没关系,也属于一个势力,怎么可能把未来的强力盟友送给外人。

  帝诏Venerable Lor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Zuo Lingquan 不是Fellow Daoist Shangguan 的dísciple ?”

  “有所照拂,但没有师承。”

  “……”

  众Venerable Lord 一听这个,不禁皱眉——没师承那就是自由人,想去哪儿Nine Sects 都没理由阻止。

  仇泊月询问道:“没师承,Sword Emperor City 真要挖人,不太好拦,上官senior 的意思是?”

  上官Old Ancestor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想着给Zuo Lingquan 一个合理的身份,应付Sword Emperor City 。”

  众人听见这个明白了意思,没师承又想把人算在势力,方法无非是俗世那套——认义子、招女婿。或者直接一点,给地盘让Zuo Lingquan 在Nine Sects establishing the sect 。

  Zuo Lingquan 和上官灵烨的关系并未公开,但仇泊月猜到了上官Old Ancestor 说这事儿的意思:   “上官senior 是想选一位dísciple ,许配给Zuo Lingquan ,公之于众?”

  ??   心不在焉旁听的桃花Venerable Lord ,听见这话猛地坐直了几分,眼神有点急了。

  如果灵烨和Zuo Lingquan 的关系通告玉瑶洲所有Fellow Daoist ,她这当‘Aunt ’的桃花Venerable Lord ,岂不是凉凉了?   桃花Venerable Lord 张了张嘴,想和上官Old Ancestor 说两句,但这事儿她能说什么?   我亲……不对,Zuo Lingquan 强行亲我了,你别把灵烨的事儿公之于众,免得我不好和灵烨抢男人?   上官玉堂非得打死她!   其他Venerable Lord ,自然不晓得桃花Venerable Lord 的想法。

  李涧杨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也不一定非得是上官Venerable Lord 的disciple ,其实只要是Nine Sects 的female cultivator ,都可以。我那孙女儿……”

  仇泊月不满道:“你那孙女,和Hidden Dragon Mountain 许墨有了些传闻,你还想一女嫁两家?”

  “诶,我不止一个孙女……”

  ……

  众人没搭理李涧杨,帝诏Venerable Lord 对仇泊月玩said with a smile :

  “论起天资,年轻一辈的female cultivator ,除开Fellow Daoist Shangguan 的嫡传,就只有你家that girl ,你没点想法。”

  仇泊月有点无奈:“这事儿得问老Sword God ,我这当祖宗的,有想法也不好做主。”

  “灵烨和你家that girl ,当年争得那叫一个热闹,这种事儿你不争取,你家that girl 到哪儿再找一个‘剑妖’?”

  “唉……”

  ……

  上官Old Ancestor 等众人聊完,才问道:   “桃花Venerable Lord ,你可有什么要说的?Peach Blossom Pond female cultivator 众多,容貌出众的不在少数,给‘Junior ’寻觅配偶,你应该在行。”

  我在行个锤锤……

  桃花Venerable Lord 面红耳赤,觉得上官Old Ancestor 在故意损她。

  但上官Old Ancestor 应该不知道她和Zuo Lingquan 的事儿,怎么看都是自己理亏心虚。

  这么多Venerable Lord 在场,桃花Venerable Lord 总不能来句‘你看我咋样?’,也不好自己把灵烨推出来,憋了良久,才来了句:   “也不一定得挑dísciple ,上官Venerable Lord 不也没婚配吗,我瞧那Zuo Lingquan 天资过人,性格也和上官Venerable Lord 相仿,无非你年龄大了些……”

  桃花Venerable Lord 这回应实在巧妙,三千年的岁数算是没白长。

  在场几位Venerable Lord ,也只有桃花Venerable Lord 敢说这找打的话,偏偏桃花Venerable Lord 向来如此,众人半点不意外。

  桃花Venerable Lord 开了口,同为元老的伏龙Venerable Lord ,倒真有了点心思,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人分男女、世分阴阳,刻意断绝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对cultivation 有害无益。若是因为位列Venerable Lord ,就放不下身份择偶,日后必生心结。”

  桃花Venerable Lord 连忙道:“没错,上官Venerable Lord 可得好好考虑。”

  “诶,Fellow Daoist Shangguan 的temperament ,何须我等操心,我说的是你。”

  伏龙Venerable Lord 陈朝礼,曾经受梅近水的照拂,其实一直把桃花Venerable Lord 当长辈遗孤看,说这话是发自心底关心。

  但桃花Venerable Lord 听着就尴尬了,她怼上官玉堂,被伏龙Venerable Lord 把球踢回来,她怎么接?   上官Old Ancestor 故意聊这些事儿,就是拾掇敢偷吃她女婿的桃花Old Witch ,此时还跟了一句:   “伏龙Venerable Lord 此言有理。你若是对Zuo Lingquan 有兴趣,大可直言,Zuo Lingquan 年龄、cultivation 都偏低,但aptitude 诸位有目共睹,我等不会笑话你。”

  两位女Venerable Lord 经常这样互怼,众人也不意外。

  上官Old Ancestor 这算给桃花Venerable Lord 机会了。

  但桃花Venerable Lord 不中用呀!

  Venerable Lord 开会的场合,她胆子再大也没脸宣布自己和一个brat 亲过嘴,暗暗咬牙纠结了下,replied :

  “说什么呢……姻缘之事,该交由Zuo Lingquan 自己决定。我和Zuo Lingquan 有些私交,可以确保他不会入Sword Emperor City ,这些事我……或者上官Venerable Lord 私下问他吧。”

  众Venerable Lord 只是散会后随口聊聊,也没当真,见此都是一笑了之……

  ————

  (88/414)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