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kless Chapter 3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第350章 有仇不报非dignified

  翌日。

  云海之上的晨光,洒在阁楼露台上,把宿醉佳人的侧脸照得白里透粉。

  “嗯……”

  桃花Venerable Lord 眉儿皱了皱,晕乎乎睁开双眸,环视左右,只当昨夜的羞恼难言是梦境,但真真切切的回忆涌入脑海,又让她回到了清醒的现实——该给那个extremely lustful 的smelly brat 扎针了。

  唉……

  桃花Venerable Lord 不知该怎么去面对,但医者父母心,该治疗的伤患,总不能因为人家轻薄女护士,就不管死活了。

  桃花Venerable Lord 在琴台旁缓了片刻,才恢复了山巅Old Ancestor 的风轻云淡,站起身来,走向三楼的闺房。

  路上走到很慢,unconsciously 又想起昨晚Venerable Lord 会议上的事情。

  桃花Venerable Lord 觉得上官Old Ancestor 在故意针对她,但她也没证据,事后肯定也不敢问。

  这事儿说起来还挺麻烦的,不管以后和左凌后怎么发展,有了skinship 都是事实。

  万一上官Old Ancestor 把灵烨许配给Zuo Lingquan 的事儿公之于众,她就得吃哑巴亏了;要是秘密没守住,她岂不成了八Venerable Lord 之耻,光徒子徒孙的怪异眼神,都能让她ashamed and unable to show one’s face ,以后还怎么当Old Ancestor ?

  但她也不能对灵烨和Zuo Lingquan 棒打鸳鸯,长此以往下去,她这个人是丢定了,在上官Old Ancestor 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种事绝不能发生,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桃花Venerable Lord 想着想着,心头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法子——独乐乐……不对,要丢人就一起丢,只要把上官玉堂也拉下水,上官玉堂算是半个丈母娘,比她难做人,她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反正上官玉堂和Zuo Lingquan 间接亲过嘴,关系本就不清不楚……

  桃花Venerable Lord 念及此处,觉得此法可行,快步来到了闺房门口,took a deep breath ,稳住心绪摆出冷冰冰的架势后,推开房门,快步走进了屋里。

  本以为她一进来,Zuo Lingquan 会满心欢喜套近乎,结果入眼就瞧见,Zuo Lingquan 躺在枕头上闭着双眸,睡得很安详。

  Tang Jingxun 脱去了外裙,仅穿着white 小衣和薄裤,缩在床铺里侧,脸颊靠在Zuo Lingquan 肩头,衣襟尚未敞开了些,能瞧见里面半镂空的肚兜。

  “……”

  夫妻俩睡一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桃花Venerable Lord 瞧见后,不知为何,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反正不是高兴。她双眸微沉:

  “cough cough ——”

  Zuo Lingquan physique 虚弱,确实在熟睡,听到声响猛然惊醒,转眼瞧见桃花Venerable Lord ,本想笑脸相迎,不过发现怀里抱着静煣后,老脸就是一红。

  Tang Jingxun 也醒了过来,见状连忙翻身而起,落在了床榻前,套上绣鞋,稍显尴尬地解释:

  “莹莹姐来啦,嗯……我昨晚陪着Little Zuo ,不小心睡着了。我们没做什么,你别误会……”

  桃花Venerable Lord 倒是没误会,就是瞧着Tang Jingxun 衣衫不整从Zuo Lingquan 床榻上爬起来,心里很怪。她双手叠在腰间,声音沉稳:   “静煣,你先下去吧,本尊给他治伤。”

  “哦……”

  Tang Jingxun 眨了眨眼睛,觉得莹莹姐这口气和往日有些许不同,感觉和当家大妇吩咐little girl 似的。

  不过这想法也只敢在心里想想,Tang Jingxun 含蓄一笑:“麻烦莹莹姐了。”披上裙子后,就快步跑了出去。

  Zuo Lingquan 撑起身体靠在了床头,神色和往日没区别,笑容明朗:   “莹莹姐,昨晚休息得还好吧?”

  ”hmph 。”

  桃花Venerable Lord 抬指把门关上后,就变成了不怒自威之色,没有坐在床榻上,而是把妆凳挪到了床头,轻捋裙摆坐了下来:   “你挺会过日子呀,受了这么重的伤,晚上还不忘搂着媳妇睡。”

  Zuo Lingquan 自己把软枕放在床边,胳膊枕在上面:   “日子再难,也得过……嘶——”

  话没说完,胳膊就传来熟悉的刺痛。

  ??   Zuo Lingquan 直接蒙了,连忙抬手:

  “莹莹姐!”

  “en? ”

  “今天这扎针的手法,怎么和昨天不大一样?”

  桃花Venerable Lord 低眉看着胳膊,声音轻柔平和:   “昨天是把你当有礼数的Junior 看,自然得照顾你的感觉。现在你就是个对长辈图谋不轨的浪荡子,给你治好就行了,你疼不疼和本尊有什么关系?”

  Zuo Lingquan 咬牙道:“莹莹姐不是说,昨天是‘无心之失’吗?这……”

  “……”

  桃花Venerable Lord 想了想,好像是不对——无心之失她生什么气?

  于是乎,桃花Venerable Lord 重新温柔起来,慢条斯理驱散着乌Black Sword 痕。

  Zuo Lingquan 长长relaxed ,看着桃花Venerable Lord 的侧脸,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害怕一句话说错得罪护士,又得受刑,想想还是honest and timid 闭了嘴。

  桃花Venerable Lord 沉默片刻后,见Zuo Lingquan 不说话,想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Zuo Lingquan ,你以前发的誓,你最好别忘了。”

  Zuo Lingquan 悄悄观察着桃花Venerable Lord 的神色,回应道:   “剑客言出必诺,我自然不会忘……莹莹姐说这个作甚?”

  “说好了对上官玉堂如何,就得对本尊如何。那反之也是亦然,你对本尊做什么,也得对上官玉堂做什么,你说对不对?”

  ??   Zuo Lingquan 猜到了桃花Venerable Lord 的意思,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一点都不对。

  “桃Senior Hua 不是说,‘您和Old Ancestor 一起掉水里,我要么两个一起救,要么两个都不救;可以救您不救Old Ancestor ,但不能只救Old Ancestor 不救你吗?我对莹莹姐更好,似乎不违背誓言。”

  桃花Venerable Lord 眸子眨了眨,发现自己是说过这样的话……

  这可咋整?

  桃花Venerable Lord 斟酌少许,抬起娇美脸颊,眼神微沉:

  “你觉得轻薄本尊,是对本尊好?”

  Zuo Lingquan 连忙摇头:“不是不是,都是误会。”

  “你轻薄本尊,却不轻薄上官玉堂,就是有心维护她,亏待了本尊。你说是个是这个理?”

  Zuo Lingquan 一愣——真按照莹莹姐的脑回路来理解的话,好像确实是如此。

  桃花Venerable Lord 见Zuo Lingquan 哑口无言,imposing manner 强硬起来,微微眯眼:

  “本尊可是把你的话当真了,你要是不按照誓言一视同仁,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Zuo Lingquan 心中发苦:“莹莹姐,你的意思是?”

  “你找机会,也轻薄上官玉堂一下,亲静煣不算,要亲她本体,嘴对嘴,伸舌头那种。”

  ?!   还伸舌头……记得挺清楚……

  先不说此事是否可行,就算他愿意,Old Ancestor 在玉瑶洲,本体前后加起来他也没见过几次,这让他怎么亲?   Zuo Lingquan 面对莹莹姐的无理要求,稍微斟酌,回应道:

  “莹莹姐不是说,昨天是无心之失吗?既然是无心之失,怎么能在Old Ancestor 身上故技重施……”

  桃花Venerable Lord 眉儿一皱,觉得自己的言辞确实漏洞百出。

  为了以后不丢人,桃花Venerable Lord 纠结了下,还是暗暗咬牙道:

  “昨天是不是无心之失,你我都清楚。本尊没躲……是因为关心你的伤势,怕震伤你。”

  是吗?

  Zuo Lingquan 半点不信,目光变得有点古怪——不在那么敬畏,而像是看着说不过就撒泼打滚的女友。

  桃花Venerable Lord 脸蛋儿上露出一抹嫣红,马上又隐去,转为怒目:

  “我就问你,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Zuo Lingquan 感觉自己不答应,就有被摁在这里扎一天针,纠结了下:   “就算昨天不是无心,是我冲动,莹莹姐没躲开。那我对着Old Ancestor 冲动,Old Ancestor 肯定能躲开,而且我也见不着Old Ancestor 本体……”

  桃花Venerable Lord 严肃道:“我不管,反正你要‘一视同仁’,不能违背诺言。还有,你只要胆子大些,上官玉堂不一定能躲开,她和我差不多,我都没反应过来,她肯定也一样……”

  Zuo Lingquan 看着斤斤计较的莹莹姐,有点好笑,心里面稍微琢磨了下,又凑向了正在张合的樱红双唇。

  ?!   桃花Venerable Lord 严肃的神色,瞬间化为错愕,眼底还有点惊慌,连忙后仰躲开了些:

  “smelly brat !你真想死是吧?”

  Zuo Lingquan 没能一亲芳泽,面带笑意靠回了床头:   “看吧,莹莹姐没走神的情况下,不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我哪里能得手,这个法子行不通的。”

  桃花Venerable Lord 眨了眨眸子,略微回想:

  “不对,昨晚上是本尊第一次,已经经历过了,有心理准备,肯定能反应过来。上官玉堂……”

  “上官senior 用静煣的身体,上次已经被我强行亲了一次,也有了心理准备。”

  “那不一样,那次是静煣的身体,和她又没关系,她本体肯定反应不过来……”

  桃花Venerable Lord 面色十分认真,虽然知道Zuo Lingquan 的说法没错,但还是想怂恿Zuo Lingquan 去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免得她一个人丢人。

  Zuo Lingquan 听了片刻,渐渐猜到了桃花Venerable Lord 的心思,想了想,趁着桃花Venerable Lord looked towards 他胳膊的瞬间,又凑了过去。

  ?!   桃花Venerable Lord 哪怕不用眼睛,也能感知到Zuo Lingquan 的任何风吹草动。

  但这次桃花Venerable Lord 没躲,还装作没发现的样子,目的恐怕是想向Zuo Lingquan 证明,就算有心理准备,该反应不过来还是反应不过来。

  于是又亲上了。

  “呜……”

  一声轻微呢喃。

  Zuo Lingquan 把桃花Venerable Lord 抱过来些,直接半躺在了他怀里,低头吻着红润的唇瓣,riddled with scars 的right hand ,重伤不下火线,再次攀上了倒扣海碗般的衣襟。

  捏捏……

  Zuo Lingquan 眼底显出几分异色,心中念头是——个子没清婉高,尺寸都快赶上婉婉了……握不住……

  桃花Venerable Lord 这次并未发蒙,脑子很清醒,能感觉到唇间的湿润,乃至Zuo Lingquan 指尖的纹理。

  比昨晚还强烈地冲击,让桃花Venerable Lord 脸色化为了涨红,不过眸子还是做出了发呆的模样,好以此向Zuo Lingquan 证明,只要sneak attack 就可以得手。

  但可惜的是,上官Old Ancestor 心术远超常人,也摸透了桃花Venerable Lord 的性格。

  昨晚低估了桃花Old Witch 的脸皮厚度,输了个体无完肤,如今重新评估对手深浅后,想要再把局势翻回来,还不是with no difficulty ?   晨光下的闺房里,一宗女Old Ancestor ,和仙家小鲜肉相拥在一起,激烈拥吻,男子的手甚至准备钻进鼓鼓的衣襟。

  就在这关键时刻,无声无息的房门,忽然发出“嘭——”的一声响动,一个silhouette 大步走了进来。

  “呜!”

  还在装傻的桃花Venerable Lord 瞬间不傻了,浑身一个shivered ,差点把Zuo Lingquan 舌头咬掉,迅速翻身在凳子上坐好,速度快到寻常人可能看不清。

  Zuo Lingquan 反应没那么快,双手还保持虚抱佳人的姿势,表情也含情脉脉做出拥吻的动作,余光发现进来的silhouette ,惊得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

  “你们?!”

  房门处,imposing manner 惊人的女子,用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眸,愕然看着两人,眼底瞬间情绪百转——震惊、难以置信、失望、鄙夷等等,全部写在眼底。

  桃花Venerable Lord 差点被吓晕了,坐在原地不敢转头,自欺欺人地来了句:

  “玉堂,你怎么来了……嗯,我正给他治伤呢……”

  Zuo Lingquan 看到了Old Ancestor 的反应,只感觉自己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上官Old Ancestor ‘难以置信’望着床榻旁的两人,反应不是很大,就如同看破红尘的山巅高人,望着两个私自动情触犯禁忌的小辈,mourn for the unfortunate, anger for the cowardice 。

  桃花Venerable Lord 脸蛋儿都快埋到了胸脯里面,默默扎针,见背后没动静,悄悄回头瞄了眼,又连忙转回来,不敢说话。

  上官Old Ancestor 面沉如水,把房门关上,缓步走到跟前,said solemnly :   “崔莹莹,你在做什么?”

  桃花Venerable Lord 本就挺害怕上官Old Ancestor ,以前还敢怼几句,这种丢死人的事情被抓现行,她有再大胆气,又哪里敢硬气半句?

  见上官Old Ancestor 什么都看见了,桃花Venerable Lord ashamed and unable to show one’s face 恨不得把自己拍死,心中急转直下,露出羞恼神色:   “玉堂,你管管这小子,他……他趁我不注意,轻薄我……”

  “啊?”

  Zuo Lingquan 浑身一震,没料到莹莹小心肝卖他卖得这么直接,不过这话Old Ancestor 会信?

  不出Zuo Lingquan 所料,上官Old Ancestor 闻声sneered :   “他身负重伤之下,趁你不注意,把你这Nine Sects Venerable Lord 、Peach Blossom Pond Old Ancestor ,抱在怀里亲嘴,还用手摸你胸口?”

  “……”

  桃花Venerable Lord 脸红如血,被Old Ancestor 用讥讽加鄙夷的目光看着,是真有点委屈了,她抿了抿嘴,低着头没说话。

  Zuo Lingquan trembling in fear ,但莹莹姐被训成这样,他总不能旁观,想了想柔声道:

  “senior ,嗯……都是我的错……”

  上官Old Ancestor 冷眼望向Zuo Lingquan :   “和你没关系。你才二十出头,被天性驱使追逐女色,是such is human nature ,能追到是你ability 。”

  “en? ”

  Zuo Lingquan 一愣,但不敢露出受宠若惊的模样。

  上官Old Ancestor 把目光转回来,望着ashamed and unable to show one’s face 的桃花Venerable Lord :   “但你就不一样了。你三千年的cultivation ,应该早看透世间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明知他只是个child ,容易被凡人情欲趋势,和本尊的disciple 又是夫妻,你这当长辈却还是动了情欲;甚至被发觉后,还说他先动手,你好意思?”

  桃花Venerable Lord 低着头气息不稳,几句话训下来,没法还嘴,羞急难言之下,眸子里竟然显出晶莹水雾。

  Zuo Lingquan 有点慌了,坐直身体,拉了拉Old Ancestor 的胳膊:   “senior ……”

  上官Old Ancestor 扭开了手,said solemnly :

  “几千岁的人,在这里抹眼泪……”

  “要你管?!”

  桃花Venerable Lord 抬起脸颊,眼圈儿通红:

  “这是我的私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本就是他亲我,我没反应过来……就算是我的问题,那又如何?我喜欢他和你有关系吗?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碍着你事儿了?”

  语气很冲,但是个人都能感觉到话语里的委屈和酸意。

  上官Old Ancestor 面无表情回应:

  “他是本尊带出来的Junior ,又是灵烨的夫婿,你说和我有没有关系?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儿?和他断绝往来,还是让灵烨她们给你腾地方?”

  “……”

  桃花Venerable Lord 紧紧咬着下唇,衣襟起伏不定,鼓起勇气也不敢和Old Ancestor 对视,只是偏过头道:   “不关你事。我……我自己会处理。”

  “你怎么处理?嘴上心里都不承认,然后就这么拖着?你以为你能拖多久?”

  “我……”

  “当断则断,不想做这种有损名誉的事儿,就该quick sword cuts through tangled hemp ,现在回玉瑶洲面壁思过……”

  Zuo Lingquan 听到这里急了,想开口打圆场。

  桃花Venerable Lord 被逼到这份儿,同样怒火中烧,却毫无办法,咬了咬牙:   “我想做什么,需要你指手画脚?你让我走,我偏不走……”

  上官Old Ancestor 眼神平淡:“那就是准备留下?好,本尊不管你自降身份下嫁的事儿,但灵烨按辈分算是你Junior ,你进了Zuo Family 的门,岂不是挤占了我disciple 的位置?你和我disciple 共侍一夫,却又与我平辈相称,你觉得合理吗?”

  “……”

  桃花Venerable Lord 理亏之下,无话可说,只能尽量强撑imposing manner :

  “那你想怎样?”

  “from now on ,你叫本尊senior ,视灵烨为elder sister ……”

  “呸!你wishful thinking !”

  桃花Venerable Lord 哪里肯答应这丧权辱宗的条约,怒目而视。

  上官Old Ancestor 淡淡哼了声:“本尊是给你机会,你现在不珍惜,往后灵烨和Zuo Lingquan 的事情公开出去,你再来求本尊,本尊可帮不了你。”

  桃花Venerable Lord 心底里都还没完全接受和Zuo Lingquan 的关系,被强按在这里做选择,哪里做得出来,只能继续道:   “你再凶试试?believing or not 我把他亲你的事儿告诉灵烨?”

  上官Old Ancestor 微微抬手:“去说吧。Zuo Lingquan 亲的是静煣,又是被你暗中做手脚,本尊都不taking seriously ,灵烨知道又如何?”

  桃花Venerable Lord 面对overbearing 的Old Ancestor ,心里无计可施,却也impossible 以Junior 之礼对待这个死对头。她迟疑良久,才暗暗咬牙退让:   “你怎么看我不管,反正我和Zuo Lingquan 之间,只是有点误会,没动情丝……以后怎么发展,我和他都不清楚,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朝一日,我和他真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那我后来,把灵烨当elder sister 看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岂会去抢夺Junior 的地位。”

  说到这里,桃花Venerable Lord 话锋一转,变得很硬气:   “不过这些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Zuo Family 人,管这么宽?我该把你叫臭婆娘就叫臭婆娘,想让我把你叫senior ,你配吗?”

  上官Old Ancestor 晓得‘情’之一字拦不住,既然开始了,她再不乐意也不会强拆桃花Venerable Lord 的姻缘;方才只是想开个窗户,掀房顶只是说说罢了。

  见这从来斤斤计较倔脾气的Old Witch ,委屈巴拉答应了不平等条约,以后认灵烨当elder sister ,上官Old Ancestor 目的达成,自然不多说了。

  上官Old Ancestor 面色缓和了些:“你我相识这么多年,无论关系如何,本尊还是把你当半个朋友,你不愿叫我一声senior 也罢,本尊该帮衬的,还是会帮衬一把。”

  桃花Venerable Lord 被居高临下的对待,实在忍不住,小声怼了句:   “你也被他亲过,is it possible that 心里没半点想法?我就不信你是无情无欲的Saint ……”

  上官老Ancestral God 色坦然:“本尊若是动了情丝,他乃至灵烨,或者你,有资格插手过问吗?”

  嗯?   Zuo Lingquan 一愣——这话的意思是,Old Ancestor 若是看上了我,那我答不答应都得从了?   好霸道,不过这确实是Old Ancestor 的行事风格……

  桃花Venerable Lord 也是这么想的,她不满道:   “你意思是,本尊动了情丝,得把灵烨当elder sister 看;你动了凡心,还是‘Heaven and Earth is big 你最大’,谁都得听你的?”

  上官Old Ancestor 眼底露出几分赞许:

  “看来你还有点眼色。所以你最好别打什么把本尊拖下水的馊主意。一来你拖不动,二来本尊下了水也是龙王,别给自己找罪受。”

  “……”

  桃花Venerable Lord 无话可说。

  上官Old Ancestor 训完话后,转身轻飘飘地走出了屋子,虽然气质没有丝毫变化,但背影看起来就是有点志得意满。

  Zuo Lingquan 也不好插话,目送Old Ancestor 离去,门刚关上,就感觉身边传来一股murderous aura !   !

  Zuo Lingquan 表情一僵,弱弱looked towards 侧面,却见weeping beauty 的莹莹姐,已经化为了面如霜雪,眼神的意思约莫是:

  我收拾不了上官玉堂,还收拾不了你这害人精了?   “额……莹莹姐,那什么……”

  “你不长记性是吧?刚才还敢偷偷轻薄本尊?把我害成这样,你……”

  “诶诶?莹莹姐息怒,你不给机会,我哪里亲得上……嘶——”

  “谁给你机会了?本尊在给你治伤,你趁我不注意为非作歹……”

  “是是是,莹莹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刚才我和上官玉堂说的话,都是哄她的,你听到没有?”

  “啊?”

  “啊什么啊?本尊就算有朝一日把你招进Peach Blossom Pond 当面首,你也得叫本尊senior ,更不用说灵烨这little girl ……”

  “面首?嘶——唉……”

  …… ——   马上要回农村相亲,家里没车得做班车,来回就是两天,可能需要请假,大家理解一下orz!

  过年事情比较多,大家要不养养书,年后再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