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kless Chapter 462

  第462章 阿泉形象崩坏
  雨打窗檐,crackle 的声响,让房间里更显寂静。

  窗户打开着,Formation 运转,形成了玻璃状的隔断,阻挡了外面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

  团子蹲在窗台上,打量外面的波涛,无趣地哼着小曲:

  “叽叽叽~……”

  茶榻上,身着襦裙的谢秋桃,靠着窗台坐着,双膝弯起,放着一本书,借着小案上的灯台认真翻阅。

  崔莹莹坐在对面,斜依着小案,手儿撑着侧脸,旁边放着vermilion 酒bottle gourd ,脸蛋儿已经带上了三分酡红。

  如果说仇Eldest Young Lady 和崔莹莹躺在一起,只像是长辈和Junior 的话,那崔莹莹和秋桃在一起,看起来比亲母女还像母女,可以说指着崔莹莹小时候的画像,说是秋桃,没有半个人会怀疑。

  崔莹莹醉眼蒙眬之际,瞄着秋桃的侧脸,有些出神,心里面也琢磨着,以后给Zuo Lingquan 生了娃娃,会不会是秋桃这模样。

  按照崔莹莹的想法,其实更想要个玉堂、Master 那样的闺女。

  不过这并非觉得秋桃不好,而是不能‘娘怂怂一窝’。

  她这辈子肯定斗不过玉堂了,指不定连静煣、灵烨都斗不过,要是闺女和她一个性子,或者秋桃一样‘乖巧可爱’,那她岂不是要被欺负一辈子?她闺女被玉堂闺女欺负的哭鼻子,她去说理再被玉堂欺负的哭鼻子,想想就气人。

  酒过三巡,思绪难免有点飘。

  崔莹莹目光望向房门,见凌泉小半夜都没出来,大概猜到瓜瓜很勇,直接被‘抱蔓摘瓜’了。

  作为Nine Sects 长辈,崔莹莹自然不好和little girl rival for love ,而且有秋桃陪着她,也没什么好憋屈的。

  崔莹莹looked towards 秋桃,略微琢磨了下,柔声道:

  “秋桃。”

  “嗯?”谢秋桃把书放下来,眨了眨大眼睛:“莹莹姐,怎么啦?”

  “你成老幺了,你知道不?”

  “我……嗯??”

  谢秋桃本想羞羞脸说句“莹莹姐,你说什么呀~”,但马上又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对哦,瓜瓜姐呢?
  和Young Master Zuo 在屋里这么久没出来,她不会……

  !!
  谢秋桃坐直些许,忽然发现,莹莹姐好像在诉说实情,不是开玩笑。她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仇Senior Sister 动作这么快?”

  崔莹莹虽然没感知到对面的动静,但a male and a female together alone 展开遮蔽Formation ,偷偷摸摸这么久不出来,总不能在探讨大道吧?
  “你以前不是和Jiang Yi 说过,瓜瓜下手又快又准吗?有机会不借坡上驴,和你一样扭扭捏捏称兄道弟,恐怕灵烨娃儿都和她一样高了,她都还没进门。”

  谢秋桃眨了眨大眼睛,明白瓜Senior Sister 真去送了!

  所有姐妹都投敌了,就剩她一个,危机感自然就来了。秋桃抿了抿嘴:
  “我……我没扭捏呀,称兄道弟……那不是开玩笑吗。”

  崔莹莹摇头一叹:“秋桃,你想想哈,你在登潮港遇见的Zuo Lingquan ,那时候Zuo Lingquan 身边,就Jiang Yi 、清婉、静煣,灵烨都还八字没一撇,瓜瓜正好从天上过去,面都没见着。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们一起走多远了?你到现在才亲个嘴,还是Zuo Lingquan 死皮赖脸硬亲,你说你没扭捏,这么多年你在干啥?”

  “叽。”团子跳到小案上,蹲在旁边nodded ,意思约莫是——桃桃,你是得努力鸟。

  谢秋桃仔细回想了下,有些无辜:

  “这不能怪我呀,我……我挺主动的,但Young Master Zuo 坐怀不乱,我总不能自个往他屋里钻吧。”

  “他坐怀不乱?你整天‘我还小’‘我们是brother ’,Zuo Lingquan 能怎么办?你再不加把劲儿,怕是等到Zuo Lingquan 带着一大家子人回去给爹娘敬茶,你还在外面放炮仗。”

  谢秋桃尴尬笑了下:“照这么下去,好像确实如此……莹莹姐有什么主意?觉得我该怎么弄?”

  “你不挺机灵吗。”崔莹莹眼神示意对门,嘟了嘟嘴。

  团子跟了这么多年,也算花丛老鸟鸟了,用翅膀尖推了推秋桃,“叽叽叽……”示意——过去蹭床铺呀,小奶娘都敢去,你大桃桃怕个啥。

  谢秋桃望了房门一眼,脸色slightly red ,连忙摇头:
  “这怎么行,我和仇Senior Sister 是拜把子的姐妹,跑去打扰多不好。嗯……不告而嫁不合适,等到了Black Tortoise 台,我带Young Master Zuo 去祭个祖,然后在列祖列宗坟前……”

  ?!
  崔莹莹目光一凝,坐直了些许:
  “桃儿,祖宗陵寝重地,你怕是……”

  “咦~”谢秋桃眼神怪异:“莹莹姐,我是说表白心意,你想哪儿去了?”

  “……”

  崔莹莹眨了眨杏眸:“是吗……反正再不主动,老幺当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秋桃脸皮儿不薄,但作为黄花小闺女,聊婚嫁之事还是有点腼腆,说了两句就捧起书本,做出认真埋头苦读的模样。

  崔莹莹暗暗摇头,也不好再劝了。静煣在楼上睡觉,她不好跑去打扰,更不好去瓜瓜那儿参团,百无聊赖之下,把目光放在了秋桃手中的书本上,探头瞄了眼。

  秋桃手中的书本,封皮是以前在春潮湖买的杂书《雄霸Martial God 》,但崔莹莹抬眼瞄去,却见里面的内容,写着:

  左Sword Immortal 定眼一看,却见梅姓demonic girl 眉目含春,jade hand 轻抬,往他裆里一摸,摸准了那条七寸……

  ?!
  我滴God !
  崔莹莹直接震惊了,酒意瞬间烟消云散,把书抢了过来,拿在眼前打量——果不其然,上面写的是Zuo Lingquan 和她Master !

  谢秋桃表情一僵,暗道不妙,起身就跑。

  “秋桃!”

  崔莹莹didn’t expect 秋桃皮到this step ,竟然当着她的面,看她男人和她Master 的小本子!

  眼见秋桃想跑,崔莹莹反手就掏出了一根教训Disciple 的戒尺,穿上鞋子就追:
  “小小年纪不学好,偷看this thing ……你给我回来!”

  “莹莹姐,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Young Master Zuo 救命呀~!”

  “Zuo Lingquan 哪有时间救你,给我回来,把所有闲书交出来!还没进门就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你进了门还得了……”

  “我错了我错了……”

  ……

  one big and one small 两人,外加一直“叽叽叽……”的大团子,在船楼里追着跑,眨眼就上下追了好几圈儿。

  崔莹莹手持戒尺,追着抱着脑壳乱窜的little girl ,追着追着,忽然有点恍惚。

  此情此景,似乎和她当年调皮,Master 追着吓唬她一模一样……
——
  房间之中,幔帐涟漪阵阵,在一阵急促哼唧后,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

  随着幔帐上的倒影翻身,把沉重躯体推开,一条white 狐尾,从帐子下方落下,虽然只是挂件儿道具,但耷拉下来的场面,很像是受尽折腾有气无力的虚弱白狐,垂下了尾巴。

  “瓜?”

  “hu~ ……你癞蛤蟆不成?gu gu gu 呱……”

  幔帐之间,仇悠悠疲倦无力的侧躺在枕头上,额头挂着汗珠,ice-beauty 般的脸颊上,残留着二月桃花般的红晕。

  原本的薄纱睡裙,依旧套在身上,不过以后肯定不能穿了,上面全是战损,white 长筒丝袜,倒还光洁如新。

  仇悠悠眼神迷离望着面前的男子,头还有些晕,但眼底的怨恼又浮现了出来:

  “心满意足了?咱们……两清……”

  两清……

  Zuo Lingquan 都不知道怎么评价瓜瓜这话,他眼神温柔之至,搂着仇悠悠,让她枕在自己胳膊上:
  “娘子,辛苦了。”

  仇悠悠抿了抿嘴唇,抬手拉起薄被,闭上双眸:

  “谁是你娘子……我什么都还了,你再死皮赖脸耍赖,我和你没完……”

  话有些没逻辑,但这时候还能说出话,已经属于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了。

  Zuo Lingquan 也没乱开玩笑,轻柔抱着瓜瓜,让她好好歇息。

  仇悠悠都不知道怎么扛过来的,余劲儿未散,也没法回味刚才的光景。她额头触在Zuo Lingquan 胸口,稍微眯了片刻,思绪才渐渐恢复。

  仇悠悠睫毛微动,似是想起了什么,在薄被下摸了摸,拿出一张点缀红梅的手绢,仔细叠好,塞到Zuo Lingquan 手里:

  “以后你再耍赖,说什么我也不认了……我能还的都还了,这是证据,也没其他东西了,你爱咋咋地……”

  Zuo Lingquan 面带笑意,握住她的手儿,亲了下额头:

  “想还总是有法子……嘶——”

  仇悠悠睁开眸子,直接在Zuo Lingquan 肩膀上咬了一口,看来确实被逼急了。

  Zuo Lingquan 连忙赔笑:“好好好,我以后不耍赖,我欠瓜瓜一次,你没说还清之前,就一直欠着。”

  仇悠悠这才松开银牙,低眼瞄去,见肩膀上被咬出两排小牙印,觉得有点愧疚,又用丁香小舌舔了下……

  ?!
  Zuo Lingquan 蹭的一下就起来了!
  仇Eldest Young Lady 面对面贴在一起,察觉到不对劲,眉梢一皱,眼神从迷离变成了些许惊慌,稍稍远离了几分:

  “左大壮,你……你没完没了是吧?”

  Zuo Lingquan 搂着瓜瓜,紧紧抱在怀里,有些无辜:

  “这也不能怪我,你勾引我……”

  “谁勾引你了?”

  仇Eldest Young Lady 怕得要死,没力气跑的情况下,竟然出昏招,想用手把出鞘利剑用力按下去:“你老实点,我就还一次……”

  “诶诶别!”Zuo Lingquan 连忙握住瓜瓜的毒手,免得被按断:“好好好,今天就还一次,我抱着你行吧?乱来是小狗。”

  仇Eldest Young Lady 被利器指着,一点都不相信:“你先把剑收了!”

  “……?”

  Zuo Lingquan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暗暗收功静气,慢慢压下心底的火焰。

  仇Eldest Young Lady relaxed ,这才靠近些许,继续靠在Zuo Lingquan 怀里。

  但刚靠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dong dong dong ——”的脚步声,以及两人一鸟的声音:

  “小小年纪不学好……”

  “莹莹姐我错了……”

  “叽叽叽……”

  ……

  仇Eldest Young Lady heart startled ,才想起了this world 间,不止彼此两人;外面还有秋桃和等着被临幸的莹莹senior 。

  仇Eldest Young Lady 面色通红,扭了扭想要起身:

  “我……我该出去了,要是让莹莹senior 和秋桃发现……”

  Zuo Lingquan 搂着仇悠悠没松手,柔声comforted :

  “好好休息,等你睡着了,我出去解释。”

  仇Eldest Young Lady 连动都不想动,Zuo Lingquan 这么说,她自然合上了双眸,想了想又道:

  “莹莹senior 怎么忽然生气了?还追着秋桃拾掇?”

  “估计是发现秋桃看闲书了吧。”

  “什么闲书?”

  “就是描写咱俩现在这样的书。”

  ?

  仇Eldest Young Lady 知道这类书籍,但从未看过,她觉得这种遭罪的事儿,应该不好写出来,就询问道:

  “你那儿有没有?给我看一眼。”

  “这个……”

  Zuo Lingquan 摆出upright gentleman 模样,本想说没有,但实在亏心,想了想,还是随手取了一本出来。

  仇Eldest Young Lady 见Zuo Lingquan 真藏着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书,对情郎不正经的印象又加深了一分。

  她知道Zuo Lingquan 不会把‘狠货’给她看,就拿过pagoda 模样的玲珑阁,自己查看。

  Zuo Lingquan complexion changed ,想要制止,却为时已晚。

  Zuo Lingquan 不止一个玲珑阁,大的装着Cultivation 材料,而pagoda 模样的玲珑阁,是他第一个玲珑阁,空间太小,就用来装着各种不重要的日常用具。

  仇Eldest Young Lady Divine Consciousness 在pagoda 状玲珑阁里搜寻,本想找书籍,但入眼就发现,空间不大的玲珑阁里,除开些许日常用具和杂书,其他满当当全是花花绿绿的衣裳、五彩缤纷的尾巴铃铛,以及各种看不懂的道具。

  ?!
  仇Eldest Young Lady 淡雅的面容,出现了一抹错愕,就好似天真少女,一头闯进了老色胚的储藏室。

  “瓜瓜,嗯……”Zuo Lingquan 表情尴尬。

  仇Eldest Young Lady 眼神十分怪异,犹豫了下,取出一个牡丹造型的‘茶杯盖’,上面还有小铃铛,翻转打量:

  “这是做什么的?”

  Zuo Lingquan 老脸有点挂不住,强自镇定拿过‘血滴子’,吸附在了团儿顶端。

  叮铃——

  仇Eldest Young Lady 微微一缩,带起铃铛light sound ,低头看去,明白了意思,眼中的震惊和古怪越发深了:
  “还有this thing ?你真是……真是下流……这个呢?别在我身上试,你说就行了。”

  Zuo Lingquan 拿着pendant ,不好解释,就拿在手里晃了晃,结果pendant 就发出了声音:
  “好big brother ,宝儿错了……”

  ?!
  仇Eldest Young Lady 瞪大眸子,又惊又疑:
  “这是灵烨的声音?”

  “是啊。偷偷录的,可别和灵烨说,不然准被灵烨没收。”

  “shameless ……我还以为她多厉害,原来也有求饶的时候……”

  仇Eldest Young Lady 仔细打量片刻,就帮Zuo Lingquan 收了起来,然后又掏出了all kinds 的小东西,询问用法,问一句嫌弃、奚落一句。

  Zuo Lingquan 感觉自己‘正道Sword Immortal ’的形象,在瓜瓜面前崩了个稀碎,但也毫无办法。

  毕竟他总不能把这些物件儿,推到‘闺房Refiner Sect 师’婉婉头上,作为使用者,怎么也得把这锅背住了……
——
  万里之外,向阳山巅。

  平如镜面的湖面,分割出两个world 。

  水面上是World of Ice and Snow ,一树寒梅在风雪中悄然绽放。

  水面下,却是花红柳绿,芳草依依,娴静舒雅的女子,牵着身着襦裙的little girl ,在花丛间缓步行走,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从水中传来:
  “Master ,你cultivation 那么高,以后会不会忽然变成蝴蝶,飞到天上,不要莹莹了?”

  “Master 也不知道呀,要是以后真飞走了,莹莹怎么办?”

  “哼~!Master 要真飞走了,莹莹就可劲儿调皮,吃成胖丫头,Master 看不下去,肯定就回来打莹莹屁股了……”

  “hehe ……”

  ……

  画面来自数千年前,却又好似发生在昨天。

  容颜衣着没有丝毫变化的柔雅女子,在湖畔琴台侧坐,凝望着水中的温馨昨日,眼底显出了恍如隔世之感。

  当年的莹莹,多innocent and unaffected ,怎么长大了就……唉……

  梅近水心念微动,湖面便divided into two ,变成了鸳鸯湖。

  湖水左侧,是莹莹幼年活泼可爱的画面,还有玉堂老成持重,认真cultivation 的侧影。

  而湖水右侧,也是这俩姑娘。

  莹莹依旧活泼可爱,趴在枕头上,套着黑丝的脚儿交错摇晃,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说着污言秽语。

  玉堂依旧老成持重,脸颊埋在枕头上,哪怕被顶得一颤一颤,也闷不吭声,和睡着了一般。

  梅近水到现在都不忍直视这场面。

  此时认真回忆莹莹幼年的影像,就是为了找回心中天真可爱的小莹莹,免得那个会不知羞的小污婆,取代了她珍藏至今的记忆。

  但可惜,几个月下来,这些画面已经深深刻在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她心中天真无邪的小莹莹,大概率是永远回不来了。

  “唉……”

  梅近水幽幽一声轻叹,拿起手边刚编好的一本诗集,看着上面《凌泉赠梅先生集》几个字,眼神有点复杂。

  毕竟和小莹莹一起回不来的,还有那个sword technique 高超、speaking like a printed book 的谦谦君子。

  虽说世间人无完人,但那人的反差实在太大了——穿着衣裳not interested in mundane affairs ,脱了衣裳我乃九洲色魔!
  如今那人在她心里的形象,已经彻底变成了无所不舔的little pervert ;回想起来,first impression 不再是口吐诗篇绝句的white clothed Young Master ,而是那挂着汗珠的结实胸肌……

  察觉到思绪有点飘,梅近水睫毛微动,便收回了Divine Movement Ten Thousand Li 的心念,湖面也恢复了冰雪寒梅的倒影。

  在湖畔静坐良久后,脚步声从后方的石道上响起。

  踏踏——

  梅花林间,一名着向阳城Elder 服饰的female cultivator ,缓步走到湖畔,遥遥躬身一礼:
  “Master 。”

  梅近水收起思绪,盈盈起身,拖着白裙踩过雪面,来到梅花林间,闲庭信步游赏:

  “寒玥,外面有消息了?”

  female cultivator 寒玥,跟在梅近水背后行走,认真道:

  “以华钧洲那边传来的消息来看,Eastern Continent Martial Goddess 已经坐船折返,其他就不得而知了。Senior Brother Wen return to the sect 后,Eastern Continent 那边戒心极高,Venerable Lord 能亲力亲为的事儿,连嫡传Disciple will not 透露,基本上打探不到什么动向。”

  梅近水slightly nodded ,在一树梅花前停步,抬手打理着花枝:

  “外面的‘镇阳山’,是怎么回事儿?”

  寒玥一愣,脸上露出一抹尴尬:
  “Master 都听说这事儿了?”

  梅近水当年在中洲Sword Emperor City ,见过和陆剑尘在一起的Zuo Yunting ,和Zuo Lingquan 共患难后,发现莹莹的婆家人来了门跟前,自然会注意。

  不过这些事儿,梅近水并未和Disciple 透露,只是道:

  “在向阳山大门外开宗‘镇阳山’,还广邀人妖豪雄观礼,本尊要是听不到动静,也该归隐山林养老了。”

  寒玥笑了下:”Ai, 这事儿就是底层cultivator 闹着玩的。去年Master 远征的时候,Eastern Continent 的陆剑尘,带着disciple 到了向阳山,装成过来求教的Monster Race ,偷偷往mountainside 跑。”

  梅近水眨了眨桃花beautiful eyes ,回过头来:
  “装成Monster Race ?”

  “是啊。one old and one young 装成猴子精,和White Wolf 氏族的patriarch 一起到了向阳山。陆剑尘的disciple 是真有点ability ,一身人味,言谈举止却和猴儿没区别,接待的Elder Shen ,觉得正常人应该不至于滑稽到this step ,硬是被蒙混过去了。

  “可惜陆剑尘火候差点,放不开,让Elder Shen 起了疑,当晚就把偷偷往mountainside 摸的master and disciple 俩堵住了。陆剑尘见无路可退,就说明了来意。Elder Shen 也没为难他们master and disciple ,带他去见了想见的人……”

  梅近水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陆剑尘可浪子回头了?”

  寒玥道:“若没有回头,走不到这里来。要disciple 看,陆剑尘就不是个东西,不配让Master 暗中照拂,更配不上那姑娘。当年Senior Brother Wen 在Nine Sects 当Venerable Lord ,眼睁睁看着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在望海楼附近苦等several decades ,等得大道断绝、花容不在,若不是陆剑尘和荒山关系不错,Senior Brother Wen 当时就把陆剑尘长生道打断了;连侯书玉都看不下去,偷偷跑去替他修了座‘Fairy 坟’祭奠。这样人厌狗嫌的cultivator ,就该让他reap what you have sown 。”

  梅近水轻轻摇头:“陆剑尘innate talent 不弱in the world 任何一人,只是天生性格孤僻,又缺乏师长教导,才在年轻时走错路。只有失去过所有的人,才会明白身边一草一木、一颦一笑的来之不易,他历经世间极悲,自行大彻大悟,千年后若能位列Immortal Monarch ,对九洲来说是一件好事,本尊有能力照拂,自然会照拂。”

  寒玥知道Master realm 高,没有否认这话,而是道:
  “陆剑尘得偿所愿后,看起来根本不想Cultivation 了,直接原地还俗,跑去红叶镇买了块地皮当药农。”

  梅近水对此并不意外:“陆剑尘和吴尊义一样,两边都欠人情,或者也摸不准谁对谁错,不想冒然干涉大势。这样的隐士多得很,等正邪之争结束,或者外域heavenly demon 入侵,自然就出山了。”

  “哦……反正陆剑尘从那之后就挺老实的,但他disciple 不满意当农夫的处境,整天嚷嚷‘Old Lu ,我好歹是豪门子弟,五谷不识、六畜不分那种,你整天教我插秧挖地,是不是太误人子弟了?’……”

  寒玥说到这里,嗤笑了一声,才继续道:

  “陆剑尘似乎也觉得Master 当得不靠谱,就弄了个小Sect ,教镇上的药农子嗣Sword Art ;他disciple 一听就来劲儿了,说什么‘人得有志向,不想当Alliance Leader ,开什么sect ’,直接取名‘镇阳山’,剑指我们向阳山,还四处发帖子,邀请各路仙家过去捧场。”

  梅近水笑了下,询问道:“北狩洲的仙家,什么反应?”

  “当笑话看呗。”寒玥随着梅近水行走,兴致勃勃道:“Master 您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带着‘镇阳山’名号的请帖,外面的仙家若是敢接,就属于不长眼了,反正到现在也没人上门道贺;倒是Monster Race 那边,有几个氏族听说消息后,真送来了贺礼捧场,估计是想看我向阳山笑话。”

  梅近水听到这里,微微蹙了下眉,却也没有多说,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给‘镇阳山’送个匾过去,新人开宗,向阳山作为北狩洲仙家首脑,若是置之不理,就失礼数了。”

  “啊?”寒玥一愣,连忙劝阻:“Master ,这怕是使不得。‘镇阳山’才一栋两间small courtyard ,master and disciple 加起来三个人,连小作坊都算不上。咱们送匾,‘镇阳山’可就真开宗,位列北狩洲仙家名录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北狩洲仙家凋零,如一汪死水,除了我向阳城,九洲知名的sect 没第二家。如今多个活宝,也挺有意思。”

  寒玥见此,自然不好违逆Old Ancestor 的旨意,只能nodded 。

  梅近水抬眼望向南方的天空,眼底带着三分笑意,估计是在想象,Zuo Lingquan 听到这奇葩消息,是个什么表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