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kless Chapter 464

  第464章 随风潜入夜

  霸城距离Black Tortoise 台旧址,不过三千li or so ,以Zuo Lingquan 如今的realm ,也就饭后遛个弯的距离。

  黄昏时分,荒山野岭外的海崖下,停泊着遮掩为寻常merchant ship 的渡船。

  Zuo Lingquan 落在海岸的古老平台上,举目眺望向山野。

  脚下的巨型石台,是Ancient Era Black Tortoise 台祭海的标志性建筑,巍峨如山岳,但千年无人打理,早已经古迹斑斑遍布裂纹,只能从阶梯两侧残存的壁画,一窥当年北狩洲第一豪门的余晖。

  Black Tortoise 台下方,本来参差错落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原本该是sect 广场的位置,变成了稻田;周边的山岭间有几个小村子,修桥补路、搭建房子的石料中,能瞧见很多带着formation mark 的古老阵石。

  仇Eldest Young Lady 站在Black Tortoise 台上看着大地残存的遗迹,实在很难想象,这么大的sect ,如何衰落到的this step 。

  谢秋桃插着小腰,脸蛋儿上也带着几分遗憾:

  “我做梦瞧见的光景,可壮观了。那边的山上全是房子,稻田那边还有尊Black Tortoise 雕像,小山那么大。可惜Xie Family 子孙disappointing ,千年时间把家业卖干净了,连石头瓦片都折价卖给了small sect ,这台子太大又不值钱,不然连这玩意估计都能拆掉卖了……”

  “叽叽……”团子站在肩膀上,蹭了蹭秋桃,算是安慰。

  仇Eldest Young Lady 跟着秋桃走下阶梯,询问道:

  “这么大的sect ,不至于落魄到卖房卖地的地步吧?”

  谢秋桃摇头道:“崽卖爷田不心疼,家业再大也架不住wastrel 折腾……”

  两个姑娘一路闲谈,Zuo Lingquan 则走在身后安静聆听,约莫沿着乡野小道走了十li or so ,来到了山野深处的一处峭壁上。

  峭壁上是一个可以远眺海景的石坪,修建着一栋篱笆small courtyard ,周边没有阶梯,因此没有乡野百姓上来侵扰。

  谢秋桃familiar 的上了峭壁,落在篱笆院里,本以为多年过去,幼年的居所早已荒废,但意外发现,三间房子都保持完好,连篱笆都还在,只是多了些杂草,覆盖着积雪。

  Zuo Lingquan 跟着秋桃走到西箱的小房子前,上面还挂着铜锁。

  秋桃在周围找了找,跑到主屋外的一个石墩旁,推开一些,从下面找到了钥匙,笑hehe 道:
  “我就知道在这儿,以前我爹我娘出去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我不听话偷偷瞎跑,就把钥匙放在这里……”

  说起幼年的时光,谢秋桃向来活泼可爱的脸颊上,也多了几分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之感,笑的有点勉强。

  仇Eldest Young Lady 面若冰山,实则心肠软的很,幼年和mother 生离死别的记忆尚在,对这种感觉感同身受。她来到跟前,拉住秋桃的手,柔声安慰:

  “爹娘都在就好,人Head President 大的嘛。”

  谢秋桃un’ed ,来到自己的小房子前,把门打开,房间之中的陈设,依旧和当年离开前一样。

  屋子里摆着一张小床,旁边是书桌,上面堆着让人看着就头大的书经典籍;墙上则挂着小号的乐器,琵琶、笛子等等。

  团子对桃桃的老巢很感兴趣,蹦跶到床铺上,来回滚了几圈儿,摊开翅膀小爪爪朝天,体验秋桃当年睡在这里的感觉。

  仇Eldest Young Lady 则在书桌旁,打量秋桃当年做的功课——从墨迹来看,距今少说百来年了……看来确实比她大……

  Zuo Lingquan 站在衣柜前,欣赏秋桃小时候玩的玩具。

  谢秋桃在屋里转了一圈儿,幼年被打屁股的时光回忆完,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她瞄向Zuo Lingquan ,心中微动,拉了拉Zuo Lingquan 的袖子。

  “嗯?”

  Zuo Lingquan 回头看去,却见秋桃脸儿有点红,嘟嘴示意外面。

  ?

  Zuo Lingquan 觉得秋桃有话要说,便跟着往出走。

  秋桃带着Zuo Lingquan 出门,不忘打个招呼:

  “仇Senior Sister ,你先看,我和Young Master Zuo 去后面给祖宗上柱香。”

  “好。”

  ……

  落日西斜,晚霞洒在崖壁上,把Heaven and Earth 点缀成了金red 。

  篱笆small courtyard 后方,并没有什么陵墓,只是一望无际的群山;Cultivation 中人逝世没有大操大办的习惯,Xie Family 祖辈都在群山之间落叶归根。

  面相群山的崖壁边缘,有一个石台,台上摆着石质香坛,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

  谢秋桃带着Zuo Lingquan 来到跟前,把积雪扫开,又取出纸钱香火,面向群山点燃香火,表情很是认真。

  Zuo Lingquan 接过了三炷香,见秋桃准备祭祖,表情肃穆了几分,背对沧海面向群山,虽然没看到任何坟冢,却也好似感受到了源自千万年前Xie Family 先辈的注视。

  谢秋桃站在山崖之巅,拿着香火面向群山,略微酝酿了下,才认真道:

  “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秋桃,今日带着……带着未婚夫前来祭奠,往后可能要嫁入Zuo Family ,违背Xie Family 女不外嫁的祖训。如果祖宗不答应,就打个雷提醒秋桃一声,不打雷,秋桃就当祖宗默认了……”

  ??
  Zuo Lingquan 一愣,觉得秋桃这表白方式,是真有点东西。

  为防天公不作美,真打个雷提醒不孝子孙,Zuo Lingquan 还暗暗注意了下,确保不会出意外。

  Zuo Lingquan 本想聊两句,但祭奠祖辈的时候闲聊不合适,想想还是手持三炷香,面向群山认真道:
  “Junior Zuo Lingquan ,今日在此立誓,必然帮秋桃达成心愿,重建北狩洲Black Tortoise 台。若是秋桃诞下子嗣……”

  谢秋桃一听这个,连忙打岔:“诶诶,扯远了,咱们八字才一撇,怎么就说起生娃娃了,这事儿应该成婚后再回来说……”

  谢秋桃脸蛋儿有些红,怪sorry 的。

  Zuo Lingquan 见此,也就随秋桃的意了,认认真真把三炷香,插在了面前的incense burner 里,然后道:
  “桃儿,你怎么都不和我提前打个招呼?咱们这就算定亲了?”

  ”Ai, 也不是什么major event 儿……”

  谢秋桃发现自己成‘老幺’后,暗暗琢磨过好多种表白的方式,有浪漫的有深情款款的,结果跑到这里来,弄得还是和brother 结拜似的,她有点尴尬的道:
  “定就定了吗……咱们太熟了,和铁哥们似的,弄那些有的没的,感觉古怪的很,要不就这样吧,天快黑了,莹莹姐她们该等急了。”

  说着就想跑。

  Zuo Lingquan 轻笑了下,也没有太为难秋桃,只是凑过去,在秋桃红彤彤的脸蛋儿上亲了口,就拉着她的手折返。

  两人相伴走回篱笆small courtyard ,仇Eldest Young Lady 已经走了出来,在院子里等待。

  团子比较无聊,自个在院子里,用翅膀把积雪垒起来,堆成自己的雕像;仇Eldest Young Lady 也是来了童趣,蹲在旁边帮忙堆雪团子。

  仇Eldest Young Lady 对艺术方面不太擅长,但堆雪团子的流程极为简单,无非把雪滚成一个圆球,然后在上面画出眼睛、翅膀,随便一弄就栩栩如生。

  因为蹲下的姿势,仇Eldest Young Lady 把裙摆稍微提起来了些,露出了小腿和绣鞋,能瞧见裹在小腿上的white 丝袜。

  谢秋桃走到跟前,拉着Zuo Lingquan 的手就松开了,发现仇Eldest Young Lady 裙下的装束,明知故问来了句:
  “仇Senior Sister ,你裙子下面穿的啥呀?”

  仇Eldest Young Lady 连忙把裙子拉了下,遮挡住了鞋子:
  “没啥,白袜子罢了……”

  “hehe ……”

  Zuo Lingquan 面带笑意,在旁边蹲下来,和秋桃一起帮着团子堆起了雪人……
——
  xiu——

  bang!
  烟花从县城的街道上升起,在半空炸开绚烂烟火。

  上官玉堂穿着鹅黄色的裙装,走过Zuo Family 大宅外的小巷,往天空看了一眼,又回想起孤身到Zuo Family 拜访的那个温馨年关。

  那次是一个人过来,有点孤单,而这次人多了些:灵烨、Jiang Yi 、清婉都走在跟前,冷竹也紧张兮兮的抱着礼盒。

  第一次年关回家,Jiang Yi 、灵烨争先恐后,静煣、清婉not to be outdone ,看似和和美美,实则火medicinal smell 很足。

  而这次有了Old Ancestor 带路,在后宅无人能抗衡的绝对统治力下,姑娘们都消停了,心里想不想抢老大不知道,反正不太敢表现出来。

  玉堂在后宅一家独大,对灵烨来说无疑是最悲催的。

  以前灵烨以大姐自居,不管是不是自封,至少敢这么喊,姑娘们在major event 儿上也确实会听她的。

  而如今Master 降维打击,灵烨所有优势荡然无存,只剩下骚了。

  不光Jiang Yi 和清婉在暗暗看她笑话,到了闺房之内,地位也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以前她还能占据主导权控场,选择主动欺负younger sister ,或者被younger sister 联手欺负。

  现在可好,Master 往旁边一趟,微微抬下腰,她就得‘善解人意’的帮忙垫枕头、擦汗,规规矩矩骚话都不敢说;Master 没舒坦,她就只能眼巴巴等着,比冷竹都乖巧。

  这日子以后可怎么过呀……

  上官灵烨看着闲庭信步的Master ,心中无声轻叹。

  想要打破这局面,除非她cultivation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能单挑摁住Master ,Master 打不过她,自然就退位让贤了。

  但这个probability 太渺茫,想把Master 摁住,除非是Master 自己馋了故意放水;指望这个,还不如指望外援,比如再来一个能和Master 抗衡female devil ,她驱虎吞狼从中获益。

  但能和Master 抗衡的vixen ,去哪儿找呢……

  上官灵烨行走间,暗暗琢磨‘勾结外敌、deceiving masters extinguishing ancestors ’的大计,尚未想出个苗头,就来到了左府大门外。

  左府大门的灯笼下,提前收到消息的左夫人,正带着几个婶婶,在门口眺望。

  瞧见几个儿媳妇一起走来,左夫人连忙下了台阶,said with a smile :

  “玉堂,你们怎么走过来了,我还说安排车架接你们来着……”

  上官玉堂自然而然的挽住了左夫人的胳膊,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娘,都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

  “……”

  一声“娘”,把内外双方都给叫愣了。

  Jiang Yi 眨了眨眼睛,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有其徒必有其师,Old Ancestor 简直比灵烨vixen 都自觉,直接就把娘叫上了……

  灵烨也是同感,暗暗吐槽了一句:不愧是我Master ……

  左夫人眼中明显有意外,但脸色马上就被惊喜覆盖,full of smiles 道:
  “诶呦~玉堂,你可算想通了……”

  说着可能是觉得太偏袒玉堂,会让其他儿媳妇不开心,又望向Jiang Yi :
  “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灵烨,清婉,冷竹丫头,来来来,快进来,外面这么冷的天儿,我这当娘的都没去城外接,着实对不住你们……莹莹和静煣呢?还有小桃子怎么没来?凌泉他second uncle 今年专门准备了一箱大炮仗,宅子里的娃娃,都等着小桃子和胖鸟回来放呢……”

  “凌泉还有点事儿,今年过年回不来,下次肯定就一起回来了……”

  上官玉堂含笑解释了两句,和左夫人一起进入大门。

  左夫人没见着游子归乡,回来一堆儿媳妇心里也着实欢喜,怕冷落了某人,挨个拉着手嘘寒问暖,连冷竹都问候了半天,把冷竹感动的都快哭了。

  本来这场合很温馨,一大家人应该去客厅继续聊。

  但众人穿过游廊的时候,走在姑娘们前面的上官玉堂,忽然眉梢微蹙,顿住脚步,开始原地愣神儿。

  “诶?!”

  左夫人本来被玉堂搀着,玉堂这一停,自然被拉住了。

  左夫人转头看了眼,发现玉堂直愣愣发呆,有些莫名,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玉堂?”

  姑娘们暗道不妙。

  好在愣神儿只持续了一瞬。

  只见刚才还大姐气态十足的玉堂,眨了眨眼睛,左右看了眼,来了句:

  “咦~咋这么多人……诶?!娘!那什么……”

  Wu Qingwan 反应极快,连忙上前,扶住了左夫人,柔声道:
  “玉堂舟车fatigue ,没睡好。灵烨,你先扶玉堂下去休息吧。”

  上官灵烨知道Master 应该是有要事,连忙上前把蒙圈儿的静煣拉走了。

  Jiang Yi 则望向静煣,眼神示意:发生什么事啦?
  静煣刚刚在睡觉,完全不清楚情况,就被婆娘撵过来接客了,她眼神茫然的shook the head ,就被灵烨拉走了……
——
  红日沉入群山,山崖上的篱笆园暗了下来。

  硕大的团团雪人,堆在篱笆园外的崖壁上,以木棍为鸟喙、石子为眼珠,望着远方的海外。

  原本停泊在海崖旁的渡船,已经悄然离去,整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都安静下来,只剩下山野间的村落里,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灯火,时而传来几声鞭炮声响。

  擦擦……

  夜色中,原本不该有人涉足的山崖上,忽然响起了踩过雪面的声响。

  一道身着白裙,裙摆绣有梅花瓣的女子身形,悄然出现在了团团雕像的旁边,抬手在雪团子身上摸了摸,嘴角显出一抹笑意。

  Zuo Lingquan and the others 偷偷摸到北狩洲,梅近水确实没有丝毫预料,但世人还是太小看了梅近水的心术。

  北狩洲本土cultivator 的想法,梅近水在此地坐镇数千年,岂会不知,时机未到,不能表态罢了。

  温如意、谢温夫妇这些上古豪门的老顽固,梅近水一直都暗中关注;温如意表面俯首称臣,心底里一心想覆灭Monster Race 、光复北狩洲仙家府念头,梅近水早就知道。

  只要人还吃肉、狼还吃羊,人与妖之间的万世血仇就不会消失,两族迟早都会用一场亡族灭种的血战,证明谁是食物链最顶层。

  所以在打开长生道前,Monster Race 这些笼络来的势力,必须打压到可控的范围内。

  梅近水从永夜之地回来后,就开始和商寅联手谋划此事,甚至刻意暗中引导,让温如意私下谋划挑起Monster Race 争端。

  本来梅近水的计划,是放任谢如意暗中谋划,她找机会牵线搭桥,让玉堂把江成剑送过来,暗中促成此事,引发Monster Race 内乱。

  如果藤笙压不住内乱,她趁机拉一波、打一波,迅速分化瓦解Monster Race 的势力。

  如果藤笙稳柱了Monster Race ,此事由温如意主导,Eastern Continent 人动的手,她最多有疏忽之责,台面上说得过去,不至于被藤笙察觉她已经开始‘卸磨杀驴’,直接让北狩洲human and demon races 决裂血战。

  梅近水这些日子一直在等着玉堂的回复,也在观望这温如意的动向。

  哪想到玉堂话不多,做事倒是很‘善解人意’,直接就把Zuo Lingquan 送她怀里来了。

  梅近水不相信玉堂能料事如神到this step ,Zuo Lingquan 过来应该只是个巧合。

  但来都来了,顺道帮她办点小事情,也是应该的吗。

  Zuo Lingquan 再不做点正事儿改变形象,在她心里,可就真要从谦谦君子,变成无所不舔的little pervert 了……

  梅近水以青葱玉指在雪团子上勾勒,给团子背上加了一栋小宅子后,心满意足颔首。

  随着一阵寒风吹过,白裙silhouette 便随风而去,飘向了渡船远去的方向……
——
  玄江入海口,渡船上。

  Zuo Lingquan 从霸城获知了前往冰原的门道,祭奠过Black Tortoise 台列祖列宗后,就再度出发,长驱直入前往Monster Race 的辖境,寻找那个深埋冰川之下的冰湖。

  在霸城,温如意提供了梵天鹰的大概情况及住址,以及挑拨离间的各种设想。

  但这件事儿难度很大,不亚于深入奎炳洲,无声无息灭掉混元Heavenly Venerable 张芝鹭。

  Zuo Lingquan 干死梵天鹰的实力肯定有,但想做到top secret 栽赃,难度太大了,因此只能当做支线任务,有机会就顺手办了,没机会还是以冰川挖宝为主。

  渡船伪装成了寻常客船,从入海大江玄江逆流而上,过了向阳山,就能到Monster Race 辖境。

  这段航程较长,途中也不好随意露头引起注意,Zuo Lingquan 和三个半媳妇,都待在船楼里。

  夜幕降临,渡船上。

  Zuo Lingquan 一袭white clothed ,负手站在窗口,眺望着江边的动向。

  团子在旁边的软榻上,围着静煣转圈儿打滚儿,模样很是委屈,“叽叽叽……”嘀咕着,不出意外意思是——老娘,您是不是该和阿泉上炕了,鸟鸟去找桃桃和小奶娘,就不打扰您了……

  深入敌后,得时刻提防,没法cultivation ,Tang Jingxun 今晚上不了炕,本就挺索然无味的,见团子在身边待了不到半刻钟,就火急火燎想跑去找桃桃蹭吃蹭喝,有些恼火的揉了揉团子:

  “你就这么没良心?大晚上不知道陪我睡觉?以前在酒肆里,你怂的和鸡仔一样,鸟笼不睡,一有风吹草动就往我怀里钻,现在翅膀硬了,就不亲我了?”

  “叽~”

  团子听见这话,有点惭愧了,翻起来跳到静煣腿根蹲着,脑袋在肚子上蹭来蹭去,示意——鸟鸟也想配娘睡呀~娘一到晚上就把鸟鸟扔窗户外面,有什么办法……

  Tang Jingxun 坐着也没啥事,有点困意,便把团子抱起来,进了侧屋的睡房:
  “Little Zuo ,莹莹姐,我先睡了,换班的时候叫我一声。”

  “叽……”团子只能做出睡眼惺忪的模样,打了个哈切,挥了挥翅膀示意晚安。

  崔莹莹坐在软榻对面喝茶,忽然不方便cultivated ,也有点不适应。

  秋桃和仇Eldest Young Lady 在对面屋里,整理从霸城买来的土特产,顺便交流些little girl 之间的话题,她也不好凑进去,想想就呼唤道:
  “Zuo Lingquan ,过来,陪我喝两杯。”

  Zuo Lingquan 第一次来北狩洲,警觉性很高,但盯着江边,确实看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来到莹莹姐旁边坐下,said with a smile :

  “喝酒误事,莹莹姐喝就行了。”

  说着搂住崔莹莹,继续注意着周边。

  崔莹莹私下和Zuo Lingquan 独处,要稍微放得开一些,她半躺在Zuo Lingquan 怀里,拿着小酒杯抿了口,见Zuo Lingquan 正儿八经‘站岗’,心中一动,摊开手掌,凝聚出一方小水幕。

  水幕之中的画面,是幔帐之内,女子的视角。

  一个俊handsome man ,嘬着占据半个水幕的大团子,发出‘啵啵~’的旖旎声响。

  ??
  Zuo Lingquan 余光瞄了眼,发现是莹莹姐录下的被开瓜的录像,表情古怪起来。

  但他也知道莹莹姐在故意勾他,所以looked steadily forward ,没有乱看。

  崔莹莹轻咬下唇,脸蛋儿不只是微醺还是如何,反正红艳艳的,她抿着小酒,仔细看着自己被破防的场面,渐渐就发现,背后靠着的地方越来越不平坦。

  崔莹莹有些好笑,想了想,手不动声色的放在了Zuo Lingquan 腿上,慢慢挪到不该碰的位置……

  ?!
  Zuo Lingquan 握住莹莹姐的手,认真道:

  “莹莹姐,别玩火,我可是一点就炸,待会你哭闹委屈,我可不听。”

  “我这是在考验你,你就这么点定力?
  Zuo Lingquan 确实就这么点定力,他见莹莹姐故意玩火,也不惯着,抬手把她抱在怀里,取出了狐狸尾巴,把黑丝裤袜撕开了一个口子。

  撕拉——

  崔莹莹某处一凉,察觉不妙,直接怂了,连忙道:

  “好好好,我不乱动,开个玩笑罢了,你别……诶?”

  “晚了。”

  Zuo Lingquan 表情严肃,凭借手感,在裙摆下安装狐狸尾巴。

  ?!
  崔莹莹脸色涨红,想要扭动,却被抱着死死的,小腿不停扑腾,怕被发现还不敢大声,只能轻拍Zuo Lingquan 胳膊:
  “我……我错了,你别……呀……你……”

  Zuo Lingquan 面无表情振夫纲,不过莹莹姐第一次戴狐狸尾巴,他手还是很温柔的,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慢慢尝试。

  “我知错了知错了,你别……呀……求你了……”

  “哼……”

  在攻防半刻钟后,直到莹莹姐没力气抵抗,有所松懈,终于把桃red 的狐尾戴上了。

  崔莹莹脸红的和苹果一样,身子微微发抖,眸子泪汪汪望着Zuo Lingquan ,羞愤难言:

  “你……你……”

  “现在知道错了?”

  Zuo Lingquan 眼神严肃,望着怀里羞愤欲死的如花容颜:

  “下次还敢不敢挑衅husband ?”

  崔莹莹都不知道怎么起身,憋了良久,稍微适应后,才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道:

  “smelly brat ,你怎么能这样?没经过我同意,你……”

  Zuo Lingquan 见莹莹姐不听话,就想抬手拍一下,让她服软叫husband 。

  但Zuo Lingquan 手刚抬起来,一道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嗓音,就从身旁响起:
  “little pervert ,欺负弱女子算什么ability ?你真当莹莹没Master 罩着,能act wilfully ?”

  声音清雅空灵,但着三分玩世不恭的恬淡。

  Zuo Lingquan 惊的一个哆嗦,比听见Old Ancestor 的声音反应都大,迅速把莹莹姐抱到了背后,握住了惊堂剑的剑柄。

  崔莹莹脸色也又红转白,魂都吓掉了一半,扒在Zuo Lingquan 背上,蓄势待发,望向声音来源。

  软榻上的小案对面,原本静煣坐着的位置,一袭white clothed 的绝美佳人,手里拿着white jade cup ,斜依在小案上,手儿撑着侧脸,姿态优雅从容,带着股说骚不骚、说纯不纯的笑容。

  场景看起来,就好似对面的white clothed 佳人,从始至终都坐在对面喝小酒。

  ?!
  Zuo Lingquan 都震惊了,他再心猿意马,也impossible 放松警惕,可以确定刚才周边没人;他知道梅近水术法通神、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但完全没料到,梅近水就这么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了跟前。

  崔莹莹瞧见来人是Master ,还slightly relaxed ,毕竟Master 不会弄死她和Zuo Lingquan 。

  但马上,崔莹莹吓白的脸色,就转为了涨红如血!

  崔莹莹瞪大眸子,用手捂着背后,想装出镇定模样,但瞧Master 这模样,肯定什么都看到了!
  崔莹莹羞急攻心之下,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羞愤道:
  “梅近水,你怎么不早点出来?我……我……”

  这话,显然是埋怨梅近水冷眼旁观,看着她被塞尾巴不制止,想把锅扣在梅近水脑袋上。

  梅近水回答也是直接:“为师刚刚过来,就瞧见你们俩在裙子底下亲热,总不能冲进来棒打鸳鸯。”

  说着微微歪头,looked towards 崔莹莹裙摆下露出的狐狸尾巴,露出三分疑惑:
  “莹莹,这尾巴挂在哪儿的?上次在团团背上,怎么没见你用过?”

  ?!
  崔莹莹哪里好意思解释,差点被羞晕过去,咬了咬牙,只想把shameless 皮的Master 和shameless 皮的husband 一块埋了算了……

  ————

  又白天睡觉晚上码字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倒一下作息or2!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