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Dragon-Tiger 不愧是旧旸Imperial Family 秘传的Ultra Grade dao technique ,绝对有定鼎乾坤的作用。在这场战斗中,亦在恰当的时机里,定下了战局胜负。

但是Jiang Wang 非常清楚,他其实在sword technique 的对决里,已经输给了宁剑客。

诚然他现在的道途并不足够清晰,也不够完整。仅仅是信字楼的道途之剑,还算不上他最强的sword technique 手段。他也相信。自己在剑immortal 之态下统合五divine ability 之力所斩出的倾山一剑,不是宁剑客所能接得下的。

然而在战局中的表现就是如此。

他意图以sword technique 结束战斗,却在sword technique 的对决里,输了不止一筹。

他自认为已经非常重视宁剑客,但还是因为在内府层次压倒性的优势,对宁剑客的sword technique 有所轻忽。

这给他敲响了一记洪亮的警钟。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Jiang Wang 在努力,也不是只有他会进步。

像宁剑客这种天资绝顶、又有着深厚背景的人物,在sect powerhouse 的倾心指点下,rapid progress 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Jiang Wang 收sword enters sheathe ,熄灭了五府之光,由衷地赞道:“你刚才那一剑,简直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

宁剑客的表情很平静,也或许是这张捏造出来的、过分平庸的脸,本就不适合做什么表情。

总之她只是purse one’s lip :“但我还是输了。”

“论sword technique 是你赢,分生死是我赢。”Jiang Wang 坦荡地道:“我们this time 可算平局。”

宁剑客的眼神明显柔和了些,毕竟她闭关那么久,苦研剑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面前这位对手带给她的巨大压力。可以说Jiang Wang 的评价,在某种程度上,是认可了她的努力。

她modestly said :“其实……”

她本想谦虚地说,其实我是占了师承的便宜,你的道途之剑已经非常清晰,如何如何厉害……

但刚说了“其实”两个字,便听到这家伙道:“但是下次就不一定了。”

Jiang Wang 信心满满地看着宁剑客:“下次如果你的sword technique 没有太大进步,我只用sword technique 就能击败你!”

“呵,是吗?”宁剑客咬牙道:“那就wait and see !”

“那既然这次算是平局……”Jiang Wang 很认真地算起账来:“Grade 4 论剑台使用一次耗功两百点,等会我主动认输,你回去后转让一百点功给我就行。太虚幻境里我的名字叫独孤无敌,别忘了。”

“不用了。”

“你别跟我客气,trifling 一百点功而已,我真的对你的sword technique 很佩服!欸!怎么走了?”

宁剑客已经主动认输,离开了论剑台。

Jiang Wang 站在原地,只觉得unfathomable mystery 。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大方了。

因为按照太虚幻境规则,他本来是赢了的那个人,半点功都不用出的。现在他都愿意平摊一半的论剑台使用费用,还待如何?

宁剑客sword technique 是很好,战斗的韧性也很不错,就是这个脾气啊,实在不好评价……可能这就是天才的怪癖吧!

回到福地空间,Jiang Wang 默默地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功,盘算着还要多少才能继续升华已有dao technique 。顺便回了左光殊几封信,约定了去Chu State 的时间。

令他意外的是,他再一次收到了宁剑客的信——

“你现在外楼境排名多少?”

Jiang Wang speak frankly :“打得不多,目前还没进前百。”

“应该没输过?”

“没输过。”

“你可以多分配一些时间在论剑台里。我很期待你battle strength 全开的表现,非常期待你和现在的太虚外楼第一交手。”

Jiang Wang 来了兴趣:“那个人很强吗?”

“非常terrifying 。”

“你觉得那个人比我pinnacle 的状态还要强?”Jiang Wang 问。

宁剑客回信道:“我不能论定你们的胜负……但是我也跟他交过手,仅从我自己的感受而言,他带来的oppression ,确实比你要更强烈一些。”

Jiang Wang 更觉得有意思了。

他可是在星月原战场上,正面击败了景国的陈算。虽然那一剑有借用玉衡Star Monarch 之力的因素,但斩得战场上景国Heaven’s Chosen 皆低眉,却也是事实。

从那时到现在,又是几个月过去了。

以他的进步速度,自是一日强过一日。

这些宁剑客不会不知道。

他和宁剑客刚才的交手,远未展现Peak battle strength 。这一点宁剑客也不会不知道。

但她竟然还是觉得,现在那个太虚外楼第一,会比他Jiang Wang 更强一点。

而且这个人,必然不是重玄遵或者斗昭,也不是观河台上成名的任何一位外楼Heaven’s Chosen 。不然宁剑客不会是这种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语气。

“这个人是什么底细?”Jiang Wang 好奇地问道。

不多时,宁剑客的信飞了回来:“他名易胜锋。在太虚幻境里和太虚幻境外,都叫这个名字。是南斗殿的高徒,前些日子南斗殿来我Sword Pavilion 问剑,我与他有过交手……我确实不能及。”

南斗殿和Sword Pavilion ,都是南域有数的Great Sect 。

当然以南域之大,肯定不止这两Great Sect 。还有东南交界地域的三刑宫、西南交界地域的Mount Meru ,以及Dragon Sect 书院、暮鼓书院、血河宗等等……

整个现世范围内,应是南域的顶级sect 最多,这当中有很多历史性的因素。

但是对Jiang Wang 来说,什么南斗殿,什么Sword Pavilion ,并不关键。

关键的是写在信里的那个名字。

他记得那个名字。

在很久很久以前。

久远到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

在他童年里,有一个常与他以木剑相斗的儿时好友。

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并不为过,而在immortal fate 降临时,他被那人推下水中,险些溺死。

那个人的名字……

就叫易胜锋。

想不到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竟然是at this time ,是在这种情景下。

他当然预想过,在他天下知名的时刻,那个人也会在现世某个角落,听闻他的声名。

他知道以那个人的性格,绝不会服软,绝不会缩头,他知道只要都走在cultivation 的远途上,他们总会有一天遇见。

可他的确没有想到,那一天来得这么快。

太虚幻境的搭建和扩张,大大加强了现世cultivator 的交流,加速了各路Heaven’s Chosen 的碰撞,也让现世各域的遥远距离,轻易被跨越。

那个人,好像也成长为了很强大的存在啊……

Jiang Wang 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好像陷在水中,那种窒息的感觉,原来从未淡去。原来从未忘记……怎能忘记?!

眼前又一次出现……那白发cultivator 纵剑离去的光影。在水波粼粼中,是那样的森冷决绝。

真的是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we last met ,这一场旧梦。

远在Sword Pavilion 的宁剑客,等了很久,都不曾等到Jiang Wang 的回信。

忍不住又传信过来:“你认识他?”

Jiang Wang 睁开眼睛,铺开信纸,很认真地回信道:“会认识的。”

字字如剑。

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

……

……

“今天就走么?”叶青雨问道。

“是,早就该去了。”Jiang Wang 规规矩矩地坐着,眼睛看着不远处正和蠢灰打闹的younger sister ,叹道:“这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终非俗人能久驻。”

叶青雨轻声道:“世上谁不是俗人呢?”

Jiang Wang 沉默了片刻,道:“我有万事缠心。”

叶青雨并不试图开解他,只道:“可惜了。你教的dao technique 我还是有些不熟练。”

“八音焰雀是有些复杂,不那么容易掌握。”Jiang Wang 温声道:“回头你有什么不理解的,就写信问我,我会及时回信的。”

“好。”叶青雨微笑以对。

“哥!”姜安安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蠢灰迈着更短的腿,紧跟其后。

Jiang Wang 笑眼温柔地看着younger sister ,只见她跑到近前来,小手背在了身后。

“你跟青雨elder sister 讲完dao technique 了么?”

“怎么?”Jiang Wang said with a smile :“你也想学?游脉境可学不了哦。”

他又想趁机讲点大道理,激励一下younger sister 努力cultivation 。

姜安安已经果断摇头:“不是不是。我每天已经学得可多了!”

蠢灰也跟着使劲摇头,摇得不断掉毛。

Jiang Wang 有些好笑地道:“那你关心这个干嘛?”

姜安安就这么背着小手,走到Jiang Wang 身前,直接往前一倒,把头埋进了他的胸膛里。闷声道:“那你不是今天就要走了嘛。”

原来她不是跟蠢灰玩耍得忘记了,而是很懂事的不愿影响Jiang Wang 跟叶青雨修习dao technique 。

这让旁边的叶青雨都有些sorry 起来。

Jiang Wang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温声道:“哥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在凌霄阁好好cultivation ,big brother 有空就会回来看你的。”

姜安安lifts the head 来,仰看着big brother :“哥。”

Jiang Wang 低头温柔地瞧着她:“在呢。”

姜安安把背着的手,绕到身前,两只小手在Jiang Wang 面前缓缓拉开,一条青色的玉腰带,就这么捧在了手中。

她笑吟吟地捧起玉带,脆生生道:“提前祝你生辰快乐!”

Jiang Wang 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即将到来的元月二十八,就是他的生日了。

他几乎忘了。

但今年七岁的姜安安记得。

Jiang Wang 笑着起身,把如意Immortal Cloth 拟现的腰带褪去,认认真真将younger sister 送的这条腰带缠上,低头左右看了看,十分满意:“我younger sister 的眼光可真不错!”

“hehe 。”姜安安很是骄傲地道:“我可不是用你的钱买的噢。”

Jiang Wang 当然每次都会给younger sister 一些零花,但姜安安自己也老早就会给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跑腿“挣钱”了,自己的小钱兜,充实得很。

“我太喜欢了!”

Jiang Wang 拍着玉腰带,爱不释手。

姜安安笑得眉眼灿烂。

蠢灰独自在地上打转,转得非常欢乐,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叶青雨满眼笑意地看着他们。

这是平平常常的一天,也是世间美好的归处。

……

……

one big and one small 两位美人,还有一条蠢狗,送别了azure clothes 飘飘的Jiang Wang 。

看着他大步而去,逐渐消失在天边。

这样的离别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姜安安虽然仍是不舍,却不会再哭鼻子了……毕竟她已经是一个七岁的游脉境cultivator !

叶青雨牵着姜安安的小手往回走,蠢灰浑身是劲地左右蹦跶着,完全没有对它的previous owner 表现出一丝留恋。

“青雨elder sister 。”姜安安好奇地问道:“我哥教的dao technique 很难吗?”

“还行吧。”叶青雨语气轻松地道。

食指轻轻一弹,一团流云忽然炸开,炸成数之不尽的云white 雀鸟,“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地叫唤起来。

那声音渐而统一,奏为动听的乐声——

叮ding dong 咚……

peng peng 铛铛……

乐声极动人,而云雀极美。

是为dao technique ,八音云雀!

“好漂亮!”姜安安惊呼。

蠢灰则wang wang wang~ 地叫了起来,龇牙咧嘴,十分愤怒的样子,大概觉得那些云雀是在跟它吵架。

“不对呀。”姜安安忽地反应过来,歪头看着叶青雨:“你这不是会了吗?怎么还老要我big brother 教哇?”

叶青雨面无表情地散了云雀,lightly said :“不太熟练,所以要多学多练。”

又低头看着姜安安:“cultivation 就是这样,不能因为会了就偷懒……所以你字练了吗?”

姜安安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忽地惊道:“叶伯伯!”

“叫谁都没用。”叶青雨紧紧抓着她的小手,就要亲手押赴“刑场”,一边往前晃了一眼,结果竟然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老father 。

只见叶大daoist 青簪white clothed 、Immortal Qi 飘飘地……

蹲在一架牛车前。

拉车的老牛了无生趣。

车上堆满了书。

“您老人家这是?”叶青雨一脸的unfathomable mystery 。

“dao technique 。”叶凌霄一把子站起来,潇洒地patted 身后的书籍:“Metal, Wood, Water, Fire, Earth Wind, Thunder ……要什么有什么!都是个中精品,足够你学个十年八载的。这一车dao technique 要是不喜欢,我还给你准备了一车。别跟乱七八糟的人瞎学,也不知道那些人懂不懂的!”

姜安安不着痕迹地往叶青雨身后躲,这么多dao technique 也too terrifying 了,若都得学了,得学到八岁吧?哪还有时间玩耍?

叶青雨则皱frowned :“你又偷听我们说话?”

叶凌霄潇洒地laughed :“不存在的。为父只是正好考虑到你的dao technique 积累问题……”

叶青雨手里一带,便把姜安安拉到身前:“安安就在旁边,当着小child 的面,你给我诚实一点!”

“偷?好你个阿丑!”叶凌霄忽地暴跳起来,十分surprised and angry 的样子:“你又偷鱼!”

拔身便已不见,只余渺渺云影……

和满满一车dao technique 书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