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0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整队骑兵,都随着领头小将的动作,拽停了战马。

那如雷的蹄声一霎静止。

整齐划一,imposing manner 凌人。

其后高高扬起的烟尘,又轻缓地飘落。

简直像是一阕戛然而止的舞。

实在是一支罕见的精锐!

当然也愈发衬出为首小将的威风。

Jiang Wang eyes shined :“小光殊!”

虽是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这child ,且他与太虚幻境里的面貌有所不同,但Jiang Wang 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种spirituality 天生的气质,实在不作第二人想。

话一出口,耳边便响起gnashing teeth 的sound transmission :“不要加个‘小’字!”

Jiang Wang 面上slightly smiled :“初次见面,请左将军多多关照。”

那高踞马背上的小将,矜傲地nodded ,说的却是:“Brother Jiang ,又见面了!”

Jiang Wang 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嘴里道:“太虚幻境里见过的不算。”

左光殊轻snorted ,竖掌一招,便有Knight 牵着一匹有着水blue 毛发的神驹过来。

他抬了抬下巴,很有将军风范地道:“上马说话。”

那牵马的Knight 轻声提醒道:“这一匹也是小公爷的坐骑,特意牵来与您。它脾气不太好,阁下动作不妨轻缓些。”

但见此马,毛光水滑,身高体长。鬃毛如瀑垂落,全身上下水blue 的毛发,像是披着一层海浪。

眸子是警惕且带着威胁意味的,看来脾气确实不太好。

Jiang Wang 随手拉过缰绳,一个翻身,便利落地跨上马背。

这马鼻子一动,蹄子一抬,就要给这冒失无礼的陌生人一个教训。

但随即一股恐怖的力量覆压而下。

马蹄才抬起来半寸,便重重落在地上,像是old tree 生根一般,completely motionless 。

那声响鼻,也只打了一半就停下。

马首微垂,眸光也温顺下来,乖巧得不得了。

Jiang Wang 伸手抚了抚此马水blue 的长鬃,便听得左光殊道:“你是第一次见我,我却不是第一次见你哩。你在观河台上拼死拼活的时候,我在台下悠然看戏!”

把没能打进黄河之会说得这般清新脱俗!

Jiang Wang 轻轻一笑,随着左光殊掉转马头,却也不问左光殊当时为什么不出来招呼,只道:“想必我的英姿,已让你印象深刻!”

左光殊subconsciously 地就要反驳,但话到嘴边,竟然觉得Jiang Wang 说得很对,于是snorted 。

手握缰绳,靴子轻轻一磕,胯下神驹便高高跃起,加速疾驰。

Jiang Wang 纵马与之并行。

一整队披着焰袍的骑兵也同时转向,紧跟其后。

临商城南北两扇city gate 都已大开,城中主干道也早就净街以待。

这样一彪精锐骑军,蹄声如鼓,径自穿过这座边城。

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了。

“刚才那是谁?小公爷竟亲自来迎?”临商城的守卒们,忍不住议论起来。

“没听到他surname Jiang ?”

“surname Jiang 怎么了?”

“山海境二月份就要开放,你倒是说说看,年轻一辈能让小公爷迎出城外的,天底下还有哪个surname Jiang 的?”

“黄河魁首呗!”

“余Big Dipper 所说的那位青史第一内府?”

“什么余Big Dipper 所说,那是确有不朽战绩的,以内府cultivation base ,连杀四大Human Demon !”

“现在已经是外楼境喽!”

“也不知他现在跟斗昭大人相比如何?”

“嗤,疯了吧你?一个初入外楼的人,拿什么跟斗大人比?”

“未必不能一战吧?他不是已经击败过陈算了吗?”

“陈算是谁?”

……

人们的议论声,自然永远在powerhouse 的身后。

有时候是一种点缀,有时候是一种泥污。

Jiang Wang 和左光殊并驾齐驱,人有仙姿,马似Flood Dragon 。

并肩驰骋在雄楚大地,心中畅快难言。

他们不仅仅是太虚幻境里的好对手,不仅仅是志趣相合、相谈甚欢。

有一个不会轻易被说出来的名字,是无形的纽带。

让他们彼此都更多一分亲切。

Jiang Wang 握住缰绳,在whistled past 的风声中,出声问道:“咱们现在去哪里?”

“先去怀昌。”左光殊道:“一般进入山海境的preparation time 是两个月,你要是去年来,时间就很充裕,现在有些晚了,我们需要抓紧时间才行。怀昌是左氏Fiefdom 所在,家中在那里做了很多准备,有足够的条件帮我们提前适应山海境。”

Jiang Wang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倒是也想去年就来啊……”

那会他本就是目标明确地要参与山海境,只是刚离开Yun Country ,就被扣上了通魔之名,紧接着就是满天下的追杀,麻烦一个接着一个,实在也是无妄受灾。

他本以为山海境已经错过了,已是失约于左光殊。但临淄那起波云诡谲的案件提前结束,他正好有抽身的需求,左光殊又说山海境在道历三九二零年二月才开放,他这才再次赴楚。

听得Jiang Wang 这般说,想到前一阵子对方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左光殊握着缰绳的手paused ,仍然目视前方,声音却忽地小了很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左小公爷的这两匹坐骑,毛色漂亮至极,尤其并驾齐驱之时,一似蓝天碧海落红尘,实在是赏心悦目,令人赞叹。

竟都比姜爵爷的那匹焰照还要神骏一些。

Jiang Wang 驾驭着骏马,转头瞧了他一眼,但见这小将纵马疾驰,身形却稳得几无动摇。风采气度,一看就是名门之后。表情尤其骄傲,很有些“冷漠”地看着前方,说话却很是弱气。

“看什么!”左光殊兀地凶了一句,

Jiang Wang 笑笑:“你比我想象中的样子,要大一些。”

“……”左光殊立即把头盔戴上了,语气不满地道:“我已经十六岁了!”

“hahaha ……”Jiang Wang 大笑起来。

“你又笑什么!”

Jiang Wang 当然不能说,他有个好小的younger sister ,口头禅就是,我已经六岁了!我已经七岁了!

小child 才喜欢这么说话。

他只是道:“其实,真正见到你之后,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左光殊高傲地扬了扬下巴:“什么问题?”

Jiang Wang 一脸好奇地道:“为什么你都已经十六岁了,说话还带着奶音?”

紧跟在身后的这队骑兵,倒真是训练有素,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笑。

左光殊:……

左光殊决定闷头赶路,至少今天,不要再跟这个衰人说话。

“喂。”Jiang Wang 喊了一声。

“左将军!”

“左光殊!”

“小光殊?”

“不要加个‘小’字!”左光殊gnashing teeth 地道。

Jiang Wang 诚恳地nodded ,然后问道:“我们就这么在境内纵意驰骋,会不会不太合适?前边就要入城了,需不需要先缓下来,让人去跟城守报备一声?免生什么误会。”

姜爵爷走南闯北惯了,还是很守规矩的。不会因为Zuo Family 是大楚名门,就仗之肆无忌惮。

这毕竟是个正经的问题。

左光殊也毕竟有身为东道主的自觉,不好不回答。便扬着下巴道:“我左氏出行,沿途地方自会有所准备。哪里会需要多说!”

Jiang Wang 一时无言。

大楚小公爷的威风,的确是比某Great Qi 青羊子高出不少。

这边城净街、人人避道、境内引军弛马无阻的排场,Jiang Wang 在Qi State 哪里敢想。

……

……

人马一路不歇,过城不停,遇关无阻。

在第三日清晨,马蹄就已经踏进了怀昌府。

若非左光殊亲自来接,就Jiang Wang 自己前来,绝impossible 这么快。

不是他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而是他在楚境,绝没有这么大的自由。

大楚左氏是三千年Aristocratic Family ,与屈氏、斗氏、伍氏,并列为Chu State 最古老的Aristocratic Family 名门,与国同荣。底蕴深厚,bloodline 高贵。

后起者如钟离氏、项氏等名门,虽然在实力上未必不如,溯及过往,难免就矮上几分。

怀昌郡作为左氏Fiefdom ,几千年经营下来,繁荣非常。

Zuo Family 在这里的影响力,更是根深蒂固,根植于每一寸土壤中。

对于Zuo Guanglie 、左光殊brother 俩的童年记忆,Jiang Wang 自然是很感兴趣的。

但他甚至没来得及在左氏大宅歇个脚,左光殊便解散了骑军,直接带着他往珞山而去……

一来Chu State 就要开工,看来时间的确是很紧迫。

左光殊这小子,先前在信中却也不说。

不然Jiang Wang 怎么着也得提前个一两天……算了,在Yun Country 呆得那么开心,大概不会提前。

“还真是一刻钟都不耽搁啊!”行在lush and green 的珞山之中,Jiang Wang 长叹一声。

巨大的条石铺就山径,花香浮动,鸟鸣声此起彼伏。

若抛开时间上的紧迫感,应是能欣赏到这座山的美妙。

左光殊大步往前走:“因为要想提前适应山海境的环境,我们未必能多出一刻钟的时间来。”

“如此看来,你专程到边城迎我,也不是为了对我表现你的滔滔敬仰,而只是为了节约时间?”Jiang Wang 忍不住问道。

“你才知道?”左光殊rolled the eyes 。

他特意带着一队精锐骑兵,赶赴边城去接Jiang Wang ,当然是为了给姜big brother 一点排场。

但他当然不会承认。

“嗯,这个白眼翻得很标准,很完整。”Jiang Wang 点评道。以此抵消对小朋友不够“懂事”的叹息。

不过话又说回来,左光殊的眼睛真是又大又亮。不比重玄胜,每次翻个白眼都好像在偷偷摸摸,要是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你想点正事吧!”左光殊ill-humoredly said 。

很奇怪的是,两个人明明是第一次在现世相处,彼此之前却没有半点生分。

好像他们本就该如此亲近的。

时值春日,空气中有一种格外生动的味道。

this mountain 不显名于世,纯粹是因为左氏不对外开放this mountain 。

作为怀昌郡非左氏之令不得入的禁地,珞山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

Chu State 人常以是否拥有独立的演法阁,作为一个Aristocratic Family 是否强大的基准。

大楚左氏坐拥三座演法阁,其中最大的一座,便位于珞山。

由此可见这座山的重要性。

走了一阵,Jiang Wang 忍不住又酸酸地道:“如果你去我的Fiefdom ,我一定也会跑到边城接你的。并且不会是因为赶时间,只是因为欢迎你。”

当然,青羊镇离边城有多近,自是不必说出来。

来回不到一顿饭的工夫。

可不比他们骑着左光殊的神驹,都还跑了几天……

Jiang Wang 这抄袭于青崖书院高徒许象乾的话术,显然让左光殊不太知道怎么应付。

“行了行了知道了。”他闷闷地道:“那我也是拿你当好朋友,才调骑兵给你撑场面的嘛!”

“欸,这些事情是需要表达的嘛,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呢?”Jiang Wang 喜笑颜开:“好朋友,好兄长,是不是?”

左光殊加快步子走在前面,便算是默认了。

Jiang Wang 笑眯眯地follow :“你跟为兄介绍介绍这珞山嘛,为兄还是第一次来,两眼一抹黑,四下都茫然。这是什么花,什么树,有什么历史,什么厉害的人物来过……都可以说说嘛。”

Jiang Wang 其实压根不是一个自来熟的性格,相反在很多时候,他是稍微“腼腆”的。唯独在左光殊面前,他总能找到逗弄这少年的乐趣。

仿佛越过时光,去看曾经的自己——走向另外一种可能的自己。

远道而来的姜big brother 如此求知若渴,左光殊也就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介绍着,却是暗暗加快了脚步。

山径分岔,转左穿过一座花圃,还过了一道吊桥。

忍受了许久的魔音灌耳,左光殊终于sighed in relief :“到了!”

身后的吊桥,早已经隐在云雾中。

眼前所见,是一处密闭的山谷。

石板铺就的山路,从吊桥处一直延伸至此,最终截停在一扇巨大的stone gate 前。

这是一扇非常厚重的stone gate ,门上的纹理大约是石材本身的样子,很是粗粝。有一种古老的钝感。

stone gate 之前并无卫士看守,但左右两侧,各有一座塔楼。

“疤叔!”左光殊喊道。

塔楼上有人。

绝对是expert 。

因为在左光殊出声喊人之前,Jiang Wang 竟然并没有感觉到塔楼上的气息。

而此刻,左侧塔楼之上,一股气息从无至有,像一只猛兽苏醒过来,立时便叫Jiang Wang 感觉到了危险。

“你请的人到了?”一个脸上有一道斜向刀疤的男子,在塔楼上低头看了Jiang Wang 一眼。

那只是casually 的一眼,Jiang Wang 却感觉,对方在寻找自己的要害。

站姿不动,肌肉已悄然绷紧,immediately ,进入了随时可以战斗的状态。

倒并不是担心在左氏的地盘上会发生什么意外,而是一种战斗的本能。

cultivation 至如今realm ,他的身体本能,已经不允许他对危险放松。

“是的!”左光殊很有底气地应声道。

被称为“疤叔”的男子,并不多说什么,好像对Jiang Wang 也没有太大兴趣。径自收回了目光,随手往后一按。

那两扇巨大的stone gate ,就缓缓推开。

……

……

(今日保底更新已送达。下一章在中午十二点。我大概九点起,写两个小时,用一个小时精修。上午是这么安排的。更多少,就看大家投了多少张月票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