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ong long long !

stone gate 推开的声响,像是一座巨山在移动。

从这个架势来看,这两扇stone gate ,怕不是重逾万钧。

“十万斤。”左光殊注意到了Jiang Wang 的表情,在一旁解说道:“这两扇stone gate ,重十万斤。”

“此地有这位senior 坐镇,哪里需要这么重的门?”Jiang Wang 带着一种讨好朋友家长辈的语气说道。

塔楼上的“疤叔”并不言语,也面无表情。

左光殊却是一把拉着他,低头赶紧往里走。

悄悄sound transmission 道:“你可快别说了!”

“怎么了?”Jiang Wang 一个不留神,被拉得踉踉跄跄,sound transmission 回去还很不服气:“为兄这不是在跟你家里的powerhouse 拉关系么?免得有人说你姜big brother 不懂礼数。Chu State 的礼节我很清楚的!读过书!《史刀凿海》,听说过吗?那么厚、那么长一套!”

左光殊一脸丢死人了的表情,闷头往里走。

stone gate 之后的建筑,倒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

两个人走进了stone gate 之后,首先印入视线的,是一条以石砖铺就的、长长的甬道。

石砖上刻着Jiang Wang 看不懂的formation mark 。

但formation mark 延伸之间,很见美感。

Chu State 人对美丽事物的追求,简直是刻在骨髓里的。就连formation mark 风格都很华丽。

甬道两侧,十分对称地以半透明的晶门封着很多个房间,也不知其间都有些什么。

身后的stone gate 缓缓关上。

左光殊才解释道:“这不是礼节不礼节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疤叔不是在这里坐镇,而是被关在这里受罚的……你这么瞎套近乎,不是指着鼻子骂人么?”

原是如此……

夸人家很适合镇守,跟诅咒人家多蹲几年监狱没什么两样。

难怪那个“疤叔”表情都不给一个。

Jiang Wang 已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感觉被小弟鄙视了,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嘟囔道:“你又不早说。”

左光殊被噎了一下,终究没有把心里那句“我也没有想到你话这么多”说出口,只火速进入正题道:“我们还是聊聊山海境的事情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首先要适应山海境里的环境,才能保证自己在山海境里拥有完整的battle strength ……”

“那里的环境很恶劣?”Jiang Wang 问。

“那里与现世环境completely different 。”左光殊道:“我家仿照山海境里的环境,专门炼制了这个地方。”

他看着甬道前方,语带余悸:“而这个地方的名字,叫‘山海炼狱’。”

“炼狱?”Jiang Wang 有些惊讶。

左光殊道:“我认为名字很恰当。在你眼前的每一个房间,都是一座人间炼狱。”

眼前这少年确认了接下来几天cultivation 的艰苦,Jiang Wang 反倒laughed :“早知道要受这份罪,兴许我半路就跑了。”

左光殊瞪了他一眼。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太理解。”Jiang Wang 又忍不住问道:“这个山海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左光殊认真地想了想,似是在思考,怎样才能跟Jiang Wang 解释清楚。

然后才道:“山海境是介于虚实之间的一个地方,是凰唯真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亲手创造的一个world 。它也许只是一场游戏,也许隐藏着惊天的秘密。从那里出来的人,都在描述它的瑰奇,但从来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

几乎所有人都说,自己描述的只是万一。而我们拼凑所有人的说法,也的确得不出一张完整的图卷。

它比所有经历者所见的一切更繁复、更浩大,它也因此有着更超脱于想象的可能。

我只能说,我无法准确跟你介绍,因为我也没有进去过。

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情报,或许只是豹之一斑,秋之一叶。我不能告诉你,豹子就是一个斑,秋天就是一片叶。”

“我越发感兴趣了。”Jiang Wang 转头looked towards 面前的甬道,只有好奇,而fearless 惧:“那就让我们先从这山海炼狱开始吧!”

让Mount Meru 照悟禅师一见而返的凰唯真,创造了演法阁、使得Chu State 术法甲天下的凰唯真,在楚地号称“三千年来最风流”的凰唯真……

他留下来的山海境,到底是怎样的一幅奇观?

左光殊描述它的时候,竟然用了“world ”这样的词汇。

Jiang Wang 真的满心期待。

古之先贤如明月,常叫后人仰首。

cultivator 追古溯今,要成就伟大,当然要开辟未来。但在此之前,至少也要看到前人已经领略的风景。

拨开历史迷雾,探访沉寂在时光里的传说,这亦是cultivator 的浪漫。

“如果要提前了解山海境,我们已经在最恰当的地方。”

左光殊在甬道中往前走,伸手patted 左手边第一个房间的晶门。

“Brother Jiang ,你与重Xuan Family 的Young Master 是好友,想必对重玄之力并不陌生?”

Jiang Wang laughed :“当然不敢陌生。”

他以重玄遵为对手,怎么可能不去熟悉重玄之力。

只可惜重玄胜并未摘下重玄divine ability ,仅凭重玄secret technique 的操纵,再怎么Major Perfection ,终究与divine ability 有着本质的差距。

他虽然已经完全熟悉了重玄胜的重玄secret technique ,却也不能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面对重玄之力。

左光殊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继续introduced :“重玄之力,可分阴阳。亦是清气上浮之力,亦浊气下沉之力。我们在现世之中,也时刻被重玄之力所影响着。但大都趋于一种常态,不增不减,早就被我们的身体所习惯……”

Jiang Wang 有些吃惊:“想不到你们左氏对重玄之力也有研究。”

左光殊瞥了他一眼:“天下间掌控重玄secret technique 者,当以Qi State 重玄氏为最,那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本能,旁人absolutely 比不上……but also not 说别人就全都不研究重玄之力了。”

“山海境和重玄之力的关系是?”

“我们现实所感受到的重玄之力,与在山海境中所感受到的层次完全不同。在那个地方,便似时刻有人对你施以重玄秘术,叫你不断下沉。我们需要承受的,是相对于现世,数以百倍计的重玄之力。”

左手边第一个房间的晶门,随着左光殊的轻拍,变得完全透明起来。

站在甬道中,从透明的晶门往里看,晶门之后极为空阔。

并不是Jiang Wang 所想象的那种演武室之类的地方。

相反的是,晶门之后俨然是一片开放的地域。

依稀是某处荒地。

天空暗沉沉的,云层压得极地。犀峰带角,怪石嶙峋……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这扇晶门后,好像完全通往另外一个地方。

太不像珞山了。

“所有的山海炼狱里,重复最多的就是重玄炼狱,也不能说重复吧,是一种进阶。”左光殊随手掐着诀,跟Jiang Wang 解释道:“在这个房间里,充斥着十倍于现世的重玄之力,我们可以先进去适应一下。”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这扇晶门缓缓上升,直至完全收进stone wall 里。

但里间仍有一层晶门。

是一个双层晶门的设计,想来是为了阻止里间的重玄之力外侵,从而有了这样的构造。

Jiang Wang 自无异议。

紧紧跟在左光殊身后,走到两层晶门中间的位置。这时候外层的那扇晶门又缓缓落下,彻底关上,里层的那扇晶门才拉开。

晶门拉开的瞬间,Jiang Wang 立时便感受到了压力。

比现世稠密得多,也沉重得多的压力,遍布身体每一处。

让人直想趴在地上,但趴在地上也不行,因为血液、肌肉也都更沉重。

“怎么样?”左光殊率先走进这片气氛肃杀的荒地里,在一个形如Demon 的怪石旁站定,回头看着Jiang Wang :“还能适应吗?”

Jiang Wang 把握着自己的身体细节,身上肌肉以极小的幅度、极高速地微颤,慢慢往前走,嘴里问的,却是完全不相干的问题:“这扇门是通向另外的地方吗?怎么看也不像是我们刚才所在的珞山了,更不像是在within the valley 。”

进了晶门之后,视野得到解放,才终于算是看清了这里的环境,目光所及,皆是怪石。而那些石头,以一种天生的形态,演绎着怪诞、混乱、恐怖。

耳中也能听到冷肃的风声,更让人感觉压抑。

这里显然不是什么福地。

“山海炼狱里,有很多房间的确都是通过array ,连接特殊地方的。”左光殊解释道:“不过这个房间不是,这个房间仍在珞山中。这里之所以这么大,这么荒僻,与珞山完全不同,都是Formation 的作用。”

Jiang Wang 并不懂Formation ,在这个方面只有nodded 的份。

而就在此刻,忽然——

喀嚓!

左光殊旁边的那块怪石,竟忽然裂开,探出一只石质sharp claw 来!

Jiang Wang 静观其变。

只见得左光殊华袍飘飞,随手便抓住那只石爪,轻松拗断,往后一扔。

单掌按在那块Demon 状的怪石上,只一推,这块怪石还没来得及完全演化Demon ,就已经崩解成一堆碎石,neat and tidy 地堆在了地上。

“这是请墨家门人制作的石怪傀儡,用于模拟山海境里的环境。”左光殊随口说道:“山海境里的石怪,不会有这么好对付。”

“除了十倍于现世重玄之力的环境外,这里只有石怪吗?”Jiang Wang 问。

“对,这个房间里只有石怪,环境相对简单很多。”左光殊道:“因为你从未接触过这种环境,所以我想你需要从简单到复杂,慢慢来适应。”

Jiang Wang 一边用身体感受着环境,一边laughed :“你考虑得很周到。”

左光殊看着Jiang Wang 道:“我想你大概对这里也有所了解了……”

“谈不上了解,只是刚刚开始认识。”Jiang Wang 很谦虚。

“我们试着交一下手吧!”左光殊的语气里,有隐隐的兴奋:“帮你尽快适应这种环境。”

cultivation 到了Jiang Wang 这样的realm ,举千斤不过翻掌耳,些许重玄之力压身,完全不足以影响到他。

但如果每时每刻,身体都要承受这份重玄之力的压制,确实很难保证battle strength 不受影响。

左光殊当然是早就已经适应过不知多少次了,别说这十倍重玄之力的房间。百倍重玄之力的房间,他也早已经行动自如。

故而难免在此时生出了战胜Jiang Wang 的想法。

毕竟自从Jiang Wang 登顶太虚幻境第一内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赢过Jiang Wang 一次了……

真正的战斗交锋中,Jiang Wang 是从来不会让着他的。

小光殊的心思几乎写在脸上,实在不难看穿。

但看着他这副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样子,Jiang Wang 忍不住按额头。

再怎么说……我也已经立起starlight 圣楼了啊。

内府和外楼之间的沟壑,再怎么容易跨越。毕竟我也是名证青史第一内府,亲身在玉衡主星旁立的星楼……

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勇?

而且说实在的,重玄胖虽然未有摘下重玄divine ability ,他对dao technique 的研究运用却是无可指摘的。虽然后来他死活不肯真正跟Jiang Wang 交手,但是为了让Jiang Wang 能够尽可能适应重玄遵的战斗风格,亲自控场的辅助训练却是并不少……

换而言之……

这点重玄之力的环境,对Jiang Wang 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at first 走得慢,纯粹是对陌生环境的警惕,外加在小光殊面前逗逗趣。

哪成想这小少年竟有如此狼子野心呢?!

“我还是再适应一下吧……”Jiang Wang 迟疑着道:“现在感觉仍然不是很自在。”

左光殊的眼睛晶晶亮:“战斗才是最快适应环境的办法,我们以前都是这么做的!”

他现身说法,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慢慢适应,得适应到什么时候?二月十六日山海境就要开放,咱们可没有多少时间了!时不我待呀!”

“这样吗?”Jiang Wang 仍有一点犹豫。

脸上三分动摇,六分迟疑,还有一分紧张。表情非常精准。

“来吧来吧!”左光殊热情相邀:“我们随便过过手,只是为了尽快适应环境,不用想太多!”

“如果你非要在这种时候交手的话……”Jiang Wang sighed :“那么好吧。”

……

短短twenty breaths 之后……

砰!

左光殊整个人从半空坠落,跌进怪石堆里,砸得一地碎石、漫天飞尘。

Jiang Wang 慢腾腾地飞过去,面带关切:“来,小光殊,为兄扶你一把。”

左光殊从东倒西歪的怪石堆里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污迹,闷声道:“不用了。”

他站定之后,忍不住道:“你适应得很好啊!”

“其实没有那么好,我都是强行与之对抗。”Jiang Wang 有些regretfully 道:“所以不太能收的住手,小光殊,你没事吧?”

左光殊沉浸在战败的不快乐中,都忘了纠正那个“小”字。

“我看这个房间对你的锻炼效果很有限。”他毕竟是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只郁闷了一会,便极有志气地说道:“走,咱们直接去适应五十倍重玄之力的房间!”

“跳跃这么大吗?”

“不用担心,你适应得很好的。”左光殊还给他鼓励。

Jiang Wang 看样子有些为难,但还是勉强点了头:“行吧,为了帮到你,为兄怎么都可以!”

两个人于是走出这个房间,晶门缓缓关上,又恢复成半透明的状态,叫人隐隐约约能看到点什么,却看不真切。

左光殊带路走到了左手边第五个房间,这次什么也不说,直接开门。

这扇晶门之后,是一处沙漠环境,但见漫天风沙,遮蔽得视野细狭。

偶尔有些石蜈、沙蝎之类的毒物,在视野里出现又消失。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Jiang Wang 完全明白,这些环境倒是其次,只是让人大概知道山海境里有这些,不要放松警惕。在重玄炼狱里最重要的,还是那everywhere 的重玄之力。

五十倍于现世的重玄之力,其实已经超过重玄胜平时所给的压力了。

但对Jiang Wang 来说……

仍可以适应。

于是twenty breaths 之后……

左光殊被埋进了沙子里。

战斗的时候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战斗一结束,Jiang Wang 好像就又开始不适应这个环境了。

飞得慢也就罢了,就连说话都是慢吞吞的,很有些老年人的气象:“小光殊,你没事吧?”

不多时……

“pei pei pei !”

左光殊从沙堆里爬出来,不停地吐着沙子。

“没事!”他垮着脸,丧气地道。

此时的他,身上脸上都是沙子,乱糟糟的头发上,还挂着一只沙蝎。

任谁也难看出,这个满身黄沙的少年,是那个容貌俊俏的小公爷。

“要不然,我还是自己慢慢适应吧……”Jiang Wang 说道。

“你已经适应得很好了。”左光殊咬了咬牙:“走,咱们去一百倍重玄之力房间!”

“是不是提升太快了?”Jiang Wang 谨慎地提出异议。

“不快不快。”左光殊为了哄Jiang Wang 跟上,还顺手拍了个flattery :“以你的天资才情,我看两百倍重玄之力的房间也难不住你呢!”

“哦,是吗?”Jiang Wang 挠了挠头,笑得很腼腆

“真的,真心话!我自己都适应了……呃,也有几天。”左光殊紧走几步:“快来,就这个房间了!”

Jiang Wang 宠溺地laughed :“真拿你没办法。”

抬步跟上。

从十倍重玄之力房间到一百倍重玄之力房间的转换,用时不超过半天。

的确也可以称得上神速了。

一百倍重玄之力的房间,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stone chamber 。

里面什么都没有,恰恰是Jiang Wang 最早所预想的样子,如密封的演武室一般。

“在这种压力下,搭建环境的成本极高,且不容易保存,所以免去了那些有的没的。从六十倍重玄之力的房间开始,便都是如此。”

左光殊一边往里走,一边解释道:“跟山海境里的情况,肯定是有一些差异的。”

走进这个房间后,Jiang Wang 明显感受到了身体的不协调。

恐怖的重压,让呼吸变得不那么容易。equivalent to 现世环境一百倍的重玄之力,碾压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甚至于血液的流动。都有些迟滞了。

需要用道元来稍做推动。

一直到肌肉做出适应性的变化,血液的流动才相对自然了些。

“环境倒是小事,主要是适应这种压力。”Jiang Wang 边说,边缓慢地往前走了一步。

this step 看似平稳,但Jiang Wang 自己清楚,左光殊也看得明白,他没能守住自己的姿态。

这种所谓的“姿态”,不是说礼仪或者别的什么。

而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战斗之后,Jiang Wang 早已经形成本能的、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的一种体态。

在不同的环境、面对不同的形势,身体会本能地做出调节,以适应有可能的战斗。

如之前在stone gate 外,那位“疤叔”一个眼神,他立刻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种战斗姿态的失守,无疑说明了Jiang Wang 的不适应。

虽然Jiang Wang 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但本能的反应和有意识的对抗,当然有本质的差距。

“来,我再来陪你练练!”左光殊的声音都高了几分,漂亮的眼睛里斗志昂扬。

接连揍了这少年两次的Jiang Wang ,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就……试一试?”

抛开一切环境的影响,在这空无一物的演武室环境,才最考验战斗本身。

双方拉开架势的瞬间,左光殊的身上,就骤起腾起light blue 的烟气,绕身一周,如一层Battle Armor 将其覆盖。

之前未曾有过的变化!

而后脚步一扭,已近前来。

几乎是一道blue 的幻影,在眼前一闪而逝。

这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远远快过他在五十倍重玄之力和十倍重玄之力房间里的表现。

重玄之力强化了那么多倍,左光殊反倒更快了!

当然这速度还远没有到Jiang Wang 反应不过来的地步,只是当他抓住战机、竖掌成刀下切的时候……

却劈了个空!

同时被一拳轰中腹部,整个人都弓了起来,直接被砸飞!

Jiang Wang 在immediately 意识到,不是左光殊太快,是他自己太慢了。

他确实没能够立即适应这一百倍于现世环境的重玄之力。

他的身体,没能跟上他的battle awareness 。而左光殊却在那层烟甲的覆盖下,几乎完全无视了重玄之力的影响。

Jiang Wang 在倒飞的过程中,不断调整着身体细节,以期迅速适应,回复常态。但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里,哪里是能够立刻实现的?

且在这时,左光殊已经追了上来,双手交握,一记小炮锤轰落,明显是想要报仇雪恨,把他砸到地上去。

在这个瞬间,Jiang Wang 的胸腹之处,五道光源接连亮起。

霎时间五府同耀,进入了天府之躯的状态。

pa!

左光殊交握的炮锤,被单掌托住。

手上一转,便已经抓住了左光殊的炮锤,将两只交握的拳头捏紧,一个反身倒栽,便将他砸到了地上。

bang!

发出一声巨响。

以五府同耀的状态,极限强化fleshy body ,用五divine ability 之光护体,短暂对抗了重玄之力的影响。

这一下当然是稳准狠……

但也的确有些赖皮了。

说好了是为了适应环境进行的切磋,展现五府同耀这种Peak 的战斗状态,根本没有适应环境的效果。

在山海境里短则几天长则几月,他怎么可能时时保持天府状态?

Jiang Wang 回过身来,便看到左光殊一个翻身腾起,像是有着无穷精力一般,再次向他冲来。

“再来!”

light blue 的烟甲中,这少年眸光摇曳,尽是不服输!

Jiang Wang 其实已经有些心疼了。

但他却只是以坚定的步伐踏碎青云,正面与之对冲。

两个人撞在了一起,身绕五府之光的Jiang Wang ,和身笼blue 烟甲的左光殊,在一瞬间交换了数十合拳脚……

拳来拳对,肘来掌托,膝撞对膝撞。

在方寸之间,两个人进行了最激烈的攻伐。

终于以Jiang Wang 一记剑指,将烟甲洞破,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剑指一弯,顺势并拳,直接将左光殊砸落地面。

bang!

左光殊躺在了地上。

“好……really strong !”他喘息不已。

刚才近身缠斗的时间虽然短,却爆发出了太多力量,让他有些气虚。

他当然是知道Jiang Wang 很强的,但这段时间他又进步了许多,且早就适应了重玄炼狱环境……didn’t expect 还是无法争到胜机。

一点机会都没有!

Jiang Wang 收敛了五府divine ability 之光,飞落左光殊身前,低头看着他,眼神柔和:“感觉怎么样?”

左光殊喘了两声,然后道:“谢谢!”

Jiang Wang 笑了:“谢我什么?”

“谢谢你尊重我,没有真的把我当个小child ,没有故意让着我。”

左光殊说着,把手搭在了Jiang Wang 伸来的手上。

Jiang Wang 一把将这少年拉起来,嘴里道:“我当然把你当小child ,但是战斗之中,没有年龄。光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太虚幻境里,应该可以冲击内府境前三。”

左光殊并没有跟他说过自己最近的论剑台排名,Jiang Wang 能够判断如此精准,说明确实已经远远跳出了内府境的层次。

瞥了他一眼,左光殊终是没有反驳什么,而是问道:“我的无御烟甲怎么样?”

Jiang Wang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刚才那light blue 的烟甲,有些吃惊地道:“那是你自己开发的dao technique ?”

“自然。”左光殊抬了抬下巴:“是我专门针对百倍重玄之力环境研究的dao technique ,可以自发抵抗极端重玄之力下的环境,让施术者不受影响地发挥battle strength 。”

“想学吗?”他看着Jiang Wang ,自矜之中隐含期待。

“当然!”Jiang Wang 在战斗之外很愿意给左光殊面子,表现得非常积极:“这种mysterious 的dao technique ,正是我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快快教我!”

左光殊:……

speaking of which 他的确是希望得到这家伙的认可的。

但此时此刻,竟然只有尴尬。

为什么拍flattery 能够拍出嘲讽的效果?

左光殊took a deep breath ,告诉自己不必太计较。也许是自己敏感了呢?

“那我们来说一下这门dao technique 吧,我觉得会对我们山海境之行有一定帮助……”

“为什么我会采用烟气的形态呢?因为它有极大的自由空间,可以承受更多的变化。具体表现在dao technique 中,就是……”

两个人就在这百倍的重玄之力环境下,开始了dao technique 教学。

一个教得认认真真,一个学得神采奕奕。

“你也太天才了吧?this step 是怎么想到的?简直叫我叹为观止,惊为天人,目瞪口呆,我是心服口服!”

“……”左光殊继续道:“speaking of which 这门dao technique 吧,最重要的是理解Essence Power 对环境的影响,你看从这一部分道元的作用出发,它可以……”

“真是精彩绝伦的创意!当年凰唯真也merely this 吧?你今年竟然才十六岁,十六岁就能够创造出如此精妙的dao technique ,真是堪称terrifying 的innate talent !”

“你少说几句吧!”左光殊终于是忍不住了:“要不然你来教?”

Jiang Wang 眨了眨眼睛,搞不懂现在的小朋友是怎么回事。

夸你你还不开心?

“当然是你教,你教。”Jiang Wang 讪讪地道。

他本来想着,揍了这少年好几轮,把好好的一个俊俏Young Lord ,揍成了流落天涯的小beggar 。也是时候好好聊几句,依靠他的亲和力,缓和缓和关系了。

战斗里不应该留手,但人间自有真情在嘛。夸几句又不费劲,何乐而不为?

didn’t expect 这child 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得很。

Qi State 的姜爵爷没有办法,只得默默闭了嘴,听大楚小公爷讲课。

实事求是地说,无御烟甲的确是一门相当不俗的dao technique 。它近乎完美地解决了它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与自然环境里重玄之力的对抗。

无论多么极端的重玄环境,只要是存在Essence Power 的地方,Essence Power 都有存在的方式。这门dao technique 从Essence Power 的层面出发,以cultivator 本身的道元为驱动,用类似于Formation 的形式,以烟甲构筑一个覆盖cultivator 自身的环境。

以环境对抗环境。

dao technique 的每一个环节,都为这个目的而生。没有一步是冗余的,并且Jiang Wang 几乎找不到可以改进的地方。

左光殊的dao technique innate talent ,由此术可以略窥一二。

Jiang Wang 学得认真,左光殊教得卖力,很快便将这门dao technique 掌握。只不过左光殊是以水元为基础,在掌握了这门dao technique 的本质之后,Jiang Wang 改以自己更擅长的Fire Essence 为基础。

无御烟甲一经发动,全身缭绕着fiery-red 的烟气,像是披了一身赤甲。

Jiang Wang 浮空而立,感受到一种难得的轻松。

极端的重玄之力环境,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影响。

四肢百骸,无不如意。

披着light blue 烟甲的左光殊,则是悬立在对面。

无御烟甲当然已经经受过战斗的检验,不过Jiang Wang 还需要亲自感受更多。

所以一场切磋很有必要。

烟气让彼此的面容变得不是那么清晰。

那在fiery-red 烟气中,如在燃烧的男子,这一刻灿烂得叫人难以直视。

左光殊的心中,忽然想起一段对话——

小小的他,仰着头问:“兄长,grandfather 说你又创造了一门强大dao technique !你是咱们Chu State 最天才的人了吧?”

“怎么会呢?”那人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等着你来教我。”

你没有等我……

“我准备好了。”Jiang Wang 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是宁定的,也如此真切。

这不是在太虚幻境。

这是在现实中,是在大楚怀昌郡,珞山,山海炼狱中。

一切缅怀的、过往的,永在心间。

一切真实的、清晰的,正在当下。

左光殊双拳一握,骨节发出一声声错响,顷刻身如奔马、烟气腾卷似神魔:“那我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