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0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场战斗结束,Jiang Wang 对无御烟甲这门dao technique 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的确是非常适合这种重玄环境的dao technique 。

“亲身应用过后,现在有什么问题吗?”左光殊眼巴巴地瞧着他问。

Jiang Wang 正要说话,这少年又一脸认真地补充道:“有问题就提问题,不要遮遮掩掩。山海境对我来说很重要。”

最后一句话让Jiang Wang 没了玩笑的心思。

他想了想,以同样的认真说道:“无御烟甲是很好的dao technique ,但它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意义。”

左光殊一时沉默。

好家伙。夸起来的时候连绵不绝,贬起来竟直接否定这门dao technique 存在的意义。

终究他不是经不起批评的人,态度很端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无御烟甲是专门为极端重玄环境创造的dao technique ,应用空间Innate 狭小。而即使是在极端的重玄环境中,这门dao technique 又该应用在什么时候?总impossible 时时刻刻开启吧?”Jiang Wang 严肃地说道:“它必然是应用于战斗状态,但是在短暂的战斗爆发中,我在五府同耀的状态下,同样可以抗拒百倍重玄环境的影响,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左光殊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创造无御烟甲这门dao technique ,就是要时刻开启的……我们需要时刻保证自己处在最佳的状态之下,要在任何时候都能以pinnacle 的状态做出反应。这才是无御烟甲的意义所在,它只消耗道元,不消耗更多精力,同时可以保证我们的状态。”

说到这里,左光殊又补充了一句:“山海境中非常危险!”

Jiang Wang frowned :“那道元的消耗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参与山海境的人,一般要在山海境里待多久?如果时间太长,不断消耗道元的无御烟甲,反而是一种负累。”

“有可能待一两天,有可能一两个月。”左光殊道:“但这些不是问题,我们会带足够的essence stone 进去。”

这“足够”一词,瞬间叫Jiang Wang 沉默。

也许这就是思维方式的局限。

他发现自己就是那个仰望一线之天的人。

只想着怎么撑过去漫长的时间,怎么减少道元消耗……

毕竟用essence stone 来维持道元的充沛,实在是太奢侈的行为。

以无御烟甲在百倍重玄之力环境下的恐怖消耗来看,差不多一天就要吞掉一颗essence stone 。以一个月的时间来计算,一人一个月是三十颗essence stone ,两个人就是六十颗。

六十颗essence stone 是什么概念?

等于六十颗甲等开脉丹,二十个精品松鼠匣!

强如当世daoist 余Big Dipper ,请他做事,开出的essence stone 报酬,也是以十位来计。最后还没给……

Jiang Wang 离齐赴楚,出这么远的远门,厚着脸皮找重玄胜“支取”盘缠,重玄胜也只抠抠搜搜地掏了几颗essence stone 出来。这还是在他们的德盛Trading Company 已经发展起来,重玄胜腰包变得丰满的情况下。

而现在还什么都没看到,左光殊就已经做好在山海境里扔六十颗essence stone 的准备了。

“那我没有问题了,道元充足的情况下,无御烟甲非常合适。”Jiang Wang 道。

左光殊道:“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尽量让fleshy body 适应类似环境。要考虑到essence stone 消耗过多,或者储物匣丢失的情况。当然,除非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很多年,不然fleshy body 无论怎么适应,都肯定不如无御烟甲下自由。”

“这是自然。不过speaking of which ……”Jiang Wang 左右看了看:“你们这里的重玄环境是怎么制造的?左氏也有人拥有重玄divine ability 吗?”

左光殊解释道:“一部分是靠重石,这种天然加强或减少附近重玄之力的矿石很稀有。还有一部分是依靠重Xuan Family 出品的重玄阵盘。”

天然加强或减少附近重玄之力的矿石……

Jiang Wang 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

“悬空石?”他问。

左光殊道:“也叫悬石或者羽石,它当然也是其间一种,不过现在几乎绝迹了。”

悬空石竟然绝迹,那句“穷尽天下悬空石,以成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原来并不是夸张的说法么?

这种珍贵的石头,竟能够被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所独占……

Jiang Wang 不由得想到。

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的曾经,或许比现在要更强大。

如今仍是天下顶级sect 的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更强大、更辉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重Xuan Family 竟然把阵盘卖到了Chu State 来?”Jiang Wang 问起另一个关心的问题。

“很多势力都会构筑复杂的重玄环境来辅助cultivation 。重玄阵盘算是重Xuan Family 的支柱产业了。”左光殊有些惊讶地道:“他们靠这个大发其财,你竟不知道么?”

“我倒是没有关心这些。”Jiang Wang 摇头道:“而且既然说是支柱产业,重玄胜现在大概也还没有资格接手这方面的生意。”

左光殊nodded :“也是。”

两人在极端的重玄环境里待了三天,就暂时结束了适应性cultivation 。

倒不是身体扛不住,而是Jiang Wang 已经初步适应了。

细数Jiang Wang 这一路走来,四灵body refinement 决打下了fleshy body 的基础,后来又服了李Old Taijun 所赠的stone gate 草,在出征观河台前享受了温泉宫的天浴,再有天府cultivator 独有的五府同耀body refinement ,又在star power 极端充沛的情况下,完成了外楼境的starlight body tempering ……

在unconsciously 间,他的fleshy body 已经相当强横。虽然可能还是比不上可以按着那良捶的重玄遵,但已经不比一般的兵家cultivator 差。

以如此程度的fleshy body ,再加上对重玄之力的熟悉,适应起重玄环境速度极快。

左光殊非常高兴。

按照他原先的预计,Jiang Wang 应该是需要六到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适应百倍重玄之力的环境。先前请来助拳的那位Heaven’s Chosen ,就用了十五天。

所以他一接到Jiang Wang 就往珞山赶,连接风宴都没摆一桌,非常地赶时间。

didn’t expect Jiang Wang 只用三天就完成了适应性的cultivation ,这为他们之后的cultivation 节省出了时间——

是的,除了极端重玄环境下的cultivation 外,之后还有很多cultivation 门类。

左氏模仿山海境环境、不惜资源所搭建的山海炼狱,可不仅仅是几个构筑了极端重玄环境的房间。

真要speaking of which ,仅仅是重玄之力碾压的环境,可can’t be considered “炼狱”……

Jiang Wang 高高兴兴地结束了在重玄环境下的cultivation ,根本没有休息的余地,就被左光殊拉着,one after another 开启了其它晶门——

一进门皮肤就开裂、身上就开始飙血的金之炼狱……

giant tree 缠枝、四处皆敌的木之炼狱……

有万钧重压、让人窒息的水之炼狱……

此外还有火之炼狱、土之炼狱、风之炼狱、雷之炼狱……

种种极端恶劣的环境,都在珞山山谷的这处秘密基地one after another 上演。

Jiang Wang 可谓是上Blade Mountain 、下油锅,传说中的Eighteen Levels of Hell ,大约也merely this 。还没开始进山海境,就已经跟着左光殊吃足了苦头。

以他的tenacious ,也每天才皱眉头,又垮起个脸。

短短half a month 的时间,Jiang Wang 几乎已经忘却了来Chu State 的目的。哪里是来助拳?分明是服刑来了!

完全是靠着一股不能在小弟面前丢脸的劲,让自己保持基本的体面。

与之相对的是,跟他一起进入各种极端环境的左光殊,却是每日神采奕奕。

以至于Jiang Wang 都有些怀疑,山海境里是不是真的有那么艰苦?左光殊是不是在故意折腾他?这是不是报复?

但无论山海炼狱里怎么难熬,每一次的cultivation 左光殊都没有缺席,他这个做兄长的,也实在没有逃避的理由。

speaking of which ,顶级的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子弟,cultivation 资源和各种享受,都是世间一等一的。但他们为锤炼自己所吃的各种苦头,也并不会少。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可以安全地吃苦、安全地锤炼自身。

以左光殊为例。

建造一座山海炼狱所需要耗费的资源,是Jiang Wang 所不能够想象的。

凭借这座山海炼狱,左光殊在自己家里,在完全安全的情况下,就能够提前适应各种艰难的环境……

那些出身不足的人,自然只能等遇到了再适应。

而所有对超凡cultivator 来说堪称艰难的环境,也都是会真正带来mortal danger 的环境。

人生中大部分恶劣的环境困局,前者只需要消耗资源来适应,后者只能消耗性命。

这就是区别所在。

所以为什么说那些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普遍能够看到天才,因为他们的天才,一定可以成长为天才。而那些出身不够的天才们,未必能等到发光的时候。

当然,到了诸如斗昭、重玄遵这种绝世Heaven’s Chosen 的层次,就不是单Shan Family 世好就能培养得出来的了。

innate talent 、努力、才情、机缘,缺一不可。

在山海炼狱之中适应性cultivated 足足十八日,终于迎来了出关的时刻。

要不是顾忌在小弟面前的尊严,Jiang Wang 几乎热泪盈眶。

他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一路走来什么样的困境没经历过?但也受不了这么天天变着花样的来……

以至于对凰唯真的敬畏都少了很多,甚至怀疑凰唯真是不是有什么变态的癖好,要搞一个这么故意折磨人的山海境。

随手一抓,将自己和Jiang Wang 身上打湿衣发的水滴都抓走。从水之炼狱中出来,左光殊的心情明显比从其它炼狱出来更好。

因为这是他切切实实可以在Jiang Wang 面前占到优势的炼狱了。

眼睛明亮,笑容可爱:“怎么样?cultivation 效果很好吧?”

最后连衣发都护不住,被水打湿,足见在彼方炼狱里的艰难。

Jiang Wang 不冷不热地道:“还行。”

左光殊一边沿着甬道往外走,一边said without thinking :“我们可以去郢城了,一来休养身心、调整状态。二来,我grandfather 早想见你。”

Jiang Wang 作为沉默寡言的兄长,言简意赅——

“可。”

走出山海炼狱,将那扇巨大的stone gate 留在身后。

Jiang Wang 有一种强烈的解脱感。

真想直接幕天席地,躺在地上好好睡一觉。

但毕竟要维持兄长的尊严,故而不仅没有放松,反倒一脸的意犹未尽,甚至还频频回望、依依不舍。

“走了走了。”左光殊拉着他:“我们下次有时间再来。”

“没事没事,没时间也可以,为兄倒也不强求……”

石质塔楼上,“疤叔”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走远。

身穿水blue 华袍的俊俏少年,比旁边风姿潇洒的azure clothed man ,低了约莫半个头。

前者拉着后者的衣袖往外走,一路嬉闹,不停地斗着嘴。

脸上有一条巨大刀疤的他,看了很久很久。

……

……

楚都曰“郢”。

古来王者所居。

自然是南域number one city 。

不似临淄城那么高大雄阔,却是一座绮丽梦幻的城市——

屋舍如美人,色彩缤纷。

看飞檐斗角,跃于青雀。

有妆月彩楼,彻夜悬灯。

见飞Heavenly Dragon 舟,Star Sea Cruise 。

Goddess 之山,遥望云梦之泽。

垂幽之瀑,怀拥霜角之犀。

花车游于长街,Handsome Men and Beautiful Women 踩大鼓而舞。

有雄壮大汉勾拉琵琶,声声激烈如征伐。

fiery-red 的God of Fire 树,高约several hundred zhang ,据说历史比Chu State 更悠久。

巫祝覆以花面,唱着楚地千百年不歇的乐曲。

……

Jiang Wang 是见过世面的。

悬空之寺,三百里雄城,能够飞行的至高王庭……

可没有哪一座城市、哪一处建筑,似郢城这样华丽。

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灵感的眷顾,是美的具现。

甚至可以说,它重构了Jiang Wang 对于美的印象。

用言语怎么能够形容这座城市呢?

如何才能表达它万分之一的华美!

《史刀凿海》中寥寥几笔的记载,在Jiang Wang 亲眼目睹这座城市之后,一下子鲜活起来。

“一见难再忘!”Jiang Wang 忍不住赞道。

坐在玉线勾纹的华贵carriage 中,大楚小公爷看着他左张右望、目不暇接,眼睛里漾起笑意。嘴上却道:“你还没看到更美的呢。若是除夕来,Goddess 峰起雾,霜角犀过街,天上有Phoenix 飞!”

Jiang Wang 露出了没见过世面的惊容:“真Phoenix ?”

小公爷矜傲一笑:“自然!”

Jiang Wang 只能惊叹,无法想象。

speaking of which 这几年的除夕,他几乎全部是在路上度过了,还真没有具体感受过哪座城市的除夕氛围。

唯独印象深刻的……在雨中。

左光殊的carriage ,在郢城自是通行无阻。

所以当它被拦下时,才格外叫人惊讶。

“怎么回事?”左光殊的声音虽不很成熟,但此时却也很见威严。

车夫在帘外replied :“小公爷,是……”

“是elder sister 我!”一个悦耳的声音道。

“这些日子你躲哪……”

Jiang Wang saw a flash ,一个高挑的女子便挤进车厢里来。

她见着Jiang Wang ,也是愣了一愣。

……

……

……

Ps:

这章最难写的,是描写郢城的那一百48 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