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屈舜华一钻进carriage ,就看到了五官明秀的左光殊。而他旁边那个温和含笑的男子,也同样进入视野中。

一袭azure clothes 卓然,坐在大楚小公爷身边,竟也半点不输风采。

钻carriage 、爬窗这类的事情,屈舜华没有少干。

不仅仅是她自己,就连左光殊都已经很习惯。

但是叫外人撞见了,也难免有些尴尬。

怎么说也是大家闺女。名门淑女呢!

屈家千年Aristocratic Family ,她屈舜华一代Heaven’s Chosen ……这怎一个“羞”字了得?

此时此刻。

左光殊靠着车厢后壁,Jiang Wang 倚着车窗,屈舜华半躬身杵在车门处,一只手搭着车帘,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屈舜华沉默是因为尴尬。

左光殊沉默是因为在尴尬的同时,没想好怎么跟Jiang Wang 介绍屈舜华。朋友?屈家elder sister ?

Jiang Wang 沉默是因为不知道她钻进carriage 是想干什么,不知道她和左光殊平时是如何相处的……也许击个掌就走了呢?

carriage 里,就这样陷入了诡异的静默中。

“来了啊!”Jiang Wang 率先开口。

他本不是个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的人,但现在好歹是在小弟面前。如此尴尬的时刻,他这个做兄长的,得撑起场面来,故而勉为其难,勇敢发声……

虽然这个开场白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也毕竟是打破了那尴尬的缄默。

屈舜华勉强道:“来了。”

“屈舜华,对吗?”Jiang Wang 问。

“你认识我?”屈舜华挑了挑眉。

这并不难猜。

迄今为止,左光殊在他面前提到过的姑娘,就一个屈舜华。

想来以小光殊骄傲又腼腆的性子,交好的姑娘不会太多。而能够在大街上直接闯进小公爷carriage 里的,无论感情还是身份,想来都是非同一般。

除了屈舜华,不作第二人想。

Jiang Wang 亲切地laughed :“小光殊总跟我提起你!”

这句话似乎敲碎了距离,让车厢里的气氛变得轻快。

屈舜华脸上绽开了笑容,就势在Jiang Wang 对面的位置坐下了,十分端庄地said with a smile :“他都是怎么提的?”

那种尴尬的气氛一去,她这么坐了下来。这鹅蛋脸的美人,顿时就显出了端庄贵气的一面来。

毫不怯场,大方得体。

“你们说什么呢!”左光殊有些慌张地道。

屈舜华扭头过去:“你先别说话!”

but soon after 又想起来Jiang Wang 在场,柔和地said with a smile :“让我跟……姜big brother 先聊一聊。”

观河台她也去观过战,自然是认得出黄河魁首的。更别说左光殊也总跟她讲Jiang Wang 如何如何……

稍稍动念,就想得明白,Jiang Wang 这是被左光殊邀来助拳山海境了。亲眼见过Jiang Wang 战斗的她,自然乐见此事。

但这会她最关心的,还是小光殊都怎么在背地里说她——

经常提她当然是加分的好事儿,但具体是怎么个提法,却还有商榷的空间。

“提的次数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从哪里说起。”Jiang Wang 脸不红心不跳地道:“一会说美丽大方,一会说天资卓绝,一会儿世间难寻,一会儿the blessing of three lifetimes 的……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屈舜华有些羞涩地瞥了左光殊一眼:“你怎么跟姜big brother 说话一点都不谦虚呢?怪叫人讨厌的!”

左光殊俊脸通红,有心否认,但毕竟尚有理智在……现在否认,好像有点courting death 的嫌疑。

“我先前也觉得这child 怎么说话夸张得很呢,一点都不像在说真话。世上哪有这样的人?”Jiang Wang 语气诚恳地说道:“今天见到屈姑娘你,我才知道,他已经很谦虚了!”

“欸,这……”在左光殊面前威风八面的屈舜华,羞涩低头:“姜big brother ,你说得我都sorry 了。”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憋不住心里话。”Jiang Wang 给左光殊递了个‘为兄对你好不好’的眼神,然后said with a smile :“那行,我先下去转转,欣赏一下郢城夜景。给你们小两口一点空间,好好聊聊!”

“哎姜big brother 你别走。”屈舜华赶紧道:“我找光殊也没什么事,见一面就该走啦!”

“另外……”她有些sorry 地道:“我俩还没成婚呢,算不上小两口。只是自小定了亲……”

左光殊脸上更是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又自小定了亲,又两情相悦,又这么般配。”Jiang Wang said with a smile :“那可不就是早晚的事情么!”

屈舜华笑容愈发灿烂:“姜big brother ,你是光殊的big brother ,那也就是我的big brother ,在郢城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

回头瞧着左光殊道:“今天你们先歇着,也让姜big brother 见见家里人。明天找个时间,你带姜big brother 来黄粱台,我来安排接风宴……”

又推了他一下:“听见没?”

左光殊这才“噢”了一声。

屈舜华又对Jiang Wang 招呼了一声:“姜big brother ,明日来吃酒!这会我就先走了!”

然后大大方方地掀帘而去。

真是来如惊雷,去如迅电。

与Jiang Wang 在临淄所见识的那些普遍端淑婉约的Aristocratic Family 贵女不同,但自有一种楚地儿女的浪漫潇洒。

车窗仍是开着的,Jiang Wang 往外看,屈舜华的carriage 原是就停在旁边的,奢华之处,不输左光殊这一辆。她一矮身,便坐了进去。

“啊,真是好姑娘!”

Jiang Wang 赞叹着,看了看那驶离的carriage ,又看了看左光殊。

看了看左光殊,又看了看那载着屈舜华离开的carriage 。

左光殊脸上一红,恼道:“看什么!”

Jiang Wang haha 一笑,却是不再说什么。

little fellow 脸皮薄,再调侃下去,恐怕要炸毛。

……

……

淮国公府占地甚广,在extremely expensive land 的郢城,仅仅是这占地面积,就完全可以让人想象得到宅邸主人的权势。

一对赤玉狮子镇在门前,威风凛凛,so noble that words cannot explain 。

尤其是狮子的眼睛,流光四溢,竟似活物一般。

Zuo Family 小公爷回府,淮国公府直接洞开了大门,卫兵列队相迎。

Jiang Wang 才下carriage ,便看到一位中年美妇,盈盈立在那边。

穿得素净,a composed bearing ,眉宇间藏有贵气,但并不凌人。给人的感觉,反而是十分亲切柔和的。

左光殊先一步下了carriage ,很是乖巧地道:“娘,这是child 请来助拳的Jiang Wang 姜贤兄,本届黄河魁首!”

熊静予转过来视线。

Jiang Wang 先一步行礼道:“Junior Jiang Wang ,见过大楚长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

他是提前做过功课的,知道左光殊的mother ,乃是当今楚帝的biological younger sister ,封号玉韵Princess Zhang 。这么称呼最不会犯错。

看着眼前这个长身玉立、气质不凡的youngster ,熊静予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的eldest son ,也是做过黄河魁首的……

但这一点恍惚很快就敛去。

熊静予柔声道:“你跟光殊是朋友,直接喊我伯母就可以。辛苦你了,在太虚幻境里就很照顾我家光殊,现在还万里迢迢来帮他的忙。”

“哪里。”Jiang Wang 谦声道:“在太虚幻境里,我跟光殊是互相帮助,一起成长。再者说,我自己对山海境也是非常向往呢,收到邀请,正是求之不得!”

“山海炼狱适应得怎么样?”熊静予又问。

Jiang Wang 看了左光殊一眼,自信地said with a smile :“还不错。”

左光殊好像很不满意她mother 的问题,在一旁嚷道:“我选的帮手那还能差了吗?”

熊静予却不理会他,只对Jiang Wang 道:“那地方太苦了,连累你跟着受罪,伯母真是过意不去。the past few days 就在府里好好休息,蓄养一下精神。”

“光殊陪我一起cultivation 呢,不辛苦的,伯母。”Jiang Wang 从善如流。

熊静予道:“光殊跟你说过,他grandfather 想见你的事吗?”

“说过的。”Jiang Wang 道:“老公爷是当世英雄,我仰慕已久了!”

熊静予slightly smiled ,对这不卑不亢的youngster ,又多了几分好感:“光殊他grandfather 在书房等你,我这就领你过去。”

她patted 左光殊的脑门:“你自己待会儿。”

“怎么还不叫我在场呢?”左光殊立即表达不满:“Zuo Family 还有什么事是我听不得的?”

“你grandfather 专程要找人说话,显得着你么?”熊静予把他拨了个转身:“go go go ,少碍事!”

左光殊明白mother 这态度是无可转圜的意思,但还是嚷了一句:“去说话可以,你让我grandfather 可别欺负人!”

熊静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grandfather 多大年纪了,你以为跟你们小child 一样么?”

左光殊虽是玩笑话。

Jiang Wang 却unfathomable mystery 地somewhat guilty 。

小child 才想着要欺负谁,成年人都是杀人越货的……

淮国公当面,若真是有什么不满,他这小身板哪里扛得住?

但毕竟也只能跟着熊静予走。

落后了半个身位,走在这庭院深深的淮国公府中。

Jiang Wang 慢慢平复着自己略显忐忑的心情。

他大概能够猜得到,淮国公为什么想见他。

左光殊送出的那一部《焰花焚城详解》,就已经说明了很多。

就如苦觉Master 能够通过某种联系寻到他一样,对于淮国公这样的great character 来说,要捕捉到他和Zuo Guanglie 之间的缘分,也不会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大楚淮国公左嚣,名字相当骄狂。据说年轻的时候,也is a 凶神,后来身居高位,才渐渐开始修身养性。

当然,他成名的年头已经很久远。现今在Chu State 之外,说不定还没有Human Demon 的恶名传得广。

但真正知道他的人,自然不会有这种无聊的比较心思。

Jiang Wang 在心里想着淮国公的行事风格,掂量着自己等会说话的态度。

便忽然听得前面传来一句——

“他走的时候……痛苦吗?”

这声音太轻柔了,仿佛并没有响起。

但又是真真切切,出现在Jiang Wang 的耳边。

Jiang Wang 不敢看走在旁边的她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受到这个问题的痛苦。

这位大楚玉韵Princess Zhang 并没有说名字,然而Jiang Wang 当然知道……那个“他”是谁。

不那么痛苦……大概就是一个mother 最后的安慰了。

想了想,Jiang Wang 说道:“像是一颗太阳熄灭了。他走得很干脆,也很灿烂。”

“像一颗太阳么……”熊静予muttered 。

她想象那样一个绚烂的场景,而终于觉得……那是光烈会选择的结局。

然后她停下了脚步:“前面那间书房就是了,光殊他grandfather 就在里面。”

“好。有劳伯母相送。”Jiang Wang 对她gave a salute ,便独自往前走。

这azure clothes 卓然的年轻背影,在一个mother 的眼睛里,印得很深刻。

同样的黄河魁首,同样的绝世Heaven’s Chosen ,同样的年少有为……

可他不是他。

大约是平步青云Immortal Technique 的关系,Jiang Wang 走动之间,很有一股子Immortal Qi 。

而Zuo Guanglie 却是灿烂的、耀眼的。

熊静予轻轻闭上了眼睛,恍惚又看到了那个身披华丽焰袍的年轻背影,可是那个背影毕竟不会再回头。

……

……

书房的门是开着的,并没有下人伺候。

Jiang Wang 谨慎地走了进去,便看到一个清瘦的老者坐在书桌之后,正奋笔疾书写着什么。

一边写,一边头也不抬地道:“坐。”

Jiang Wang 略看了看,便在靠墙的大椅上坐了。背后挂着一张All Birds Paying Looking Up to the Phoenix 图,right hand 边是一个茶凳,茶凳过去则是另一张椅子。

整个书房的布局,可以称得上“简单”二字,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

淮国公倒没有故意磨一磨Jiang Wang temperament 的意思,很快就放下了手里的毛笔,将刚写完的那份卷宗拉到书桌右上角,然后抬眼看了过来。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Jiang Wang subconsciously 的一凛,屁股都不自觉地挪了半截。

“黄河魁首Jiang Wang ,我早就想见你了。”淮国公用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Jiang Wang 转脸看了过去,这一回清清楚楚看到大楚淮国公的面容——

光洁、儒雅,有几道岁月赋予的细纹。

虽然面相并无太多老态,但能让人感受到,他是一位长者。

而他的威严并不外显。

“能得国公记挂,是Junior 的荣幸。”Jiang Wang 很有礼貌地说道。

他对左嚣的尊重,并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大楚淮国公的身份,而更是因为,其人是Zuo Guanglie 、左光殊的grandfather 。

对于朋友的长辈,当以长辈待之。

淮国公静静看了他一阵,然后道:“其实我是有一些问题想问你,但后来都觉得,不必要问了。人生在世,谁都免不了遗憾。我也不能够例外。”

他轻叹一声:“child ,我现在只是想看看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