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左光殊回到自己的院落中,在凉亭里坐了一阵,又站了一阵。

也不知时间是怎么过去的,忽然听得一些动静,扭头瞧去,便看到Jiang Wang 在下人的引导下走了过来。

“你们聊什么啊,聊这么久?”左光殊盯着问道。

“也没聊什么。”Jiang Wang laughed :“淮国公令我在山海境里好好表现,不要给你们大楚左氏丢脸。”

“胡扯,我grandfather 才不会说那些!”左光殊恼了一句,又道:“你的房间收拾出来了,the past few days 很辛苦,先歇着吧。明日,明日我……”

Jiang Wang 一本正经地nodded :“明日带我去见你的小媳妇,我记得呢!”

左光殊好似没听见,板着脸道:“吴婶,带姜先生去客房。”

自己把手往身后一背,昂首挺胸地离开了。

吴婶约莫四十许年龄,样貌平平,但穿得干净得体,言行举止也很有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的体面在。

引着Jiang Wang 往住处走,一路上绝不多嘴。

只在为Jiang Wang 介绍过房间后,似有意似无意地说了一句:“小公爷的院里怎么会有客房呢?这屋子也是小公爷常来住的呢。”

Jiang Wang 这才知道,左光殊竟然把自己的主卧让给了他。不由得道:“那光殊自己呢?”

说只是卧房,其实又是一个small courtyard 。

整个国公府,就是院子套着院子,一处奢华叠着另一处奢华。

一般人不住个一两年,很难在这府邸里找得到East, West, North, and South 。

“在另一间主卧里呢。”吴婶道:“这院里东西两间主卧,小公爷换着住。那边cultivation 多一些,这边读书多一些。”

Jiang Wang 现在听到读书两个字就头疼,《史刀凿海》那看不到尽头的内容,已经把他才对读书点燃的向往,非常残忍地扑灭了。

“噢,这样啊。”

“姜先生若是无聊,可以读读书。儒经佛典道籍兵书都有,小公爷说了,无妨的。”吴婶当然并不了解Jiang Wang ,只是觉得,既然小公爷让称这位客人为‘先生’,想来该是个有学问的。

“哦,好。”Jiang Wang 道:“蛮好的。”

“院外始终有人,您有什么吩咐,唤一声就行。”她话说到这里就打住,躬身退下了。

分寸拿捏得很好。

Jiang Wang 稍稍打量了一下Great Chu State 公府奢华的卧房,目光掠过一些说不出名字的器具,在书架上paused 。

马上就跳过去了。

然后就看到了书桌。

卧房里还有书架,还有书桌!

你说说看。

这读书也读不专心,休息也休不专心,简直乱整嘛。

Jiang Wang 恨不得fiercely 批判一番,但自己毕竟还是先在书桌前坐下了。

书桌上收拾得很干净,左光殊平时看的书、写的字,肯定全都收起来了,不肯叫他瞧到。

Jiang Wang 瞥了一眼没瞥到,也就作罢。

默默拿出储物匣,面无表情地在储物匣里一阵翻检,取出“卷一十六”……

他大概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打开这个储物匣时的心情。那满满当当的书籍,让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笑不出来。

经过了很久的自我宽解,才终于能够变得麻木。

熟练地把书翻到上次读到的地方,Jiang Wang 停了一下,忽然想到一件事——

像左光殊这样的名门子弟,都是从小博览群书,才养得一身好气质。自己是不是……也该给姜安安加加担子?

this world 如此广阔,未来如此长远,可不能让child 输在打基础的时候……

this Jiang 人很有长兄如父的自觉,默默将这事列为计划,然后埋头背起书来。

离开临淄之后,每日背书two hours ,渐渐已经成了习惯。

这些天都在山海炼狱中cultivation ,没日没夜,确实抽不出时间,所以已经停了许久。这也意味着,接下来总得补点时间回来……

这晚愣是背了两个时辰才停下。

背得头昏脑涨。

以他的Divine Soul 强度,本不该如此。背个书算得什么?

但问题是这些写史书的,一个个都不肯好好说话。字极简而意极丰,一个字可以解释出好多个意思,囫囵吞枣根本读不明白。

齐帝说要倒背如流,又怎么可能只是背书?

总得知道一点什么,有些自己的理解才行。

两个时辰高强度不间断地思考、理解再加上背诵,才让Jiang Wang 头重脚轻,如坠云中雾中。

将书收好,Jiang Wang 便直接在椅子上盘坐,开始了cultivation 。

左光殊说是这几日好好休息、调养精神,但对Jiang Wang 来说,能够平静地cultivation ,已经是休息了。

遥远星穹之中,一缕Divine Soul 显化,Jiang Wang 落在星楼里。

他已经很习惯这种cultivation ,不断强化星楼,不断靠近并清晰自己的道途……

水磨工夫,持之以恒就行。

让大脑休息片刻,把更多的思考,留给之后的dao technique cultivation 。

peng~ peng~ peng~ ,peng peng peng!

星楼底层,密封的石牢之中,森海龙神使劲撞击墙壁,制造不容忽略的动静。

自Jiang Wang 降临星楼,祂便开始了动作。

有着很强烈的、想要与Jiang Wang 沟通的意愿。

而像今天这样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Jiang Wang 从来不理会。

今日也是直接隔断了来自底层石牢的声音,心平气和地打坐,慢慢完成星楼的cultivation 。

观衍senior 帮他筑造星楼,当然是好事。但缩短了自己亲手筑造的过程,又难免失之掌控。自星月原之后,Jiang Wang 一直在弥补的,就是对自己这座星楼更细节、更具体的把握。

在细致的雕琢中,去追溯那从无到有的过程。

当他睁开眼睛,眸中星芒流转,而又隐去。

剑光照眸,刹那间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而后又沉没在清澈如水的眼睛里。

“水底”又有黑白两色的Yin-Yang Fish ,一闪即逝。

最后归于宁定。

或许可以聊聊了。

Jiang Wang 这样想着,一步已踏至星楼底层,用足尖点了点地面,一整块巨大的石板,就变得透明起来。

让石牢中的森海龙神,能够清楚看到石牢顶部的自己。

“原来吾在汝之星楼底座。”

这是时隔这么久再见后,森海龙神所说的第一句话。

相对于曾经的aloof and remote 、不可一世,this time 祂的态度是很平等的,并没有“蝼蚁”、“蝼蚁”地乱喊。

但Jiang Wang 显然并不满意这个态度。

“看来你还没有想好要以什么样的心态跟我说话。”

他只说这一句,便干脆地将石板转回原样,而后更是直接离开了星楼。

干脆得像是根本不在乎龙神的价值。

将森海龙神的“Little Brother !”、“Young Master !”,全部丢在了身后。

熬龙是个技术活,Jiang Wang 希望自己不要心急。

而后是太虚幻境里的几场战斗,而后是dao technique 的研究……

一夜就这样过去。

……

……

次日左光殊来得很早,几乎是Jiang Wang 的乾阳之瞳刚刚收工,他便已经在small courtyard 外敲门了。

由此大约也可以窥见,屈舜华的话语,在他心里还真的是很有一些分量。

“怎么这么早?”Jiang Wang 明知故问。

“我经常都是这么早的。”

“那左Young Master 这时候登门,有何贵干啊?”

“那闲着也是闲着……”左光殊吭哧了半天,说道:“咱们出去转转。”

“我可不闲,我挺忙的。我还要背诵经典,还要cultivation ,还有dao technique ,还要争论剑台排名……”Jiang Wang 很有滔滔不绝的架势。

“哎你来就是了!”左光殊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就往外拉,不肯再听他废话调侃。

Jiang Wang 满脸是笑:“好好好,我跟你走,别把我衣服扯坏了。这可是宝贝!”

待左光殊松了手。

他又很deserves a beating 地道:“你好急啊?”

“很少有空约会吗?”

“是不是淮国公管得严?这可不行,回头我得劝劝他老人家。少年慕艾,怎好拦着……”

两个人一起上了carriage ,左光殊气得不跟他说话。

“给我介绍介绍黄粱台呗,我还没去过呢!”

“小光殊?”

“殊殊?”

“阿殊?”

Jiang Wang 魔音灌耳,使劲撩拨:“欸!弟妹说when the time comes 还有几个朋友一起……都有谁啊?”

“什么弟妹呀。”左光殊憋不住了:“你不要乱喊!”

Jiang Wang 一脸无辜:“那你不跟我说,我怎么知道不该这么喊呢?”

左光殊瞪了他一眼,终是道:“还有夜阑儿,楚煜之。”

经过前段时间在山海炼狱的同甘共苦,Jiang Wang 对左光殊的性格是越来越拿捏得清楚了,左光殊对Jiang Wang ,也慢慢从炸毛到习惯。

若说观河台上,有谁未登台而闻名天下,也就一个号称大楚number one beauty 的夜阑儿了。

列国队伍还在观河台的时候,楚街总是最热闹的。各方Young Master ,都想方设法地往Chu State 队伍里凑。

Jiang Wang 就曾经目睹过填街塞梁的拥挤盛况。

其人绝美如此,见者无不痴然。

俨然有Number One Beauty Under the Heavens 的声势。

Jiang Wang 在天下之台确实见过此人,的确是容貌无双。不过因为太虞daoist Li Yi 的横空出世,各国参与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的Heaven’s Chosen ,都没什么机会展现实力,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

但Jiang Wang 此来楚地,可没有什么亲近大楚number one beauty 的心情。

这夜阑儿传说跟楚帝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但不知为何又未入宫……无论真假,他都不想惹麻烦。

“怎么还有夜阑儿?”Jiang Wang 略略皱眉。

“她跟屈舜华是闺中密友啊,常在一起聚的。”左光殊said without thinking 。

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又提醒道:“你可别动歪心思。”

这话才出口,便听得Jiang Wang 道:“那她要是跟屈舜华一起进山海境,我可没把握打服她们。”

左光殊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确低估了这位姜big brother 的willpower 。

那可是大楚number one beauty !

怎么会第a single thought 是打架的?

难道这就是姜big brother 快速变强的奥秘吗?

愣完了他才反应过来,怒道:“你打屈舜华干什么!”

Jiang Wang 眨了眨眼睛:“进山海境之后,不是各凭ability 吗?不是所有人都是竞争对手吗?”

他语重心长地劝道:“小光殊啊,不是为兄说你。感情归感情,山海境归山海境,不要混为一谈嘛!屈姑娘想来也是一个明事理的,大家山海境里公平竞争,出来之后再续前缘,岂不妙哉?”

左光殊想了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Jiang Wang 又很是认真地道:“等会要找个机会让夜阑儿显显身手,神临境cultivator 我们肯定不是对手,但是如果能够提前有所针对,再加上山海境里的特殊环境,未必不能叫她吃点苦头!”

“我们这次是朋友聚会……”左光殊弱弱地道:“大家都是给你接风洗尘的……”

Jiang Wang 正要讲一些勇争第一、不要被情感束缚之类的话。

左光殊又接道:“而且,打破寿限之后,就无法进入山海境了。所以夜阑儿是不参与的……”

“哦,这样。”Jiang Wang 摸了摸下巴,又道:“那个楚煜之呢,实力怎么样?等会我试试他的身手。”

早前参加黄河之会时,他也略微了解过楚煜之。知道是一位军伍出身的cultivator ,也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前途,不过没有王夷吾那样的运气,未能拜得一位军神做Master ……

但也只知道这些,对楚煜之的具体实力,却是不了解。

尤其现在都已经是道历三九二零年了,想来也该今非昔比才是。

到底成色如何,终究还是要用刀剑检验。

“别试了……”左光殊有些无力地道:“都算是朋友。”

他开始有些后悔答应屈舜华宴请了。

姜big brother 怎么这么好斗?!

这是奔着让他妻离友散去的吧?

Jiang Wang 则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道:“不知道屈舜华实力如何,你说她当初跟项北交手,是藏了killing move ?说说看,她的底牌是什么?我想想看如何针对……”

“我们就单纯吃个饭,行吗?”左光殊很用力地打断:“黄粱台的美食是一绝!”

这话总算让Jiang Wang 收敛了些fighting intent :“有多绝?”

左光殊也乐于转移姜big brother 的注意力,很是热情地解说道:“一桌菜式,演尽酸甜苦辣,百味人生!”

“还有这等菜式?”Jiang Wang 兴致大起:“他们允许打包吗?”

“……”左光殊道:“generally speaking 是只能在店里吃的。不过也不是不能商量,因为是屈家的产业……”

Jiang Wang nodded ,patted 左光殊的肩膀:“不错!”

左光殊一时竟有些受宠若惊,只不知这位莽夫big brother 是说黄粱台不错,还是说屈家不错。陪着小心道:“那你等会别动手,行吗?要是不小心砸了店,屈舜华面上须不好看。”

“那你还能不放心为兄吗?”Jiang Wang 宽慰道:“我是个不爱生事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等会你跟你家屈舜华好好相处便是,我就带张嘴去吃饭,可好?”

“欸!”左光殊自无不应之理。

黄粱台是郢城cream of the crop 的restaurant 之一,号称是一顿饭的工夫,就能让食客感受一段人生。

可惜每日只开三桌,完全供不应求。

这才开春,排期已都排到了年底去。

但屈舜华亲自设宴,自不会没有位置。黄粱台今日是专门另开一桌,以待贵客。

Jiang Wang 跟着左光殊下了carriage ,便见得一座高台拔地而起。

以石墙围住,占地之广,竟一眼看不到头。

carriage 停在石阶前。

左光殊走在前面带路,Jiang Wang 左顾右盼,打量着黄粱台附近的环境。此处商铺stand in great numbers ,行人如织,颇见繁华。

拾级而上,便见得一扇古香古色的门户。

大门之前,恰好有entire group 正往里走。

其中一人听得动静,回头瞧来,便看到了华袍俊面的左光殊,haha 一笑:“我当是谁!这不是Zuo Family 稚童吗?”

此人目生重瞳,长得高大威武,一时狂笑如雷,

与他一起的友人皆大笑。

他当然也如愿以偿,看到左光殊涨红了脸。

但紧接着就有一个清朗的声音顶上来,一个azure clothes 仗剑的silhouette ,从石阶下一步步走上来,斜乜着他,那眼神更桀骜,更睥睨,更自负——

“我当是谁,这不是defeated 吗?”

项北的狂笑声戛然而止。

他当然认得Jiang Wang ,当然这辈子都impossible 忘记这个silhouette 。

就是这个人,在观河台上,当着六位帝君、列国Heaven’s Chosen 的面,以一记焰花,按在了他的脸上,终结了他的黄河之会。

项北不笑了,项北身边的那些朋友也不笑了。

Jiang Wang 却不肯就此放过,而是继续往前走:“重瞳儿如今外楼否?可有再战之勇?”

“我如何不敢!?”

项北是何等狂傲的性子,当然受不了这个,不顾朋友阻拦,直接大步迎来——

“今虽未外楼,亦叫你知Xiang Family 男儿勇!”

大手一张,盖世戟已跃空而出。

便以这黄粱台古香古色的大门为背景,威武雄壮的项北跃身而起。

面对正面碾压过他的对手,他仍然是主动出击,不留余地。

其人之勇烈,可见一斑。

black 的烟气在他脸上扭曲,一对眼睛,完全被black 的鬼纹所覆盖。本已经强壮至极的肌肉,再一次膨胀起来。

整个人暴涨至一丈有余!

黄河之会至今已半年,项北自非昔日之项北。

以吞贼霸体之身,握盖世之戟,怒砸而下,压得空气都沉重非常,Essence Power 纠缠如泥淖,仿佛要砸烂this world !

谁能不惧?

谁能不惊?

项北的那些朋友,都subconsciously 地往旁边散开。

但面对如此威势的、那azure clothes 带风的youngster ,是道历三九一九年的黄河魁首。

是正面碾压过项北的男人!

一处、两处、三处……足足五处炽白的光源,在他的胸腹间亮起。

整个人刹那间就已经被璀璨的divine ability 之光所覆盖。

在辉煌灿烂的divine ability 之光里,一柄带鞘的long sword ,被一只干净有力的手举起。

横鞘撑天。

clang!

Jiang Wang 便以左手举剑,在天府之躯的状态下,直接以剑鞘挡住了项北这一戟。Divine Dragon 木所制的剑鞘,抵住了月牙刃。

隔着吞贼霸体肃杀的black 烟气,一双宁定的眼睛,与那双被鬼纹所覆盖的重瞳对视。

“你既未外楼,我也隔绝星楼。”

Jiang Wang 如是说道。

说的是不占你便宜,表达的是让你服气。

然后拔身而起!

他硬顶着吞贼霸体状态下的项北,竟然将其推向高空!

经历了五divine ability 之光body tempering 和starlight body tempering ,时至今日,双方的体魄之力,早已经形势逆转!

吞贼霸体是力魄divine ability ,若至外楼,哪怕Jiang Wang 仍多一层五divine ability 之光body tempering 、仍在天府之躯状的态下,仅在fleshly body strength 上,项北仍能领先。

可他毕竟只有内府。

所以他退。

在那些朋友惊骇的眼神中,在空中一退再退!愈升愈高。

不同于朋友们的惊骇。

项北虽然在引以为傲的力量上,再不能占据上风,但他仍没有一丝惊惧。

姜青羊的实力,他如何不知?姜青羊的战绩,他怎会不关注?

但他仍不会让,仍要一战,仍要战胜!

Xiang Family 人……如何还能再退?!

脑海中,一幅画卷铺开。

画轴缠以Dragon Mark ,卷面描以魔纹。

升华至此境极限的龙魔演兵图上,清晰地具现着Jiang Wang 其人。以各个角度,不同层面,展现着完全不同的Jiang Wang 。

这是一个越了解,就越能感受其强大的男人。

越是与之为战,越是为之惊叹。

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战斗才华,表现在战斗之中,就是incomparable 的oppression !

如水一般,Myriad Transformations 。

如空气一般,everywhere 。

弱点何寻?

龙魔演兵图闪过清晰的亮芒,那一瞬间的机会……

看到了!

项北手上一紧,戟锋亮起代表着破法青刃divine ability 的azure glow ,手臂上的青筋暴凸如Dragon Snake ,体内的道元在沸腾、和着血液一起奔涌,一同咆哮!

他顺势就要翻转盖世戟,演化八荒无极,以救挽观河台之憾!

但就at this time 。

戟身忽然一沉。

像是一座山,压到了盖世戟上。

项北手臂上的青筋几乎要爆开!

他透过龙魔演兵图,清楚地看到——

Jiang Wang 随手将剑一甩,那连鞘的long sword 笔直飙落地面,撞破空间,也生生洞穿了石阶,立地犹颤!

而他空出来的左手,已经探前一抓。这一抓,真有Divine Dragon 探爪的神韵,倒像是他真的见过Divine Dragon ,亲身复刻演绎一般!

Divine Dragon 探爪出叠云,抓在了盖世戟的戟身之上。

这便是那山岳般的压力由来。

项北翻转八荒无极的戟势,就这样被生生压制。

时机之巧妙、之精准,令他怀疑对方是不是也有龙魔演兵图,上次切割的,难道不止单骑破formation diagram 吗?

吞贼霸体的恐怖烟气不断升腾,不间断地侵袭着对手,却根本奈何不得五divine ability 之光的防护。

他已经在一瞬间炸开了所有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却无法动摇那只坚定的手。那人像握剑一样,握着他的盖世戟戟身!

盖世戟本身也不断炸开力量,那是极其细微的、毫厘间的力量冲撞,可无一次功成。

这一杆当年项龙骧所掌的天下名兵,被Jiang Wang 牢牢地攥住。

哪怕上次在观河台上两人交战,也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差距已经拉大了!

交战的双方和观战的左光殊,都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而与项北同行的那些朋友,都已经看得呆了。勇绝一时的项北,何时在peers 中被压制到这个地步,连兵器也掌不住?

那些听到动静迅速赶来的人,也只看到,在这黄粱台的高空上——

显现吞贼霸体,高达丈余、身绕black 烟气的项北,双手握持盖世戟,显现一种无比狂暴强大的姿态。

而一袭azure clothes 、身绕天府之光的Jiang Wang ,只单手穿入其间,同样握在戟杆上。

就这样僵持在半空,如定格了一般!

那雄壮魁梧、鬼雾缭绕的,一似Demon 。

那五府轮转、天府之光绕体的,却如神祇!

这如神魔对峙的画面,让观者情不自禁的激动,感觉到一种evenly matched 的精彩的——

可惜evenly matched 只是假象。

Jiang Wang 很快就将这假象撕破。

只见他单手一拉,已经将项北连人带戟,扯了下来!

两人已迎面。

神魔已近身。

天府状态下的Jiang Wang ,简直勇绝一世,谁人可当?

直接就正手一巴掌扇了过去,巴掌之前,一缕风旋成了森冷长钉。

恐怖的尖啸声乍然而起,却被束缚在这黄粱台的大门之前。

在这样的时刻,Jiang Wang 还有闲心控制声音!

而这一枚杀生钉,瞬间就钉破了护体烟气,钉破了项北恃之纵横的防御!

这是什么样的杀生钉?

在森海源界一次次地杀死燕枭,一次次地吞噬燕枭之喙、掠夺那森海源界极致暗面的毁灭力量,到后来已can’t advance !

是已经远胜于观河台时,几乎已经达到了divine ability 种子极限的、这样的一枚杀生钉!

它带着湮灭一切的murderous intention 而来。

悬停在项北的咽喉前。

只要再进一步,就足以将项北的吞贼霸体钉破,将他彻底杀死。

在场这些人,谁也救不得。

谁也不敢在此时动摇Jiang Wang 的心情。

他的手只要往前轻轻一送,世上便再无项北其人。

一时间都静默了。

只有无知无觉的风,还在高台上吹动。

Jiang Wang 翻手将杀生钉收起,laughed :“今天我与光殊来赴宴,不是杀人的好时候。”

缠绕divine ability 之光、牢牢握住戟身的左手,也就此松开。

azure clothes 飘飘,他潇洒落地。

胸腹处的五团divine ability 之光,依次熄灭。

仿佛这一刻从比肩神祇的powerhouse ,退回为一个从容赴宴的“人”。

动静之间,尽显风流!

而项北失魂落魄地留在空中。

他虬结的肌肉依然充满力量。

盖世戟依然锋芒未损。

身上,犹自鬼雾升腾。

可他败了。

败得干脆利落,毫无悬念。

这一战,Jiang Wang 未用星楼,未曾动用他外楼境的力量。

甚至于他仗之成名的那柄剑,都未出鞘!

“好!好!好得很!”项北的那些朋友里,一个武服男子在此时站了出来,戟指Jiang Wang ,大怒出声:“你这齐人,竟敢在我Chu State 的地界上如此impudent ,在我郢城如此狂妄!欺我大楚无人耶?”

此是诛心之论!

Jiang Wang 一个不小心,就会引得楚地豪杰群起而攻。

但这个时候,左小公爷站了出来。

“这不是齐人楚人的问题,是我左光殊和项北的问题!甚至于项北如果想,也可以说是我Zuo Family 和Xiang Family 的问题!”

左光殊抵前一步,fiercely 地盯着他:“你有什么问题?”

这个在Jiang Wang 看来还很青涩腼腆的少年,此时终于叫人想起他的尊贵身份。他甚至是又进一步,aggressive 地盯着那人:“你再指着我?”

那人不自觉地手指一抖,垂了下去,面上千个不服、万个不忿,却终究不敢再让指尖对着左光殊。

虽然他根本没有指左光殊,虽然根本是左光殊自己抵上来的……

Zuo Family 和Xiang Family 的问题,哪是他有资格插嘴的?

只勉强嘴硬道:“这齐人太猖狂了!小公爷,就算是您的朋友,他也不该在我郢城……”

“韩厘!”空中的项北这时已经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出声shouted :“不要说些无聊的话!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说?”

他收了盖世戟,消散了吞贼霸体,落回地面。

那双重瞳转到从容立定的Jiang Wang 身上:“观河台败,今日又败,差距未能缩小,反而扩大,想来是我项北辜负时光!神临之前,我当见你避道。神临之时,请君再赐一战!”

在刚才的那一战里,他最强的Divine Soul Power ,根本没办法在Jiang Wang 面前使用,equivalent to 自废一臂。

而成就天府又立起星楼的Jiang Wang ,如今已经全方面碾压他。

这种碾压的姿态,远胜于观河台之时。

在整个内府、外楼的层次里,他都自知不会再是Jiang Wang 的对手。

唯独成就神临之后,Divine Soul 发生质变,他的天橫双日重瞳,才可以发挥出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的力量。他才有信心,再与Jiang Wang 一战。

无论是韩厘大肆指责,又或是左光殊挺身而出,Jiang Wang 都始终宁定微笑。

唯独此刻,收敛了笑意。

Jiang Wang 不是一个overbearing 的人,从来不是。

甚至于他很愿意给别人保留颜面,无论那人是何身份,不计较高低贵贱。

项北说,“神临之前,我当见你避道”。

这话已经是极大的退让。

代表他完全认可这一战的结局,也愿意为此独吞苦果。

who 才会给who 避道?

下属给上官避道,平民给贵族避道,奴仆给老爷避道!

以他项北的身份地位,今日说的这句话,必然会传扬出去。

世人皆知他从此低Jiang Wang 一头。

当然他揽下了所有,左光殊对韩厘的威胁,也就不能再成立。

按照Jiang Wang 的性格,他是愿意回以笑脸,给一个台阶的。

但此时他只是说道:“给你再战一场的机会不是不可以,但你以后……”

他指向左光殊,非常认真地说道:“须对我这younger brother ,保持必要的礼貌。项北,我虽恃强,却不欲辱你。须知辱人者,人恒辱之。神临之前不必见我避道,与我这younger brother 道个歉就可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