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黄粱台前,所有人都沉默。

以项北这种狂傲勇烈的性格,会道歉吗?

在交战之后被毫无悬念的碾压,面对Jiang Wang 的低头,是对powerhouse 的低头,是对战败这个结果的的认可。本质上仍是一种“拳头即真理”的态度。

可论起拳头,他项北现在是比左光殊更强的。

他会甘愿跟左光殊道歉吗?

如果他不肯,那么Jiang Wang 所说的“不欲辱人”,又会演变成什么?

只是想一想,竟然让人感觉到紧张。

“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韩厘主动站了出来:“我愿……”

项北伸手拦住了他。

Xiang Family 人没有让别人承担责任的传统。

“今日是我项北失礼了,左小公爷!”

这即使散去了吞贼霸体,依旧比在场所有人都更高大更雄壮的汉子,对左光殊拱手一礼,表示了他的歉意。

然后转身离去。

他的那些朋友也跟在他身后离开。

无论是韩厘还是其他人,不管是愤怒还是担心,在项北表态之后,都默认了他的决定——由此大约也可以窥见项北的领导力。

他的意志足能贯彻于他身边的人,按照重玄褚良曾经有一次随口跟重玄胜讲过的说法,这就是将才的基础了。

如项北这等长于兵道的powerhouse ,自不能单以个人的battle strength 论定未来,就如李龙川一般。

在决斗之中一再输给Jiang Wang ,并不代表他的未来就不如Jiang Wang 。

对兵道cultivator 来说,大军一围,越阶杀人不是什么稀奇事。

项北道歉的时候,左光殊没有说话。

项北走了,左光殊依然没有说话。

兄长Zuo Guanglie 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受到过挑战。一度以为,this world 就是那般calm and tranquil ,人人和睦的。

Zuo Guanglie 战死后,他正在慢慢习惯这些事情——来自方方面面的试探、挑战,项北今日的无礼,不过是一个缩影。

身为淮国公的grandfather ,不会动用威权,帮他压制这些Junior 间的事情。而他也非常清楚,他必须要为现在的Zuo Family ,承担一点什么……一如当初的他的兄长。

father 战死沙场后,兄长Zuo Guanglie 重新点燃了左氏的光焰,横空出世,如骄阳高悬。

太阳熄灭的这个夜晚,他必须发出独属于自己的光。

为此他已经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他正在面对这些,他早晚会解决这些。

可有时候……

有时候他真的悄悄地会想……如果兄长还在,会怎样?

他有些不敢看Jiang Wang 。

“看来这一桌生意是做不成了。”恰在此时,一个动听的女声说道。

随着话音落下,屈舜华走了出来。

今日的她,华服淡妆,兼具典雅与明媚,与昨日在车厢里匆促撞见,又是不同。

Jiang Wang 和项北交手的过程虽然短暂,但也足够轰动,她当然不会没有察觉。

事实上听说韩厘摆的那一桌里请了项北,她就准备亲自出来接左光殊和Jiang Wang 的。

只是didn’t expect 真那么巧撞上了,又真的起了冲突,然后又那么快的结束了……

几步路的工夫,前脚听说打起来了,后脚就已经看到项北给左光殊道歉。

这位姜big brother ,可真是……

武德充沛。

武德充沛的this Jiang 人见着正主,歉声道:“耽误了贵店的生意,实在sorry 。”

“没关系。”屈舜华laughed :“我们黄粱台都是先结账、后上桌的。他们不吃,我也不亏。”

Jiang Wang 觉得这位弟媳真是有趣,顺beckoned ,已经将long sword 收回手中。

原地留下了一个窟窿。

屈舜华看了一眼。

Jiang Wang 有些尴尬地道:“这个,我赔。”

“都是自家人,姜big brother 这说的哪里话?”屈舜华大大方方地一笑,对左光殊道:“还不请姜big brother 进来啊?”

半晌没有说话的左光殊如梦方醒:“噢,噢!”

扯了扯Jiang Wang 的袖子,便往黄粱台里走。

古香古色的木质大门并没有题字,跨过门槛,正对面有一块大石。

石上这才见得“黄粱”二字。

字如蝶舞,有翩然入梦之感。

说不出的灵动潇洒。

长条状的大石之后,是一个小小的池塘。

不是莲花开放的季节,池塘里却开着莲花。

一对水鸭正划波,几尾游鱼吞涟漪。

两侧是构造雅致的回廊,绕池而建,各自延伸。

左光殊一进门就往左走,Jiang Wang 走在身后,默默赏景。

屈舜华shook the head ,上前抓住左光殊的手:“是这边!”

拉着他掉了个方向,直往右边走。

左光殊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挣了一下,但是没挣开。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以后你来黄粱台,就在这边院子用席。专门给你留的,只给你留的。怎么还乱走?”

“忘、忘了。”

“你记得什么呀?”

屈舜华埋怨了一句,又想起Jiang Wang 来,立即松了手,回过头笑颜如花:“姜big brother ,随我们来。”

“欸,好。”Jiang Wang 应声道。

左光殊特意停了一下,等Jiang Wang 走过来,与他们并肩,才继续往前走。

三人并行于长廊,虽然左光殊不怎么说话,虽然屈舜华很是照顾这个“姜big brother ”,时不时就抛一个话题过来。

但姜爵爷还是非常强烈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多余……

两个小年轻,虽然没有什么私密的话语。但彼此一个眼神的交缠,一次走动间的碰撞,一个会心的笑容……

无限的默契在流淌。

Jiang Wang 明明跟他们走在一起,但好像孤立于在另外一个world 。

一定是错觉。

怎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方才还威风凛凛,力压Chu State Heaven’s Chosen 项北,给身边这小弟出头。我堂堂Great Qi 青羊子,怎么可能多余?

我可是今天的主客啊!

“咳!”Jiang Wang 左顾右盼,找着话题道:“你们黄粱台这么大一块地方,每日只开三桌?”

左光殊走在中间,Jiang Wang 靠左,贴着池塘走。屈舜华靠右,走在另一边。

她的目光先是在左光殊脸上dragonfly touches the water lightly 地一掠,而后才对姜big brother 解释道:“咱们pipe dream 的主厨只有一位,其余厨师都是打下手的。每日开三桌,已经忙不过来呢。”

“再者说,猪狗牛羊、鸡鸭鹅鱼、菜蔬瓜果……所有食材都是自家种、自家养,全在这黄粱台里,很多环境都需要用array 来控制。所以别看地方大,可以坐下来吃饭的位置,却只有这么些。”

真是长见识了。

头一回听说restaurant 里还要留出空间生产食材的。

这里可是楚都!

地价不要钱的么?

Jiang Wang 很想问一下在这里吃一席要花多少道essence stone ,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万一屈舜华如实答了,他这个做big brother 的,是付账好,还是不付账好呢?

吃人家的宴请,不要在乎价钱,俗!

屈氏不输左氏分毫,也是大楚顶级名门,焉能以俗气浸之?

三人转回廊、过石桥,绕过一座菜圃,说说笑笑,来到一处僻静的院落。

院门前立着等候已久的楚煜之

这是一个气质悍勇的青年,穿戴风格在Chu State 来说应算是质朴,只有一身武服,一柄腰刀,身上干净得连一件玉饰都没有。

“Brother Jiang !”一见Jiang Wang 他便主动招呼:“观河台上的风姿,令我一见难忘啊。听屈姑娘说她和光殊今日要宴请你,我便厚颜来叨扰了,还望莫要见怪!”

“阁下风采卓然,想来便是楚煜之?”Jiang Wang 热情回礼道:“今日相见,是this Jiang 的幸事,我亦久仰大名!”

“在黄河魁首面前,谁敢称名?”楚煜之避身礼让。

两人在这边客客气气,你吹我捧,互抬花轿,总算是有了一点正常人的寒暄节奏。

唯独左光殊默默注意着Jiang Wang ,生怕他什么时候找个理由就抡拳头,试楚煜之的身手。

“进去说话。”屈舜华道:“要在门口聊到什么时候呢?”

于是众人皆笑,一齐走进院落中。

院中有树,树梢挂着笼中碧鸟。

那鸟儿碧羽赤冠,见得生人,轻鸣三声,婉转动听,如在迎客。

踏着院中石径往里走,是一座2-Layer 的小楼。

构造简单,却can be seen everywhere 用心的细节。

色调霜淡,却不冷漠。

“此楼何名?”Jiang Wang 问道。

屈舜华轻声说:“见我。”

左光殊目光柔软,不作一声。

Jiang Wang 愣了一下,才咂摸过这名字来。忍不住抬眼细看。

门前有一联,镌在wooden token 上,字迹清澈明晰,有一种娓娓道来的诉说感。

左曰:铺雪为纸,万里河山都作画。

右曰:展颜即春,一生情意为此花。

横批:见字如我。

Jiang Wang 被这一联里巨大的、热烈的情感所击中了。

这是黄粱台里独属于左光殊的一处院子,这是专门为左光殊搭建的一座小楼……

见我楼。

想我来见我。

此楼是我。

此联是我。

字字是我心。

楚地儿女的浪漫,尽在此联,尽在此楼中。

光殊啊,这门亲事,big brother 替你应了。

下聘,订礼,拜堂,生娃,立刻!

Jiang Wang 以一种老father 般的深情,looked towards 左光殊。

看得左光殊十分不自在。

他想了想,很顾全big brother 颜面地sound transmission 道:“哪个字不认识?”

Jiang Wang 磨了磨牙,迈步往里走。

他很想把储物匣里的《史刀凿海》搬出来,一本一本摔在左光殊面前,让这小子看看姜big brother 的学问。

但毕竟弟媳还在旁边,他作为小光殊的娘家人,得有风度,得有格调,得撑得起场面。

于是entire group 入得楼中。

这“见我楼”布局精巧。

一楼大厅十分空阔,并无任何多余的装饰,只在四面绘有壁画。

画的是Spring, Summer, Autumn, and Winter ,锦绣山河。

暗合门联里里那一句“万里河山都作画”。

Jiang Wang 左看右看,在那浪漫夸张的笔触中,看到的都是热烈的表达。

大厅正中有一座木质旋梯,以一种优美的姿态,通往二楼。

entire group 就此拾级而上,来到这见我楼真正用餐的地方。

四面的帷幕都束起了,视野开阔非常。

在这个地方环顾all around ,几乎可以把黄粱台的风景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

有荷叶漾波、有硕果累累、有鸡鸭成群……

清风徐来,free and unconstrained 。

“真是好地方!”Jiang Wang 赞道。

正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冷香木所制的圆桌,五张椅子匀等摆放。

几个人依次坐下了。

左光殊坐在屈舜华旁边,Jiang Wang 坐在左光殊的另一边。

“这是黄粱台里最好的地方,光殊不常出门,我常想来常不能来,今天是沾了Brother Jiang 的光!”楚煜之爽朗笑着,坐在了Jiang Wang 的right hand 边。

一共五张椅子,只空了楚煜之和屈舜华之间的位置,当然是虚位待那位大楚number one beauty 了。

这里四面开阔,又是圆桌,倒是没什么主次之分。

楚煜之主动搭话,Jiang Wang 也并不倨傲。

entire group 坐下来,很有些其乐融融的味道。

“能得姜big brother 一声赞,我们黄粱台就算是在Qi State 也打开名声了!”屈舜华笑着说了句话,便吩咐静立一旁的侍者:“让后厨可以上菜了。”

Jiang Wang 瞧了瞧还空着的那个位置,不由得问道:“不是还有一个人么?”

“夜姑娘啊。”屈舜华laughed :“我跟她说了时间,但她爱总迟到,今日估摸也得晚些。”

Jiang Wang 本着基本的礼貌,客气道:“那不妨等一等。”

屈舜华摆摆手,示意侍者下去,对Jiang Wang 道:“姜big brother ,今日你是主客,哪有让你and the others 的道理?她来得晚,是她自己的事情,便请她吃些残羹冷炙。”

Jiang Wang 心想,屈舜华与那夜阑儿交情倒是很好。

但嘴里也不再说什么了。

毕竟他姜爵爷也不乐意and the others 。肯礼貌一声,已经是人在楚地的缘故,摆了些风度出来。

管你什么第几美人,吃饭喝酒这等事,手快有手慢无。

然而一道声音如风动琴弦,舒服地落在耳边。

“谁要吃残羹冷炙?”

这声音初起时,尚在楼下,落定时,一位华裳美人已经出现在二楼中。

太矛盾了。

你仿佛还能听到她拾阶而上的脚步声,但她已经走到了你近前。

她的五官如此恰到好处,生得没有半点瑕疵。

她的美浓烈璀璨,有着炫目的光华。

她的眼睛似乎看过了你,又似乎忽略了你,视线绕过一周,最后落在屈舜华身上。

一笑如春来。

似嗔还似怨:“你也不怕砸了黄粱台的招牌。”

……

……

……

……

Ps:见字如我这一联,是有一年我自己写的春联。本是想新写一联的,但想一想为几个字花太多时间,大概没法还债了。就偷懒挪用了。所幸还是很合适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