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有人穷尽一生,所求所愿皆不可得,皆impossible 。

有人坚定前行,早已学会在wind and rain 之中,走得从容。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王长吉和Jiang Wang 对命运有着相似的态度。

王长吉不相信world 上有奇迹,因为他所期待的奇迹,在Maple-Woods City 并没有发生。

而Jiang Wang 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所有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无论那看起来多么impossible 。

他们will not 寄望于他人。

见我楼中。

一道“玉龙”用罢了,又一名奉菜侍者走上二楼来,手里托举着一个食盘,食盘上有五个木质圆筒,似隐在云雾中。

他走近圆桌之前,一人一个,分配给在坐的五人。

食罢“玉龙”,姜爵爷对这桌宴席已经提起了十二分的尊重。

他细细看着面前的这个木质圆筒,研究着圆筒上美丽的雕纹——那是一幅fish leaping over the dragon gate 图。

“这一宴的second 菜,名为‘Dragon Sect ’。”

主侍的侍女将圆筒整个揭开,Jiang Wang 于是看到,在雕成莲花状的木制底座上,立着一座金红两色、形制古老的小巧门楼。

热气袅袅,飘飘如仙。

还有一缕隐隐约约的、令人relaxed and joyful 的香,调皮地绕在鼻端。

布菜侍女introduced :“这一道糕点,是用玉龙的鱼髓和鱼籽为主料,制作而成。”

她将象牙筷递来:“Young Master 请用。”

Jiang Wang 接过筷子,带着一种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的淡淡不忍,将这座精美Dragon Sect 的盖子掀了下来,放进口中。

明明是可以雕成一座Dragon Sect 的糕点,理应有些硬实,却在入口的瞬间便已融化。

在清凉的、羊奶一般的顺滑口感中,他品尝到一种细小的、透着温热的颗粒,在舌尖上一颗接一颗的炸开。

这种爆炸是极其温柔的,像是在按摩你的舌头。

霎时间甘香流溢。

奇妙的口感占据了此时此刻所有的感受。

让人觉得满足。

是fish leaping over the dragon gate ,天下知名。

是十年磨剑,霜华遍照。

在那一霎的感觉消失之后,Jiang Wang 竟然有一种拔剑起舞的冲动。

好一座Dragon Sect !

Jiang Wang 食髓知味,飞快地动着筷子,并不因为这么多人在座而束手束脚。

吃得开心,吃得自在。

虽不似左光殊那般优雅从容,但自有一股随性潇洒。

他飞快将自己的这一份糕点吃完后,还和善地看了左光殊一眼。

左光殊惯用左手用膳,此时拿着一只玉匙,慢条斯理地吃着Dragon Sect 糕。

不动声色地抬起right hand ,胳膊横在桌上。

顷刻在自己和好big brother 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

Jiang Wang 对人和人之间的信任表示遗憾。

出于对这一席美食的尊重,Jiang Wang 并不吭声。

默默等着其他四人都吃完,等着侍者过来将五份食器收走,又走下楼去。

新的菜式上来了。

这位新来楼上的侍者,手举着一个灿golden 的大托盘,流光如洗,托盘上坐落着一座微缩的宫殿!

Jiang Wang 想着,大约可能又是一种糕点。

而奉菜侍者将这个灿金大托盘放在圆桌上,立时就让在座众人看到了精巧之处。

这一座宫殿,繁复且精致。

亭台楼阁,无一不真。

神将仙女。无一不灵动。

更有Immortal Qi 袅袅,绕殿而流。

Jiang Wang subconsciously 地想到了自己五府海上空的云顶Immortal Palace ,但又暗暗摇头……

那座废墟哪里配?

主侍的侍女introduced :“这一宴的3rd 菜,名为‘Divine Court ’。传说True Dragon 居Divine Court ,统御万方。”

Jiang Wang 细细看去,果然看到,这些神将仙女,额上是有dragon horn 的。

心里想着,回头得问一问那森海老龙,看看他们Dragon Clan 在败退沧海之前,是不是真的有这般排场。

又听得侍女笑着道:“诸位请嗅一嗅这香。”

Jiang Wang 轻轻一嗅,顿时有一种Divine Soul 安宁的感受。

主侍的侍女道:“此乃安神之食香,用在分割Divine Court 前。”

说着,她取过一柄餐刀,在Divine Court 的中心点落下,轻移手腕,分了五刀。将这一份“Divine Court ”,分割成了匀等的五份。

然后将其中一份,放到Jiang Wang 面前的汝窑瓷盘上。

Jiang Wang 正欲动筷。

主侍的侍女用餐刀遥遥一点。

Jiang Wang 面前的这一份“Divine Court ”,竟然燃烧了起来。

golden 的火焰在瓷盘上腾跃,并没有带给人多么炙热的温度,但这一整份“Divine Court ”,却在融化,那亭台楼阁、神将仙女,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Jiang Wang 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融化了。

再看看其他几个人面前的那份“Divine Court ”,也同样燃起金焰。他这才能够确定,给自己布菜的这位侍女,不是要毁掉他的美食。

golden 的火焰跳跃间,这一份“Divine Court ”越来越小,终于融化成golden 的酱汁,铺满了瓷盘。

而在这golden 酱汁的正中间,立着一颗红彤彤的圆果。

“Divine Court ”裂于利刃,焚于烈焰。

而烈焰之中,孕生出赤果!

布菜的侍女送上玉匙,柔声道:“Young Master 请用。”

Jiang Wang 用玉匙舀起这一颗红彤彤的圆果,忍不住出声问道:“这是什么果子?”

布菜侍女said with a smile :“等Young Master 吃完了,我再解释。”

Jiang Wang 也就不再说话,将这一颗圆果送进口中。

一口咬破,一颗心都静止了。

什么味道?

此刻Jiang Wang 尝不出味道。

他只感到Divine Soul 在沸腾,感觉大脑微醺,眼前五光十色,一片绚烂。

他忍不住地笑,止不住的快活。

他想要高歌一曲,又觉得实在孟浪。可是若不孟浪,怎么纾解这份快乐?

奇妙的感受在脑海里游走了许久,才缓缓散去。

逐渐清明的Jiang Wang ,才终于理解,为什么分割Divine Court 前,要先嗅那安神之食香……不然Divine Soul 只怕要跳出体外去!

主侍的侍女这时才轻声解释道:“这是用玉龙骨粉制成的果子,用一整份Divine Court 作为养料,只养出这五颗。”

桌上的食客无人说话,每个人都沉浸在那种美好的感受中。

心虽清明了,心底还有近乎无限的余韵。

Jiang Wang 从未想过,吃东西能吃出这般感受来,但就这么真切的发生了。

奉菜的侍者将五只铺满酱汁的瓷盘收走,又收了玉碗,象牙筷,只留下极其精美的凤纹夜光杯。

布菜的侍女们,则打开了四边廊柱里的暗格。

一个煮了一壶茶,一个点了一炉香,各放在东西窗台上。

不多时,上来一个左手提着小火炉、right hand 提着吞龙酒壶的侍者。

近得前来,先是一礼。

再将小火炉放在圆桌正中,将吞龙酒壶架上去,轻轻一敲,便点燃了小火炉。

不多时,壶中酒液就响了起来。

gu lu lu ,gu lu lu ,十分轻缓,让听者的心,也变得很宁静。

而后酒香慢慢地浸了出来。

风吹来一缕缕茶香和炉香,酒香因此更通透了。

众人并不说话,仍在默默享受着那份Divine Court 之果的余韵。

或许是一刻钟,或许是两刻钟。

主侍的侍女提起了火炉上的吞龙酒壶,为Jiang Wang 倒了一杯酒。

其余几位布菜侍女,也依样为之。

“Young Master 请用这一杯,这是今日这一宴的尾声。”她如是招呼道。

Jiang Wang 在那种悠悠的快活之中,举杯一饮而尽。

这酒……似乎并没有什么滋味。

脑海中这个念头刚刚发生,刚才在宴中的种种感受,就已经纷至沓来。

满足、迷醉、快活……

Jiang Wang 恍惚感觉自己就是一条龙鱼,逆流而上,与天相争。历经suffer untold hardships ,终于找到了Dragon Sect ,奋力一跃,成就True Dragon 之身!

而后入主Divine Court ,享尽荣华,受万众景仰。

最后忽然醒来,原是大梦一场。

刹那间disappeared ,神清目明。

竟有一些怅然。

主侍侍女恰当其时地解释道:“这一杯酒,名为醒梦。是用玉dragon marrow 酿造而成,今春只起了两壶,这是其中一壶。”

“的确梦醒!”Jiang Wang 叹道。

这玉龙、Dragon Sect 、Divine Court 、醒梦,真是精彩纷呈,世间至味。

Jiang Wang 不是没有享受过的人,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在临淄的衣食住行,都须差不到哪里去。

Changle Palace 里用过膳,晏Eldest Young Master 请过席,什么四大名馆,绝顶珍馐,该去的、该尝的,差不多都去过尝过了。

但今日在这黄粱台,只是三道菜式一杯酒,就已经是Jiang Wang 生平所享受的第一美味,超过了所有。

真是pipe dream ,一梦已千年!

酒只一杯,众人饮罢,侍者便将小火炉与酒壶撤下。

五名侍女也拿走空杯,微微一礼,下得楼去。

只剩下已经用过宴席的五人,还在享受着四面拂来的微风。

大梦虽醒,余韵无穷。

“姜big brother ,如何?”屈舜华问主客。

“真乃人间至味!”Jiang Wang 赞不绝口:“除了见到光殊之外,这是this time 来Chu State ,最让我感到幸福的事情了。”

他确实没有虚言,今日竟因为这一席美食,有了真切的“幸福”的感受。

甚至于他由此生出了一些dao technique 灵感,关于五识地狱之舌狱……

没有品尝过世间至味,如何能够构建出真正有说服力的舌之地狱?

屈舜华said with a smile :“能得姜big brother 此言,这一席便没有白设!”

这一桌升龙宴,实是一场升龙梦,梦醒之后,人各不同。

Jiang Wang 早已famous throughout world ,倒是比其他人醒得更早一些。

夜阑儿在一旁嗔声道:“合着往日我吃的宴席,都是白设了?”

屈舜华said with a smile :“是不是白设了,那得问你自己。光吃席不干活,那怎么成?”

“得,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怎么现在吃个陪席也得还债呢!”夜阑儿beautiful eyes 微转,瞧着她道:“说吧,屈Eldest Young Lady ,有何吩咐?”

屈舜华看了看她,只轻声一笑:“回头再吩咐你。”

左光殊默然不语,楚煜之则语带感慨:“今日这一席,滋味好像更胜以往,恍惚间可也说不上来。我算是沾了Brother Jiang 的光了!”

Jiang Wang 赶紧道:“这话我可sorry 听。都是屈姑娘的心意,只是挂了个我的名字。”

“姜big brother ,我可是真心宴请你,你是主客呢!”屈舜华嗔道:“怎么能说只是挂个你的名字呢?”

她扭头去问左光殊:“你说是不是?”

“你说得对。”左光殊应道。

“好好,是我失言,我向两位赔不是。”Jiang Wang 主动道歉,又道:“这席面可不是一般的大厨能做得出来的……”

他细琢磨了一番,问道:“敢问是哪位大人?”

“儒家先贤有言,说君子远庖厨。此言流传甚广,因其恻隐也。”

屈舜华laughed ,看着Jiang Wang 道:“speaking of which ,在黄粱台吃过饭的人不少,好奇主厨的人也有很多,却很少有人往什么great character 身上想。姜big brother ,你是怎么猜到的?”

Jiang Wang 想了想,很几分认真地说道:“饥则食,寒则衣。天理也。食求细,衣求美。本欲也。compassion ,人应有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饱腹之心,人必有之。

compassion ,诚是仁者之心,然于天理本欲何加焉?

先贤说君子远庖厨,不过是彼一时,说与一人听,不是万世法。

我想庖厨之中,也多有君子!”

他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投入烹饪,但是对烹饪之道的喜爱,却是没有消减的……至少现在没有。

所以是很认真地在维护烹饪本身。

说的是——“庖厨之中,也多有君子”。

想的是——“俺姜青羊也是!”

而听到this remark 的夜阑儿,心中的观感总算又救回来一些。

烹牛宰羊不忍见,自是恻隐。但烹牛宰羊本身,又是为饱腹而行,更是天然之理。

两者其实都有道理。

Jiang Wang 在反对的时候,只是理智冷静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并没有为了夺人耳目而贬损先贤之言。像他这种年少成名的人,这份克制相当难得。

“姜big brother 此言大善,家祖若是听见了,兴许能有知己之获!”屈舜华said with a smile 。

此言一出,在座除了左光殊外,余者皆惊。

屈舜华的祖父……

虞国公屈晋夔!

堂堂虞国公,竟然是黄粱台背后的主厨么?

“你这……”夜阑儿佯怒地瞧着屈舜华:“你可是瞒了我好久!”

她当然知道,黄粱台的主厨必非常人,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虞国公头上去。

毕竟堂堂一国国公,跟黄粱台主厨的身份,实在是难以联系到一起。

楚煜之则连声道:“难怪,难怪!若以庖厨之道比cultivation ,今日这一宴即是绝巅。非虞国公何能为也!只想不到,我竟有此幸!”

屈舜华拱手告饶:“家祖不欲让人知晓,免得太多人挤过来打扰。故而还请诸位听听便罢,不要外传。这可是咱们黄粱台的机密呢,若非姜big brother 点到这里,我当真不会讲。”

“想不到虞国公日理万机,也有此雅致。”Jiang Wang 感慨万千。

尤其想到自己其实也对厨艺很有兴趣,只是忙于cultivation ,没有时间去细细琢磨,颇为唏嘘,实在遗憾!

不然的话,未必不能跟虞国公切磋切磋。

屈舜华道:“他老人家其实一个月只亲手做一席,这一席一般不待外客。其余时间都是我黄粱台的几十位大厨,按照他留下的谱子做。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差错,才能一日三席,得其五分韵味。”

她笑得落落大方:“我特意挑着今日宴请姜big brother ,便是因为家祖今日得空,亲自掌勺呢!

想也知道,虞国公亲手做的一席,会让大楚多少知情的aristocrats and nobles 趋之若鹜。

价值简直无法估量。

而屈舜华之所以如此待他,当然是因为左光殊。

Jiang Wang 很受感动:“屈姑娘有心了!”

“屈家elder sister 说,屈grandfather 或许能于姜big brother 有知己之获,我看很有可能!”左光殊在这时候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grandfather 与姜big brother 就相谈甚欢,昨日一聊就是几个时辰,也不知聊些什么。兴许姜big brother 就是招老人家喜欢呢,屈grandfather 若是有空,elder sister 不妨引见。”

国公爷的时间何等珍贵,一聊就是几个时辰,那可不是客套能够解释的了,这让楚煜之的眼神里更添几分敬意。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左光殊这种性格的人,竟然会主动帮人铺路,想着让虞国公见一见Jiang Wang 。

也就这个Jiang Wang 是Qi State 爵爷了,若他是楚人,平步青云当自此始。

Jiang Wang 与左光殊,是怎么处出这份交情的?

听说是太虚幻境里认识的。

除了演武切磋之外,太虚幻境原来还是一个拓展人脉的地方吗?

本来对太虚幻境敬谢不敏、觉得非真正生死无以争的楚煜之,此时倒是生出几分兴趣来。

“好。”屈舜华笑着应了左光殊,又对Jiang Wang 道:“想来姜big brother 亦是烹饪君子。”

Jiang Wang 矜持地笑了:“天下烹饪君子多矣!就我所知,Qi State 的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也好烹饪。”

但这话出口之后,他心中忽然一动——

是否应该重新审视Great Qi Crown Prince 姜无华的实力?

醉心庖厨者,既然可以有虞国公这样的绝顶人物。

那么同样醉心烹饪之道的姜无华,会不会不止如此呢?

屈舜华said with a smile :“有机会must 试试姜big brother 的手艺。”

Jiang Wang 自信一笑:“你与光殊是一家人,以后机会多得是。”

“治大国,若烹小鲜。”夜阑儿漫声道:“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Saint 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Jiang Wang 眼神动了动,夜阑儿念诵的,是Great Firmament 山传道之典《Tao Te Ching 》里的原句。

Maple-Woods City 道院虽属玉京山lineage ,但他早年在道院里的时候,也是读过的。知道这一段说的是无为而治,whole world at peace 。

不过他并不搭话。

倒是楚煜之出声道:“夜姑娘原来心慕dao sect 么?”

此间虽是在楚境,这倒也不是什么诛心之论。

天下cultivation Sect ,皆自dao sect 始。

慕dao sect 者不知凡几,完全不必涉及政治立场。

“道开始的地方,谁不想去看一眼呢?”夜阑儿将话题转回来:“我只是想说,只要心中有大道,万般皆是cultivation 。治国是,烹饪亦是。”

她轻声一笑:“何处无君子之道?但少君子耳!”

夜阑儿这话,似乎隐有所指。

Jiang Wang said with a smile :“不知在夜姑娘眼中,这楚地youngster 里,有几位君子?”

“君子”一词,在儒家是指代道德修养、精神realm 到了一定地步的人。

但他们今日席间speaking of which ,指的自是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之辈。

屈舜华和楚煜之,或许都觉得Jiang Wang 是在有意跟大楚number one beauty 找话聊。

唯独左光殊看了Jiang Wang 一眼,心知姜big brother 这是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开始考察对手了。

Chu State youngster 里的君子……

那不都是山海境里的竞争对手么?

夜阑儿的笑容是非常迷人的,她也很擅长笑。

闻声只是一笑:“各花入各眼,这可难讲。”

转眸瞧向楚煜之:“Young Master Chu 以为呢?”

她这位大楚number one beauty ,自是不好点评少年英雄,不然免不得rival for love 。

楚煜之却没什么顾忌,hearing this slightly hesitated ,便道:“项氏重瞳子,勇武刚烈,可称君子否?”

这话明赞项北,暗捧Jiang Wang 。

方才黄粱台前的交手,在座谁不知道?

夜阑儿nodded and said :“可。”

楚煜之又道:“伍氏伍陵,兵儒合流,自成一家,可称君子否?”

夜阑儿微笑:“可也。”

楚煜之继续道:“献谷钟离炎,早年惜败于斗昭,怒而弃术,自修Martial Dao ,如今脊开二十重,可称君子否?”

Jiang Wang 还是第一次听说钟离炎这个名字,Martial Dao 脊开二十1 Heavenly Layer ,便可比拟神临。Chu State 术法甲天下,钟离炎弃术修武,实在是有大魄力。尤其是他还能这么快走到二十重天,cultivation base 直追斗昭,当然是Heaven’s Chosen 之姿。

夜阑儿said with a smile :“钟离炎自是君子。”

楚煜之paused ,忽然摊手said with a smile :“斗昭可称君子否?”

他之前说到每一个人,都要简单介绍一下其人。

唯独说到斗昭,只说了一个名字。

但在场众人,全都抚掌而叹:“此真君子!”

斗昭、钟离炎、伍陵……

看来这三个就是山海境里最大的竞争对手了。

至于其他人……

这么说或许有些不敬,但确是事实——

项北是Chu State 内府第一,项北之下的人,自然也不必太重视。

包括现在说话的楚煜之。

至于屈舜华嘛,现在已经是姜爵爷认定的弟媳妇,不在对手名单中。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请来助拳的,又会是谁。

会有熟悉的人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