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窗台上那一壶早已泡好的茶,在此时温度刚好。

楚煜之便去提来,又随手翻了五只茶杯,全都倒了半满,手上一转,五杯茶轻飘飘落在恰当的位置。

今日这一席。

左光殊说话很少。

屈舜华作为东道主,则是很热情地在招待,作为主客的Jiang Wang 也很配合。

而楚煜之则表现得相当真诚,既不掩饰他对夜阑儿的好感,也对Jiang Wang 不吝赞誉。

不过他的表达很见分寸,既不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也不会过于谄媚,始终保持着一个不会让人觉得冒犯的距离。

至于夜阑儿……

Jiang Wang 看不太懂,也不好奇。

或许等他也成就神临之后,才会对夜阑儿产生好奇——好奇她在神临境的实力。

几人闲聊间,屈舜华忽又问道:“我听光殊说,姜big brother 问这里的宴席能不能打包?”

Jiang Wang 大感窘迫。

先时跟左光殊顺嘴提及,只是习惯性地给安安储备美食。

这会知道今天这宴是淮国公做的,他还哪里好意思说“打包”?

更令他愤慨的是,他明明跟左光殊同时来的黄粱台,一直也没有离开视线过,这小子什么时候跟屈舜华说的?

怎么什么都说?

“先前那么问光殊,是我有些ignorant and inexperienced 了,不太知道黄粱台是什么地方。”Jiang Wang 有些窘迫,但是诚恳地说道:“还想着给朋友带一些尝尝鲜呢!”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屈舜华笑着道:“姜big brother 你什么时候离楚,我什么时候帮你准备。”

Jiang Wang 有心拒绝,若是他自己,是决计不愿平白受人恩惠的。

但想到今日这一席的美好……

这世上的美好怎能不让安安尝到?

话到了嘴边,便成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姜big brother 不拿我当外人,那是我的福气。”屈舜华眼中带笑,又问道:“反正也是要做一席。姜big brother 是要几人份的?”

还可以有几人份?

Jiang Wang 心中大喜,立即道:“两人份,两人!”

继而又想到,凌霄阁毕竟是某surnamed Ye daoist 的地盘,面子上还是要照顾到的,不然会不会下次相见,又是横眉竖眼呢?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便道:“还是三人份吧。”

紧接着又想到,那位sect protecting Divine Beast 阿丑senior ,不知脾气如何,总归也该给个面子才是。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若是请了Pavilion Lord 不请sect protecting Divine Beast ,会不会叫他生气呢?万一给安安使绊子可怎么办?

于是道:“四人份。对,四人。”

他这般一会儿一个数的,叫不熟的人见了,难免觉着他unsatisfied ,贪得无厌。

屈舜华倒是觉得,这位姜big brother 真是性情中人,率直可爱,轻声笑了:“那还是五人份吧。我猜姜big brother 忘了算上自己。”

真是好姑娘!

与光殊太般配了!

Jiang Wang 带着十二分的感动,直接站了起来:“这叫我说什么好?好弟媳,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姜big brother 可别这么叫,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屈舜华嘴上拒绝着,脸上泛起羞意,人却站起来举杯。

还伸手推了一下左光殊:“姜big brother 起身了,你还能坐着?”

左光殊耳朵都是红的,但仍是拿着茶杯,站了起来。

这一幕像极了新婚夫妇给长辈敬茶。

Jiang Wang 趁热打铁:“你这声弟媳,我叫定了!除了你,我哪个也不认!”

夜阑儿当然知道屈舜华的心意,hearing this 便是一笑:“这话我可听见了!”

楚煜之更said with a big smile :“我当见证此言!”

是宴,见我楼中宾主尽欢。

……

……

真正用膳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倒是饭后闲聊耗了几个时辰,又喝了几壶酒。

Jiang Wang 说些游历天下的见闻,屈舜华讲些楚地的Legendary ,大家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一场,各自离席。

carriage 驶离黄粱台,似乎也带走了那热切的气氛。

车厢里,Jiang Wang 拉着左光殊的手不放,酒意醺然:“光殊啊,听为兄一句劝。这舜华是个好姑娘,你切莫放过了。”

左光殊有点嫌弃地twitched 手,没能抽动:“不就是一顿饭吗?why did it come to this !你先把手松开。”

“怎么说话的!为兄是那贪图一顿饭的人吗?当然黄粱台的宴席确实不错……”Jiang Wang 手上捏得愈发紧了:“但为兄是看到了舜华的品质!她很好!很不错!”

左光殊往后避了避唾沫星子:“我当然知道她很好。”

“知道了,然后呢?”Jiang Wang 十分操心地叹道:“光殊,还是要早些娶她过门呐!”

左光殊沉默片刻,说道:“功业未成,何以成家?”

Jiang Wang 把眼睛一横,很是不满:“你们两府国公,大楚顶级权贵,还要什么功业?”

左光殊闷声道:“那是Zuo Family 的功业,不是我的。”

“光殊啊。”Jiang Wang 威迫罢了,又改成怀柔,语重心长地道:“为兄是为你好。人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这样的好姑娘,追求者有如crossing river carp ,天下不知多少人惦记!你现在若不好好把握,只怕以后追悔莫及!”

“我好好把握了啊。”左光殊不服气地道:“她每回来寻我,我都陪她。我自己得空也常去寻她。每回要是去了哪里,我也从未忘了她的礼物。”

Jiang Wang 窒了一下,又道:“我说的是把握!把握你懂吗?”

他侧身而望,老气横秋地道:“现在的youngster ,都不定性。这世道变化又快,订亲后又散了的,比比皆是。哪里能说矢志不渝呢?要真正拜堂成亲,有了夫妻名分,才算是把握了。你可明白?”

左光殊想了想,问道:“你很懂吗?”

姜爵爷一时语塞。

“倒霉child !”他把左光殊的手一甩:“不听big brother 言,吃亏在眼前。你且等着后悔去吧!”

“我没不听啊。”左光殊很有些委屈:“但我才十六岁,十六就要成亲了吗?”

姜爵爷哼道:“十六也不算太早。有志不在年高,你可懂?”

“那姜big brother 你多少岁了?”左光殊问。

carriage 驶在长街上。

长相思在鞘中鸣。

三息之后,Jiang Wang 决定彻底忘记这个话题。

“speaking of which ……”他这时已完全不见醉意,思索着道:“刚刚屈舜华说要去见月禅师……你可知道是谁?”

姜big brother 不说立刻成亲的事,左光殊也乐得轻松,said without thinking :“月天奴咯,屈家elder sister 请来助拳山海境的。”

月天奴?这名字倒是奇特……

“这个人实力怎么样?”Jiang Wang 认真地问道:“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你知道吗?”

“实力It shouldn’t be 差,外楼境Peak ……”左光殊说到这里顿住了,有些怀疑地道:“你想干什么?”

“分析对手啊。”Jiang Wang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道:“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can then emerge victorious in every battle !”

左光殊都惊呆了。

这都who 啊。

刚还撺掇着我跟屈舜华赶紧成亲,怎么转眼又是对手了?

“想什么呢?”Jiang Wang 伸手在左光殊面前晃了晃:“这不是还没成亲么?那就还是两家人,山海境里,咱们公平竞争!说说看,那月天奴什么来头?”

左光殊愣了愣,还是乖乖说道:“是洗月庵的高徒。”

“洗月庵?”

“Northern Domain 的大宗,屈家早年结下的交情。姜big brother 解吗?”

“哦,不是很熟悉。”

“这一派比较mysterious ,入世不深。所以相对而言名声没有那么显赫,不过底蕴是在那里的,不会弱……”左光殊解说着,又劝道:“姜big brother ,你可别去试人家的身手。”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左光殊高兴地nodded ,又一愣。

欸,这次这么好说话?

“说说其他人吧!我今天跟项北交手,该知道的人,肯定都已经知道了。”Jiang Wang 问道:“这次参与山海境的,都是哪些人?”

“你都已经认识了。”左光殊说道。

Jiang Wang 想了想:“斗昭、钟离炎、伍陵、项北,你、屈舜华、楚煜之?”

左光殊nodded 。

“山海境一共只有七个入场名额?”

“进入山海境的机会,是依靠九章玉璧得来。this time 就是我们七个了。”左光殊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雪白的凤纹玉璧,递给Jiang Wang :“每个拥有九章玉璧的人,除了自己之外,都还可以带一个人一起进入山海境,也即是我们所说的助拳者。”

Jiang Wang 接过这块玉璧,就在carriage 里端详起来。

这块玉璧有palm-size ,通体莹润无瑕,边角勾刻有凤纹。其间隐隐有一种力量在游走,使它有灵动之感。但若细究,却又不知那力量何在。

“它不是叫九章玉璧么?怎么只有七个名额?”Jiang Wang 随口问道。

“最早是有九章,但后来有两章遗失了。”左光殊解释着,伸手抬了一下,将carriage 的天窗打开:“你用日光照一照,再看。”

Jiang Wang 于是把这块玉璧放到日光下,再拿回来后,玉璧上竟然隐现文字,赫然是一篇诗赋,用带着花体风格的楚文字所镌刻,篇名为《橘颂》。

其文曰——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天下文字本一家,都为述道而生。见识过Dao (道)’ character 的cultivator ,学起各国的文字来,will not 慢到哪里去。苦背《史刀凿海》的Jiang Wang ,更是不会对通行南域的楚文字陌生。

这篇诗赋清新秀拔、别具一格,放到哪里都是妙品。

不过姜爵爷是没什么鉴赏诗赋的能力的,只觉得……

反正比许象乾的大作强。

也就是如此了。

“丢的是哪两章?”Jiang Wang 略带好奇地问道。

“《哀郢》和《悲回风》。”

“《哀郢》?”这篇名引起了Jiang Wang 的兴趣。

郢乃楚都,王者之城,有什么可哀?

“是历史上郢都被攻破后,先贤所作的悼诗。”左光殊说着,情不自禁地吟诵道:“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楚都被攻破的历史,Jiang Wang 还没有读到。但这句诗,听得明白。

鸟儿飞行千里,终究要回到自己的故乡。狐狸死的时候,总要面朝出生时候的小山。

谁能不念故土?

Jiang Wang 一时沉默。

左光殊偷偷瞄了瞄他,主动问道:“你知不知道怎么进入山海境呢?”

Jiang Wang 一瞬间抹平情绪,微笑着问道:“怎么进入?”

“我跟你说过的吧,太虚幻境有很多地方是借鉴我们Chu State ,包括进入太虚幻境的方式呢!”左光殊道:“我们when the time comes 是通过九章玉璧,直接进入山海境。跟通过月钥进入太虚幻境是不是很像?”

“如此说来……”Jiang Wang 问道:“山海境也是Divine Soul 拟现之地么?”

“那倒不是。”左光殊摇摇头:“山海境是fleshy body Divine Soul 一同进入的。”

Jiang Wang 笑了:“那在这一点上,又跟很多Secret Realm 相同。”

左光殊也笑了。仅从进入太虚幻境的方式相似,就说太虚幻境是借鉴的山海境,的确不怎么站得住脚。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凭借九章玉璧,在山海境开启的时候进入吗?”Jiang Wang 问。

“应是如此。”左光殊道:“历史上有人在雍国隐居避祸,亦凭借九章玉璧参与了那次山海境。所以理论上来说,我拿着这块玉璧去Qi State 找你,也是能参与山海境的。”

Jiang Wang 笑了:“就是这块九章玉璧有可能保不住。”

左光殊亦笑:“是这个理!”

Jiang Wang 想了一阵,又道:“如此说来,山海境也同太虚幻境一样,在整个现世范围内铺开了?”

“可能还是不同的。”左光殊摇摇头:“但具体有什么不同,大概要我们自己进去才知道。毕竟大家也是近年来才开始公开谈论太虚幻境,往时可没有谁拿它和山海境比较过。”

“山海境的战死率怎么样?”Jiang Wang 又问。

左光殊摇摇头:“几乎不会死人。”

Jiang Wang strangely said :“fleshy body Divine Soul 一同进入其间,怎么会不死人?”

“山海境里自有规则,被‘杀死’的人即被淘汰。”左光殊道:“但虽然不会真个死去,Divine Soul 本源却是会被削掉三成的。”

“被谁削掉?”Jiang Wang 敏感地问道。

“被山海境的规则呀。反正每一个在山海境里战死的人,Divine Soul 本源都会受创,且不多不少,都是三成。”

对cultivator 来说,Divine Soul 本源被削掉三成,也是非常严重的损失了,会直接影响到神临之路。

但相较于战死的风险,这种结果又无疑好接受得多……

Jiang Wang 冷静地分析道:“如果真个是fleshy body Divine Soul 一同进入山海境,那么一定有彻底杀死对手、让山海境规则来不及保护战死者的办法。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几乎’,几乎的意思,就是有人真的死在山海境里过,对吗?”

“……”左光殊懵了:“姜、姜big brother ,你想杀谁?”

……

……

……

Ps:1,《橘颂》、《哀郢》、《悲回风》,都是屈原所作《九章》里的篇目。

我借来做山海境的钥匙。

2,我已经很满足了。

四天的时间里,大家打赏了四十多个盟。

好多的读者来起点补订。

我可以说,赤心读者对“赤心巡天”this world 的支持,比其它所有书的读者都要更多。

看一看月榜,这才四天的时间,99th 名的粉丝值都已经一万四了。

一万粉丝值都进不了月初的前百!

看一看书评区,有多少人在活跃。

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四千字,为所有支持这本书的正版读者加更。

不算月票,也不算还债。

我的战斗结束了。

感谢大家。

Leave a Reply